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柱云旗》

第四十二章

作者:司马翎

群雄凭借大木巨五堆积路上的屏障,一直严密戒备对方突然冲出。

过了午时,只见对面石崖后转出一人,身量雄伟,年约四旬上下,相貌甚是威

严。

此人手提一柄寒光闪耀的长刀,洪声道:“在下华劭,甚愿诸位之中,有高人

赐教几手!”

群雄方面无一不知铁柱宫的华、邓两总管之名,但此人自从受伤之后,未曾露

过面出过手,如今突然现身挑战,都不觉惊凛。

此时负责率领数十人把守关口的是温老大、白沙造长两位高手。

温老大道:“咱们暂时别理他,等通知了武姑娘再说。”

正要派人去送讯,白沙道长道:“且慢,咱们若是事事都问过姑娘,岂不被天

下同道小觑了?”

温老大为人城府甚深,性格阴沉,当下淡淡一笑,道:“道长有何高见?”

白沙道长奋然道:“贫道自愿出战此人,温兄若肯为贫道押阵,那就感激不尽。”

温老大念头速转,想到赵岳枫对单水仙之情甚深厚,若是让白沙道长出战,遭

遇不幸,那时武当派定然对单水仙十分仇恨。

当下说道:“道长出手的话,这厮定然劫数难逃,但对方党谋甚多,上一次是

真真正正的单打独斗,这一回说不定有意窥测咱们虚实,乘机突围。”

白沙道长沉吟一下,道:“温兄这话有理……”刚刚说了这一句,便听到华劭

的声音道:“难道诸位连话也不敢回答么?”

这位全真高手气往上冲,郎声道:“大胆狂徒,谁还怕你不成?”说时已起身

转出岩外,温老大眉头一皱,也起身出去,一面打手势命说老五过来。

白沙道长回头道:“温兄定要向武姑娘送讯么?”温老大微微一笑,道:“兄

弟深信道长定可打发那狂徒,何须送讯?”白沙道长这才泛起笑容,道:“贫道还

须倚仗温兄声援……”温老大道:“道长不必客气,兄弟嘱咐他们略行布置,免得

中了敌人之计。”

他向洗老五吩咐了几句如何改变布防,以便塞住他和白沙道长离开了的空位,

最后又道:“你们不可送讯与姑娘,待白沙道长击败了华劭,好教她惊喜一下。”

洗老五道:“小弟遵命!”转身自去。他果是立刻造派人手布防,但自家却迅

快抽身去通知武芳佩。文开华等人,原来这洗老五为人甚是聪明,一听大哥特别嘱

咐不可送讯,便晓得温老大正是要他送讯,反正武宫主她们赶了来,白沙道长也不

会晓得。

白沙道长在武林中声名虽盛,但却不是武当派一等高手,然而这一次他率领四

名青字辈的弟子参加这一役,千里追逐,前此数战之中,显得剑法精奥,内力深厚,

使得群雄都暗暗惊佩,对武当派这股力量刮目相看。

片刻工夫,所有轮到休息的人都闻讯赶了来观战,武宫主等人藏起身形,先瞧

瞧华劭的虚实深浅,再定应付之策。

华动跟白沙真人都是猛汉,干脆利落,一见面就各自刀剑并举,杀做一团。

白沙真人使出武当正宗内家划法,招式绵绵不绝,攻守兼备,群雄见他凝重沉

着,剑无虚发,不由得都宽心大放,喝采呐喊。

华劭这刻只使出他原有的武功,那桶长刀使得风云变色,凌厉无匹,比起对方

高古精严的剑法,别具一种威猛气象。

他们只斗了五十余招,华劭的刀法越见勇猛凌厉,直是攻多守少。

群雄眼见白沙真人屈居下风,呐喊之声渐渐低弱,有些人偷偷窥看武宫主的面

色,只见她平静如常,似乎战局并不如外表般使人担忧。

果然惊涛骇浪中的白纱道人守得稳如铁桶,一任华劭刀影千重,从四方八面强

攻硬打,依然坚守得住,阵脚不乱,看看已坚守了二百招以上,局势渐见缓和。

原来武当派的正宗内家心法,乃是以气脉悠长独步武林,久战之下,便显出神

妙,但这刻同时也显示出武当派盛名不虚,奇招妙着,叠出不穷。

这是自从二十年以前,紫心道长过后从来未有的现象,武当派打紫心道长败于

阴风崖时起,便一蹶不振,直到青岚道长得蒙紫心道长纳输功力,才异军突起,震

动武林。可是这终究不是正途,非是一般的武当门下可以效步修练得到,直到目下

白沙道长这一战的表现,大行家如武宫主、温老大等人便知武当派行将重振威名,

可以预见高手辈出的局面。

白沙道人扳回劣势之后,全身功夫益发施展得流畅如意。华劭但觉对方剑势越

来越见威猛,内力奇重还不说,长剑上似乎暗萄一股炙热之气,极是厉害,每逢刀

剑相触,这股热力便从兵器上传过来,使自己的功力削减,此所以在激斗了二百招

之后,他抢制到的优势完全失去,反而暗暗被制。

华劭已经试出了对方造诣惊人,练有奇功,凭自己的真正武功,若是不能在一

百招之内取胜,便再无制敌死命的机会了。

他心中惊骇交集,泛起了无穷杀机,把单水仙再三嘱咐,不得杀死对方的话抛

在脑后,蓦地里长刀招数一变,竟荡开了绵密如网的剑光,疾劈入去。

白沙道长武功的突飞猛晋原因有二,一是武当派得到秘府中刻在壁上的秘功心

法,补足了从前的缺失,是以内功修为得以一日千里。二是白沙道长以性情所近,

修练本门秘艺离火罩奇功,已有了七八分火候,所以剑上有一股炙热之气,从兵刃

上传袭过去,削减敌人功力。

目下忽见敌人刀光如雪,猛攻上身,心念闪电般一转,已经明白这是武阳公专

破武当的秘传手法之一,果然大具奥妙威力,暗暗一凛,百般无奈之下,施展出离

火罩功夫,剑尖一股奇热劲道激射出去,反袭敌人,同时之间侧身急闪。

那华劭走的是迅猛路子,刀势一发,如雷霆下击,无可抵御,那白沙道人闪的

虽快,担左边身子已在刀光笼罩之下,万无生理。

这一招过后,人影倏分,白沙道长左边身子鲜血涌出,把道施染红了一大块!

温老大迅急抢出,十指上套着的钢爪发出迅急风声,猛袭华劭。

另一方面群雄这边抢出四五条人影,奔到现场,其中一名道士扶住白沙道长,

急声问道:“师叔,还支持得住么?”

白沙道长勉强挺起胸膛,站稳了身子,武宫主很快查看过他的伤势,眉头一皱,

道:“道长不可用力,以免伤口进裂,无法医治。”

那道人当即扶了白沙道人退下。文开华才问道:“他伤势如何?”

武宫主道:“很严重,但也不严重,须得敷葯之后才能知道。”

她随即转眼望住激战中的两人,只见温老大手法凌厉,又当对方内力损耗甚巨

之际,是以节节进攻,抢制了光机。

对面涌出邓当以及抢、矛、刀、剑四兵,此外那神箭耿滔则现身在远处的高岩

上,手执弓箭。

武宫主盘算了一下,叫道:“温兄暂退片刻,容我说几句话。”

温老大虽然明明占得主动之势,可是他亲眼看过少林、武当两派高手均是在占

得优势之时,敌人奇招忽出,以致落败伤亡,是以深具戒心,闻言即退。

华劭趁机也迅快后退,与邓当等人会合。武宫主冷冷道:“汝等若是有意突围,

这刻便是大好良机了。”

华、邓两人对望一眼,邓当便应道:“在下等不敢作此大胆之想。”

武宫主道:“很好,那么你们回去告诉单水仙,便说她把各门派的破法绝招传

授与你们,实在是不智之举,眼下少林、武当两派就决计不能饶恕她!”

华劭等人退了回去,武宫主诸人也转身去瞧着白沙道人的伤势。

白沙道人面色苍白,僵卧不动,伤处已敷葯包扎好,由于流血过多,所以上葯

之后便沉沉睡着。

据武当的道士们说,刀口甚沉,相当严重,可是能不能渡过危关,这得看内脏

是否受伤而定,倘若对方这一刀砍中时,刀上的内力不曾震伤内脏,便多半可以康

复,若然内脏受伤,便无法挽救了。

武宫主道:“白沙造长没有当场倒地,可见得功力深厚无比,诸位之中最好分

出一人迅即返山报告,若能携来灵葯,白沙道长纵然内脏受伤,我也能保他五日之

内不致断气身亡。”

那四名武当弟子中立刻分出一个,匆匆动身起程去了。

到了晚上,文开华跟房仲、任君麟两人道:“武宫主今日此举显然有意加害单

姑娘,我想来想去,只有一条路可行,便是悄悄离开此地,来个眼不见为净。”

房仲默然不语,任君麟讶道:“表姊,你这是什么意思?”文开华道:“我既

无力阻止,只好逃避,你不大明白其中因果,自然不易了解……”她含情脉脉地望

了房仲一眼,又道:“房兄若是不反对的话,我就马上离开。”

房仲叹了一声,道:“我晓得有些事无法勉强,好吧,你自家小心保重,但愿

咱们还有相见之日。”

文开华凄然一笑,起身慾行,陡然间一阵眩晕,险险跌倒,幸亏房、任二人各

各抓住她一边手臂,才站稳了。

房仲的手迅即移到她腕脉间,紧持不放。任君麟道:“表姊,你敢是身子不舒

服?”

文开华道:“这两日我偶然会感到头昏心跳,但只歇一下就没事了,这也是我

离开之故,试想上阵交锋之时,忽然头昏的话,岂不危险?”房仲缓缓放开手,道:

“你离开这儿也好。”话声中蕴含着一种绝望灰心的味道。

这位曾经名列铁柱宫内四堂堂主的玉轴书生房仲,突然间表现得如此绝望凄凉,

倒教文开华一时猜想不透。便问道:“房兄于此间事毕,将赴何处安居?”

房仲道:“现在还不能决定,但我敢打赌,咱们这一别恐怕永难再见的了!我

真想目下就走。”

文开华听出话中有话,但无法迅即猜想得出,便道:“房兄的话未免过于武断,

目下姑不论,我希望你暂时别走,得先好照应我的表弟他们。”

任君麟道:“我已经闯过江湖,表姊还不放心么?”

文开华一笑,道:“好,我走啦!你们都要保重啊!”她摇摇手,悄然而去,

片刻间已隐在黑暗之中。

房仲满怀怅惘,心情萧索,长叹一声,任君麟拉他一道回到人多之处,房仲突

然间走到云飞禅师面前,双膝跪倒。

云飞禅师惊道:“房老师为何行此大利?”一面拉他起来。房仲道:“在下深

感世情虚幻,日月易逝,意慾诸禅师见怜超度。”

云飞禅师微笑道:“房老师气度冲虚,贫僧早就觉得乃是道中人,老师此意良

佳,佛门中行将增添一位护法,实足喜慰!”

这件事很快传扬出去,人人皆知房仲投在少林门下,落发出家,但只有任君麟

一个人晓得,房仲是为了表姊文开华之离开而看破世情。

翌日,文开华离开之事武宫主才知道,但她也不在意,专心率众严密布防,由

于群雄方面实力减弱极多,因此武宫主命人收集了无数枯木干草,堆积在险狭山路

上,又准备了许多桶油及硫磺等物,一旦纵火,火势将布满在这一条数十丈长的山

路上。

铁柱宫方面凭高遥望,得见这等布置,哪敢冒险冲突,如此一连耗了六七日之

久,双方都不曾接战。

这一日近午时分,负责守望的一位武林豪杰匆匆奔回,向武宫主报讯道:“对

面山腰出现了三人,步伐轻快无比,瞧来不似是咱们的朋友。”

武宫主一问这三人装束,心中大惊,忖道:“这三人故情就是林落红、谢无我

和丁狼婆三凶了,他们这刻现身,分明是一直暗暗跟踪着我们,现下忍耐不住,相

信是有意出手对付单云仙他们……”

她原本有意假借三凶之力消灭邓、华等人,但眼下形势又不相同,往昔云悦大

师和白沙道长未曾受伤,文开华也不曾离开,高手如云,其时若是与三凶合力攻入,

不愁被掳走单水仙,必要时还可与他们一拚。可是目下白沙道长命在垂危,全仗她

的独门手法提住一口真气,没有死去。云悦和文开华一死一走,她这边实力大减,

若是到了要紧关头,恐怕只有眼睁睁瞧着单水仙被掳走的份。

她虽是想得很多,但面上却不露一点神色,迅即把云飞禅师、温老大、房仲、

向镇行等十余高手召来,低声说出此事。

云飞禅师道:“贫僧自幼出家,许多事都不懂,姑娘瞧着办吧!”

温老大道:“色鬼林落红和黑狐谢无我两凶都是著名的残害妇女的恶魔,咱们

宁可亲手杀死了单水仙,也不能让她落在这些恶魔手中。”

在场的都是侠义之上,闻言大觉有理。武宫主道:“诸位既是放弃让这三凶拚

掉铁柱宫力量之念,便须准备腹背受敌之厄,现下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二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柱云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