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柱云旗》

第七章

作者:司马翎

  这个美丽的女孩子虽然是他义妹,彼此已可以互托心腹,但她的身世,仍然是

个大大的秘密,譬如她懂得好多江湖上及武林中的事,而她本人却似乎不懂武功,

偏又有天大的胆量毅力,要赴阴风崖魔宫度化群魔。她为何要这样做?也是个不可

解之迷。此外她身上带有许许多多的银子,似是用之不尽,这也是十分奇怪之事…

…”

  他想了好久,没有一点结果,于是闭目运功调息。

  大约到了三更过后,未到四更时分,远处传来一阵号声,使得赵岳枫霍然睁开

双眼。

  号声渐近,一听而知人数不少。赵岳枫留心查听着,忽然发觉那个姓周的大汉

鼾声停止,似是已被蹄声惊醒,但他竟没有起身,过了一阵,又发出响亮的鼾声。

  赵岳枫微微冷笑,眉宇间泛起一般杀气。

  过了半刻工夫,蹄声越来越近,但并不比早先响亮,一听而知这一群骑士都减

缓奔驰速度。

  转眼间七骑出现在路上,马上之人,个个劲装疾服,带着兵器。

  他们钮头向骡车打量,其中两个突然点起火把,顿时照得附近甚是明亮。

  姓周的爬起身,七骑之中有人沉声道:“骡车中的是什么人?”

  车把式道:“一位是姓赵的……”话刚说到这里,那七骑唿一声散开,接着一

阵掣出兵器之声,霎时闪动起一片刀光剑影。

  赵岳枫细细打量之下,已认出其中有两个以前见过,正是与文开华同行纵马掠

过的许多大汉中的两个。

  那七骑都举起刀剑一齐缓缓向骡车迫上来,赵岳枫剑眉一皱,暗暗调元运气,

提聚功力,准备出手应付。

  形势顿时变得十分紧张,那车把式不由得呆了,呆呆望着这七个凶悍的劲装大

汉。

  那七骑可不敢当真冲到车边,相隔还有寻丈,便齐齐勒住坐骑。

  过了片刻,其中一个黑衣大汉低哼一声,驱马上前,就在马背上伏腰伸臂,用

刀尖挑住车帘,缓缓掀开。

  赵岳枫双目闭起,头颅仰靠住背后座垫,呼吸甚是均匀,似是好梦方酣。

  那黑衣大汉凝看了一阵,其余六名劲装大汉因见没有一点响动,便纷纷摧马上

前。火炬照耀之下,只见车厢内两个美貌艳丽的女子,都熟睡未醒。

  黑衣大汉疾地掣回长刀,车帘垂下,把众人视线隔断。他环视众人一眼,突然

洪声一笑道:“咱们都白忙啦!”

  另一个劲装大汉吞一口唾沫,道:“好漂亮的妞儿,若不是严令在身,我一定

要跟她们攀点交情。”

  两支火炬突然熄灭,这一群凶悍的大汉在哈哈大笑声中,挥鞭弛去,转瞬间连

蹄声也消失在远处。

  赵岳枫长长嘘口气,暗暗窥看那个周姓大汉的动静,过了一会儿,便闭上眼睛。

  翌日清晨,开始赶路,那赶车的周姓大汉并不提起昨宵之事,赵岳枫心中甚感

疑惑,猜不透这个姓周的大汉到底与昨夜那些人有没有干系。

  到了崎岖山路,骡车颠簸得甚是剧烈,路程果然不好走,可见得这车把式昨夜

并不是危言恐吓。直到傍晚,才走完这七十余里的山路,到达邓县。

  一宿无话,次日再登车上路,单水仙在车中得意地对赵岳枫道:“大哥你瞧,

这个人找得还不错吧?现下几乎走了一半路程,看来不会出岔了。”

  赵岳枫道:“但愿如此,唉,愚兄纵然到达武当,学会武当无上心法,却还有

千山万水的路程,那时只怕比现在更加难行。”

  单水仙道:“大哥何必忧虑以后之事?小妹却认为大哥此次到了武当之后,最

快也得呆上三年二载之久才能下山,也许那时江湖已经清平,没有敌人拦截大哥。”

  赵岳枫剑眉一皱,心想她仍然不肯放弃初衷,依旧要赴阴风崖铁柱宫度化群魔,

假如她成功了,江湖自然清平无事。那时他这番列各门派学习秘艺心法之举却变成

白白辛苦一场了。

  关于她要赴魔宫之事赵岳枫尽量避免讨论,以免加强她的决心。他望住这位清

丽绝俗而又尚带着一点稚气天真的义妹,心中忽然泛涌起敬佩之情和无限怜爱。

  这一夜,他们居然赶到汉水岸的光化县。翌日清晨起来,上车到达河边。那姓

周的大汉道:“打这儿过河到谷城,水路有数十里之远。如果姑娘要加急赶到武当

山去,倒不如溯河上行,前面十里左右有个渡口,可以直放对岸,然后矽近路直赴

石花街……”

  单水仙望望赵岳枫,见他颔首,便道:“你的主意很好……”

  于是骡车沿着汉水向上游驰去,数里之后,四下甚是荒凉,又走了数里,简直

不见人烟。骡车突然停住,单水仙向河边望去,不见渡口,当下问道:“周大哥,

这儿怎的见不到船只?”

  周姓大汉蓦地发出一声狞笑,跳落地上,走到车门旁边,道:“那天晚上阴风

崖的人没有看上你们,我老周可是交了好运啦!”

  赵岳枫朗目中射出寒光杀气,却听那姓周的大汉接着道:“前面有许多比我更

凶恶的人等候着你们,我看我们还是不要往前走的好!”

  他的话连赵岳枫也听得糊涂起来,单水仙道:“那些恶人是谁?你到底有什么

打算?”

  周姓大汉道:“前面的人是什么来历我不便说,只要姑娘你肯嫁给我老周,你

家小姐便可无事,我老周一定想法把她送到武当。”

  单水仙怒啐一口,道:“真该死,我可没有看出你竟是这样的一个坏人!”

  河岸上游忽然传来数响清脆的玉馨之声,姓周的大汉面色微变,一手掀开车帘,

凶恶地道:“现在我再问你一句,你肯不肯嫁给我?”他的目光掠过赵岳枫面上,

似乎微微怔了一下,接着道:“你家小姐也长得挺美,可是我老周如果两个都要,

你们一定不肯顺从,没的落个两头落空……”

  赵岳枫这刻如果出手收拾这个面貌凶悍的老周,自是不费吹灰之力,但那阵玉

磐之声使他甚感诧异,当下暗暗用传声之法,向单水仙道:“二妹,你最好喊救命

……”

  单水仙毫不迟疑,立刻尖声叫喊起救命来,她的声音尖锐刺耳,传出老远。那

老周面色一变,打车底下掣出一把明晃晃的钢刀,厉声道:“闭嘴!”

  如是寻常女子,见了这把利刀,自然骇得不敢叫喊。但单水仙却不理会他的威

吓,扯足嗓子,又大喊几声救命。

  老周大怒地厉声喝叱,一面伸手去抓单水仙,单水仙迅快闪开,老周抓个空,

半边身躯己俯伸入车内,忽然间惨哼一声,身躯一震,就此倒下,半截身躯趴伏在

车门口。只见他背心上多了一支长箭。

  单水仙这时反倒骇得尖叫一声,双手掩面,不敢再看这人惨死之状。

  转眼工夫,右边高地上的树后有三骑疾驰下来,团团围住骡车,马上之人个个

面貌凶悍,身上带着兵器,其中之一手中还执着长弓,此时用那弓把老周的尸身挑

开,滚倒在地上。那大汉接着把车帘挑起,六道目光都向车内瞧看。

  赵岳枫也瞪眼打量这三骑,其中一个大汉哈哈笑道:“看,这妞儿胆子真不小,

人也长得挺美的……”另一个大汉接口道:“怪不得老周想背地来一手,敢情这两

个妞儿都长得真俊。”

  第三个大汉沉声道:“喂,姑娘们带了多少金银?听老周说你们自买骡车,身

上总得带上三五百银子呢!”

  单水仙怯怯道:“好汉们要银子的话,拿去便是,但不要难为我们。”

  那大汉诡笑一声,道:“好极了,现在把她们分成三份,银子算一份,她们两

人算两份,咱们弟兄来分。”

  赵岳枫已忍不住,正要出手,忽然右侧数丈远处传来一响磐声,甚是清脆悦耳。

他顿时按捺住心中怒气,暗忖这一响玉磐甚是怪异,不知是何来历?

  那三名凶悍大汉一齐转头望去,其中一个沉声道:“这声音透着有点古怪……”

话声未歇,河边的树丛后面已转出一条人影,却是个白髯齐胸的老道人,只见他身

上道袍甚是破旧,手中托着一个玉磐,缓缓向他的走来。

  这位老道人转眼便走到切近,只见他白发和白髯上都沾着尘土,身上也甚是污

垢肮脏,似是好久都没有沐浴和替换身上衣服。他离骡车四五尺左右处站走脚步,

向地上的尸首望了一望,抬头道:“你们干得好,一个人死了之后,便可解脱一切

烦恼痛苦……”

  那三个大汉本来显得甚是戒备紧张,听了这话之后,其中之一狂笑道:“原来

是个疯老道,我还以为是武当山下来的道士……”

  另一个大汉陡然掣出钢刀,狞声道:“他虽是个疯子,也得灭口才行……”说

时催马上前,扬刀疾向老道人所落。

  单水仙眼见刀光如雪,耀目生辉,直向老道人头顶劈落,不由得惊得哎地大叫

一声。

  老道人右手一抬,袍袖飘飘飞起,宛如他手臂上发出强烈劲风,所以把衣袖吹

起。那衣袖直向刀锋上迎,两人相隔尚有寻尺,只见钢刀一偏,斜斜向两尺外劈落,

这样自然劈个空。

  另外两名大汉没有看清楚是怎么口事,一见同伴钢刀落空,不约而同地催马上

来,一个掣出长剑,另一个就用手中长弓,迅猛向老道人刺劈抽扫。那个执刀大汉

此时也圈马转身二度所劈。

  老道人霜眉一耸,双手齐出,不知如何已拿住三般兵器。

  那三名大汉用力抢夺兵器,却纹风不动,这时才知不妙,待要弃械逃走。老道

人忽然一拉,三个大汉都一齐栽跌马下。这一手看似平常,其实却高妙绝伦,世所

罕见。

  老道人丢掉手中三件兵器,道:“都爬起来,贫道有话要问你们……”

  那三名壮汉躺在尘埃中,没有一个动弹或出声。单水仙跳落车去,弯腰一看,

起身骇然道:“我的天,他们全都死啦!”

  老道人怔一下,似是明白又似是迷乱地道:“唉,贫道又杀死人啦,怎的都死

在我眼前呢?”

  他看也不看单水仙一眼,打胸前取出玉磐,圈指一弹,发出一下清脆悦耳的响

声,接着举步就走。

  单水仙被他这种奇怪的举动以及绝高的武功骇得愣住,不敢拦他。老道人飘然

走去,大约定出五、六丈之远,蓦地微风飒然掠过,一个人落在他前面,正挡住去

路。这条人影落地现身,却是个身材高大,年轻貌美的少女。

  老道人停住脚步,目光迅快地掠过对方面上,立时移开,再也不转到她面上或

身上。

  单水仙远远见到,大吃一惊,急急奔去,叫道:“大哥,大哥,你千万不要惹

这位老道长……”

  老道人双目突然射出锐利明亮的光芒,向乔装女子的赵岳枫身后望去,似乎发

现了什么。赵岳枫禁不住回头一瞥,只见身后丈许之处,有一丛杂树,老道人的目

光正是对着这树丛。他心中一动,忖道:“这位老道长武功之高,乃我平生仅见。

他这般模样,必是有所发现无疑,我可不能轻易放过……”

  身随念动,双脚顿处,宛如一缕轻烟般飞过那树丛,突然见到树后有条人影,

危立不动。

  赵岳枫目光掠过那树后之人,登时心头大震,因此落地之时,险些站不住脚。

他目光四射,似乎已没有别人潜伏在侧,当下毫不迟疑,直向那人扑去,晃眼落在

那人面前五尺之处。

  只见那人年约六旬左右,面色焦黄,身穿淡青色布大褂,右手拿着一根通体金

黄色的长杖,一端拄地,另一端高达眉际,却是个金色的蛇头。

  赵岳枫当日在阴风崖魔宫见过此人,正是名列七煞之内的金蛇老人郑凯。因此

他一瞥之下,心头大震,怕只怕这个魔头忽然现身,乃是早已查出自己行踪,是以

阴风崖高手已经云集周围。

  那金蛇老人郑凯握住那支蛇杖,冷笑道:“姑娘好俊的轻功啊,高姓芳名可许

见示?”

  赵岳枫双眉一皱,迅速想道:“如果他认不出我,倒也罢了。却怕这厮老谋深

算,明明认出我是什么人,故意装傻,一方面可以吊住我的行踪,查明我此行目的,

另一方面勾来魔宫高手,以多为胜……”

  不过他此刻却没有把握一定可以杀死这魔头灭口,故此也不敢轻举妄动。假如

对方真的认不出他,大可以设法混过。一旦动手,就非得把这老魔头杀死不可!

  由于他首鼠两端,所以话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柱云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