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柱云旗》

第三十六章

作者:司马翎

  不久工夫,单水仙已经在开封府内,她独自骑着马逛了一会儿大街,觉得街上

之人目光很讨厌,心念一转,便出了城西,直奔中牟。

  路上风沙扑面,她用丝中障面,只露出一对眼睛,多日来的郁闷忽然消散,可

是深沉的情愁却反面更浓重,极目乎野千里,使她更添形单影只的凄凉滋味。

  她在一座路亭驻马歇息,此时离中牟也不过只有十里之遥,但她却并非要左中

牟,所以随意歇息。

  忽见来路上坐沙滚滚,一骑疾驰而来,离路亭尚有大半里路,马驰之势便渐渐

缓慢下来,紧接着一股尘头迅快出现,疾追而到。

  这后面的一般坐头却是三匹骏马,来势极快,不久就追上前面的一骑,又过了

一会几,这几骑到达了路亭,只见后面出现的三骑乃是华劲率领着两个宫中侍者,

这两名侍者乃是宫中十名高手之二,都是劲装疾服,带着长刀。

  另一骑却没有骑士,但缰鞍俱全,华动人亭行礼,一面挥手命那两名待者回转

去搜索,他自己对单水仙说道:“黑狐谢无我出现啦,属下等闻讯急急追来,却不

料她弃了马匹躲起来。”

  单水仙道:“纵是她出现,也未必就会对我怎样……”

  华邵无可奈何地叹一口气,说道:“宫主当真要赴少林寺么?只怕你目下身份

不同,以前的老朋友也不敢跟你见面说话。”

  单水仙忖想一下,说道:“我正要瞧瞧他们是不是不敢理我?”

  华邵摇摇头,但不再多说。过了一会儿,两侍者回来,一个禀道:“半里外的

树林内有一头驴子,此外别无可疑踪迹。”另一个则什么都没有发现,华邵带了他

们退回去,顺便把空马带走。

  单水仙在路旁亭内又坐了一会儿,忽见一头驴子摇摇摆摆地走到亭外,她也没

有在意,方一转眼,突然亭中多了一个人,举头望去,却是一个全身黑衣的道姑,

面上遮着一块黑纱。手中还拿着一柄黑毛拂尘,轻轻摇摆,她大吃一惊,站了起身,

呐呐道:“你……你是谁?”

  那黑衣道姑于笑一声,声音甚是阴森刺耳,单水仙打个寒噤,露出害怕的样子。

  黑衣道姑冷冷道:“奇了,难道你知道我不是好人?从何而知?”

  她的语调神态之中有一种力量,教人不得不服从。单水仙呐呐道:“你……你

的笑声很可怕!”

  黑衣道姑哦了一声,问道:“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单水仙点点头,黑衣道姑惊讶地道:“铁柱宫果是名不虚传,敢情已经查出我

的行踪,不错,我就是黑狐谢无我,平生最爱做一件事,谅你也晓得了……”她仰

天不断地嘿嘿冷笑,笑声十分可怕。

  单水仙何等聪明,自然猜得出她不怀好意。不禁大为后悔,忖道:“我只顾逞

一时之快,故意离宫独行,想不到当真落在这个凶人手上。”

  谢无我手中拂坐一挥,那一蓬黑色的尘尾扫过单水仙面颊,那比白玉还要嫩白

的颊上,登时出现无数道极细的血痕。

  单水仙但觉面上一阵热辣辣的疼痛,伸手一摸,掌上尽是鲜血,不禁骇得呆了。

  谢无我手中的黑色拂尘不住地摇摇摆摆,在单水仙感觉中似是有人拿着刀子在

她咽喉上抽磨一般,随时都可以要了她的性命。

  她突然伸出左手抓住她的手臂,拉出亭外,严厉地道:“伸直双手!”

  单水仙只好伸直双臂,谢无我一扬手,一件物事由头罩落,她不敢出声或反抗,

任得谢无我摆布,眨目工夫,一个娇滴滴的绝色美女便变成一头花驴。

  黑衣道姑嘿嘿地笑道:“我这一手你想不到吧?既可瞒人耳目,又有坐骑。”

  单水仙四肢着地,由于前肢蹄上垫高了,所以不会感到前低后高。要知人类前

肢较短,若以四肢行走,非屈曲后肢不可,绝不能像其他兽类一般的四足着地面行。

  她听到坐骑二字,心中大叫苦,但总算她非是出身娇贵,练过内功,所以勉强

驮着一个人走路,也还支持得一会儿工夫。

  现在外表上瞧来,这头花驴毫无破绽,即使是单水仙根本没有试过的人,走起

来也丝毫不觉是假,这原是黑狐谢无我近年来隐后练功之余的一项杰作,虽是极老

的江湖人,也瞧不出破绽,除了外人瞧不出底细之外,这一块驴皮之内还有不少奇

怪装设。

  一人一驴向中牟而去,谢无我一面走一面对单水仙道:“我老人家最喜欢摧残

如花似玉的女孩子,只要被我碰上了,就会情不自禁地出手。所以,你想保存一命,

还是化身为驴的好。”

  单水仙心想假如永远变成驴子的活,倒不如早点死去更好。

  只听谢无我又说道:“我最爱摧残美貌女子的嗜好,宇内还有一个人跟我一样,

那个人就是色鬼林落红,你想必也听过他的名字?”

  她忽然快走数步,缰绳因此绷紧,花驴也跟着急行数步,生似是鼻环着力因而

负疼似的,其实这条缰绳可以控制内部一个装置,绷紧的话,变驴的人后脑便奇疼,

非赶快向前走不可,缰绳向左拉,右边脑就痈,非偏头向左方迁让不可,右边也是

一样。

  因此,谢无我只要手执缰绳,就可以控制如意,必要之时还可以借这个装置弄

死她。

  谢无我又道:“话说回来,你今日化身为驴子,却是做了一件莫大的功德!”

  单水仙默然听着,谢无我怒喝道:“你敢不愿我说话?”缰绳一紧,单水仙疼

得眼泪都掉下来。她连忙道:“我不是胆敢不愿你说话,可是世上哪有会讲话的驴

子?”

  谢无我笑道:“这话有理,好,难你不开口,你可知道你做了什么功德?”

  单水仙摇摇头,突然觉得自己的形状一定十分滑稽可笑。

  谢无我道:“你是我平生所见最美丽的女孩子,因此这一路上我再也看不上其

他的女孩。这一来她们的性命便可保全了!”

  天上时时见到鸽子飞过,有来有往,单水仙晓得那是本宫手下在传消息,想必

已经发觉自己失踪、所以传讯搜查。

  走了两三里,后面蹄声大作,晃眼间,那华劭率着四名高手疾驰赶到。

  谢无我只向后面瞧了一眼,便道:“这几个武功都很高,要打发他们须得费不

少手脚,我既然如愿以偿,还是让一让他们的好。”

  话未说完,五骑已停在他们的后面两丈左右。黑狐谢无我一拉缰绳,人驴一同

避在路边。

  华劭一纵身落在谢无我面前,拱手道:“谢道长驾临开封地面,在下有失远迎,

至为歉疚!”

  谢无我冷冷道:“你是谁?”

  华劭报了姓名职位,谢无我听知他是总管地位可就不敢轻视,道:“华总管匆

匆赶来,有何指教?”她明知故问,华劭却说不出口,只因此刻瞧得明明白白,她

除了牲口之外,别无他意。宫主虽是失踪,却也不能加之以罪。

  他淡淡地道:“在下只想请问谢道长,可曾碰见敝宫宫主?”

  谢无我点点头,道:“她长得十分美丽,贫道只见过一面,就永难忘记!”

  华劭道:“敝宫宫主可是往前去了?”

  谢无我道:“我可不管这些阳事,不过刚才倒是有人往前面去了,是什么恕难

奉告。”

  她的声音始终十分冰冷阴森,好像有点做作,华劭忖想了一下,陡然一掌劈去,

掌势一发,力道呼啸作响,极是威猛。

  谢无我恕道:“干什么?”拂尘一抖,封住他的掌力。

  华劭陡然退开几步,欠身拱手道:“谢道长武功绝世,在下甚是佩服,还望怒

我无礼之罪!”说罢一转身跃上骏马,率着四骑,掠过她们向前迅驰而去。

  谢无我边走边冷笑道:“嘿嘿,真是异想天死,竟会出手试探是不是我本人,

却没有想到有一头假驴子。”

  一人一驴又走了数里,转过一片树林,只见大路上七八个人围成一个圈子,圈

中有一个文士打扮的人,肩上扛着个长条形的包袱,正以单手跟一个人拼斗。

  这两个动手的人,功力都十分深厚,每一对掌,都发出震耳的响声。

  谢无我讶然说道:“奇了,色鬼怎的跟铁柱宫之人动起手的?”

  她拉着驴子走近战圈, 华劭严密注视她的动静, 她瞧了一阵,又讶然说道:

“华总管,这个跟色鬼拼斗之人是谁?”

  华劭道:“敝宫有总管而人,他便是其中之一,姓邓名当,外号五面阎罗!”

  谢无我暗暗心惊,忖道:“这个邓总管年纪如此轻,却有如此深厚的功力,可

见得武阳公果是一代怪杰,才造就得出这等人才。”

  华劭接着又道:“谢道长自然已晓得敝宫邓总管胆敢得罪林先生之故?”

  黑狐谢无我淡淡道:“我素来不管别人闲事……”华劭方自感到心情一松,只

听她又接着说道:“但我与林落红相识至今,已有四十余年之久,就凭这一点,决

计不能袖手旁观!”

  华劭一面运功蓄力,一面应道:“谢道长为了友情道义,果是难以袖手。”

  谢无我冷冷道:“目下尚非其时,我还不想出手!”华劭不一愣,忖道:“她

既不肯袖手旁观,又不打算动武,这是什么意思?”

  此时色鬼林落红单手擒邓当,已经占不到上风,谢无我说道:“你们停手片刻

如何?”林落红一招“五丁开山”,掌力呼啸劈去,邓当迫得迅快闪开,林落红嘻

嘻一笑,跳出圈外,眯缝着眼睛瞧住那黑衣道姑,说道:“有何见教?”

  他流露出一副色迷迷的样子,果然不愧是色鬼。谢无我道:“你肩上扛着的是

什么物事?”

  林落红讶道:“这还要问么?难道你还有醋劲不成?”

  黑狐谢无我应了一声,道:“放屁,我只是想瞧瞧你活了这一大把年纪之后,

长进了没有?”

  林落红被她唬住,愕然道:“什么长进不长进?我不懂你的意思?”

  谢无我道:“你这色鬼生性好色,乃是天下闻名之事,那是用不着我多说的了,

现在且让我瞧瞧那女孩子,若是果真美丽,便算你长进!”

  林落红嘻嘻笑道:“原来你暗嘲我昔年没有弄上过一个好看的女孩子。但这一

回我色鬼可没有丢人,让你一瞧便知。”

  铁柱宫方面自从谢无我一说话,露出要林落红打开包袱之意,便都退开一边,

紧张地等待结果揭晓。

  林落红把包裹放在地上,然后伸手解开包袱,赫然出现了一个女孩子,年约十

七八岁,长得柳眉眼,肤色甚白,确实算得上是个美女。她睁大眼睛惊慌地四面瞧

看,见到这许多凶神恶煞一般的大汉,骇得不敢做声。

  华、邓二人见她睁大双眼,不但知觉未失,甚至瞧不出她有半点不舒服的意思,

都暗暗吃惊,心想那林落红扛着一个活人,单手应敌,激斗之下。仍然不曾震动她

或是夹痛了她,这等功力身手,确是高手。

  色鬼林落红得意扬扬地道:“小道姑你迟了一步,这个美女已落在我手中啦!”

  谢无我冷嗤一声,说道:“你见过武阳公的女儿没有?”

  林落红摇摇头,谢无我道:“那就不用说啦,等你见过她时,咱们方来谈论美

丑……”

  邓当拱手大声道:“在下多有得罪林先生,还望海量包涵!”说完不等对方答

话,转身便走,霎时间,铁柱宫的人走得一干二净。

  林落红等他们走远,面色一沉,道:“咱们到底没摸清武阳公的深浅,他宫中

区区一个总管便如此厉害,瞧来咱们这次出世,仍然难报风仇!”

  谢无我不答腔,牵着花驴缓缓向中牟走去,林落红迅即包好那女子,扛在肩头,

快步追上黑衣道姑,道:“你打退堂鼓,是不是?”谢无我道:“我是以退为进,

咱们各显手段便是。”

  林落红原本想邀约她一同合力对付武阳公,现下见她如此冷淡,只好把话咽回

肚中,默然跟在花驴之后。走了一会儿,林落红脚下加快,赶到谢无我身边,道:

“等一等,你这头小驴哪里得来的?”

  黑狐谢无我心中一震,忖道:“敢是被他瞧出破绽了?”口中淡淡应道:“怎

么样?”

  林落红道:“此驴躯体比常见之驴小了许多,想必就是域外名产小花驴了?”

  谢无我道:“是又怎样?”林落红道:“尝闻此驴脚程极快,还能踏水过江,

我想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六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柱云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