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柱云旗》

第四十三章

作者:司马翎

尘影起处,姜三姐岑老四二人兵器脱手,各各挨了一下,都是被拂尘上的阴劲

击伤内脏,联防之阵力量顿时减弱。

这还是平生出战以来第一次遭遇到惨败,温老大怒喝道:“咱们跟她拚啦!”

于二姐、洗老五齐齐厉喝相应,拚力进去,他们不用联防手法,黑狐谢无我反而感

到轻松,在三人环攻之下进退自如,只须严密封拆温老大一个人的招数就行了。

云飞禅师也被丁狼婆杀得抬不起头,本来以他的精纯功力和少林秘传心法足可

以与对方一拚,无奈分心之事太多,丁狼婆又是迹近疯狂般猛攻,使他有力难施,

片刻之间,数度遇险。

正在此时,一个道人突然奔到坡上,姜三姐、岑老四两人刚刚受伤退出圈外,

各自倚五调息,不时吐出鲜血,已经吐了四次。

这道人一眼瞧见,奔到他们身边,姜岑二人望他一眼,只见他年纪只有三十岁

左右,面貌老实,身穿粗布道袍,毫不起眼,便不理他。

道人稽首道:“两位是被玄阴之力震伤内脏,若是这刻不能打通全身经穴,便

将吐血不止而亡。”

姜岑二人心中一惊,暗想原来这么严重,那边温老大朗声道:“敢烦道长赐助

他们一臂之力!”温老大到底是当代高手,一听之下就知此人不是平凡之辈,所以

就开口求助。那道人答道:“贫道自该略效微劳,施主们放心应敌。”他的话声平

知恬淡,可是暗具一种潜力,温老大,云飞禅师一听便知他内功深厚绝伦,登时精

神大振。

道人伸手分别覆按在姜岑两人背后的命门穴上,内力源源透入他们体内,片刻

工夫,姜岑二人已经调息了一周天,血气通畅,不再吐血。

他们正要道谢,那道人已跃到温老大身侧,扯出一柄长剑,温老大等人瞧见此

剑形式,便即问道:“道长是武当山来的?”那道人应道:“贫道青岚,特来探视

敝师叔白沙真人的伤势。”

这青岚道人自从在铁柱宫中与武阳公一战之后,已经名震武林,人人皆知他是

武当派第一高手。温老大啊一声,道:“那么这个黑狐谢无我交给道长啦!”他不

必说其他仰慕之言,单是此举,便表示出推崇之意。

青岚道长长剑疾吐,接住谢天我的拂尘,一面应道:“如此贫道有僭了,还望

诸位随时赐助。”话声中已施展出武当内家划法,不但招数超妙,剑上的潜力更是

沉重难当,十招不到,黑狐谢无我身法便远远不及以前迅疾。

谢无我大为惊凛,顿时泛起逃走之心。温老大等人见他果然武功高强,不愧是

与赵岳枫、一梦头陀他们同列为三大高手之一,当下放心率众驰助云飞禅师。

片刻之间,这片平坦山坡四周出现了许多人,大部分身染血迹,衣衫碎裂,其

中包括被邪教三凶所伤的几名高手,都强忍伤痛来观看他们激战。

青岚道人瞥见人丛中的一个同门情状狼狈,当即询问另外的一个同门情形下落,

那道士答说适才业已阵亡,青岚道人蓦地泛涌起满胸仇恨怒火,仰天长啸一声,长

剑上潜力陡增,他使的是武当秘传心法九转玄功,阵阵队柔强韧的力道从剑招中透

传出去,霎时间已把谢无我困在剑圈之中。

群雄见他威风凛凛,取胜在即,都把注意力集中在他身上,那数十个幸而不曾

受伤的武林豪杰持命呐喊助威,场面顿时热闹紧张起来。

谢无我连冲数次,都无法脱身,心中大惊,尖声喝道:“我可没有伤了你武当

派之人,道友何故苦苦相迫?”这位邪教高手际此生死关头,也不禁说出求饶之言,

一时四周嗤笑喝骂之声大作。

但她的话却大生奇效,须知她已瞧出对方实是心慈有道之士,只要设法把他的

恨意怒火消灭,他的武功便跟着灭弱了威煞之气。

青岚道人哼了一声,道:“你是玄门败类,为恶多年,单凭这一点也不能轻轻

放过了你。”

话虽如此,剑招却显然平和得多,房仲大喝道:“若不是这谢无我等魔头干扰,

咱们便不致于发生伤亡过半的惨剧了,道兄切切不可放过了她!”

青岚道人听了这话,杀机陡盛,剑光暴长,一连三招猛攻过去,谢天我想不到

情势好转之后,霎时突生变化,措手不及,被他这三招攻得手忙脚乱,青岚道人目

射寒光,陡然大喝一声,身剑合一电射而去,剑光如虹过处,谢无我手中的黑拂尘

脱手飞坠一旁,人也踉跄而退。

大多数人还瞧不清楚,只见黑狐谢无我转身奔去,青岚道人却压剑不追,登时

许多人鼓噪起来,都喝叫不可让她逃走。

此时无数目光都遥送那谢无我的背影,只见她奔落山坡不远,蓦地一跤栽倒,

再不动弹,众人这才明白青岚道人那一剑已伤了她的要害,所以不追赶她。

群雄爆发出欢呼之声,房仲等人上前道贺相谢,青岚道人说道:“贫道实是不

敢居功,谢无我若不是耗去不少真力,加以适才形势突然变化,以致机先全失,贫

道决计不能在三五百招之内取胜。”

群雄的注意力已移到云飞禅师那一边,温老大早先过去助他,但因丁狼婆打算

遁走,所以反被云飞禅师抢占了先手,温老大便不曾出手助他。

这刻谢无我一死,丁狼婆心想那青岚道人已经可以抽身过去,大急之下,又使

出拚命的打法,状类疯狂,云飞禅师碰上她这等打法,毫无办法,眨眼之间又屈居

下风,简直无法还手,饶是这样,群雄已感到万分惊奇,都想不到少林寺又出了这

么一位高手,居然可以单独力斗那丁狼婆,青岚道人好几次想出手,但又不知云飞

禅师会不会因此不满,反而生出嫌隙,是以长剑慾发又收,终于死了出手相助之心。

那丁狼婆为了死里求生,招数越发凌厉恶毒,长爪飞舞,云飞掸师数度遇险,

群雄都出了一身冷汗,紧张异常,人人都晓得青岚为了武林规矩所以不敢贸然出手,

这实出是没有法子之事,所以都不怪他坐视不救。

局势越发危急,连武功有限的也瞧得出三五招之内便可分出生死,云飞禅师仍

然十分沉着,专心应敌,忽然间一个人跃入圈内,落在云飞身边。

此人手提禅杖,洪声喝道:“师弟且退,待我会一会这位高人。”话声中一杖

扫去,登时把丁狼婆迫退数尺。

群雄见他功力深厚,招数威强,又是云飞的师兄,都欢畅大呼,云飞纵退圈外,

应道:“小弟谨遵师兄法谕。”他虽是没有提及来人之名,可是群雄眼见来人作头

陀装束,面上尽是疤痕,无不晓得是少林寺第一高手一梦头陀驾到。

一梦头陀果然不负众望,挥动禅杖,把丁狼婆打得团团直转。

云飞回眸四顾,一名僧人上前道:“大方师兄已经圆寂啦!”云飞惊道:“什

么?他只不过被谢无我震伤……”那僧人道:“大方师兄负伤拦阻铁柱宫人马,连

毙二敌,力尽身亡。”

一梦头陀功力精深,虽是力斗强敌,但他们这番对话仍然听得一清二楚,他平

生嫉恶如仇,本来就满胸杀机,这时又想到铁柱宫那批人马有单水仙在内,那云悦、

大方两人之仇恐难亲手报复,这一股恨火便一股脑发泄向丁狼婆身上。

但见他仗势陡然变慢,一杖一杖地砸扫出去,丁狼婆竟无法趁机跃出圈外逃生,

但觉对方杖上的力道凌厉沉雄之极,隐隐有风雷之声,只好竭尽全力封架。

一梦头陀禅杖上已施展出本门神功愣迦金刚力,只见他一杖比一杖威猛,观战

的人相隔得近的,都感到潜力山源,几乎站不住脚。

他一连砸扫了八仗,第九杖横扫出去,只听丁狼婆惨叫一声,身躯随着杖势飞

出数丈。

嘭的一声坠地,动也不动。

一梦头陀抹一抹额上热汗,口中悲诵佛号,群雄欢呼之声四起,涌上去把一梦

和青岚重重围住,过了片刻,群情平静下来,当下救伤的救伤,埋尸的埋尸。

任、查二人找不到向慎行,都大为惊慌,向一梦等人说了,并且判断他是负伤

赶出去救武宫主,一梦头陀道:“这就糟了,老衲来时在一座山谷中碰上了林落红,

老衲认得武姑娘,便上前把林落红打跑,救下武姑娘,现下她就在那边巨岩后的树

下运功调息,她被落红掌掌力震伤,须得赶紧医治,不容耽搁,所以老衲独自到此。”

正在说时,群雄受伤的数十人都抬到坡上,呻吟之声此起彼伏,一梦头陀和青

岚转眼望去,只见许多人断手折腿,头破血流等等,这两位高手同声凄然长叹,心

中都泛起为难之感。

又一会儿工夫,搬来了许多尸体,排放在另一侧,一梦头陀愣了一会儿,顿脚

道:“老衲纵是有心庇护,但如何对得起这许多伤恨同道?”

青岚道人叹一口气,道:“晚辈正好也是这么想,敝师叔受伤之仇纵可不报,

但这些武林同道的惨遇却不能不管。”

他们昔日在武当山上同被单水仙照顾过,所以这刻虽然都没有提及她的名字,

但心心相印,都明白对方之意。

青岚取出一个拳头般大的葫芦,倒出九粒碧绿色的丹葯,命人用清水化开,每

个受伤之人都饮服一杯,便可治愈内伤,同时又分赠房仲等几个受伤的高手各一粒,

他们吞服之后但觉内伤立时痊愈,人人都感到十分奇怪,不知武当派这些灵丹几时

炼成的,一梦头陀开始组织追击铁柱宫的队伍,只选了十余人,但实力却比以前还

强。

他们迅即出发,先找到武宫主,她只有内伤,所以服了武当灵丹之后,迅即复

元,这一回一梦头陀深恐对方又有出奇手段,所以不敢分散人手,这一队由各派高

手组成的追击队伍,怀着誓必复仇的决心,纷纷跨上骏马,向山中追去。

且说华、邓二人率众冲出重围之后,在群山中奔行疾走,驰入一条峡谷,华劭

厉声大笑道:“出得此谷,前面便是坦途,咱们能够杀出重围,也足以自豪了。”

邓当咬牙恨恨地道:“咱们这次踏入江湖,决计放手屠杀,只要是武林之人,

一概诛戮。”

四兵四卫眼中都泛射出狞恶的光芒,华劭道:“对,咱们血洗江湖,好教那些

兔崽子们大大的后悔痛苦。”

车马驰到谷口,转过一座石崖,忽见一个青衣人站在路中,助下挟着一个长形

包袱,此人长得丰神俊朗,长眉入鬓,眼神充足,一望而知不是凡庸之士。

他明明见到数骑当先冲到,却动也不动,毫无躲避之意。

华、邓二人猛然下令停止,六匹骏骑陡地停在那人面前数尺之处,华劭厉声道:

“报名受死!”掣出长刀,准备砍劈。

青衣人淡淡道:“诸位出山血洗江湖之言,兄弟都听见了,有我活在世上一日,

就决不容你们逞凶横行!”

邓当仰天狂笑道:“尊驾好大的口气,但我们适才已杀死了数十名武林知名之

士,可惜尊驾来迟一步。”

青衣人泛起怒容,厉声道:“马车中的人也准许你们如此胡作妄为么?”

华、邓二人齐齐吃一惊,华劭道:“你到底是谁?”邓当道:“这样吧,反正

咱们非动手不可,你且亮出兵器,我们大概猜得出来。”

青衣人冷冷道:“你们当然认得出来。”突然抖掉包袱凑成一件兵器,铁柱宫

全部人马都倒抽一口冷气,原来那青衣人手中竟是一面大旗,旗面上云气浮动,光

华灿烂,一望而知便是天下最近轰传的云旗。

邓当呐呐道:“你……你是赵岳枫?”青衣人朗声道:“不错!”接着大喝道:

“给我滚下来!”喝声中云旗横扫出去,华、邓二人的坐骑齐齐倒地,华邓二人虽

没摔着,但心中大惊,须知坐骑已死,逃走时就困难得多了。

邓当口发号令,四兵首先跃落地上,枪矛剑刀齐出,布成阵势,紧接着四卫也

奔上来,每个人的短剑钢盾都取出分持手上。

赵岳枫朗声喝道:“赵某今日为世除害,你们小心了片云旗一展,横飞直砸,

威势迫人,转眼之间,已把华邓二人裹住旗影之内。

四卫四兵一瞧不妙,不等华、邓二人发出号令,齐声呼啸扑上,这八人分为两

组,每一组都练得有联手绝艺,当日以邪教诸凶的造诣,也感到不易击破,目下这

两组并肩轮流攻上,威力之大,又与昔日大不相同。

赵岳枫分出三成气力应付那两组人马,大部分力量拿来对付华、邓二人,只打

得华邓二人汗出如雨,简直没有还手之力,局势危险无比。

周奔雷一瞧情形不妥,挥鞭催马,驾车绕过战场,迅疾驶出谷外,此举乃是邓

当授意而为,果然赵岳枫心神一分,暗想单水仙乘车而去,恐怕是羞于见到自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三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柱云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