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柱云旗》

第三十八章

作者:司马翎

  正在这时,左方山顶也传来响声,四凶转眼望去,又是一株大树滚下来。他们

不约而同地拔脚向这座小山扑上去,都想此树刚刚滚下,暗弄手脚之人定然还在附

近,须得先擒住此人,才可免去后顾之忧,此外,以他们四人的本事,也不怕洞中

之人趁机逃走。

  他们刚刚扑上山坡,一道人影落在石笋林中,只见此人在林立石笋中飘忽绕走,

片刻间便拾起一大捆羽箭,向洞口奔来。

  洞中所有的目光都注定在来人身上,只见此人身披黑色僧服,竟是个女尼。单

是看她的身法,已可列入武林高手之列。

  华、邓二人甚是踌躇,一时难以决定让不让她入洞?若不是昨日发生过赠箭之

事,那是考虑都不必考虑便拒绝她于洞外。

  那女尼眨眼间奔到切近,只见她约是中年的人,肤色白皙,轮廓甚是秀美,容

貌与单水仙有一点相似。

  众人还在愕然不知所措,单水仙说道:“大师请进来……”

  黑衣女尼毫不迟疑地举步入洞,轻轻透一口气,把肋下挟着的一大捆羽箭,交

给了一名侍者,道:“速到外面布防!”

  邓当道:“大师请恕在下唐突,此刻我们实是不敢轻易信任……”话中之意,

便是说不能遣出五侍者,以致力量分散。

  单水仙缓缓道:“照这位大师说的去做,快!”

  华、邓二人怔一下,只好挥手下令,五侍者立刻冲出去布防,华、邓两人可不

肯离开,紧紧夹护单水仙。

  单水仙道:“大师好生面熟,极像是我的一位亲人!”

  黑衣女尼颔首道:“不错,按俗家辈份来说,我是你的姨姨!”

  单水仙拜倒地上,抬头时面上染满泪痕,哽咽道:“姨姨见到我妈妈么?她在

哪儿?”

  黑衣女尼没有回答,望了华、邓二人一眼,华、邓二人明知她要自己走开,以

便说话,可是一则江湖险诈诡谲,什么怪事都有,这黑衣女尼的话未必可靠。二则

她们既是提及老山主日夕索念的人,他们更加不肯走开,以便日后可向武阳公报告。

  他们不走,黑衣女尼便不做声,伸手把单水仙半拉半抱地拉起身。单水仙伏在

她怀中哭起来,除了孺慕想念之情之外,连同情场上的失意也借此发泄,她哭得十

分伤心,涕泪纵横。

  黑衣女尼轻轻抚拍她的后背,摩掌她的秀发,满面慈爱怜惜之容,口中频频叹

气。

  华劭轻拉邓当一下,道:“咱们出去外面瞧瞧。”邓当犹疑一下,才跟他出去。

到了外边,邓当道:“华兄竟敢决定让宫主与那位大师单独留在洞内,必有道理!”

华劭道:“她们真情毕露,尤其是那位大师两眸中,尽泄心中怜爱之情,这是决计

不能装假的!”

  黑衣女尼见他们都出去了,便在一方石头上坐下,单水仙跪伏在地,枕在她双

膝上,凄凄切切地道:“我妈妈好狠心,一直都只说是我的姑妈。”

  她抬起头细瞧这黑衣女尼,眼中的神色又是悲惨又是欢喜,她道:“姨姨,你

的法号是什么?你可是我妈妈的亲妹妹?”

  黑衣女尼道:“我姓单,这个姓却是真的,你妈妈跟我一样,平生化名极多,

但现在你不要怀疑,你是用她本身的姓,我最近取了个法号如梦两字,你想想看,

人生不是真像一场大梦么?”

  她歇了一下,又道:“我和你妈妈是亲姊妹,你见到我也就等如见到你妈。”

  单水仙道:“我早知道你一定是我的亲姨姨,但并不是因为你们长得有几分相

似,而是你们的眼光和表情,简直毫无分别。”

  单如梦微微一笑,道:“你的眼睛敏锐得很,告诉我,你刚才那么伤心,是不

是都为了你妈妈的狠心?”

  单水仙羞涩地笑一下,摇摇头,黑衣女尼道:“那就是说你一部分是为了赵岳

枫啦!他已经去世很久,你几时才忘得掉他?”

  她显然不知道赵岳枫之事,单水仙不再隐瞒,把最近碰见赵岳枫如何如何都说

出来。

  黑衣女尼面上泛起怒容,恨恨道:“这等薄幸无情的男子还伤心什么?我告诉

你,我们离开这儿之后,我带你去见你妈妈,她身体不太好,所以不能来找你。但

她见到你之后就会转好,还要带你到天下各地名胜游玩。她说她要补偿以往的日子,

还要为你找个很好的丈夫!”

  单水仙欢喜道:“好极了,我们到处游玩,赏遍天下各地胜景,不过,我不要

嫁人,我要落发出家,跟你们一样用心修行。”

  黑衣女尼现出吃惊的神情,但似是怕她瞧出,连忙换回坦然之色,道:“这事

以后慢慢再说!”

  单水仙失笑道:“是啊,我们还未出险呢!姨姨只是一个人么?那些大树都是

你布置的?”

  黑衣女尼道:“不错,我算定他们一定都扑向最后滚树下来的山上,所以等在

旁边,果然不出所料,你猜猜看,我怎生能分开身子同时做这许多事?”

  单水仙心念一转,笑道:“姨姨先把三株大树砍下来放置在斜坡上,用一根细

绳勒住,只要力道弄对,绳子便不会绷断。三面山坡上都布置好了,才分别在绳上

架上一根点燃着的香,你便可以离开,躲匿在附近,香火烧到架在绳的地方,便把

绳子烧断,大树就滚下山坡。最后的一株大树,只要架香之时多留一点,就较慢燃

到绳子那儿,所以时间便迟缓了一点。”

  单水仙接着佩服地道:“好计!好计!这些大树若不是先后滚下,绝对无法把

那四个恶人一齐诱开!”

  黑衣女尼单如梦说道:“你妈最近才悟出一个道理,那就是说,在她虽然觉得

人生百岁,只不过是黄梁一梦,所以这尘世繁华,毫无值得留恋,须得皈依我佛,

虔修来生。可是,这仅仅是她自己的体验和看法,尤其是体验二字更为重要,因为

这是说她自身业已经验过人生种种悲欢得失!”

  单水仙大感兴趣,道:“体验二字诚然重要,可是有些人不必亲自经历,单凭

想象推理就可得之。”

  黑衣女尼摇头道:“这又是另一种说法,在你妈而言,无论如何,她应该给你

一个机会,让你得以享受青春的愉悦,因为人能生在世上,也是一种罕得的机会。”

  单水仙道:“我并没有怨恨!”

  她道:“不是你怨不怨的问题,这是你应当获有的权利,你必须拥有,然后才

可以放弃,是不是?”

  单水仙缓缓点头,道:“话虽如此,可是我对以往的生活感到满足,并不苛求,

所以,妈妈不必把此事放在心上!”外面劲箭破空之声又起,弦声不绝于耳,可知

那邪教四凶又开始进攻。他们细查之下,仍然没有发觉大树滚下的布置手法,知道

是有人来援,但自知不敌他们,所以不敢露出,便用这种手段来扰乱他们。

  血手印程宾首先疾快扑回谷中,其余之人也不落后。然而此时对方已占回石笋

林,仗着地势用劲箭抵拒,他们虽是一身武功,却也不敢硬闯这石笋阵。便又施展

前法,四人出没无常,消耗对方的劲箭。迟早他们会无箭可用,便须短兵肉搏。

  果然不出所料,时间一长,劲箭已越来越稀,最后终于只能弦响而没有劲箭发

出。

  邪教四凶一齐现身向石笋林迫去,逼到三丈之外。石笋后冲出七人,由华劭、

邓当带头。

  这七人个个满面凶悍之气,各持兵器,迅扑四凶,华劭、邓当分敌丁狼婆、林

落红两人,那五名侍者高手分作两队,三个迎战血手印程宾,两个直迫黑狐谢无我。

  他们一上手便拼死力战,杀声震天,转眼问,一个美女从石笋林中奔出,趁他

们鏖战得难分难解之时,奔上山坡。

  华、邓等人拚搏越急,一望而知,他们正以全力牵制他们不得追赶宫主单水仙。

  邪教四凶早就商议好,因此毫不着急,一味严密防御。

  过了片刻,华、邓等七人锐气已失,黑狐谢无我低啸一声,手中黑拂坐上下翻

飞,数招之内,便把两个敌手迫退老远。

  她迅快如飘风疾雨般在人丛中出没,拂尘连挥,转眼间,那三凶得她之助,也

击退了这些拼命的敌手。

  四人一齐向山坡上奔去,华、邓二人率众急急追赶,霎时间,已远离这座山谷。

  石洞内此时又出现一人,却是个黑衣女尼,悄然出谷而去。

  且说四凶翻山赵岭的疾奔,他们脚下功夫非同小可,不多时就把华、邓等人抛

在老远。

  这四人之中,以丁狼婆的鼻子最是厉害,其余三人在追踪方面也别有专长,所

以一路不须停顿,很快地穿越过十多里路的崎岖山区,到了平旷之地。

  一座树林遮隔住他们的视线,他们穿人林内,丁狼婆陡然止住大家,比比手势,

意思说他们的猎物就在左方数丈之内。

  四个人面上都流露出狰狞之容,悄悄向左方走去,三文之外,便是一块平坦草

地,再过去是平畴旷野,有一条道路蜿蜒在乎野中。

  草地上坐着一个黑衣女尼,深深地垂着头,在她右方不远处,正燃烧着什么物

事,火势熊熊。

  黑狐谢无我袍袖一扬,发出一团白光,直投火中。隆地一响,火势顿时熄灭。

  那黑衣女尼头也不抬,众人可以一清二楚地瞧见她头上的伤疤。

  谢无我走到先前起火之处, 脚尖一拨, 还有数截衣帛未曾烧毁。她沉声道:

“诸位,这是武阳公独生爱女单水仙身上穿的衣服!”

  四凶中只有她见过单水仙,所以她这么一说,无不相信。

  丁狼婆厉声道:“小尼姑,抬起头来!”

  黑衣女尼动也不动,口中低诵一句佛号,接着说道:“诸位施主追赶之人,业

已借火遁走,无迹可寻了!”

  林落红平生好与女子打交道,这时一皱眉头,道:“这嗓音似是年青姑娘所发!”

他接着色迷迷笑一笑,举步上前,道:“但我敢打赌这姑娘长得很美!”

  他伸手要去抬起那女尼下巴,黑衣女尼冷冷道:“色鬼何敢大胆戏侮佛门弟子

……”

  话声中只手合十微微送出,一股劲道疾袭林落红小腹要穴。林落红发觉这女尼

功力精深,竟不在自己之下,吃了一惊,飘身疾退。

  谢无我纵声笑道:“色鬼啊色鬼,这一回碰上有刺的花啦!”

  林落红懊恼地道:“有刺之花岂只一朵,你也不是有毒刺扎手?”

  谢无我怒道:“放屁,你敢调戏本真人?”举步便向林落红走去。

  色鬼林落红笑道:“谢无我越是气恼,就越是美貌动人……”口中说着便宜话,

面对落红手已经提聚功力,严密防备。

  黑狐谢无我拂尘刷地抖出一团乌云,向他面门罩去。左手从袖中伸出,指顾问

已点戳了七八下之多。这谢无我一身功夫极是精纯不说,最厉害的是她心肠狠毒无

比,所以不出手则已,大凡出手,没有一招一式不是制敌死命的。

  林落红双掌迅快封拆,口中一面说道:“咱们自己先打起来,未免教别人见了

笑话……”

  他口气转软,黑狐谢无我才放过他,直奔那黑衣女尼。她冷冷道:“道友若不

抬头答话,莫怪我们心狠手辣!”

  黑衣女尼缓缓道:“人人都等你出手与我拼命,以便坐收渔人之利,谢道友中

何不退身一旁,瞧瞧他们怎生对付我,岂不更妙?”

  谢无我心想:“这话有理,我若是拼个两败俱伤,只怕首先就得被色鬼杀死!”

当下冷森森地笑一声,道:“三教原来是一家,本真人没有出手之意,但道友何须

掩藏起来面目?”

  黑衣女尼道:“谢道友劝我的话不甚妥当,你自家何尝不是不愿以真面目示人?”

  谢无我嘿然无语,她自从昔年出道不久,就以黑纱遮面,其中有一段伤心之事。

因此她忽然对这女尼生出同情之心,道:“好吧,我不迫你就是,你若是要遮起面

孔,我还可以赠你一块面纱。”

  她取出另一块黑色面纱,丢在她怀中,退开一旁。黑衣女尼用面纱掩住大半个

面庞,只露出两道秀长的眉毛和一对灵活的大眼睛,抬起头来,向众人扫瞥一眼,

色鬼林落红先觉得全身一麻,宛如触电一般。

  要知道色鬼林落红平生专在女人身上下功夫,极有心得,是故这刻虽是只见到

女尼眉眼,却已晓得必是仙姿绝色,举世罕见。

  他定一定神,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八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柱云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