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柱云旗》

第四十五章

作者:司马翎

一梦头陀凝神待敌,但见她这随手轻抖长剑之举,已显示十分湛深的功力,尤

其是她已练成功南荒门的无上绝艺乾元珠指功,双手齐施之际,极是难以抵御。

玉环仙子按抑住满腔生离死别的悲伤,微笑道:“二十年前我以一个二十余岁

的女子,名列天下十大高手之列,单骑孤剑,做跨江湖,现下回想起来,当真是恍

如一梦……”

她突然提起昔年之事,口气之中无限神往,群雄都大感惊异,一梦头陀却蓦地

泛起惘然之色,缓缓道:“世间之事,变幻无常,白云苍苍,徒供唏嘘忆念,道友

何必提起呢?”

玉环仙子道:“想当年你和紫心道长等不时往还盘桓,谈论武功,其时你们都

在壮年,虽是业已出家,可是豪情胜慨,一点不诚于江湖上的豪侠之辈,我出道虽

是稍迟,但也曾参与盛会数次之多,那时情景,现下犹历历如在目前。”

一梦头陀道:“难得道友还记得那么清楚,往日之情确实使人怀念……”说到

此处,面色突然一沉,冷冷道:“但道友若是妄想以这些旧事,使老衲不忍出手的

话,那就完全白费心机了。”

武阳公怒声喝道:“笑话,她又不是打不过你!”

群雄听了这话,都暗暗一惊,温老大说道:“一梦大师多加小心,武阳公言不

轻发,既是认为玉环仙子武功高强,定然不假。”

一梦头陀微微一笑,并不回答,心中却暗暗想道:“凭老衲苦修数十载的苦功,

纵然压她不倒,可是要两败俱伤的话,也不是十分困难之事。”

玉环仙子接着又道:“我提起旧日情事的用心,果然有点想大师手下留情之意,

但目下这才发现弄巧反拙,反而增强大师拚命的决心。”

一梦头陀冷冷道:“说得不错,老衲二十年以来不肯死掉,就是全靠那一点报

仇雪恨,维护武林正大门派的决心,若然没有这一点决心支持活下去的意志,早就

死在武当秘府之内了。”

玉环仙子道:“既是如此,我再说也是白费chún舌,大师请吧!”

一梦头陀喝道:“道友请,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玉环仙子淡谈笑道:“那也未必,或者不分胜负罢手,或者两败俱伤,你敢说

个不字么?”

一梦头陀不再打话,运功聚力,横杖猛扫,这一杖乃是他平生功力所聚,含蕴

得有愣迦金刚力,杖势甫发,便生出一阵震耳的啸风之声,劲力如排空巨浪般涌击

过去。

玉环仙子不敢硬挡,迅快侧闪,趁势还了一剑。峨嵋派的七煞剑自成一家,不

发则已,一发就是七剑衔接攻出,绵密紧凑无比。但目下碰上的对手是一梦头陀,

功深力强,抖杖一封,登时把她刻势迫住,只发了四剑便没有了下文。

饶是如此,那玉环仙子攻出的四剑,瞧起来宛如一片光波,声势甚是骇人!

尹仲心情万分矛盾,他自然想一梦头陀杀死玉环仙子,清除本门败类,可是这

一战无疑是两大门派的第一高手相争决斗,玉环仙子若是输了,对于峨嵋声誉,大

有影响。故此他又不愿玉环仙子被一梦击败。

向慎行同情地拍拍他的肩头,轻轻道:“尹兄不要把今日之事放在心上,要知

玉环仙子脱离峨嵋甚久,决不能代表贵派。”

尹仲轻叹一声,道:“这个要等以后才知分晓了。”言下之意,表示须待武林

公意评定。

这时一梦头陀施展出近身肉搏的招数,摔杖宛如乌龙闹海,使得神出鬼没。

玉环仙子突然间左手一扬,纤指轻弹,口中喝一声:“着!”

众人都以为她使出乾元珠绝艺,无不大吃一惊,一梦头陀也骇得门开数步,但

闪开之后,才晓得她乃是虚张声势。

一梦头陀大怒,厉叱一声,单手提杖猛扫过去,左掌趁势斜劈。

玉环仙子侧身闪开禅杖,却对一梦的左掌视如无睹,既不间进,也不出手反击。

这原是眨眼之间的事,群雄刚刚感到古怪之时,一梦掌锋已堪堪劈中她胸腹之

间的要害。

武阳公厉声大喝道:“玉环快快躲开!”声如响雷,震得不少人伸手掩耳。

一梦头陀猛可撤回掌势,可是内劲已发,玉环仙子哼了一声,噔噔噔连退七八

步,身形有如风中杨柳一样,摇摇慾倒。

武阳公跃到她身边,伸手扶住,面色极是难看,眼中闪动出疯狂一般的根毒光

芒。

一梦头陀征愣愣地道:“她竟是有意死在老衲掌下,以赎一身罪孽……”

武阳公暗暗运聚功力,突然间松开玉环仙子,迅如掣电般向一梦头陀扑去,出

手猛劈。他的刀剑早已扔在地上,故此空手臂击。

这一掌蓄势而发,又是满腔恨毒之心,威猛得有如雷霆迅击,凌厉无匹!

赵岳枫和青岚双双出手斜截,他们都是当代一流高手,不比等闲,果然冲散了

对方一部分的劲道,一梦头陀也挥杖抵挡,但他心神不定之下,只用出四五成功力。

嘭的一声,一梦头陀震得向后直退,退了六七步,一跤跌倒。

武阳公来去如电,这刻回到玉环仙子身边,一瞧之下,面色如土,原来玉环仙

子伤势甚重,心脉皆断,全仗精纯无比的内功,勉强提住一口气未散。

那边青岚、赵岳枫二人也扑到一梦头陀身边,但见他面如金纸,口中鲜血直喷。

赵岳枫虎目中滴下泪珠,道:“想不到一梦大师今日丧生此地,好不恨煞人也!”

青岚道人大声道:“赵大侠放心,贫道带得有千载灵芝炼成的丹葯,纵是心脉

已断,也能救得!”

说时,探囊取出一个玉瓶,倒出两颗龙眼核般大小的丹丸,顿时清香弥漫扑鼻。

那边厢武阳公听到青岚道人之言,眼中闪动出奇异光芒,凶戾之气已经敛消许

多。

青岚道人把一颗放入一梦头陀口中,云飞大师已经过来,连忙伸手替一梦推拿。

青岚道人把剩下的一颗送到赵岳枫面前,道:“这是你的,敝掌门特地为大侠

配制此葯,俾可补偿敝派前辈的过失!”

这是指紫心道长当日以华山派的广寒阴功伤了赵岳枫而言,直至今日,赵岳枫

所以不能与武阳公放手一持之故,便因这广寒阴功所造成的内伤十分阴毒,每当全

力与敌人争持之际,才突然发作,高手相争,讲究的只是分毫之差,就足以制敌致

胜,是以赵岳枫虽是可以与武阳公激斗一场,可是谁也不知他会在什么时候内伤发

作,内力陡然减弱,虽是瞬息便过,恢复如常,但武阳公已足以杀死她了。

赵岳枫大喜道:“大恩不言报,在下不必多说别的话了。”

接过丹葯,但见一梦头陀面色已经不同,也不再喷出鲜血,心中忽然若有所触,

问道:“这葯诚然珍贵无比,只不知道兄一共带了多少在身?”

青岚道人答道:“此葯除了敝派用了几粒之外,尽数交给贫道带来,前此不少

同道位在海外四凶之下,贫道已动用了不少,目下只剩下两颗,正好足够大侠和一

梦大师之用。”

这也就是说他已经没有这种灵丹了,赵岳枫寻思一下,便入口中,但觉清香满

颊,一股热流直注丹田,顿时感到全身舒泰,气脉通畅。

他不必用内视的功夫便敢断言那广寒阴功造成的内伤业已痊愈,不但如此,本

身的功力也似乎大有增益,目下无疑已经可以放手与武阳公排个生死了,不过倘若

有时间让他精心修练两年的话,那就更有把握。

武阳公洪声道:“你们说的灵丹当真是有千载灵芝炼成的么?”

青岚冷冷道:“不错!”

武阳公道:“老夫情愿就缚,任凭你们处置,只求一粒灵丹,救活玉环一命!”

这话说得情深似海,只听得群雄无不愕然,都想原来武阳公对玉环仙子竟是一

片真情,居然情愿以自身换回她的性命。青岚道人这时对他敌意全消,但也答不出

话,赵岳枫已晓得他没有灵丹,所以亦无法开腔。谷中静寂如死,武阳公见他们不

答,不由得大感难过,心想敢情自己罪孽如此深重,竟换不回爱妻一命。

紧接着凶心大起,暗暗运聚功力,表面上却丝毫不流露出出手之意。

但见峨嵋派的尹仲急步走到青岚面前,双膝跪倒,道:“请道长大发慈悲,赐

予灵丹……”

青岚连忙拉他起身,一梦头陀此时已睁开眼睛,问道:“青岚道兄,快快取出

丹葯交给武阳公,他决不是言而无信之人,咱们三门四派对他的罪行自当有个公平

处决!”

青岚苦笑道:“葯已经没有啦!”

这句话像轰雷一般,众人无不愣住,武阳公很不得立刻出手大肆杀戮,但这刻

他却走开不得,原来玉环仙子尚未断气,但也移动不得,略一搬动,心脉便将鼓断

而死,所以武阳公只好忍气吞声地扶着她。

一梦头陀长叹一声,道:“劫数,劫教,天意如此,人力也无法挽回。”

武芳佩跟随武阳公多年,这封一瞧他的神色,便知他已触发了凶毒之性,不但

满腔尽是杀机,非得大加屠杀,血流遍地才能恢复常态,而且不像以往处处顾到自

己的身份,换句话说,他这次一出手,便将不择手段地胡干乱来,以他的一身武功,

倘若不顾一切地乱干,这场大祸只怕不是赵岳枫等有限的两三个人能抵御得住。

她接着考虑到自己的处境,无疑将是首当其冲的人,想到此处,不由得骇得出

了一身冷汗,一手抓住向慎行,悄声说道:“向郎,现下大祸临头,我们各项各地

分头边走,要快和不露声色。”

向慎行微微一笑,道:“我们处境不同,你这种想法也是人情之常,倘若我父

亲急病了心打算乱干的话,我也不敢生出还手之心。”

他倒是机曾得很,不须武芳佩的解释,便已清出了大概,武芳佩发急道:“玉

环仙子一死,天下再没有阻止得住他的人了,赵岳枫、青岚他们联手也不行。”

只听武阳公喝道:“刘蛟过来!”刘蛟一直站在一隅,应声大踏步奔到他面前。

武阳公口中发出狰狞可怖的厉笑之声,道:“刘蛟,今日的形势你已瞧得十分

明白,老夫横行了数十年,这刻却节节失利,有如龙困浅水,虎落平阳……”

刘蛟不晓得老山主底下还有什么话,只能唯唯以应,群雄这一方也没有人做声,

瞧瞧他有什么打算。武阳公道:“眼下时机紧迫,老夫手下只有你一人在此,因此

老夫只好跟你商量一事,只不知你肯不肯答应老夫?”

刘蛟惶恐地躬身道:“老山主有命,小的万死不辞。”

武阳公嘿嘿冷笑道:“这话可是当真?”

刘蛟出了一身冷汗,道:“小的怎敢乱讲。”

武阳公道:“很好,把你的心借给老夫一用!”

刘蛟骇然道:“我的心?”武阳公道:“不错,要你的心。你袒露出胸膛,自

行动手剖开……”

群雄一时之间都噤若寒蝉,一则觉得此举极是骇人听闻,千古皆无,二则又想

知道刘蛟是不是服从这老魔头的命令?

金刀刘蛟面色一时铁青,一时灰白,呆了半晌,目光转找到地上的一刀一剑,

缓缓走过去,捡起他惯用的金刀。

群雄紧张得声息俱寂,无不觉得这一幕刺激万分!那老魔头真有如此不可思议

的力量,使得手下之人,自愿剖胸献心么?抑是捡起金刀之后,突然扑上去拚命,

这是死中求活的唯一法子,谁也怪他不得。

刘蛟金刀在手,仰天长叹一声,举步走向武阳公面前,道:“刘蛟的身受山主

洪恩,按理说应当剖心献上,可是……”

武阳公沉声道:“可是怎样?”

金刀刘蛟缓缓道:“可是小的也是个血肉之躯的凡人,焉有不怕死之理!”

群雄觉得更是刺激紧张,只听武阳公问道:“怕死便又如何?”

金刀刘蛟泛起一丝苦笑,道:“小的只求老山主开恩,别叫小的剖胸献……”

众人方想这事果然水落石出了,刘蛟到底不肯服从,赵岳枫、青岚二人齐齐暗

下运聚功力,准备出手阻止武阳公击杀刘蛟。

武阳公面色沉寒如水,一言不发,他见刘蛟低头垂首,毫无反抗或出手一拚之

意,因此心中微安,只因眼下决计不能略受震动,否则玉环仙子登时气绝,也是由

于这个原故,他才会要刘蛟自行剖心献上,不然的话,他哪里用得着跟刘蛟罗嗦。

赵岳枫忍耐不住,朗声喝道:“武阳公岂能迫别人自杀?难道他的性命就不是

性命么?”

刘蛟胸膛一挺,回转头厉声道:“我的性命在老山主面前便不算性命,谁要你

多嘴!”

真不怎样,于二姐却怒声道:“这叫做狗咬吕洞宾,赵大侠不要管他的闲账。”

刘蛟回过头向武阳公道:“小的情愿献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五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柱云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