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柱云旗》

第四十六章

作者:司马翎

一梦头陀重重地叹一口气,道:“这一段姻缘老衲非是无心玉成,然而……事

实上恐怕很难成功。”

武阳公怒道:“难道老夫爱女配不上他?”

一梦头陀道:“不是这个意思,她率领了贵宫人马逃遁之时,杀害了不少武林

同道,这一笔血帐,老衲也无法替她消解。”

武阳公不觉一怔,心想:“这话甚有道理,他们并非一定要杀死单水仙报仇之

意,但赵岳枫却碍于悠悠之口,实是不能与她成婚。”

这个死结谁也无法解开,人人都静默无声。哪知单水仙本人并不吃惊,轻轻道:

“大哥,我早在他们突围而出之前,自行投水寻死。若不是那道溪水流得很急,迅

即穿过山腹,流到这山谷附近,我早就死在水中了……”

一梦头陀慈眉一耸,道:“是这样的么?”

单水仙道:“我被湍急的溪流冲到岸边,悠悠醒转,觉得十分衰弱,但终于支

持着走到这座山谷,谁知不久便碰见了向少侠和色克林落红……”

一梦头陀合十道:“善哉!善哉!原来铁柱宫人马冲突出困之时,你不在马车

之内,他们这一次突围,群雄伤亡极多。假使你在马车之内的话,那是无论如何不

能洗脱你的罪孽关系,但目下已知道你不但没有参与此事,而且还跳水自尽,足见

伤害武林同道之事,不是出自你的本意,况且一个人死过一次后,一切恩怨都从此

消解,这真是可喜可贺之事。”

武阳公不由得长长地透一口气,玉环仙子苍白而美丽的面庞上也透出一丝笑容。

一梦头陀转面向赵岳枫道:“一切经过,你也亲耳听到,老衲但觉责无旁贷,

须得担当这月下老人之职。你是当世大使,自然不会像常人一般装模作样,老衲便

等你一句话。”

赵岳枫沉吟不决,目光转到文开华面上,只见她迅快地转面避开他的注视。

要知他本人不是不愿意与单水仙结为连理,而且此事可使眼下仍然无法抵敌的

武阳公从此退出江湖,永不为恶,正是一举两得。

然而文开华曾经献身与他,当年更是柔情无限。而他竟没有娶她为妻,反而当

着她的面答应别的女孩子的婚事。这样对她未免太过于残酷,决计不是号称当世大

侠的赵岳枫做得出来的。

霎时间,气氛突然变得万分紧张,武阳公蓄势运功,怒火已升到胸口。

单水仙面色更加的苍白,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不论她是胸襟如何宽大的人,

但当着这许多人而被拒婚事,这种羞愧万万忍受不住。

解铃还须系铃人,文开华突然回转头,向赵岳枫嫣然一笑,并且向他点头示意。

她这一笑不知用了多大气力才装得出来,才忍得住夺眶慾出的泪水。

赵岳枫心头一轻,朗声道:“既蒙大师作伐玉成,在下感激不尽,还望穴师拨

冗小饮三杯,以示劳敬之忧!”

武阳公张口吐出胸中恶意,面上涌现出祥和安慰的神情,大步向单水仙走去,

轻轻拉住她回到玉环仙子身边,柔声道:“孩子,你终身大事已定,为父和你母亲

便要离开你了!”

单水仙心头一酸,顿时泪水盈眶,低声含糊地叫着爹娘。

他们眼下乃是生离死别,众人知道,所以眼见他们这等难舍难离的情状,都深

为感动。人人转开眼睛,不敢瞧着他们。

玉轴书生房仲突然间跌倒在地上,文开华大惊道:“房兄,你怎么啦?”

她抢步过去想扶起房仲,蓦地一阵暗晕,自家也向地上倒去。

幸亏任君麟时时注意着表姊,此时横身伸手把她抓住,才没有摔倒在地上。

武芳佩跃到房仲身边,低头检查。一梦头陀说道:“老衲猜想房兄是硬提起一

口气,压制住伤势。出谷去找到玉环道友他们。经过这一番辛劳之后,体力完全消

耗殆尽,一旦有了结果,登时心力松懈,便支持不住。”青岚道人感慨地道:“房

施主当真了不起,独力挽一场浩劫,若是今日有个三长两短,叫咱们如何能够安心

呢?”

赵岳枫却先奔到文开华身边,十分关心地问道:“文姑娘负伤了么?”

文开华缓过一口气,挺腰站好,道:“我没事,只不过觉得很疲倦。”

赵岳枫道:“不错,我们碰头之后,便日夜不停地赶来,一路上极是辛劳,应

该好好地休息一会儿,回头我还有话跟你说,现在先去瞧瞧房兄的情形。”

说罢,转身大步走到房仲旁边。文开华轻轻对任君麟道:“表弟,别做声,我

走啦!”

任君麟瞪大双眼,可是目光落在她那黯然魂销的面上时,顿时做声不得。但觉

她眸子中流露出萧索寂寞的意味,使人无限怜悯而觉得无能为力。

文开华凄凉地微微一笑,悄然转身向谷外走去,由于她的位置最靠近谷口,又

当人人注意房仲之时,竟没有别人发现她的行动。

她袅娜的背影很快地消失于谷外,任君麟心头沉重无比,长长地叹息一声,仰

头寻思人生的奥妙。

此时武芳佩不住地替房仲推拿穴道,众人都知道房钟情形十分危险,回生之望

极为渺茫。

那边厢武阳公等父女三人依依不舍地说了一回话,武阳公心知自己不宜多逗留,

便决然的道:“孩子!我们走啦!你要好好保重。”

玉环仙子叮嘱道:“你嫁为人妻,便须相夫教子,用心体贴,你父亲和我不比

寻常之人,自会照顾自己,不劳你挂念……”

他们话别之时,也是十分凄凉。最后,武阳公搀扶住玉环仙子举步向外走去,

趁众人不注意之时,悄然离开。

过了一阵,武芳佩安慰地说道:“好了,他总算恢复呼吸,瞧来还有一线生机……”

众人都松了一口气,于是开始分头照顾其他的受伤之人,向慎行、尹仲、于二

姐、姜三姐、岑老四、洗老五等数人,伤得不重,不须忧虑。云飞大师伤得较重,

但还可以勉强行动。独有温老大左手五指已去其三,其余二指也都断折了。加上筋

疲力尽,内脏受伤,须得有人扶持才能举步。

众人忙乱中赵岳枫走到单水仙身边,单水仙道:“大哥,你扶我到那边石头上

歇坐一会儿。”

她身上也是负伤,无力久立。赵岳枫道:“好,你慢慢地走。”两人一同走到

数丈外一块山石旁边,单水仙找一块平坦的石头坐下,透一口大气,举袖抹掉面上

泪痕,道:“我几乎支持不住啦!”

过了一会儿,单水仙垂下眼睛,缓缓道:“大哥,有一句话我说了你不要生气

才好。”

赵岳枫讲道:“我会生气吗?不会,你说吧!”

单水仙踌躇了一阵,才下了决心似地说道:“我不能嫁给你……”

赵岳枫讶道:“什么?”

单水仙复述了一遍,赵岳枫道:“这不是开玩笑的事情,你为什么忽然变卦?”

他追问再三,单水仙不但不肯说出理由,而且还要求道:“大哥,你现在千万

不可泄漏此事,还要请你把我送出山去。”

赵岳枫见说得十分坚决,不由得心灰意冷,暗念婚姻之事原本不能勉强,她既

是无心,我也没有法子可想,于是只好答应了她的要求。

两人之间似是没有什么话好说了,赵岳枫道:“二妹,你出山之后,打算到什

么地方去?先告诉我,好叫我放心。”

单水仙道:“现在我还未曾决定,等我决定之后,自然奉禀大哥知道。”

他们之间又恢复了兄妹的称谓,以前对此没有什么感觉,可是单水仙推却了婚

事之后,这种称呼便显得十分生疏。

赵岳枫不由得记起了文开华,回头瞧着,唯独不见她的芳踪,心下大感奇怪,

便嘱单水仙暂坐一会,自去找到任君麟询问。

任君麟正与向慎行、查刚在一起,见赵岳枫动问,也不隐瞒,道:“她悄悄地

走啦!”赵岳枫宛如挨了一记闷棍,登时愣住。

任君麟道:“她不准我做声,兄弟一则不能违她之意,二则瞧瞧这等情形,知

道她再留也没有好处,所以不敢声张。”

他初时还有点埋怨赵岳枫之意,可是这刻眼见他眼中流露出十分深刻的悲哀,

反而生出同情之心。暗想:“任何人处身在赵岳枫这等环境之下,自然不得不答允

武阳公的婚事,原是怪他不得。”

赵岳枫长长的叹息一声,怅然转身走开。

武芳佩不停地以独门推血过宫手法替房仲推拿,大是生效。房仲的呼吸越来越

见畅旺,沉沉睡着。她呼一口气,停手起身,抹一抹头上汗水,道:“房兄的性命

能不能保住,还得瞧以后的变化。”

话声方歇,远处忽然传来一声长啸,甚是清新劲朗,众人不禁都惊异地倾身探

望。

青岚道长忽然大喜道:“好像是敝派掌门人赶到。”奔出谷外,也发出轻劲的

啸声。

啸声一远一近遥遥应和,渐渐接近,不一会,青岚道人陪伴着一位全真步入谷

内。

这个道人不过中年之人,长得甚是清秀,双目顾盼之际,光芒闪射,显示内功

极是深厚。

群雄皆知就是武地派当今门人白霞真人,纷纷过去相见。

白霞真人略略与众人寒暄过,便取出一个圆瓶,道:“此是敝派以第二本千年

灵芝炼成的丹葯,贫道深恐不敷应用,特地赶急送来。”

众人听了这个消息都笑逐颜开,由于丹葯数目不少,所以凡是受伤之人皆可分

到一颗。

群雄分头取葯救治伤者之时,白霞真人眼光才悄然落在武芳佩的面上,她正好

在瞧他,四目交投,白霞真人迅即移开。这位武当派的掌门人暗暗升起惭愧之心,

忖道:“我到底是为了送葯才离山的?抑是想见她一面呢?”

武芳佩冁然微笑道:“一别数年,真人不独丰采如昔,并且荣登掌门宝位,可

喜可贺!”

白霞真人极力平静下来,淡淡一笑道:“姑娘身历变劫,依然无恙,才是当真

可贺之事。”

一个人迅快奔来,说道:“武姑娘,你瞧我已经没事啦!”

武芳佩欣然道:“那么你要谢谢掌门人才是。”

白霞真人转眼瞧去,但见此人身材颀长,相貌俊逸,正是昆仑派当今掌门人的

公子向镇行。他从向、武二人口气中已领悟出他们的感情不浅,心中不觉一阵怅然。

向慎行连忙道谢,白霞真人道:“区区之事,何劳少侠挂齿。”

他忽然间感到一阵轻松,好像蓦地得到解脱一般,爽朗大笑,道:“贫道斗胆

猜测一事,那就是武姑娘要前赴昆仑一行,不知是也不是?”

这话出诸一位掌门人口中,自然略嫌不够庄重。可是他笑声中的愉悦,却令人

忘了这些枝节,向慎行道:“真人猜得不错。”

武芳佩很想询问白霞何故如此高兴,但又不便出口。而白露真人已含笑飘然向

赵岳枫走去,她只好把疑问闷在心里。

赵岳枫打起精神,拱手道:“今日幸得真人及时赶到,不然的话,伤者就不堪

设想了。”

白霞真人微笑道:“这一次武林同道虽是伤亡不少,可是结局终教武阳公遁出

世外,绝迹江湖,仍然是值得庆幸之事,贫道冒昧请问一声,何时能叨成赵大侠这

杯喜酒?”

说话时已有几个人围过来,赵岳枫苦笑一声,道:“不敢相瞒真人,在下那水

仙义妹,早就立志以丫角终老,这杯喜酒恐怕无法奉邀了。”

众人听了大吃一惊,武芳佩奔过去搂住单水仙的纤腰问道:“妹妹你何故不肯

嫁给他?嫌他哪一点不好?这等终身大事万万不可儿戏。”

单水仙只低叹一声,没有说出理由。

这时,有些人在商诉动身出山之法,一梦头陀却十分关心赶岳枫的婚事,向赵

岳枫探询单云仙拒嫁的隐情,赵岳枫自家也不晓得,本来为了自尊心还不想多言,

后来迫于无奈,这才告诉一梦头陀、白霞他们说,单水仙丫角终老的说法是他随口

如出的理由,事实上连他也不知道单水仙为何违抗父母之命,而不肯嫁给他。

一梦头陀说道:“单姑娘心肠慈软,极重情义,老衲不信她会有难言之隐,赵

大快不妨忍耐一点,问明她心中想法,再作计较。”

温老大已恢复了八成,这时插口道:“大师这话极是,赵兄必须使这件好事得

谐……”

接着向慎行等人也纷纷进言,赵岳枫只好顺从众意,举步向单水仙走去。武芳

佩识趣地躲开,让他们能得单独交谈。

赵岳枫道:“二妹,他们刚才说的话你可曾听见?”

单水仙道:“都听见了。”

赵岳枫道:“他们都认为咱们恢复兄妹关系甚是不妥,所以愚兄厚颜向二妹提

及婚事……”

单水仙道:“原来不是出于大哥衷心,那就无须多说了。”此言锋利如剑,冷

不妨的刺进来,赵岳枫不禁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六章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