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柱云旗》

第五章

作者:司马翎

  黄衣少女讶然地哦了一声,道:“真的?这样说来,此溪必定源出于阴风崖腰

间的千冷泉了!待我摸一模看……”

  赵岳枫听到她提阴风崖,脑海中顿时泛起崖上铁柱宫的往事,同时也就想起那

位貌美如花的武宫主和那形如女子的天煞文开华。

  他暗暗拿武宫主和面前这个黄衣少女比较,但觉两株宛如春兰秋菊,各擅胜场。

本来这黄衣少女的纯洁艳丽,似乎比武宫主更胜一筹,可是她古怪的言谈行径使人

不禁把她贬低了一点。

  黄衣少女伸手摸摸溪水,惊道:“哎,好冷的水,怪不得此溪看不到一条游鱼

……”

  她望望赵岳枫,又适:“沿着此溪上溯,一定可以到达阴风崖……”她忽地停

日,想起什么似地失惊叫道:“我的老天,这么冷的水,你还泡在里面,怎生受得

了?快点儿上来吧!”

  赵岳枫皱眉道:“你不用管我,你如果有事的话,趁早走开,我就感激不尽了。”

  他总是觉得不好意思告诉这个少女说是自己一丝不挂,所以不能起身,宁可用

些不友善的话语教她赶紧走开。

  黄衣少女道:“好,好,那我就走吧!”

  她站起身,从石头上跳回岸边,然后向谷中走去。

  赵岳枫见她走得甚是决绝,心中反而觉得一阵不好意思,心想也许是自己的话

太过生硬,所以伤害着她。

  眼看她沿着清溪一直向谷中深处走去,已走出三四丈,他心中陡地掠过一个疑

问,那就是她竟是沿溪上溯,难道是要到阻风崖铁柱宫去?

  当下不逞多想,提高声音叫道:“姑娘请等一下……”

  黄衣少女脚步一停,回头道:“什么事呀?”她高声询问时的声音,宛如鸟啼,

甚是悦耳动听。

  赵岳枫迟疑了一下,道:“请问姑娘沿溪上溯,可是要到阴风崖去?”

  黄衣少女道:“是呀,你真聪明!”说完,又向前走。

  转眼间这黄衣少女的身形已被重重怪石遮住,消失不见。赵岳枫迅速寻思一下,

倏地振臂从水中跃了出来,先是落在石上,接着轻轻一纵,宛如一缕轻烟般跃到岸

边,接着向前奔去。

  他此时已忘了身上冷热,放步急迫,转瞬间已追到黄衣少女身后两丈左右。

  他奔走之时,总是找到巨大的石头掩蔽身形,不让自己的躶体会暴露在那美丽

的少女眼中。

  他大声道:“姑娘可是急着赶到阴风崖去?”

  黄衣少女咦一声,停步回顾,见到赵岳枫在一块大石之后,露出一颗头颅,于

是道:“你刚才不是要我快点走开?为何又追了上来?而且……”赵岳枫见她不说,

忍不住道:“而且什么?”

  黄衣少女道:“而且你闪闪缩缩的,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赵岳枫道:“我当然有不得已的苦衷,这且不去管它,我先请问你,你可知道

阴风崖是怎么样的地方?”

  黄衣少女道:“我当然知道啦!”

  赵岳枫征了一下,忖道:“我急急追来,敢倩她乃是特意前往的,大概与那一

干魔头相熟?”

  于是他失望地哼一声,道:“那就没有事了……”

  黄衣少女微微一笑,道:“你这人真怪,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可就走啦!”

  赵岳枫道:“姑娘请便。”

  黄衣少女道:“再见了,但你不可再泡在溪水中,那千冷泉乃是世上有数灵泉

之一,即使是鳞介鸟兽之类,误落泉中,也会顿时冻僵!你能泡了这么久而没事,

大概是此溪高源头甚远之故,却不可再试!”

  赵岳枫谈谈道:“我何必再泡呢!”

  黄衣少女摇摇头,自语道:“你这人真怪,但愿阴风崖上的人,不要像你这么

怪就好了。”

  赵岳枫微觉疑惑,道:“姑娘与阴风崖那干人并不相识么?”

  黄衣少女道:“我怎会认识他们?你的问话也是怪里怪气的……”

  赵岳权剑眉一耸,微现怒容,道:“你不说那个怪字行不行?哼,哼,依我看

来,你才是世上最怪的人!”

  黄衣少女婉然道:“你别生气,我承认我在世俗之人眼中确实很怪……”

  赵岳枫道:“你晓得就行了,那阴风崖岂是好玩的地方?”

  黄衣少女道:“我没有说那儿好玩呀,我此去只是要尽我一己之力,设法把那

些坏人说服,改邪归正面已。”

  赵岳枫瞠目道:“你说什么?”

  她把话又说了一遍,接着道:“可是有什么不要么?”

  赵岳枫倒吸一口气,道:“姑娘此意虽佳,可惜所想之事,比镜花水月还要虚

幻,反倒教人听了不禁失笑。”

  黄衣少女道:“赵兄可听过精卫填海的故事么?”

  赵岳枫自然听过,但却故意道:“我没有听过。”

  她道:“相传上古之时,炎帝的女儿失足溺死于东海中,含怨蓄很化为小鸟,

名日精卫,每日衔西山的木石授予东海,要把东海填平!这故事是说不管事情何等

艰巨,只要精诚所至,虽是东海之大,以一鸟之微,料可填平……”

  赵岳枫轻晒一声,道:“姑娘虽然愿度化那干武林恶魔。可奈言轻力微,终必

像炎帝之女一般含恨而死,那东海千秋万世之后,依然如故,奈何,奈何?”

  黄衣少女愣了一下,之后,美眸中射出坚决不移的光芒,徐徐道:“世上之人,

个个像你一般想法的话,这件功德决不会有人去尝试了,对也不对?佛说我不入地

狱,谁入地狱,愿赵兄细细体味斯言……”说罢,飘然转身而去。

  但她走了七八步远,赵岳枫又飘身上前,落在她身后一块大石之后,大声道:

“姑娘暂留玉步如何?”

  黄衣少女果然停住脚步,却不回头,淡淡道:“赵兄别想劝我回头……”

  赵岳枫忖道:“她前赴阴风崖铁柱宫之意甚是坚决,但据我所知,那一群恶魔

之中有好几个乃是好色婬邪之辈,以这女子的美貌,定然难逃色魔踩躏之厄,我身

为侠义中人,又正是那群恶魔的对头,怎能让她自陷魔窟?”

  念头一掠即逝,心中已暗暗决定必须设法阻止她前赴魔窟。

  黄衣少女缓缓道:“赵兄没话说么?”

  赵岳枫道:“不是没有话说,而是艰于启齿!”

  黄衣少女道:“这就难了,我可没有猜人心中的话的本领。”

  赵岳枫道:“详情虽是艰于启齿,但有一点可以奉告的,那就是姑娘如果存着

救世心肠的话,那就先帮我一个忙如何?”

  黄衣少女道:“如果我力之所及,自然可以!”

  赵岳枫呐呐道:“姑娘能不能劳驾到外面村落中,买三身衣服赐赠?”

  黄衣少女先是征一下,接着回转身躯,望住地掩嘴笑起来。她笑了好一阵,才

勉强忍住,道:“这样说来,你一直泡在水中,并不是有什么宝物不敢让我看见,

而是……而是……”而是什么,她可也不好意思说出口。

  赵岳枫被笑得面红耳赤,甚是尴尬。只听那黄衣少女接着道:“唉,你为何不

早些说?这千冷泉何等冰寒,泡出病来怎生是好?”

  赵岳枫立刻装出没有神气的样子,口中呻吟一声,道:“我果真感到体内甚是

不适……”

  她微微露出惊虑之容:“怎么,果然出事啦!现在你且休息一会儿,我先去替

你买一身衣服来……”她立即转身向谷口急急走去,不一会儿工夫,已经奔出谷外。

显然她的着急,乃是出自真心。

  赵岳枫心中微感歉然,觉得自己利用这么一个纯洁善良的女孩子的好心,有点

不似英雄行径。可是为了要设法留住她,却又非利用她的善良不可!

  约摸等了一顿饭工夫,黄衣少女抱住一包衣服,奔了回来。

  她把衣服搁在石上,背转身子,道:“赵兄快点穿上,免得被山风久吹,更加

不妥!”

  赵岳枫道:“姑娘请回转头,我出来穿衣服啦!”

  黄衣少女道:“你放心,我决不回转头就是……”她停一下,耳中听到他穿衣

服的窸窣之声,接着又道:“你现在觉得怎样了?这衣服可合身么?”

  赵岳枫穿好衣服,变成一个乡村之人一般,但却也合身,于是赶快坐在石上,

有气无力地道:“这身衣服倒是合适不过,但我的身体却觉得十分不舒服。”

  她回转身走到他旁边,伸出纤纤玉手,摸一摸他的前额,失惊道:“啊,好烫

手,看来病势不轻,一定是冻坏了!”

  赵岳枫呻吟道:“我一向不怕冷,纵是下雪天气,仍然是一袭单衣,谁知这溪

水这么厉害,竟然泡出病啦!”

  黄衣少女道:“我早就告诉你这溪水源头出自千冷泉,谁都禁受不住,现在你

烧得这么厉害,不能再吹风沾水,赶快找个地方休息才行。”

  赵岳枫闭起眼睛,缓缓道:“姑娘不必理我,你去办你的事,我反正无亲无故,

死了也没人伤心悲痛……”

  黄衣少女流露出恻然之容,柔声道:“一个人既然生在世上,岂可因无亲无故

就自暴自弃,你如果勉强能支持行走一段路的话,我陪你到外面村子找个地方休息!”

  赵岳枫仍然闭住眼睛道:“我不去,姑娘盛情可感,可惜今生今世已无法报答!”

  黄衣少女柔声道:“为什么不去呢?你虽是受寒发热,但这不是不治之症呀!”

  赵岳枫沉默一阵,道:“我身上一个钱也没有,试问谁肯收留?”

  黄衣少女道:“没有钱算得什么,我这儿有,走吧,我陪你去……”

  赵岳枫道:“有钱也不行,人家见到我一个病人,没有亲朋留下照料,谁肯收

容借宿?”

  黄衣少女道:“赵兄不须操心,我怎会马上撒下你就走开?去吧,快找个地方

养病要紧!”

  于是赵岳枫爬起身,慢慢悠悠地走出谷去,黄衣少女紧贴着他一道走,偶然还

扶他一下。

  不久工夫,他们已到达那村落中,黄衣少女找到一人家肯腾出一间让赵岳枫歇

息。她又开了葯方,央人家去抓些葯来。

  她在房中替赵岳枫煎葯,赵岳枫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心中觉得既滑稽而又惭

愧。

  葯未煎好,两人闲聊起来,赵岳枫问道:“姑娘借地方之时,怎生说的?”

  黄衣少女道:“我说我们是兄妹关系,这会儿打算奔洛阳探亲,谁知你半路受

寒生病……”

  赵岳枫道:“他们就信了你?以我这副样子,人家怎么想法?”

  黄衣少女道:“我还告诉他们说,哥哥因为不久以前有位好友病故,所以发誓

一年不剃,才会变成这副样子,等会儿在人家面前,我们可得以兄妹称呼!”

  赵岳枫叹口气道:“亏你想得出这种理由,如果是我,一辈子也想不出来,那

么我喊你什么?就叫你二妹如何?但这样未免委屈姑娘了。”

  黄衣少女嫣然一笑,道:“大哥好说了,我也是无亲无故,现下有了一位大哥,

心中当真十分高兴。”

  他们谈了一些别的话之后,葯已煎好,黄衣少女倒在碗中,亲自吹凉了,端到

床前,赵岳枫过意不去,连忙欠起身子,忽然记起自己必须装得严重一点儿,赶快

又呻吟一声,道:“哎,我的头好晕……”

  她道:“你喝了这葯,盖上被子,出点汗就好啦!”

  赵岳枫可不能拒绝服葯,只好皱眉吞咽落肚,只苦得他毗牙咧嘴,甚是难受。

接着,又得盖上厚厚的棉被,闷热不堪。

  黄衣少女坐在窗下,闭目假寐。赵岳枫躺了一会儿,难过得直喘气,极像是真

病。到后来只好调元运息,这才渐渐没事。

  到了下午,黄衣少女问他饿不饿,赵岳枫苦笑摇摇头,心中却暗暗想此刻如果

杀一只羊给他吃的话,他一个人就足可包办,吃个精光不剩。

  这天晚上,黄衣少女就在椅上睡觉。赵岳枫半夜醒来,细想自己装病之举,虽

然可以把她暂时留住,但总不是长久之计,何况这样使得两人都同样痛苦,实在不

能再继续下去……

  想着想着,段段忆起那天在铁柱宫的情景。这一次三门四派的人全部死光,只

剩下他一个人。他在山中已不知耽误了多少时间,现在好不容易出山人世,必须尽

速驰赴各派报告噩耗,顺便遵照那些死去的高手们的公议,苦练各门派秘艺绝技,

待得融会贯通之后,便可找那群恶魔算账……

  这些心事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柱云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