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柱云旗》

第九章

作者:司马翎

  赵岳枫接着道:“此一任务固然艰难绝伦,似乎不是人力所能胜任,但在下一

想起当日种种惨状,五内热血沸腾,明知不易做到,也决意一试,成败利钝,非所

计及,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白沙道长扔掉手中长剑,击掌赞道:“赵兄壮志凌云,豪情激越,贫道钦佩无

限……”

  自霞道人似乎一点都不激动,缓缓道:“贫道却在想,如何敝师兄他们要推派

赵兄担此重任?再说这等事何等重大,赵兄可有什么凭据没有?”

  赵岳枫道:“在下当时也感到奇怪,因此曾经询问他们,他们都坚持要在下担

承此一重任,理由是在下最是年轻……”他的话声微微一顿,接着道:“至于凭据

一节,当时形势急迫,根本没有时间好好商量,哪有工夫将凭据交给在下?况且此

事必须极端秘密,不可让敌人推断出来,更加不便当着敌人将凭证交给在了!”

  白霞道人冷冷道:“赵兄虽是言之成理,无奈这事关系重大,即使是敝派掌门

师兄,也不能独作主张,将师门心法速然传授外人。”

  赵岳枫沉声道:“在下的话已经完全说明,贵派掌门如何决定,在下并不勉强,

再说此事乃是贵派白石道兄遗志,在下实在没有一丝一毫想乞求贵派绝艺之心,两

位若是允予通传,在下就在此恭候一会儿。如若不然,在下这就告辞离开便了!”

  白霞道人立刻道:“赵兄请等一等,贫道这就将赵兄的话,禀报掌门师兄!”

  他转身入观,白沙道人也跟了进去。单水仙低低道:“大哥,真想不到我们千

辛万苦才能到此地,却被武当派如此盛情接待。哼!我本以为那白霞道人不怀好意,

处处故意作梗,哪知还是他一口应承向掌门通传,小妹几乎错怪了好人。”

  赵岳枫微微一笑,道:“愚兄不管局势如何变化,仍然是抱定成败利钝,非所

计及的决定去做。也不妄猜两位武当派道兄是否有别的用心。”

  单水仙道:“大哥是君子胸襟,大侠怀抱,故不作多想。但世上人心叵测,却

不可不防!”

  这时,一阵步声传了出来,两人扬目一看,却是那高大的白沙道长一个人出现。

  白沙道长面色凝重,稽首道:“对不起,敝派掌门师兄目下身染恙疾,不能见

客。至于赵兄此行目的,敝掌门要贫道奉告赵兄说,只要赵兄能够学到少林门心法

绝艺,敝派绝不敢自珍薄技,还请赵兄有谅。”

  赵岳枫想不到竟是这么一个结果,不禁愣住,当下抱拳道:“在下此次未能踵

谒贵派掌门, 甚感遗憾, 就此告辞,后会有期……”他一转头望住单水仙,道:

“二妹,我们走吧!”

  两人向下山之路奔去,此时尚是早晨,朝阳才起,满山鸟语,甚是悦耳。

  走了一程,赵岳枫忽然怒嘿一声,放步向一株合抱粗的老树冲去,抡掌猛拍,

左右开弓,一连拍了十几下。

  那株老树剧烈摇颤,叶子纷纷脱落,洒满赵岳枫头上和身上。一阵山风吹过,

但听勒勒连响,只见这株叶盖亭亭的老树忽然倾侧下来。

  单水仙连忙奔上前去,柔声道:“大哥,现在你心中之气可曾消了?”

  赵岳枫本是面色铁青,这时长长透一口气,渐渐和缓下来,道:“唉,愚兄居

然做出这种可笑之事,真是惭愧得很!”

  单水仙道:“小妹深深觉得大哥极有修养,如果换了别人,早就冲入观去了!

目下你幸好自己把心中郁怒发泄出来,不然的话,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赵岳枫叹一口气,道:“想不到武当派会这般对待于我,现下我纵然赶赴少林,

看这情形,恐怕也没有什么用处。”

  单水仙一点也不跟他争辩,只是顺着他的口气,道:“大哥顾虑得极是。”

  赵岳枫道:“我也做得再在江湖上奔走求人,这就去找一处隐僻的藏身之所,

刻苦锻炼武功,日后再赴阴风崖去会那干魔头,胜败生死,都不管了!”

  他的话声停顿一下,接着又道:“可是愚兄此刻唯一的心事,就是放心不下二

妹你……”

  单水仙道:“大哥千万不用替小妹担心,你吩咐我怎样做,我就遵命去做。”

她明知赵岳枫最是担心她要到阴风崖去,所以放心不下。但她前赴阴风崖度化群魔

之志并无丝毫动摇改变,不过为了暂时减少赵岳枫心中的烦忧,所以如此说法。

  赵岳枫灰白的面上不觉泛起一丝笑容,道:“二妹如此当真肯听我这个大哥的

话,那就好办了。”

  单水仙存心要他轻松一点,道:“大哥准备怎生发落小妹?可不可以预先透露

消息?”

  赵岳枫笑道:“这有何不可?不过我还没有详细想妥就是了!大致上不外要替

你找个理想的人选,使你有了归宿,不要再在江湖上飘荡!”

  革水仙口中也不反对,道:“小妹自承也不知道理想人选是怎生模样,既然大

哥提起,小妹却有一点可以提供大哥参考……”她格格一笑,接着道:“那就是这

个人选必须像大哥这么潇洒英俊才行。”

  赵岳枫剑眉微皱,道:“二妹别开玩笑,你心中的意思却当真要坦白告诉愚兄,

免得找错了对象,使愚兄一辈子都遗憾后悔……”

  单水仙见他十分认真,不便再开玩笑,暗自忖道:“其实我刚才说的话毫不虚

伪,只不过世上恐怕已难找到一个像大哥你这么潇洒英俊的儿郎了!”口中却应道:

“那么待小妹想过之后,再告诉大哥吧!”

  赵岳枫点点头,道:“如此才是正理,我看还是先替你安排好一切之后,愚兄

再觅地苦修!”

  水仙道:“这个使不得,大哥你虽然因武当派的态度大感灰心,但焉知少林寺

不会竭诚助你,若果大哥以一概全,从此不去见其他门派,不但三门四派自此分裂

孤立,将来甚且或会引起一些无谓的误会和麻烦呢!”

  赵岳枫怔一征,道:“二妹这话有理,你看愚兄该怎办呢?”

  单水仙道:“依小妹愚见,大哥应即赴其余门派中任何一源,如若情形和武当

派一样,大哥才可以觅地隐修,独行其是!”

  赵岳枫沉思了一阵,道:“好,就是这样决定!不过愚兄深信少林寺的态度一

定与武当派差不多!”

  他振作起精神,环顾一下四周形势,接着道:“我们如果从正路下山,免不了

会碰见武当派的道士们,现在我不愿见到这些人,所以我想从后山离开,一来可以

避过他们,二来也教他们猜测不透我们的行踪去迹。”

  这武当山地域广阔,四周都是绵延山岭,层峰叠蟑,尽多隐秘通路。

  他们一前一后转到山后,穿行过许多谷岭树林,耳中忽然听到轰轰之声。单水

仙叫道:“大哥,那是瀑布,听起来似乎十分壮丽,我们去瞧一瞧可好?”

  赵岳枫停了下来,道:“那有什么不好,我们就瞧瞧去。”瀑布奔流之声从右

边传过来,他们循声走去。攀越过一片崎岖险峻的坡崖,只见一道峡谷就在转角之

处。那道峡谷底下深不可测,前面这条羊肠小径只有一尺宽阔,一面是陡峭石壁,

滑不留手,形势险恶异常。这条奇险小径大约有十丈左右那么长,弯弯曲曲,因此

无法见到尽头处的情形。

  峡谷的那一端,底下有道激流奔湍,一看而知这激流之水,亦是从那大瀑布而

来。可惜那巨大瀑布隐在峡谷尽头弯人之处,无法远观壮丽奇景。

  赵岳枫迟疑道,“二妹,你还要过去瞧那瀑布么?”

  单水仙笑道:“如果大哥不愿意的话,那就算了!”

  赵岳枫道:“这倒不是愚兄不愿,而是这条小径太过危险,万一失足的话,真

是千古之恨了!”

  单水仙道:“小妹的功夫虽然不能像大哥能够击敌防身,但用来走路却绰有余

裕,大哥用不着担心!”

  赵岳枫道:“纵是如此,你也得多加小心。可惜没有绳子可以互相系住。”

  单水仙嬉笑一声,举步向那小径奔去,口中叫道:“大哥请跟在后面,待小妹

领路。”

  赵岳枫连忙赶去,这时因见她已经踏上小径,恐怕多说话反而分散了她的心神,

便不敢再说。

  单水仙迅快向前奔去,在这么奇险惊人的小径上,仍然走得很快。赵岳枫十分

担心,连忙喊她走慢一点。峡谷中回声甚是响亮,只听赵岳枫的喊声从谷中传来,

连响数遍。

  单水仙似是觉得十分有趣,也尖声叫喊,并且开心地回头娇笑。这一来害得赵

岳枫更是担心,全神贯注着她的一举一动。

  这时她刚好走到转弯之处,也刚刚向赵岳枫笑完,回过头来看路。头转回来,

目光到处,只见一个浑身毛茸茸的巨大怪人就站在她身前,如果她不是刚好停住前

进之势,此刻非撞上这个巨大怪人身上不可,最可怕的还是那怪人忽地低头弯腰,

冲着她露牙咧嘴地狞笑,她这一惊非同小可,双脚一软,向后便倒……

  单水仙和平常女子没有太大区别,猝然受惊之下,口中尖叫一声,双膝一齐发

软,身子向后便倒。此刻如若是在平地上,最多跌上一下,没有什么了不起,可是

在这尺宽的小径之上,身子这一倒下,非滚落千仍谷底不可!

  后面的赵岳枫骇得出了一身冷汗。闪电般扑了上去,人未到掌力先发,掌心向

前虚虚一按,恰恰抵住她后倒之势。

  他接着已纵落她后面,伸手把她抱住,惊魂未定,赶紧向前面望去,瞧瞧是什

么事物使她这等惊骇!

  一看之下,不由得勃然大怒,敢情正是早先在观外戏弄单水仙的那头巨猿,此

刻犹自毗牙咧嘴,喉头发出低低的咆哮声。

  他深怕那巨猿猛扑过来时,先伤了单水仙,故此无暇出手,首先急退数步,单

臂运力,五指紧握单水仙胳臂,迅速提起抡到身后。

  这一来便变成赵岳枫在前,单水仙在后面的形势,那头巨猿在赵岳枫退时,也

移步上前。它的体积巨大,因此站在那条只有一尺宽度的仄径之上,倒有大半身躯

突出在路径之外,看上去甚是危险,只要身躯在石崖上碰一下,便会掉落谷底似的。

  它走到赵岳枫身前两尺左右处,方始停住前进之势。赵岳枫一只手反转到背后

扶住单水仙,腾出另一只手,运劲聚力,举到胸前。

  他发现单水仙余悸犹在,娇躯微微发抖,心中突然涌起怒火,厉叱一声,手掌

向前一按,发出一股内家真力,突向巨猿胸前击去。

  那巨猿咆哮一声,比薄扇还大的巨爪神出来疾向赵岳枫头顶抓落。

  赵岳枫大吃一惊,心想自己这一记掌力纵然击中巨猿,将它击落深谷,可是自

己的天灵盖势必也给这头巨猿的大爪抓裂。心念一转,掌势微抬,呼的一声,掌力

发处,已击中巨猿长臂。

  巨猿低吼一声,长臂震得荡起老高,庞大的身形也退了两步。

  赵岳枫厉声道:“赵某念你乃是通灵之物,故此不下煞手,你如果仍然挡住我

们去路,赵某就不得不施展毒手啦!”

  那头巨猿在仄径上蹦跳吼叫,却一点也不怕跌落深谷似的。

  赵岳枫见它神态凶猛狞恶,心想这等猛兽到底难通人性,再费chún舌也是没用。

  要知他肚中塞饱了武当派给他的气,因此对这头巨猿,自无好感,这时迅速回

顾单水仙,道:“二妹你站得稳么?”

  单水仙吸一口气,道:“可以是可以,但大哥你想干什么?可是要上前与那怪

物动手?”

  赵岳枫沉声道:“你且安心站稳,待愚兄上前把那巨猿赶走!一切有大哥在此,

你用不着害怕!”

  单水仙正要说话,赵岳枫已放开手,看她果然站得稳稳的,当下回头转向前追

去。单水仙这时可就不敢说话,生怕使得赵岳枫心神分散,反而送了性命。

  赵岳枫陡然迫到巨猿前面,一掌护身,一掌迎面劈去,口中大喝道:“孽畜还

不与我让开道路!”

  那巨猿厉啸一声,巨爪起处,其中一只巨爪施展卸字手法,化解赵岳枫掌劈之

势,另一爪则虚虚实实,攫抓赵岳枫头面,它的手法精妙异常,而且爪上风声锐烈,

大有击石成粉的威力。

  赵岳枫心头微凛,暗忖此猿敢情深诸武当心法,造诣甚深,并非寻常猛兽可比。

心念一转,决定使用奇险招数,速战速决。

  那巨猿招发连环,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九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柱云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