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柱云旗》

第四十四章

作者:司马翎

任君麟道:“话不是那么说,她虽是不曾亲自出手,但她把你创研出来的独门

手法传授与华劭、邓当,以致少林的云说大师,武当的白沙道长等都因而伤亡。此

外,她智计过人,故意找到那么一处绝地困守其中,算准了谢无找等凶人一定会等

得不耐烦而出头,又算准我们定会先用全力对付那些凶人,她便率众趁机突围,以

致武林同道伤亡了极多,这账不向她算向推算?”

武阳公一听这事不得了,若是天下武林都如此恨她的话,总有一天她会被人暗

杀而死。

一梦头陀禅杖一摆,道:“老衲虽是识得羊姑娘,但目下局势全非,老衲亦无

维护之力。施主小心啦,老衲要出手了!”

众人纷纷退开,都紧张地瞧着这两位一代高手作生死之斗。

武阳公收摄住纷乱的心神,挥铲猛砸。一梦头陀横杖一架,当的一大响声,震

得众人耳鼓鸣疼,紧接着又当当当连响三声,敢情在这瞬息之间,他们已硬拚了四

招之多。

一梦头陀震得退了两步,武阳公厉声大笑,挥铲迅攻,但见他手法奇幻,身法

玄奥,不论是进击或是退闪,都有如孤云野鹤般去来无迹。

这武阳公一身绝学,原是中原嫡传正宗内家心法,神妙绝伦,而且招数手法无

一不是光明磊落大开大阅的气象,因此群雄尽管鄙薄武阳公的为人,但对他的武功

却大生敬仰,都想中华开国数千年,前人累积遗留的种种绝学,果然博大精深无比。

一盏热茶之久,两人已挤斗了百余招之多。那武阳公奇式绝招层出不穷,兼之

功力深厚,铲上劲道还在一梦头陀的愣迦金刚力之上,渐渐已控制住局面,占得主

动之势。

这时两人周围两丈之内劲力激荡,狂风旋卷,群雄莫说上前助战.连靠近一点

也站不住脚。

他们翻翻滚滚地又拚斗了四十余招,武阳公突然间猛攻三招,第四招使出“大

破匈奴”之式,当的一响,荡开对方禅杖。

此时一梦头阳门户洞开,武阳公当胸一掌努去,眼看无法招架闪避,群雄无不

大惊失色,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武阳公蓦地跃退七八尺,淡淡笑道:“老头陀,

你已输在老夫手下啦!”

此举大出众人意料之外,连一梦头陀也大感惊奇,道:“输给你还是小事,但

你不杀我却真是不可思议……”

群雄都寂静无声,静听武阳公怎生回答,谷外突然传来一声惨叫,武阳公皱眉

道:“这一声惨叫是老夫手下四卫之一的前卫林钩口音,是谁伤了他的性命?”

话声遥遥传出谷外,立刻一个清越的声音答道:“是武当弟子青岚出的手,老

施主及时赶到此地,贫道正可再度领教高明。”

话声中一个道人飘飘入谷,见到众人在此,正要再说。武阳公已冷冷道:“房

仲,想不到你背叛了老夫,还敢当面打诳,说什么青岚、赵岳枫都在谷口。”

房仲淡淡道:“老山主持此间事了,再向在下责问不迟。”武阳公怒道:“你

以为青岚道人来了,老夫就不能尽行杀死你们么?”房仲道:“在下并无此意,倘

若老山主愤恨难消,不妨等在下离开此地,在下虽死也是甘愿!”

武阳公嘿嘿冷笑一声,一梦头陀拇指一坚,道:“房见这等舍身之心,正合佛

门慈悲之旨,老衲好生佩服。”武阳公一听此言,便不再理会房仲,青岚道人掣剑

在手,举步走到武阳公面前,微一稽首,道:“贫道献丑啦!”

一梦头陀道:“道兄小心,他的功力有进无退,老衲已经落败了。”

青岚道人暗暗凛惕,凝神一剑刺去。这一招甚是平实无奇,可是人人都感到好

像有一股沛然莫抵御的气势威力,反而不知用什么手法封拆才好。

武阳公手中方便铲平拍出去,劲道沉雄克比,就在双方兵器一触之时,各各撒

把跃开。在青岚道人方面则是怕对方这一铲势道过于强劲,以致震酸了手腕。在武

阳公方面,则怕青岚剑势锐厉,可能刺毁铲身,双方都没有制胜的把握,所以一触

即退。

转眼间两人由分而合,各施绝学,展开一场生死恶斗。青岚道人剑走轻灵,如

龙蛇变幻,因此武阳公对付他的手法也不相同,这一场挤斗比起早先一梦头陀那一

次截然不同.只见两人身形如星抛丸掷,风飘电闪,双方不论是攻是守,都极尽险

速狠辣之能事。

山谷之中,只听到风声呼呼,此外别无其他声响,不知不觉已攻拆了百招以外,

那青岚道人身上道袍都皱缩紧贴身上,武阳公的一袭长衫却不断地被剑风拂卷得发

出声响,表面上看起来那青岚道人剑上发出的九转玄功似是威力更大,但一梦头陀

暗中直在担心,深知武阳公招数中发出的罡气已送入剑圈之内,所以把青岚全身道

施压得紧贴身上。

两人又激斗了五十余招,武阳公铲势蓦地放慢,但见青岚道人的剑势也跟着缓

慢。武阳公忽又加快,青岚随之加快攻拆,这样忽快忽慢,一连六七次,青岚道人

都紧紧跟着武阳公变化,瞧起来似是无懈可击。

一梦头陀握杖慾上,踌躇者再,这刻只有他一个人瞧得出青岚已陷入被动之势,

独独未知他还支持得多久,若然尚有三五十招可斗的话,也就说不定还有反败为胜

之机,故此老和尚心下踌躇,慾上又止。

蓦然间剑光铲影一齐消歇,两个人面对面挺立不动。那青岚道人长剑斜举指住

天空,武阳公的方便铲却罩住青岚胸口要害,以他这等绝世高手,方便铲根本不须

送出,只要内劲一发就可以震死对方。

群雄无不骇然失色,冷汗进流。青岚道人缓缓道:“老施主为何还不下手,为

你手下之人报仇?”

武阳公森冷地瞧着他,道:“你们都不是老大敌手,赵岳枫也不行……”青岚

道人颔首道:“这话不错,但贫道来日方长,总有一日可以赢你。”武阳公摇头道:

“你回去再练一百年也赢不得老夫,当今天下之间,唯有赵岳枫有此可能,但老夫

这回见到他,定必取他性命,以绝后患。至于你和一梦头陀,老夫却打算给你们机

会回去苦练,今日你们都认输了,一年之内,不得再向老夫出手挑战,你们答应不

答应?”

青岚道人心下好生为难,若是不答应武阳公的话,自身便须当场丧命,其实这

等一年内不准向他挑战的条件的确十分宽大,没有什么地方不能答允的,然而若是

答应的话,当着群雄面前,未免太过难看。

一梦头陀眼青岚想法一样,正在大感为难之时,数丈外的岩石后突然传出向慎

行的口音,他道:“武阳公,你敢是忘了令千金在我身边之事?”

众人都大吃一惊,于二姐举步奔去,武阳公冷笑道:“给我站住!”声调中自

有一股震慑人心的力量,于二姐一惊,果然停住脚步。

向慎行长叹一声,又道:“在下本来不该乘人之危,但武阳公你咄咄逼人,使

我不得不惜重单姑娘的性命迫你放手。”

武阳公仰天笑道:“向慎行你自命是侠义之士,决计做不出杀死濒危中的水仙

之事,这一点老夫甚是放心……”

向慎行厉声道:“你可是要试一试?”

武阳公虽是相信他不会杀死单水仙,但人死不能复生,此事非同小可,哪敢轻

试,沉吟了一下,才道:“你要老夫怎样?快说!”

向慎行道:“收回方便铲,退开五步,令千金便可安然无恙。”

武阳公不愧是一代之雄,做事极有决断,更不迟疑,收铲跃开丈许。

他转眼望住岩石那边,冷冷道:“现在老夫可以过去瞧瞧女儿了吧?”

洗老五大声道:“向兄不可答应,须知你负伤在身,决计抵挡不住他的一企。”

向慎行道:“兄弟蒙他赐予灵葯,内伤已愈,目下岂能贪生怕死,不让他过来,

以致师门蒙羞,贻笑天下。”

一梦头陀诵声佛号,响彻四山,接着说道:“想不到武施主爱女情深,一至于

此,但令媛结仇遍天下,日后武拉各家派势将向她寻仇不已。贫僧认为施主今日若

不把老衲及青岚道人杀死的话,将来必难安枕。”

群雄听了,都不明白他这番话是什么意思,武阳公也是如此,瞪目道:“你别

绕圈子,有话最好直说。”

一梦头陀肃然道:“好,贫僧的意思是要做青岚道友联手向施主领教,倘若我

们取胜,施主恐怕不易生还,若我们输了,除了当场毙命不说,假使幸而不死,我

们此生此世决不再找施主麻烦。”

武阳公迅速思忖了一下,淡然笑道:“你和那小道上虽是眼下的少林武当两派

第一高手,但实在还未有资格与老夫单打独斗,联手的话,尚堪一拚。”

一梦头陀道:“施主这话并非自夸,贫僧也得承认单打独斗不是你的对手,既

然如此,咱们今日便结束二十多年以来的血帐,且瞧施主是继续称尊武林,抑是偿

还武林无数血债恶孽?”

他转眼望住青岚道人,又道:“道友意下如何?”

青岚道人宁括如常,缓缓道:“大师怎么说,晚辈无不遵命。”

一梦头陀纵声笑道:“好极了,武施生请吧!”话声中提杖跃到青岚身边,并

肩屹立。

群雄都大感紧张,山谷之内寂然无声。

武阳公丢掉手中方便铲,向金刀刘蛟把招手,刘统会意奔过去,双手献上金刀。

武阳公提刀在手,锐利的目光落在尹仲面上,道:“把剑借与老夫一用。”

尹仲大踏步过去,掣出长剑,倒转过来,两指夹住剑尖,把剑柄送到武阳公面

前。

武阳公举手接住,突然间吐出点剑,锋决无匹的剑尖恰好抵住尹仲咽喉。尹仲

及群雄无不大惊失色,谁也想不到威震天下的武阳公竟会来这一手。

尹仲纵是气雄胆大,这刻身在生死边缘上,也不禁出了一身大汗。

一梦头陀道:“施主此举有何用意?”

武阳公道:“没有什么用意,老夫爱女安全可虞,此事不免令我分心,因此迫

不得已用点手段,先安排好她的事才能动手。”

他提高了声音道:“向慎行,你想必已瞧见这一切了,老夫这就命手下过去带

走水仙,你若敢拦姐,尹仲的性命便保不住了!”

岩石后悄然无声,人人大感奇怪,连武阳公也迷惑起来,便吩咐刘蛟过去瞧一

瞧。

刘蛟举步之时,温老大也迅速奔去,两人同时到达岩石之后,但见向慎行趴伏

在石上,动也不动,单水仙已经失去踪影。

温老大抢先一步,跃到向慎行身边,看了一眼,沉声道:“向兄不知何时被人

点住了穴道……”说时,抱起向慎行,奔落山谷平地,与群雄会会。

刘故四下查看一番,不见单水仙踪迹,便回去报告。武阳公缩回长剑,尹仲舒

一口大气,转身而去。

一梦头陀和青岚道人瞧过向慎行之后,都不觉皱起眉头。云飞大师说道:“向

少侠似是被东海门的点穴手法所制,不知对也不对?”

群雄这才知道一梦他们皱眉之故,大家心中有数,既是东海门的点穴手法,那

么暗袭向慎行之人定是赵岳枫无疑,也唯有赵岳枫才有潜到向慎行身边偷袭而不被

发觉的本事。

他们都不便开口,一梦头陀道:“师弟说得不错,可惜贫僧无法为他解开穴道,

一问详情。”

武阳公笑道:“这事何难之有,你在他天堂穴上拍一掌,瞧瞧有没有反应,若

是双眼睁开,便推揉巨阙、鸠尾两穴,即可解禁。”

他乃是天下第一高手,一梦头陀不能不信,便依法施为,果然片刻间向慎行便

恢复却觉。

群雄心中虽是焦急,却没有人催他说话。向慎行瞧明白处身山谷之内,不禁一

跃而起,道:“在下惭愧死了,刚才突然间被人点住穴道,当即昏了过去,连对方

是什么人都不晓得。”

一梦头陀道:“少侠不必把此事放在心上,咱们迟早查得出暗算你的人是谁。”

向慎行若有所思地缓缓说道:“现在我记起来了,我刚迫得武阳公收回方便铲,

无意中瞥视单水仙一眼,仿佛见到她露出十分惊喜的神情,目下细细回想,可知她

当时见到一个使她十分惊喜之人。”

群雄都不置评论,可是无不心中有数。单水仙除非是见到赵岳枫,还有谁能使

她惊喜交集?若是铁柱宫高手出现,她最多是欢喜而已,决不会感到震惊。

一梦头陀提杖走出去,青岚道人连忙跟上。武阳公一手持刀,一手持剑,冷冷

道:“你们准备好了没有?”

那一僧一道同声应道:“施主请!”

武阳公刀剑互相碰击一下,发出清越嘹亮的金铁交鸣之声,远传数里。

群雄无不骇然,都想刀剑碰击之声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四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柱云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