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柱云旗》

第六章

作者:司马翎

  他穿过这道人墙之时,忽瞥见大部分的镖客们都神情严肃地抱拳相送,虽然都

无声,可见他们的表情形成了一片深沉的气氛,令他心中大大感动。

  这刻,他早就不似早先在饭馆中喝了一点儿酒那么冲动,是以深深谅解这干江

湖好汉实在是有心无力,加上家小之虑,所以无法不听命于阴凤崖铁柱宫。因此,

他也得深信有一日自己要用到这些镖客之时,他们定必会奋不顾身地去做。

  他一出了镖局大门,立刻施展迅快身法,向客店相反的方向奔去。走出十多丈

之后,便折转回来,果然见到有四五条人影散开追踪而去。他暗暗冷笑一声,藏匿

起身形,等其中一个错过去之后,反而暗暗跟住。

  大约过了一顿饭工夫,那数道人影教而复合,聚拢在一起似是商量些什么。

  赵岳枫沉住气,并不上前打草惊蛇,悄悄监视住这一干人的行动。

  只见他们商议了一阵之后,齐齐向东面奔去,赵岳枫紧紧追踪,不久工夫,那

一干人已奔人一座宅院之内。

  他赶紧迫了上去,越屋而入。但见此宅围墙特高,墙内房屋都坚牢高大,自然

浮动着一源森严气象。

  赵岳枫往昔浪迹江湖达数年之久,故此阅历丰富,入屋之后,先绕宅查看形势,

才深入宅内,运功凝神查听可疑声响。

  接着,他提气纵过一座屋脊,悄无声息地飘落一个跨院之内。上房之内灯光透

射出来,不但人影闪动,还有交谈之声。

  赵岳枫侧耳查听,起初这些人都在谈论陈林的伤势和臆测镖行中人如何处理贾

翊冯功尸体之事,中间还听到陈林呻吟之声。

  不久,这些人都停止谈论,只听陈林有气无力地道:“老李,去把信鸽准备一

下……”

  接着,他又吩咐别的人写信分别禀报铁柱宫总坛及邻近各省主坛,将赵岳枫形

貌等细节都写得详详细细,请各主坛戒备及留意。

  此外,尚有一封令赵岳枫较为注意的,乃是发给曾经见过而搏斗过的天煞文开

华。不过他没有听到这文开华刻下在什么地方。然而照道理推想,铁柱官方面如果

不是指天煞文开华专管这河南各舵的话,则此人必定是在附近,才会特别向他报告。

  他在黑暗中暗暗泛起冷笑,忖道:“这文开华长得白皙矮小,举止言谈都阴柔

得有如女子,实在令人感到讨厌。虽然当日他不知何故暗中指点自己说阴风崖下乃

是泥沼,但最后还是被他迫跌崖下。对于此人,真不知应以何种态度对付才好。”

不过他此刻却想到假如再度相逢交手,情形可就不知有何变化。也许自己突飞猛进

的功力及那奇奥绝他的生死擒拿十三手可以在举手之间把他制住。但或者以他那等

武功造诣,仍然难以得手。

  想到这一点,他不禁泛起与这天煞文开华再度交手的慾望。

  在忖想之时,他已悄然离开这座高大深宏的宅院,向客店奔去。

  一路上他仍然思索那天煞文开华之享,当然他深知如果与天煞文开华碰面的话,

势必被他认出,因而可能阻碍他赴三门四派学艺之举。

  到得客店,单水仙已经睡着,他把她喊了起来,简简单单地把经过扼要告诉她,

当然他奋战获胜。他又告诉她说:目前必须赶紧离开,免得对方查到行踪,调集大

队人马前来,那时不但前赴武当习艺之事受阻,甚至可能遭遇杀身之害。

  单水仙自是赞成速去,但她却担心赵岳枫的身体是否能够支持。

  赵岳枫道:“我纵然不能支持,也得尽速离开,此外尚有何法?”

  单水仙美眸一转,道:“依小妹意见,倒不如大哥你装做十分病重,小妹连夜

去替你抓葯煎煮,惊动了店家之后,等明日上午才雇一辆大车,弄一床被褥把你蒙

住抬上车去。”

  赵岳枫沉吟道:“此计诚然甚妙,可是还得冒险留在此地。”

  单水仙道:“大哥须得依小妹之计才好!”

  赵岳枫怕她看穿自己的伪病,只好答应了。当下约定再过半个更次,方始行动,

单水仙便先回房等候。

  赵岳枫趁机悄悄出店,奔到北门,果然见到两个人躲在黑暗之中,正是那信阳

运通镖局的黄凯和他的结盟兄弟何昆。

  他飘落两人身侧,毫无声息,把他们骇了一跳。黄凯看明白了是他,这才松了

一口气,介绍何昆上前相见。

  那何昆身材较为矮小,但神情间看起来深沉干练,动作迅捷。赵岳枫甚感满意,

道:“有累两位久候,实感不安!”

  黄凯何昆同声道:“大侠好说了,在下等承蒙大侠看得起,当真是三生有幸…

…”

  黄凯接着单独道:“适才我们兄弟两人已经立下决心,只要大侠不弃的话,不

管是天涯海角,龙潭虎穴,都要追随大侠,纵是粉身碎骨,也不后悔畏惧。”

  这黄凯何昆两人都是老江湖,不但不询问赵岳枫姓名来历,同时亦不询问其他

之事。

  赵岳枫道:“区区首先想晓得阴风崖铁柱宫目前在江湖上的势力分布详情,两

位可晓得么?”

  黄凯道:“根据各种消息迹象,那阴凤崖铁柱宫目前势力已经深入江湖之中,

说起来令人难以置信,在这短短的几个月期间,不但南北黑道全被控制,最近连镖

行也完全听铁柱宫之命行事。因此,镖行之中许多有骨气之士都纷纷脱离这一行。

听说铁柱宫马上就要向天下各门派及侠义道下手……”

  赵岳枫道:“这一着明眼人自然可以推测得到,还有一事,就是区区今日在数

十镖行中人面前露面,不知可有人认得我么?”

  黄凯道:“传说纷坛,多半是猜测之词……”

  何昆接口道:“有些人猜测大侠是冀甫大名府任家的人,有的猜测大侠是江北

异人百丈飞瀑袁永的门人弟子甚或是师兄弟,也有人猜测大侠是东海门商手银鳞刀

赵岳枫……”

  赵岳枫忖道:“这些江湖人眼力当真犀利,竟被他们猜中了。”

  但他神色丝毫不变,道:“两位心中的猜想是谁?”

  何昆沉声道:“猜大侠是冀南大名府任家中人的理由是大侠的神拿手法,世所

罕见,天下武林中只有任家擅长神拿手法,所以有此一猜。其次认为大侠乃是江北

异人百丈飞瀑袁康有极渊源之故,便是因听出大侠微带江北口音,而那百丈飞瀑袁

康自从近数年露面之后,武功高强,身世隐秘,无人知他住在何处,更不知他还有

何等亲近的人……”

  他话声一顿,接着道:“小可却猜大侠乃是东海门高手赵岳枫……”

  赵岳枫淡淡道:“道理何在?”

  何昆道:“虽然铁柱宫曾经宣布说三门四派的高手联袂赴铁柱宫,尽被杀死,

其中赫然有赵大侠的名字,但小可坚信三门四派不至于惨败至此,纵然受挫,也不

会全军覆没……”

  黄凯接口道:“何况大侠的形貌与传闻中的赵岳枫大侠,只少了一把银鳞刀而

已……”

  赵岳枫嗯了一声,寻思道:“这样说来,阴风崖铁柱宫之人一定也猜出是我,

势必会防备我到各派去召集高手再与他们一拼……”

  他一点儿也不担心自己的安全,却深恐铁柱宫得报后,立刻出动所有高手,倾

师毁灭各门派。如若他们得手的话,各门派名存实亡,武林永远被铁柱宫所控制万

劫不复,这才是真正可怕之事!

  他想了一阵,道:“两位猜得不错,区区正是东海门下赵岳枫。这一次我们三

门四派由武当白石道长碧玉牒召集同赴铁柱宫,谁知敌人实力之强,远出乎我们意

料之外,力拼之下,只剩下赵某一人,因跌落阴风崖下,幸而没死,才算是没有全

军覆没……”

  黄凯何昆二人万分注意地聆听这一段武林秘密,都不敢出言打岔。

  赵岳枫接着道:“现下我身负三门四派已死诸友重托,必须赶赴各门派,并且

必须赶在对头全力下手消灭各门派之前。因此,目下要靠两位鼎力相助才行……”

  黄凯何昆一齐肃然道:“赵大侠尽管吩咐,在下等决不辞汤火刀斧,无不遵命

……”

  赵岳枫道:“两位好说了,赵某要请两位设法延缓敌人发动进攻,争取时间,

使我得以先一步前赴各门派……”

  黄凯何昆都愣一下,面面相觑。黄凯道:“只怕小可两人力量微薄,有负大侠

重托……”

  赵岳枫叹口气,道:“我也晓得这个任务万分艰险,不易达成。但如果各门源

铁柱宫消灭的话,武林正振元气渐丧,永无恢复之日,那时整个天下永远沉沦在恶

魔手中,两位试想岂不可怕?”

  何昆奋然道:“只不知大侠吩咐之事,可有腹案对策没有?”

  赵岳枫道:“我这就奔武当,两位设法掩蔽我的行踪,放出种种谣言,使对头

以为是我下的手……”

  第一个任务还可以,第二个任务可就万分危险艰难。但黄何两人都不皱眉,只

默默忖想。

  赵岳枫道:“我此刻必须返店,就此与两位辞别……”他与两人施礼之后,转

身举步走开。但走了十多步,忽然又奔回来,道:“区区有一招擒拿手法,极是神

奇奥妙,可以败中取胜,死里逃生,现下时间无多,两位必须全神用心,牢牢记住。

还有就是以后两位散布谣言之际,可以把我当作大名府任家之人……”

  他想了一想,道:“两位可说我虽然不是任家家的子弟,但却是跟随任家数十

年前一位离家远走的前辈高手学艺,故此江湖无人识得,甚至任家神拿手法远不及

我的神妙……

  两人唯唯应了,赵岳枫立刻从十三手生死擒拿中选出一招,变化得更为简易。

这一招一共有三个变式,他逐式表演数遍之后,又详细指点其中精微变化要领。

  这时,他已耽误了不只半个更次,故此匆匆别过两人,急奔回店。

  回到店内房中,却发现单水仙已经坐在黑暗中等候着他。赵岳枫心中大感着忙,

方在筹思如何应付,单水仙已低声道:“大哥,你一点儿病也没有呀!”

  赵岳枫道:“二妹请勿生气,愚兄实有不得已的苦衷……”

  单水仙道:“大哥苦衷之一,便是怕小妹前赴铁柱官,对也不对?”

  赵岳枫再也无法隐瞒,暗中苦笑一下,道:“不错,此外愚兄也须要二妹帮忙

掩护,才能秘密抵达武当!”

  单水仙道:“小妹如果赴铁柱宫度化群凶的心愿不能达到,这一生一世都要怨

恨大哥……”

  赵岳枫叹口气,道:“二妹言重了,你叫愚兄怎生说好呢?”

  单水仙决然道:“小妹只等大哥平安到达武当之后,就回头奔赴阴风崖,希望

到时不要设法阻拦……”

  赵岳枫默然片刻,心中充满了敬佩和担忧之情。过了一阵,才道:“愚兄遵命

便是……”

  单水仙泛起笑容,娇艳无比,通:“那么大哥赶快装出病势甚重,大声呻吟。

小妹先回房去……”她袅娜地走出去,不再迟疑商量,似乎一经决定了的事,就永

远都不犹豫地去做。

  赵岳枫等了一会儿,便大声呻吟起来,不久工夫,单水仙持灯过来。故意弄出

声响。入房之后,就要赵岳枫躺在床上,盖住棉被,她再出去喊起伙计,嘱他抓葯

去。

  如此闹了好久,店中之人尽皆知道这对兄妹的不幸。等到天明,这些人见单水

仙美貌,自告奋勇替她办许多事情。

  赵岳枫装出沉沉睡熟,几乎到中午时分才醒来,单水仙雇了一辆马车来,这时

有个身量矮小,面容白皙清俊的年轻人经过店前,见到单水仙之后,便也停下来,

帮忙她雇到马车。单水仙求人把赵岳枫连人带被搬上马车时,那个瘦小俊秀的年轻

人自动出手帮忙。他的力气似乎比另十个彪形大汉还要大,两个人毫不费事地把赵

岳枫放入马车之内。单水仙满口道谢过了。使命车夫向南阳方向赶去。

  出了南门之后,单水仙无意中向后面一望,只见那个相貌溶俊的年轻男子骑着

一匹高大骏马,跟在车后两丈之处。

  她细细把这个秀美的年轻人抬打量了一番,忽然觉得他的动作中流露出娇柔之

态,倒像是个女子。正在看时,那人遥遥向她点头微笑。

  单水仙虽然不想和他打招呼,可是人家刚才帮忙过自己把赵岳枫搞上马车,如

果不理不睬,未免太过失札,当下也回报以微笑,可是神态间极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柱云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