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柱云旗》

第四十章

作者:司马翎

华劭趁他说话之际,向单水仙说了几句话,那是用铁柱宫独家暗语说的,单水

仙立刻举步退向院外,那四卫紧紧护卫,寸步不离,霎时已退出院外。

谢无我等人也不拦阻,只因他们不但深知四卫武功高强,擅长防御之术,而其

余华、邓两总管及五兵等人也十分扎手,非先把这些人除去,实在无法动得单水仙。

华、邓二人此时松一口气,邓当朗声长笑道:“华兄,咱们身受老山主大恩,

今宵便是报德之时了!”

华劭道:“邓兄说得好,今宵正是咱们报答老山主恩德之时……”他刚一声掣

出长刀,瞑目喝道:“哪一位上来与华某决一死战?”

谢我我、林落红见他威风凛凛,都不肯上前出手,丁狼婆怪降一声,陡然间向

墙项扑去,毒爪伸处,把一个壮汉击落墙外,只见她补回院内,径向华劭攻去。

这丁狼婆如此恶毒,反而激起铁柱官方面的人同仇敌代之心,华劭手中刀宛如

匹练般决荡挑击,法度精严,而且极是正派,把丁狼婆的攻势完全接住。

谢、林二人心想,丁狼婆刚才出手突击对方手下之计甚妙,不约而同地分头纵

起,各取墙上的一人。这两凶功力非同小可,身法如电,只听两声惨叫起处,又有

两人栽跌墙下。

邓当一瞧十八名擅长特技的传者连续有三人被伤,连忙下令攻击,林、谢二凶

得手之后,继续再向就近的敌人扑去。

只听弦声连响,三支劲箭横空而至,阻住林落红进击之势。另一边四五种暗器

挟着嘶风之声向谢无我上下要害袭去,也把谢天我迫回院中。

这两凶还不甘心,再度扑上墙头,忽地两团火光暴射,照得院落中明如白昼。

谢、林二人何等迅快,火光才观,陡然退回院内。

他们骇然相顾一眼,都想对方不但有弓箭暗器高手,而且还有火器名家,不可

忽视,以前的估计,觉得错误了。

林落红低哼一声,飘身疾攻邓当。他们虽是处身在敌人重重包围之下,仍然凶

狠如故。未萌退志。

邓当长剑一挥,划出一道银虹,封住林落红双掌。旁边剑光闪处,却是五兵中

的银剑焦通上来助战,此人划法特快,眨眼间已攻出七剑之多。

林落红四中嘿嘿冷笑,单以一只左手就敌住焦通银创,在那等闪电般的攻势之

上,居然还时进探入创光之内,施以反击。原来他精修的百炼心功,最是讲究变幻

诡谲,千头万绪,无从捉摸,因此也是以迅快见长。银剑焦通比起他到底功力不及,

所以反而被他克住。

邓当皱皱眉头,口中发号施令,只见那金刀刘歧应声跃到,出手助攻。

形势顿时混乱起来,黑派谢无我东章西奔,出手攻委所有未曾动手之入。她身

法极快,乍看几疑是一缕黑烟在院中旋飞。

先前克制住谢天我的钢枪周大标和铁矛黄奉先空自绰住枪矛,但因对方身法过

快,找不到机会出手。

丁狼婆及华劭这一对搏斗得激烈无比,华劭的长对以沉雄劲猛见长,功力之深

厚,还在邓当之上。丁狼婆虽是凶残无比,一时之间也占不到丝毫便宜。更激得了

狼婆厉牌连声,手法越发凶狠毒辣。

此时满院的劲箭暗器横飞,都是阻截谢天我的,但片刻之后,到底又被她伤了

一人。

邓当等王人联手对付林落红,仍然不曾占到上风。邓当机警过人,心想银剑焦

通在此不但反被林落红克制住,无法施展,而且还妨碍自己及刘故的手法招数,立

刻命焦通退出,赶援华劭。

焦通得令后猛攻数创,却险险被林落红削中手臂,竟是退不出去。

此时华劭与了狠婆仍然激斗得极是剧烈,外表上礁起来只是平分秋色的局面,

可是由于华劭天性勇猛,因此刀法路数也是以攻势居多。无奈对方功力太高,兼且

也是凶毒一路的打法,所以他不败则已,一败就得送了性命。

周大标游目见到华劭的情形,心中一息,提枪奔去,飕飕飕一连数枪,把丁狼

婆迫退几步。

但丁狼婆随即出手反击,运爪如风,荡刀抢枪兼且抓敌伤人,凌厉无比。她的

九只碧绿长爪剧毒无比,不须伤到要穴,只要抓破一点表皮,就可以要人性命,所

以威力特大,周大标数招之后,已发觉自己的武力路数被对方克制住,不觉大吃一

惊。

原来那五兵各有专长,武功路数十分偏狭,因此能够很快的练到高手地步。但

也很容易碰上克制住他们的对头,而他们一旦被克,危险比旁的人大得多,故此钢

枪周大标一旦发觉被克,登时大感震惊。

华劭一瞧情形不对,长刀使出强攻硬挤的招数,呼呼呼一连六七招,果然把丁

狼婆迫退两步。他大喝道:“速速退下,免我分心!”

周大标连忙拖枪跃出圈外,了粮婆趁他们分心之际,蓦地欺人刀影之内,长爪

伸处,已堪堪抓中华劭。华劭在这生死一发之际。上半身疾向后仰,底下双脚连环

踢出。这一招乃是武阳公特别嘱他苦练的救命绝着,称为四燕双飞。

这两脚连环发出,果然阻住碧血爪抓落之势。好个丁狼婆,不愧是邪教一流高

手,下盘闪电般侧跨一步,闪开飞脚,那只毒爪化抓拿为推柏之势,掌心叱处,一

股内劲猛可撞在华劭胸口。

华劭但觉如被千斤铁锤当胸击中,登时热血上涌,吐出一口鲜血。

只见邓当划空飞到,直取了狠婆,瞬息之间已攻了六七剑之多。剑气如虹,硬

是把丁狼婆迫退四五步远。华劭精神一震,运功压住内伤,提刀再上。但见他刀光

飞舞,劲力十足,竟不似已负内伤。

丁狼婆被这两人攻得站不住脚,连连后退,目中降啸连声。

这那三凶都已晓得攻势对他们反而不利,只因那华、邓二人功力深厚,若是以

一敌一,怎样也可以跟他们激斗一场。此外,那五兵各有擅长,安排得好的话,取

胜之机甚大。

首先是谢无我萌生退意,她可不敢上前援助了狠婆,只因那钢枪铁矛二八虎视

在侧,就因她身法太快,无计可施。她若是位下来出手,这两人哪有不大喜上来进

攻之理?

但她又不好意思当先败逃,或是先说出退却的话,因此继续混战。数文处的屋

顶突然传来一阵话声,道:“诸位前辈何不暂时退却,好依计行事……”

这话声甚是娇婉,乃是女子口音,铁柱宫方面的人几乎都认得是谁,无不大吃

一惊。

谢无我应道:“好主意,两位怎么说?”

单水仙推开窗户,高声叫道:“文堂主,文姐姐,你在哪里?”

黑暗的屋顶上有个人影晃动,答道:“我在这里。”单水仙道:“下来吧,我

有话跟你说。”

文开华冷笑一声,道:“好笑得很,我干么要目投罗网?”

单水仙一怔,道:“话虽不错,但小妹保证他们不会向你动手。”

文开华道:“真的?你先问一问你的手下为妙。”

单水仙眼光落在前卫林钧面上,道:“她为什么这样说?”林钧躬身道:“属

下不敢相瞒宫主,这位文堂主日前是被老山主擒住关在地牢之内,老山主吩咐过不

许给宫主晓得。咱们出发之时,她仍然在地牢内,竟不知怎生逃得出来,并且跟对

头们走在一起。”

文开华冷笑一声,又道:“为了赵岳枫的缘故,我也不愿理你……”

正说之时,谢无我等三人已飞上墙头,文开华的话声敢倏地中断,转眼间屋上

人影仅失,单水仙连叫几声,都得不到回答。

邓当查看这一役结果,手下十八名特技之士伤了两个,死了两个,当下与华劭

一同走入单云仙的房内,四卫退守房外四方。华劭突然伸手按住胸口,面色发白,

跟着吐出一口鲜血。

单水仙大惊上前,扶住他的臂膀,焦急万分地道:“你……你受伤了?伤得可

重?快躺下休息……”

她把他扶到床上,一定要他躺下。华劭倒在枕上,鼻中嗅到一阵香气,不觉用

力嗅吸几下。

邓当不觉呆了,恨不得这是自家受伤,好享受这等温柔滋味。

他眼中射出妒恨之光,毒念不断地泛上心头,都是如何如何布置机会杀死华劭

的念头。

这时单水仙听得华劭力说没有大碍之后,才放心地吁一口气,仰面向邓当微笑

一下,道:“今晚真是辛苦了你们啦!”

邓当望住她的笑容,愣了半晌,才恢复神智,躬身道:“这是属下份内之事,

今晚惊动了宫主,属下等极是自愧无能。”

单水仙道:“这三个凶人我已见过他们的本领,你们能够守住,已经十分不易

了。”

她忧虑地望了华劭一眼,又道:“这一仗华总管受伤,咱们实力大见减弱,往

后恐怕难与他们为敌。”

邓当挺胸道:“宫主不消忧虑,属下等纵是粉身碎骨,也要保住宫主平安。”

单水仙叹口气,道:“文开华姐姐好像很恨我,唉!她应该知道我不晓得她被困的

事啊!”

邓当面上泛起怒色,道:“文开华乃是本宫叛徒,她若是胆敢露面,属下等决

计不放过她!”

她点头,道:“文姐姐才智过人,早就晓得你们决不肯放过她,所以她不肯下

来与我相见。”

邓当道:“非是小人胆敢反驳宫主的话,属下明明听到她说恨你,又叫那三凶

依计行事,可见得她早已存心对付咱们了。”

单水仙惘然地叹口气,道:“纵使她真的很恨我,我也要跟她见面说几句话。”

华劭突然接口道:“文开华长于计谋,昔年在阴风崖之时,她的智谋在众堂主

之上……”

邓当道:“兄弟也不是不知道,但目下双方明暗主客之势已定,咱们在明处须

得时时刻刻防备暗算,不管他们有什么计谋,咱们还是那样的走法。”

单水仙问道:“华总管,你的伤势瞧来不轻,须得赶紧治疗才行,要多久才能

恢复呢?”

华劭沉吟一下,道:“若是老山主在此,几个时辰就能复原。他老人家既然不

在此地,只怕须得一两个月才调治得好。”

邓当眼睛一转,道:“兄弟愿尽力相助,不知华总管意下如何?”

华劭大喜道:“那兄舍得耗损真元赐助,兄弟感激之极,如此少则三天,多得

五日,定能复原……”其实他所谓复原,也不过是可以勉强运功应敌而已。

单水仙感到奇怪,注视邓当一眼,突然发觉他眼中微微露出杀气,登时十分怀

疑。

华劭又道:“既是如此,我这就回到房中运功。”

邓当道:“最好不要劳动,就在这儿运功治伤最好,请宫主迁到另外一间干净

的房间。”

单水仙听了这话,才恍然大惊,心想邓总管敢是妒他睡在我的床上,起了杀机。

唉!怎么这些男人们都如此的心胸狭窄?

她起身走出房外,一面道:“华总管好好养伤,我们在此地暂住数日,等你复

原再动身……”她在房门口回头一瞥,只见邓当眼中杀机更盛,当下道:“邓总管

出来一下。”

邓当连忙出去,单水仙瞅住他,缓缓道:“你竟肯耗损真元助他治伤,真是丈

夫本色,英雄气概,使我刮目相看。”

邓当何等聪明,听了她这几句话,不禁一任,心想:“她已瞧破我想借助华总

管疗伤的借口设法取他性命,所以拿话点我,然而我还得考虑,决不能为了博得她

一句英雄本色就损耗真元助那华劭疗伤,也不肯轻易就放过这个排除劲敌的机会。”

须知武阳公擢拔华、邓二人为总管,原有互相牵掣监视的作用,因此,他们在

许多方面都有形无形的冲突,互相在深心中敌视对方,这也是邓当打算加害华劭的

一大原因。

他道:“宫主的夸奖,属下受之有愧,为了宫主安全,属下自当竭力尽心,纵

是粉身碎骨也在所不辞,何况区区一点真元。”

单水仙放心地到另一个房间去了。这里邓当返身入房,华劭已经盘膝跌坐,默

默运功。但见面包血红如火,生似是浑身的血液都聚集在面部一般。

邓当与他同门学艺,知之甚详,暗暗惊想道:“这厮真了不起,目下已经年逾

四十,仍然保持着纯阳之体。根基扎得越发深厚。我若不是童身已破,还可以在短

时间内赶上他。但如今……唉!虽有进步,他亦继续精进。只怕此生很难与他并驾

齐驱的了……”

他走到华动身边,等了片刻,华劭头上微微冒出稀薄的白气。这正是华劭运聚

本身真火穿行经脉调治内伤时的征象。

邓当暗自忖道:“此刻我出手的话,他的生死祸福就决定在我一念之间了,我

若是以本身功力增强了他那一点真火的力量,在他体内经脉一连运转十二周天之后,

那内伤便痊愈大半,登时可以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柱云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