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道》

第十二章

作者:司马翎

她这个举动分明在试探风力及风向以决定射绳时所须的力道及发射时的位置。

莫家玉从她的举动中,看出她这一射之力,必定得拿捏得非常准确。由她的慎重态度,

莫家玉更深信岩崖之上,确是没有人在接应。

紫娟相度好位置之后,已缓缓举起她手中的特制小巧弓箭,指向上空。那条长绳的顶

端,并已穿扎在箭尾之处。

只听“铮”一声轻响,一支仅有五寸多长的金箭,带起一阵异乎寻常的巨大破空之声,

引着那条长绳,直向岩顶而去。

刹那之间,那金箭已飞向岩顶,而那条长绳正飘在崖壁之前。

紫娟回眸向莫家玉一笑,然后移步至长绳之前,握住绳子,试试它的拉力,看看是否已

牢固在崖上。

她连续狠狠拉了数下,那绳子显然已固定在崖岩之顶,换句话,是可以用来攀登揉升借

力之用。

莫家玉打断她的话,道:“还是由我先上……”

紫娟盈盈一笑,道:“你怕我会在崖顶弄手脚,是也不是?”

莫家玉道:“防人之心不可无,何况你我还在敌对之间,你要是趁我半渡之际,在岩上

将绳子砍断,我不是要大大吃亏?”

紫娟笑道:“那倒真是不能不防,不过你难道不怕崖顶早已经有人埋伏等待吗?”

莫家玉耸耸肩,道:“我要是有那么多的顾虑,此刻我就不会跟你来。不过我可以确

定,那岩崖之顶,根本没有人埋伏在那里。”

紫娟露出讶异,钦佩之色,道:“你的才智胆识,实在令人佩服……”

她这话确实由衷之言,但莫家玉却道:“岩顶虽则没人埋伏,但我这一趟上去,委实也

是件冒险的举动。”

紫娟微微沉吟,道:“你能不能坦白告诉我,你是不是与我家小姐有很深的交情?”

她突然冒出这个问题,当然有很深的用意,这个莫家玉不会不知道。因此莫家玉反问

道:“咱们现下的举止,与这问题有何关连?”

紫娟道:“当然有关系……”

她慾语又止,表情甚是无可奈何的样子。

莫家玉道:“我明白啦,假使我与杜剑娘没有很深的交情,我这一趟上去,必然会有危

险,对不对?”

紫娟道:“你明白就好……”

莫家玉道:“你为什么要先警告我?”

紫娟突然脖子一红,呐呐道:“我……我也不知道……”

莫家玉晒然一笑,改口问道:“那岩崖壁是不是可以通向秘府洞处?”

紫娟道:“没路可通的……不过是可以攀越至谷口的。”

莫家玉想了一想,道:“既是如此,杜剑娘绝不可能从这高崖上至岩顶,因为她的病势

甚重,是也不是?”

紫娟默默不语,是以未置可否,莫家玉又道:“那么,在岩崖上等待见我的人,一定另

有其人了?”

他停歇一会,又道:“但你何以要骗我?”

紫娟抗声道:“我没有骗你,我的确是奉了小姐之命,要将你截回的。”

莫家玉问道:“是杜剑娘亲口传的命令?”

紫娟道:“这……这不太紧要吧?”

莫家玉道:“怎么不紧要,你被人利用,怕要坏了杜剑娘的计划……”

他这句并非纯粹说来恐吓紫娟的,因为杜剑娘真伪难辨,还有一个杜剑娘等在大理城。

他为了找出真的杜剑娘,就必须分秒必争,否则误了良机,也就误了他找杜剑娘合作的大

事,岂不等于破坏了杜剑娘的计划。

紫娟当然不知道其缘由,但她一向忠于杜剑娘,自然不希望有破坏杜剑娘的计划之事发

生。因此经莫家玉这么一讲,神情便现出惴惴之色来。

莫家玉见状,道:“你此刻也用不着着急不安,只要将那传令之人讲出来,我相信可以

猜出这是怎么一会事的!”

紫娟对莫家玉的才智甚是欣赏,因此经他这么一说,便脱口道:“小姐确是未曾当面要

我截追你,是……”

她突然有些警觉,停口不语,神情充满疑忌。

莫家玉见状,不由得双手一摊,道:“你既然信不过我,不说也罢,反正我一上这高

崖,便可分晓……”

他话已说完,即大步越过紫娟,走到那长绳之前,伸手试一试拉力,便开始向上借力攀

登。

他的身手甚是矫健,不一会就爬到那岩壁之上,招手要紫娟上来。

紫娟一看到莫家玉,利用等待紫娟的时间,走到那绳子的末端,查看那绳子到底结牢在

什么物件之上。

他循绳走过去,很容易就发现那引领长绳飞升岩上的金箭,牢牢钉在一棵大树之上,同

时绳子也绕了数圈,紧紧扎住树干。

莫家玉走了过去,仔细打量那才仅五寸的特制金箭,发觉那金箭原来是三叉式,两边的

叉往下蜷勾,可以勾住树于,箭尾成柄状,柄上有小洞,并嵌了两片薄铁片。

他对这金箭的样式设计,发生了莫大兴趣,因此很用心地研究观察。

没有多久的时间,莫家玉已然看出那箭尾洞柄的作用,是要抵受空气,而嵌在中间的薄

铁片,则可使金箭转变方向。

换句话说,洞柄受空气之后,便靠薄片抵受之力,而使金箭在飞走之际,改变方向。

因为金箭系自岩下直射上来,若没有薄铁片承受空气以改变方向,势必无法飞向大树,

而缠绕住树身的。

这道理听来像似简单,但金箭的改变方向与否,并非仅凭那洞柄的薄铁便可决定的。

比方说,金箭发射之时,先由下至上依笔直方向飞至岩顶,然后再转换成左或右。而到

底须多高,须多远,才能恰在那时转向,绝非薄铁片可决定的。

像这种力道之准,全得靠射箭之人所发的力量及风向而定,否则绝难恰到好处。

由此可见,那紫娟是此道中之老手,才能将金箭如此完美地射至岩上,并使其转向飞绕

树身。

正当莫家玉暗暗赞叹之际,那紫娟亦已爬上了岩顶,且直到他的身旁。

她发现莫家玉正在端祥缠绕在大树的绳子之时,立刻说道:“你看出了什么没有?”

这话显然有意考考莫家玉的判断力,莫家玉道:“这金箭叫什么名堂?”

紫娟道:“叫金探子!”

莫家玉道:“金探子?名字倒很别致……是什么人设计的?”

紫娟似乎很乐意谈这件事,因此很快地道:“是我家小姐设计的!”

莫家玉讶然道:“真是杜剑娘设计的?”

紫娟不悦地道:“难道这事我也用得着诳你?”

莫家玉忙道:“我没说你骗人,我只是很觉意外而已?”

紫娟“哼”了一声,道:“你瞧不起我家小姐是不是?”

莫家玉觉得女人的小心眼实在好笑,道:“我怎敢瞧不起杜剑娘,她的确是个多才多艺

的女人。”

他心里确是有此看法,因此这话说了出来,诚诚恳恳,不由紫娟不信他是衷心在称赞杜

剑娘。

当下紫娟又放松了紧绷的娇脸,道:“我家姑娘会的事情可多啦!”

她说来恰似稚龄孩童,夸言赞美自己的父母,充满了无比的信念和深厚的情感,使得莫

家玉甚是感动。

于是莫家玉道:“你既是对你家小姐如此敬爱,你有没有想到过应该怎样去帮忙她的

事?”

紫娟微微一怔,道:“我应该如何去做,才算帮了小姐的忙?”

莫家玉沉吟一会,道:“这事不能由我说出来,否则你一定会误会我有意利用你对杜剑

娘的忠心.对也不对?”

紫娟想想也有道理,此时此地,如果莫家玉叫她应该如何做事,她未必肯相信。

莫家玉转了话题,道:“那金探子设计虽然若是巧妙,但假若不知使用之法,必然也无

法利用,对不对?”

紫娟道:“那当然,我家小姐是花费了一番心思,才将金探子设计及使用方法想完

成……”

莫家玉问道:“这么说,要使用金探子必定相当困难的了?”

紫娟一面收拾那缠绕在大树干的长绳,一面说道:“那也未必如此,说穿了也没有什么

难处。”

莫家玉“哦”了一声,心里想道:“我原以为要使用金探子必定相当困难,听紫娟这么

一提,可能有独门诀窍可资应用……”

他继续想道:“我本可利用金探子来试探出真假杜剑娘,可是据紫娟所言,此举未必可

靠。”

一则金探子之设计原理,虽然甚是深奥,但既经设计出,模仿实在不难。

二则杜剑娘既然已经将她的独门使用手法,传给了紫娟,可见懂得使用金探子的人,必

不仅仅几个人而已,说不定秘门中人人会用。

所以莫家玉便打消了利用金探子以难倒冒牌杜剑娘的念头;不过,他仍然存有希望。

比方说,那冒牌杜剑娘未必会注意金探子,如果她忽略这点,莫家玉仍然可以利用它来

试探的。

紫娟已经将长绳收拾好,并拔出插在树身上的金探子,站了起来,道:“咱们走吧!”

莫家玉道:“你到现在还相信杜剑娘就在这岩上等我?”

紫娟点点头,道:“我奉令如此做,小姐在不在岩上,那是她的事……”

莫家玉问道:“是谁转送这个命令给你的?”

紫娟道:“等一下你便知晓……”

莫家玉道:“你对这个人一定相当信任,对也不对?”

紫娟笑道:“那也未必见得!”

她生似不想再扯下去,而莫家玉却很想从她的口中多探听一些消息。

只是紫娟已然径自往前走,莫家玉也只得随后跟了过去。

两人绕过一片疏林,眼前现出一块面积不小的开阔地,甚是平坦。

走在后面的莫家玉突然说道:“你现在带我去会见的人,一定不是杜剑娘,是也不

是?”

紫娟闻言停止脚步,回首道:“是不是又有什么关系?反正我只奉命将你交给他,他自

然就会安排让你见到我家小姐的。”

莫家玉道:“我明白了啦……”

紫娟本已举步,闻言又停步转过头来,用充满讶异的眼光,看了莫家玉一眼,道:“你

明白了什么?”

莫家王道:“这人我一定见过他,是不?”

紫娟果然现出惊奇的表情,道:“你如何晓得是他?”

莫家玉笑笑,道:“因为秘门之中,除了杜剑娘之外,就只有这个人想见我……”

紫娟仍然不解,问道:“既是如此,你怎能分别出是我家小姐或是他指使我抓你回来

的?”

莫家玉道:“那很容易。一来你家小姐明明病势沉重,绝不会在见过我之后,又突然命

人抓我回去。何况如果她要我再回秘府的话,我是不会拒绝的,杜剑娘应该明白这个,所以

她绝不会强用。”

紫娟道:“那么,你是说,因为我和巫谟对你动手,你就断定不是出自我家小姐的主意

了?”

莫家玉点头道:“正是!”

紫娟道:“还有呢?”

莫家玉顿了一顿,才道:“再者杜剑娘也不是个反复无常,犹疑迟疑的女人!”

紫娟细细咀嚼他的看法,心中不禁大为佩服,她付道:“我与小姐自小在一起长大,服

侍她大半辈子,居然没能发现小姐的性格,实在惭愧之至。”

莫家玉不再说话,当先走进那块林中的开阔地,仰首四下略一巡视,嘴角含着冷笑。

此刻紫娟也已经走到他的身边,并发觉他那不经意的一抹冷笑,心中甚觉奇怪,不由得

露出讶异的眼光,盯着莫家玉。

莫家玉站在场地当中,道:“是不是鬼使命令你派人拦截我的?”

紫娟反问道:“你怎会知道?”

莫家玉指指场边的一片疏林,道:“这林中已然经过一番布置,而那手法正是鬼使的擅

长,我没猜错吧?”

紫娟此刻对莫家玉真是又敬又怕,她不得不承认莫家玉是她生平仅见,才华毕露的男

人。

她真不相信在这世间上有如此完美的男子,人品已够人心中暗许,而才智与胆识更是高

人一等,令人心折。

她不禁多看了对方一眼,只见他适才的那一抹冷笑,已然消逝,正在全神贯注地注视在

前面疏林。

莫家玉此时已可以肯定,那侍才傲物、目空一切的秘门鬼使,正是命令紫娟及巫谟等

人,在子午谷口截杀他的主谋。

但他实在猜不透鬼使此举,到底有何企图。

还有,他怎能轻易使紫娟受命于他,且相信他的命令是出自杜剑娘的授意?

莫家玉虽然明白此番重新进入这子午谷中壁岩之上,恐惧没法像上次那样好应付,但是

他仍然闯入了这龙潭虎穴,因为他隐隐觉得,在秘府中养病的杜剑娘,似乎还有许多话想告

诉他!

这是他主动随紫娟上到这壁岩的主要理由,再次他亟须知道秘府鬼使利用紫娟等人的举

动,到底抱何居心。

被一片疏林所围绕的开阔地,空荡荡的没有人迹,可是场中却充满一片肃穆逼人的沉

寂,连紫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