《铁柱云旗》

第三十五章

作者:司马翎

  武宫主垂首不答。这等隐秘之事,谁都不知,现下一见武宫主这等情状,都晓

得是真的,故此无一不露出惊讶之容。

  赵岳枫道:“文姑娘,这些题外的话,何必提起?武阳公马就要到了。你们诸

位星分云散,各投一方,这等陈年旧事,谁也用不着放在心上,你说对不对?”

  文开华道:“不对……”赵岳枫不觉怔,心想她不知为了何故,苦苦地与武宫

主过不去?只听文开华又道:“我有一件事甚感怀疑,那就是武阳公纵是得到黑煞

手赖珞的飞鸽传书,但相隔只有数日,怎的来得如此之快?而且在这等风狂雨骤的

黑夜中,竟也找到了此处,哼!哼!只怕这里面大有文章!”

  武宫主恼声道:“你的意思敢是暗暗说,是我把义父引到此地来的?”

  文开华道:“不错,除非是有人留下暗记暗号,武阳公怎生找得到此地?”

  武宫主怒道:“文开华,你再胡说八道,莫怪我取你性命!”她已气得玉面煞

白,浑身皆颤。

  文开华冷笑道:“你敢?我现在有赵岳枫庇护着,谁也别想动我一根汗毛!”

  赵岳枫为之啼笑皆非,心想:文开华此举无异是惹火焚身,亲手种下日后的祸

根。目下武宫主虽是不能奈何得她,可是今夜分手之后,难保将来不会碰头。

  但他两边都不能偏袒,只能连连苦笑,只听查刚大声道:“文姑娘切勿血口喷

人,武姑娘与我等同行多日,她的一举一动我们都十分清楚。”

  向慎行接口道:“不错,武宫主的心迹我们无不深悉。”

  文开华冷笑道:“你们都是傻瓜罢了,试问她去解手,你们也能跟着她么?”

众人听了这话,虽是无法辩驳,却都感到文开华分明强词夺理。文开华又道:“况

且,她若是施展反间之计,早就做下种种圈套,教你们深信不疑,你们既不疑惑,

又从何瞧得出破绽?”

  她举出这个理由,众人这才有点信服,都想这话甚有道理,除非不是用反间之

计,否则定然设下圈套,使得别人不疑,才好用手脚。

  武宫主气极反笑,道:“文开华,我只要有一日不死,就一日不放过你!”

  文开华冷冷道:“你好像很不服气我的指责呢!”

  武宫主喝道:“自然不服气啦……”文开华接口道:“这也行,你若想证明你

没有通风报信,引来武阳公的话,有两个法子。一是你待会儿当着大家的面,与武

阳公动手,你如若死在武阳公手底,我们便信了,那时我在你尸身上前叩头谢罪,

然后也陪你同赴黄泉!”

  这话的反面意思,却是狠狠攻击武宫主,表示绝不相信她不是姦细。武宫主气

得冷笑连声,只听文开华又继续道:“第二条路就是,你立刻想法子把赵岳枫弄走,

武阳公千里追踪为的是赵岳枫,因此,你能救走赵岳枫,自然证明出你不是姦细!”

  他停口喘了一阵气,才又道:“第二条路本来最是可行,可惜武宫主一定推说

没有法子……”

  武宫主一向以机智汁谋自溺,平生从未尝过这等落在陷阱进退维谷的窘境滋味,

不过,她立刻心头之气倒已消了,拼命寻思解救赵岳枫之计。

  文开华坐在偏门后面,谁也瞧不见她的神情。任君麟怒喝道:“文开华,你也

曾是铁柱宫内四堂香主,虽说为了赵大侠之故叛离铁柱宫,但安知后来不是为了他

的缘故,生出恨意,又用他来将功赎罪?”

  众人都不做声,瞧瞧文开华怎生回答。文开华半晌没有做声,赵岳枫道:“任

兄不明底细,所以有此疑心,其实文姑娘断断不是那种人!”

  武宫主尖声叫道:“你刚刚不曾替我分说,这么说来,你心中认为我是那种人

了?”

  赵岳枫张口瞠目,做声不得。他本来晓得自己不能插口,越插口越糟。但到底

忍不住开口,果然立生麻烦。

  文开华徐徐道:“赵岳枫和你之间的事不必在此讨论,我说,任兄弟,你可知

道我是谁么?”

  任君麟被她一声兄弟叫得毛骨悚然,忖道:“难道她跟我有什么渊源瓜葛?”

  文开华似是听见他心中的话,又道:“你猜得不错,我们之间关系甚深,你是

我的表弟,我是你的表姊,你爹爹是我的亲舅舅!”

  任君麟嗯一声,奔到门边,定睛一看,只见一个头发蓬松衣衫污垢的女子倚墙

而坐,道:“你……你真的是……”

  文开华道:“我就是翠环,不知舅舅们有没有提起过我的名字?”

  任君麟此时更无疑惑,伸手在头上凿一个栗子,说道:“我真该死,原来是翠

环表姊,唉!咱们家里的人时时提到姑妈和你,我却把你当作不三不四之人,真是

该死!回头我带你回家,家里的人一定都喜欢死啦!”

  文开华忽然说道:“表弟,咱们等会儿再叙契闲,现在烦你把向、查两位仁兄

叫过来!”

  任君麟不晓得她葫芦之内卖的什么葯,便依言把两人叫来。文开华跟他们低声

讲了几句话,忽听一阵响雷似的笑声,从风雨中传入庙内。温老大道:“他来啦!

赵兄毋须怯敌,待你不支之时,岭南派当即上前。以咱们六个人之力,想来还可一

拼!”

  赵岳枫拱手道:“贵派高义隆情,在下永铭五内,但诸位还是暂时忍耐的好。

假以时日,贵派联手之术,定可击败武阳公无疑,天下重任,唯望诸位承担了!”

温老大一时答不出话,想了一会儿,仰天长叹一声,再不做声。

  赵岳枫提着云旗,威风凛凛地挺立不动,面向殿门洪声喝道:“赵岳枫已候驾

多时!”

  殿外传来武阳公的声音道:“急什么,其余之人为何逗留不去?”

  人随声现,只见武阳公双手各各提着一束兵器,身上雨水痕迹只有寥寥数点,

但双手所提的兵器却湿淋淋的,直往下面淌水。

  他把兵器都拆开倚放墙边,锐利如刀的目光扫过殿中众人面上。没有一个人胆

敢跟他的目光对碰。他得意地微笑一下,随手取起一杆大枪。

  赵岳枫这两年来一直苦苦勤练云旗十八展,一面揣摩对方招数手法,今日正是

考验关头,心中一阵兴奋,浑然忘了一切,提旗迎上。

  武宫主突然掩面惨厉尖叫一声,放步向殿门奔去。擦过武阳公身边时,武阳公

一伸手抓住她,沉声道:“佩儿,你怎么啦?”

  她娇躯一震,双手缓缓垂下,怔怔道:“爹爹……难道你……你还关心我?”

  武阳公心中一阵惘然,暗想她外表虽是万分倔强,其实感情软弱,只要自己略

微给以颜色,她就大为激动。

  刹时间,心中转过好几个念头,最后决定使用怀柔手段,把她收回身边,免得

增强敌人势力,自己也可以多一条得力臂膀。

  于是柔声道:“为父几时宽恕过别人,但你此前做的不少事,迹近叛逆,为父

都没有认真追究,由此可知为父对你的心意了。”

  武宫主双泪夺眶面出,道:“女儿真是该死……”她心中充满了感动和悔疚,

恨不得跪在地上,抱住他双膝痛哭一场。

  众人都惊讶地望住这一幕,只有温老大低头瞧着手中一样物事,那是武宫主狂

奔出去之前塞在他掌中的。他怀着惊异的心情,低头细看,却是一块银片,光滑的

银片面上用指甲刻得有字。字迹是:“一旦交手,君等即须出手助战,妾自有奇计

使武阳公退走。”

  温老大迷惑地忖想一下,又指目观察这突变的形势,竟不知相信好。还是不信

的好?

  文开华突然说道:“老山主刻薄寡恩,人所皆知,今宵种种行径大异平常,古

人说:凡人不近情理者,鲜不为大好大恶。武宫主若是相信老山主之言之行出自真

心,未免浅陋可笑!”

  武阳公阴森森地哼一声,一手推开武宫主道:“老夫不便多说,你自己出去想

想!”

  武宫主被他推出殿外,隐隐传来哭泣之声。殿中众人此时已抛开武宫主之事,

全神注视武、赵二人出手,霎时间鸦雀无声,气氛紧张无比!

  一阵步声自远而近,迫到殿门。赵岳枫突然喝道:“等一会儿再动手!”大踏

步走出殿门之外,但见风雨消歇,黑暗的天空中出现不少星星。

  此时四周已不像风雨交加时那么漆黑一团,因此赵岳枫望见数丈外的四条人影,

从装束上一望而知乃是铁柱宫的人。

  他凛然喝道:“赵岳枫在此!”那四名大汉都骇得连退数步。他们虽是瞧不清

赵岳枫面貌,但却认得出声音,知道不假。

  赵岳枫移到武宫主身边,说道:“姑娘心中悲乱之际,不宜独自出外,在下意

慾请向兄等几位陪姑娘同行!”

  武宫主抑制哭泣,怔怔地望住他,道:“你……你……不恨我?”

  赵岳枫微微一笑,道:“恨你?在下从来没有恨过你,但在下却不了解你,这

是衷心之言!”

  武宫主叹口气,道:“想了解自己也不容易,何况了解别人?谢谢你的美意,

但我还是自己走开的好,再见啦!”

  她不容赵岳枫再说,迅即奔去,眨眼间已消失在黑暗中。

  赵岳枫回转身走入殿内,说道:“此处地方狭窄,何不移到外面空地动手。”

  武阳公颔首道:“也好!”随即吩咐手下,设法举火照明。那四名大汉在两侧

倔殿拆了好些木头出去,分作四堆,一忽儿就生起四堆烈火。然后才架上富于油质

的松枝,虽然十分潮温,也燃得着。

  殿外这块空地被四周火堆照得明如白昼,武阳公和赵岳枫在中心对峙而立,殿

内众人都涌出来,这其中只有向慎行一个人心中忐忑不安,猜想不出那武宫主到哪

儿去了?

  文开华由任君麟扶着,十分担心地等看今宵的结局。她也观察出温老大扭捏不

安的情形,一时想不出是何缘故。此外,向慎行的心情也瞒不过她双眼。

  武阳公道:“赵岳枫,你准备好了没有?”赵岳枫道:“准备好啦!”武阳公

缓缓举起大枪,身上长衫拂拂飘摆,无风自动。一望而知他内力从身体各处泄出,

所以鼓荡起长衫。

  文开华尖声叫道:“且慢!”赵岳枫头也不回,说道:“这一战势难避免,何

必多延时间……”他心中有一种痛苦的满足之感,心想你亲眼见到我死在对方手下,

瞧你可觉得快活。这种心情,就像是被父母宠溺娇惯的孩子因被父母责骂,故此做

出令自己受苦之事来伤害父母之心一般。

  文开华道:“我知道此战终难避免,你也必遭毁灭。可是,得知此事之人寥寥

无几,现下人人皆道你已死了,怎会复活而又与武阳公作最后一拼,因此我料武林

之人,多半不能置信!”

  赵岳枫道:“他们不信也是没有法子的事。”

  武阳公道:“文姑娘有何高见?”

  文开华喘息了一阵,说道:“两位此度交手,乃是是年武林第一大事,自然不

该湮没无闻。”武阳公暗暗冷笑,想道:“你这等缓兵之计焉能使我入彀?”只听

赵岳枫答道:“就算是大事吧,但在下已是输定之局,难道还希望许多朋友来参观

不成?”武阳公心中又是一动,忖道:“我倒没有想到这一点,近两年铁柱宫声威

远比不上昔年,我若趁此机会,扬威天下,可以省去许多手脚。”

  文开华已接口道:“虽是如此,但正足见你舍身赴义大无畏的精神,定可振奋

世道人心!”

  武阳公道:“依你说便当如何?”文开华道:“若是双方同意的话,那就暂时

罢手不战,等个三五天邀约来一些武林人物观战。”

  赵岳枫道:“不行,还是今宵了结此事的好!”原来他一则生怕武阳公有时间

布置,以致温老大等及其他在场之人无一能够逃生。二则他另有主意,打算付托文

开华及任、查等拿了地图去访寻武林三宝,他们若是找得到,以致天下无敌,则仍

可由他们铲除武阳公。

  他本人确实不打算活下去, 所以才会坚决反对。 当下提起云旗,朗声喝道:

“在下要出手啦!”

  武阳公道:“出手就出手!”大枪一抖,额出数朵枪花,疾刺过去。

  两人立刻激烈地鏖战起来。文开华身子一软,双眼闭上,全靠任君麟抱住才不

曾跌倒地上。查刚低头一看,惊道:“她昏过去啦!”任君麟道:“她身上热得很,

只怕是病势发作。”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五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柱云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