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柱云旗》

第八章

作者:司马翎

  不久,他们早先站立之处已传来人声,有人大声道:“这儿有水渍,快在周围

细查,看看是否向荒野那边遁逃了?哼,这种疑兵之计谁看不出来……”

  过了一阵,岸上人声寂然,似是完全撤走。赵岳枫和单水仙都感到十分奇怪,

但因河中尚有船只巡查,所以仍然不言不动。

  又过了一会儿,有个粗壮的口音道:“敬禀宫主,左方并无丝毫可疑痕迹……”

紧接着又有人作同样报告,一连七八个人报告之后,只听一个娇脆的声音道:“那

就等等看河中五艘快艇截捞的情形如何……”

  赵岳枫听出那正是武阳公爱女武宫主的口音,不禁伸一伸舌头,压低声音告知

单水仙。并且告诉她说,这武宫主既然在此地出现,铁柱宫的高手势必也云集岸上,

如果让他们找到之后,绝难逃走……

  过了许久,江上出现五艘梭形快艇,疾逾奔马般向岸边驰来。

  岸上站着一大堆人,最前面一个宫装黄衣美女,眉目如画,长得甚是艳丽。在

她身后左右各站着一名佩剑俏婢。

  再后面站着一排五个装束各异之人,为首一人身穿儒服,相貌雅秀,正是铁柱

宫四奇之一的北奇玉轴书生。接着便是形貌丑恶,头发长及腰际的老妇,手持一柄

三股金叉,此妇正是四奇中的西奇太原乌魔娘。再就是身量矮小,面目娇美如女子

的文开华,由于南奇雪轮字文旷已死于少林冰峰禅师杖下,故此他已补上南奇之位。

  紧接着就是土煞七指翁江奎和地煞北邙幽灵滕圭。后者面色甚是苍白,左臂自

肘以下已经空无所有,乃是当日在阴风崖铁柱宫上被峨嵋高手凌霄道姑斩断。

  在这五名魔头之后,还有一排十余个凶悍劲装大汉,人人身上带着兵刃,杀气

腾腾。

  那五艘快艇刚刚驶近芦苇,武官主左边的侍脾已大声道:“宫主有令,五艇即

速分散严搜十丈周围的芦苇……”

  那五艘快艇上除了四名水子操桨之外,尚有一名身穿水靠的大汉站在船头,闻

言轰然应一声得令,倏然散开,每艇相隔两丈,向芦苇中驶人。

  岸上所有的目光都投注在这五艘快艇之上,只见芦苇东歪西倒,时时露出快逛。

  这一片芦苇能有多大,被这五艘穿入,细细搜寻之下,几乎连针也可以找到。

  但奇就奇在赵岳枫和单水仙虽然正好在他们搜索范围之内,却一直不露痕迹。

要知他们若然在芦苇内闪避,即使瞒得过艇上之人,也无法逃得过岸上一众黑道顶

尖高手的利眼。

  那五艘快艇严密地搜查好久,还不停止。武宫主面寒如冰,瞪大眼睛凝望住那

片芦苇。她不发命令,那五艘快艇哪敢停止,反而更加卖力。

  武宫主身后众人没有一个发出声音,好像都晓得武宫主心中烦恼,所以不敢开

口碰钉现丑。

  又过了好一会儿,武宫主缓缓抬头,仰望着天空,自语道:“本宫主不信他们

真有插翅的本事,哼,哼,今日非抓住他们不可……”

  文开华柔声道:“他们也许葬身在茫茫江水之中,宫主何须气恼。”武宫主摇

摇头,道:“不,他们绝非葬身清流之中,但我目下却一时想不出他们有何妙策,

居然能逃出我们的罗网……”

  那五艘快艇仍然在芦苇中穿来穿去, 武宫主凝目向天, 想了一阵,缓缓道:

“叫快艇靠岸待命……”

  一名侍婢立刻传出命令,眨眼间五艇靠岸,全无声息。

  武宫主道:“那个老道确实是神智失常了么?”

  最后那一排的领头大汉朗声道:“属下曾亲自赶到目击,绝不会错。”

  武宫主道:“你可看出他出身于哪一派?”

  那劲装大汉顿时呐呐道:“这个……这……属下不敢隐瞒,当时那老道一出手,

就震伤了四名弟兄,属下赶紧冲上,他却转身奔走,身法之快,属下万万追赶不上

……”

  武宫主晤了一声,道:“我看这老道一定是三门四派老一辈高手,他既然在此

地出现,可能就是武当的紫心道人了。”

  玉轴书生房仲接声道:“听说三门四派老一辈那几个曾经到宫中生事的高手,

事后全部隐遁,从未在江湖上出现过一次,有人传说他们都因被老山主绝世神功所

伤,故此人人返山后都急忙闭关自疗。也有传说他们均已死亡,亦有传说他们全部

失踪——”

  武宫主点头道:“这件事无须隐瞒,昔年他们虽是仗着人多势众,迫得家父自

闭二十年死关。但他们的的确确都被家父神功所伤,照理绝难有人生还……”

  她停歇一下,接着道:“前此家父二十年功行圆满出关,三门四派派出的高手,

并无一个老的在内,由此可以证明他们确实都受创甚深。”

  玉轴书生房仲道:“承蒙宫主赐告昔年秘闻,以启茅塞,属下感激不尽。”

  武宫主长袖一挥,道:“房香主不用客气。目下我们全部出动,分为六组,从

此处为起点,一直延伸到十里为限,只听我哨声一响,便一同向光化城严密搜索过

去,只要他们尚在这一片地面之内,不怕他们飞得上天……”她转眼望住快艇,又

道:“你们从水面仔细搜寻,顺流而下到光化县集合待命……”

  转眼之间,五艘快艇开走。岸上之人也分妥,纷纷出动,武宫主也动身赶往五

里当中之处,居中发号施令,在江边的一组,乃是文开华率领四名劲装大汉。

  这时芦苇中的赵岳枫及单水仙凝立不动,倾耳静听岸上的举动,他们连头都湿

透,此时还有水珠直向下流,一看而知他们都曾经潜入水中。

  文开华突然下令道:“汝等四人向东巡去,不可分散,以免力量单薄,被敌人

所乘。一听到本座哨声,便向光化方面搜去……”

  那四名劲装大汉躬身领命,接着疾奔而去。于是江边只剩下文开华一个人。

  他等了一阵,估计那四名手下业已去远。突然转面向着芦苇,微微一哂,道:

“你们躲在芦苇之中,以为我不晓得么?”

  单水仙娇躯轻轻一额,赵岳枫却用手指按住嘴chún,示意她不要做声。

  文开华接着又道:“刚才五艘快艇搜索时间虽久,寻常之人绝不能潜在水底如

此之久。但你们掐断芦苇,含在口中,一端透上水面换气,自然可以持久了。我可

没有猜错吧?”

  芦苇之内仍然一片静寂,没有一点声息。文开华耸耸肩,道:“你们怕中了我

诱敌之计,所以不敢回答,这也难怪你们。不过,那位武宫主也是机智绝伦的人,

这种计策只能瞒得一时,我敢担保她很决就会恍悟,迅速赶了回来,再下令搜寻。

你们尽可对我放心,即速向上游移动,大约十五丈左右的芦苇之内,我藏有一条小

船,你们在那边等到天黑,始可渡江……”

  赵岳枫望一望单水仙,只见她眼中露出相信的意思。当下忖道:“此人行事极

是奇特莫测,智计也高人一等,竟能猜出我们利用芦苇换气之汁,若果他不是有意

暗助,早先说了出来,我和二妹定难瞒过那些水面好手的摸索。况且他的话中有一

点可以采信,那就是武官主会想通马上就赶回来这一点。目下我必须当机立断,否

则赐误戌机,等到那武官主赶回来,再想逃走便来不及啦!”

  但他又生怕对方乃是故意发话诱骗自己,故此举棋不定,一时难下决心。

  只听文开华的声音又飘入耳中,他道:“你们不要多疑,须知我遣开手下,就

是为了方便你们逃走。唉,那武宫主快要来啦,要走得赶快一些。我老实告诉你们,

武宫主本来智谋绝世,算无遗策。但这一次似是因赵岳枫这名字使她心神分散,故

此早先才会失策于一时……你们快点走吧……”

  他那娇美如女子的声音之中,已透露出十分焦急之意。赵岳枫陡然把心一横,

忖道:“如果我们凡是被他所骗,至少我也能够奋力杀死这厮……”

  他伸手抱起单水仙,举步向上游走去,由于芦苇太密,所以他先向外面移去,

等出了芦苇,便沿着这芦苇向上游而去。

  芦苇一响,文开华面色微变,沉声道:“你们两人之中可有赵岳枫在内?”

  赵岳枫心中一凛,不知他这一问是什么意思。但他随即涌起满腔豪气,朗声道:

“不错,正是赵某……”

  文开华哼了一声,道:“你可曾带着单水仙姑娘?”

  赵岳枫道:“她也在此……”

  文开华沉默了一阵,缓缓道:“你们是什么关系?”

  赵岳枫朗声道:“她是赵某的妹子,赵某是她的大哥!虽是义结金兰,但她的

一切大事都得听我这个大哥做主!”他这样答法,乃是表示目下虽然陷身不利形势

之中,但如果文开华想动她的脑筋,他绝不肯答应。

  文开华缓缓道:“如此甚好,你们快走吧!”

  赵岳枫可真测不透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好在何处,但他不暇细问,赶紧向外

面移去。

  文开华双眉紧皱,抿住嘴chún,那种神志宛如一个绝色美女,满腔心事对着悠悠

河水,含绥自怜似的……

  赵岳枫抱住单水仙刚刚移到外面,忽然间听到一阵声音传入耳中,登时心头一

凛,凝身不动。

  那阵声音乃是一个女子的话声,道:“文香主可曾发现什么异状?”

  文开华本来面向大江,听到身后声音,身躯微微一震,口过头来,只见那位艳

如桃李,冷若冰霜的武宫主危立在他身后一丈之处。

  他摇一摇头,道:“属下并无发现可异之处!”

  武宫主道:“文香主在本宫诸位高手中,不但武功出众,智计更属第一以你的

看法,乘坐骡车的点子们竟是用何法脱身?”

  文开华眼珠连转,突然微微一笑,道:“宫主不但有此一问,况复亲身赶回,

莫非点子们尚在芦苇之中?但他们除非是水性超绝之上,否则焉能潜在水中如此长

久?”

  他的话声一顿,突然啊了一声,道:“属下明白了,唉,属下虽蒙宫主见誉推

许,但仍然低于宫主一筹!”

  武宫主那冰霜似的娇容之上,绽出一点笑意,道:“文香主不须过谦,我这番

话如果向别的人说,绝无一人悟得此意。”

  她接着道:“文香主可传令调回快艇。”文开华躬身应了,取出特制竹哨,吹

了三声,那竹哨之声宛如鬼哭,尖锐可怖,却传得极远,他停了一会儿,又连续吹

了三声。

  赵岳枫和单水仙都相顾失色,无计可施。目下别说有快艇回来搜查,即使是贴

着芦苇向前移动,岸上的武宫主虽然瞧看不见,但必能听到声音。因此,除非是两

个人一齐潜入水中,向上游泅去。然而人在水中潜泅,除非精通水性,方能保持身

躯沉在水中而不浮起,何况潜泅十余丈之远,更非换气多次不可。这种情形,比起

早先蹲伏水中大不相同,早先他们可以扯住芦苇根节,所以潜伏再久。也不致浮起

来。

  再有一个难题,那就是单水仙根本不会潜泅之术,纵然她能够一直闭住气,由

赵岳枫抱住向前游去,可是两个人加起来,浮力极大,赵岳枫绝无法在游动时一直

保持沉在水面之下。

  目下的情形看来已经无法逃脱,赵岳枫向单水仙苦笑一下,贴在她耳边低低道:

“二妹,我们可用早先之法,沉在水中。现在我先折下两根芦苇管备用,等到真的

藏身不住,你仍然不可现身,等愚兄放手跟他一拼。”

  单水仙本来毫不惧怕被敌人抓去,因为她原本就要到魔窟去。但她此刻深知道

赵岳枫为人绝不肯让她挺身出去,陷身于魔掌,如果那样做的话,徒然使他分心,

可能因此反胜为败。

  故此她并不坚持,转过来贴在他耳边道:“小妹遵从大哥之命,不过大哥要答

应小妹一件事,那就是你现身上岸之后,不可恋战,务必设法突围出去。小妹伏在

水底,谅敌人们不会再来搜索。”

  赵岳枫向她点点头,表示答应。接着轻轻叹口气,面上露出羞愧之容,似是自

惭身为兄长,却无力庇护一个义妹!

  文开华目注河边芦苇,眼珠连转,显然是大动脑筋。过了片刻,他忽然移到武

宫主身侧,低声道:“那五艘快艇不久就可奉命赶回,但属下却想在快艇到达之前,

设法使点子们白露形迹……”

  武宫主颔首道:“文香主神机妙算,向来高人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八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柱云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