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道》

第十三章

作者:司马翎

只听一声声怒斥四起,莫家玉已成功地扑进树林之内,等于脱出了阵法之困。

此刻他只觉得凉风习习,人也清爽得多了,不比那阵内有令人窒息的感觉。

莫家玉长长吁了口气,略略环顾四下林木,景物分明,果然已逃离了荆棘子的阵法。

他心底暗呼一声侥幸,但嘴角却泛起得意的笑容。

不一会儿,树林四周现出了十数位束长发,着异服的壮汉,拥着荆棘子走到莫家玉的跟

前。

荆棘子脸色甚是难看,显然是因为莫家玉能够破阵之故,他冷冷地对莫家玉道:“尊驾

果真深藏不露,怪不得有胆量闯进这梵净山子午谷来……”

莫家玉忖道:“这老道已经动了肝火,既已放开了手,我实在也无须跟他客气。”

他口中答道:“西南秘门也只不过是个倚势欺人的门派而已,在下怎会没胆量进来!"

荆棘子脾气本来就很暴躁,闻言气得涨红了脸,咬牙道:“好小子!原来你存心不良,

有意跟本门作对,好,贫道今天非亲手杀了你不可!”

他声调甚是激动,两眼冒出怒火,显然准备要全力宰掉莫家玉。

莫家玉一面戒备,一面暗想道:“如果杜剑娘是指使荆棘子找来此地见她,此刻应该是

露脸的时候了……”

他猜得没错,就在荆棘子出手之刹那,那林中又传来一声娇喝,道:"且慢动手!”

随着这一声娇喝,离荆棘子背后不远处,走出了一名紫衣长裙的女子,她婀娜移步,步

履轻盈,姿势动人已极。

紫衣女子走到众人跟前,首先向荆棘子道:“仙长何必生那么大的气呢?”

她说话婉转悦耳,荆棘子原本怒气冲天的丑脸,立刻松懈,变得柔煦温和起来。

紫衣女子露出美齿,笑道:“仙长请站在一旁,由我来问问他!”

她指着莫家玉,荆棘子点点头,退了下去。

此刻莫家玉的位置,正好与那紫衣女子面对面,因此她的一举一动,莫家玉看得很清

楚。

只见她微蹩眉头,神情突然黯然,用一双美眸注视着莫家玉。

莫家玉看得心头大震,因为这紫衣女子无论表情、神态、脸庞,与其印象中的杜剑娘,

毫无二致。

莫家玉率先虽则已知道真假杜剑娘的事情,但她此刻实在已无法分辨出眼前这紫衣杜剑

娘,到底是在大理城内等他消息的那一位,或者是卧病秘府太清阁的那位。

如果说这紫衣杜剑娘是在太清阁中养病的那一位,但他却没有丝毫病容。

设若是大理城中等待他的那位杜剑娘,而她的神态,却与另一位完全相似,却使人分别

不出来。

莫家玉陷入这种扑朔迷离的局面之下,最急要的事,便是保持冷静的头脑。

是以,他巍然伫立,没有开口发话。

紫衣杜剑娘凝视莫家玉好一会,才道:“你发什么怔?看到我连招呼都给忘?"

莫家玉笑道:“在下确实不敢相认!”

他讲这句话的用意,无非是想套出紫衣女子的答话。

因为如果这紫衣女子是从大理找来此地的杜剑娘,她接下去必然会说:“怎么啦?你果

然见过那贱婢”之类的话。因为她是知道莫家玉来子午谷的目的,主要是会见那名可能假冒

杜剑娘的女子。

同样的,假使这紫衣女子,是莫家玉在太清阁见过的那病杜剑娘,她接下去的话,一定

会说些“是不是我病好得太突然”之类的话。

莫家玉静静等待紫衣女子的回答,可是她却缄口不语,垂下眼帘,沉思起来。

片刻之后,她突然叹了一口气,幽幽说道:“其实,我确实不应该让荆棘子他们拦截你

回来的……”

她顿了一顿,又徐徐道:“你很奇怪我这突然行动,对也不对?”

莫家玉心中大急,忖道:“她错会了我的意思,以为我那句不敢相认的话,是有意讽刺

她的,因此娓娓解释,这么一来我却无法从她的言语中,分清楚她是哪一位杜剑娘,这又如

何是好?”

这时,那紫衣女子又道:“你不想理我,对我来讲,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你信也

不信?”

莫家玉随口应道:“在下还没有听清楚姑娘之意。”

紫衣女子道:“你应该知道我一向独来独往,绝少求过人,因此你不认我这位朋友,我

毫不在意。”

莫家玉笑道:“原来姑娘气我没把你当成朋友。”

紫衣女突然大声道:“难道说咱们不能算是朋友?”

莫家玉知道她又误会了他的意思,忙道:“姑娘先别生气,在下这几天遭遇到许许多多

诡异的事,把在下的思路弄糊涂了……”

紫衣女子道:“有什么会使你迷惑的事?”

莫家玉微微一笑,道:“比方说,姑娘不惜动武派人拦截我,这事就使我深感不

解……”

紫衣女子道:“这事实不得已,因为我有很重要的事找你,又怕你不肯回来见我,所

以……”

莫家玉接口道:“所以你就派他们拦截在下了?是不是?”

紫衣女子微低螓首,道:“是的!”

她咬咬下chún,修地提高了声音,又道:“我还吩咐过荆棘子及鬼使,必要时不惜将你处

死!"

莫家玉露出惊异的眼光,道:“这么说,荆棘子刚才动手之时,已经动了杀念?”

紫衣女子道:“不错,甚至现在的你仍然还有生命危险!"

黄家玉忖道:“是啦,她这样做显然有杀我灭口之意,只是她有什么事怕我宣扬出

去?”

他俯首沉思,很快地便想到了答案,不过他还得拿话证实一下,当下说道:“姑娘为什

么突然改变了与我合作的念头?”

紫衣女子道:“事情靠人,还不如靠自己好,所以我没有理由再跟你合作,何况…"

莫家玉问道:“何况什么?”

紫衣女子道:“何况你这个人太精明,与你合作等于被你利用,我还是敬而远之的

好。”

莫家玉闻言哈哈大笑,道:“你怎不在大理城等我?”

他这话一出,那紫衣女子的眼睛睁得又圆又大,显然甚是吃惊诧异。

莫家玉不待她开口,又道:“很奇怪是不是?我没有把你当作秘府中的杜剑娘,你知道

是什么原因吗?”

紫衣杜剑娘道:“你的推测能力确实高人一等,不过我并不觉得意外。”

莫家玉道:“那么你刚才为什么露出吃惊的神色?”

杜剑娘道:“那是因为你的反应敏捷之故。我相信你一见到我的面时,心中便已有了计

较,对也不对?”

莫家玉道:“你错了,我直到刚刚才敢确定你是与我同来的杜剑娘。”

杜剑娘呸道:“杜剑娘就只有我一个,难道说你也把那贱婢当成我?”

莫家五道:"没有,这件事我不会就下定论的,但你也不必急急想杀我灭口!”

杜剑娘道:“我什么时候有杀你灭口的意思?”

莫家玉冷冷笑道:“你休想瞒我,如不是你有杀我灭口之意,刚才我还真不敢确定你就

是和我同来这子午谷的杜剑娘哩!"

杜剑娘讶道:“你凭什么说我要杀你灭口。”

莫家玉道:“因为只有你、我和陈公威三人知道世间上有两名杜剑娘。”

杜剑娘叱道:“虽是如此,也没有理由可证实我要杀你!”

莫家玉冷冷道:“你怕我插手这件事之后,可能阻碍了你的计划,引起了秘门的纷扰,

想想终不放心.所以生出杀我之意,我没猜错吧?”

杜剑娘道:“你别把我当成是个不会用心智的女子。”

莫家玉道:“就是因为你心思太过缜密,才会有杀我之意。”

杜剑娘道:“哼!你试想一下,我若是心思缜密的人,怎会有杀你灭口之举,可见得你

心中根本就当我是个愚蠢的女人!”

莫家玉道:“你不必尝试拿话来转移我的思路,哼!你千算万算,可惜没算到我活命的

机会!”

杜剑娘一时不语,好一会儿才道:“这么说,如果给你一条生路,此后你一定会因今日

之事,将我视为假冒的杜剑娘了?”

莫家玉道:“事情若是这么好下定论,现在我也就不必来见你了,是也不是?”

杜到娘欣然道:"难得你是个如此明理之人……”

莫家玉道:“首先别下定论,我虽然表示过不会将你派人追杀我这件事,与真假杜剑娘

之事扯在一起,但我也没有说过完全相信你是真牌杜剑娘的话。”

杜剑娘道:“只要你不把有人假冒我之事传扬出去就行了,你把我看成什么身份,我都

不会计较。”

莫家玉讶道:“这又是为什么?”

杜剑娘道:“事情很简单,我不须作来帮我证明身份,再者,我不愿秘府门人得知有人

假冒我之后,引起无谓的疑惧。”

莫家玉沉吟一会,道:“事情恐怕不会那么简单吧?”

杜剑娘怒道:“你凭什么要把事情弄复杂?”

莫家玉很快地回道:“如果你的想法与做法真是那么单纯的话,今天也就不会向我下手

的,所以我说事情不如你讲出来的那么简单,换句话说,你杀我之举,必然另有目的。”

杜剑娘道:“你很会用心思量,可是你这次猜错了,你信也不信?”

莫家玉看了她一眼,道:“果然我是猜错了,奇怪你居然已经打消了杀我灭口之念,这

是为什么?”

杜剑娘露出美齿,很得意地轻轻笑道:“这次我不说的话,你永远也猜不出来…”

她顿了一顿,又道:“怎么样?你答应不把有人假冒之事,宣扬出去吧?”

莫家玉忖道:“她不惜变脸截杀我,竟只是为了怕我将真假社剑娘之事让我说出去,这

事实在令人难信……”

他念头迅转,继续想道:"假设我相信她这话是真,那么她此刻又突然打消杀我之念

头,又是为了什么缘故?”

莫家玉一念及此,又抬眼凝视了杜剑娘好一会儿,确确实实看清楚了她的眼神,果然已

经没有先前那股骇人的杀意。

这么一来,莫家玉反觉得事情越来越迷离,一时难下心意。

此刻杜剑娘又出言道:“想不到连那天下第一总捕快神探陈公威都不放在眼内的莫家

玉,今日竟是被区区一件小事所难倒,宁非怪事?”

莫家玉毅然道:"你无须讽刺我,我一向所决定的事情,绝不会被他人三言两语左右

的……”

杜剑娘露出不以为然的笑容,道:“那么你何必迟疑不敢答应我的事情呢?”

莫家玉道:“我须得先考虑全盘的利害得失,才能答应。”

杜剑娘耸耸肩,道:“真是活见鬼,事情原来就不干你的事,对你本就无利害可言,你

又何必庸人自扰?”

莫家玉道:“诚然我大可不必理会有人假冒杜剑娘这件事,但此事显然陈公威是始作俑

者,就不能说全不关我……”

杜剑娘道:“好吧,你要狗拿耗子,我也无意阻止,现在可以告诉我,作答应不答应替

我隐瞒有人假冒我之事了吧?”

莫家玉道:“好,我答应你,不过陈公威要是先宣扬出来,我可不管!”

杜剑娘嗤笑道:“当然,你不必反复罗咦,谅陈公威那厮也不敢那么做。”

莫家玉道:“既是如此,我可以走了吧?”

杜剑娘想了一想,道:“可以,请吧!”

莫家玉推了他的宝剑,向杜剑娘抱拳示意,转身就要走出树林。

那紫衣杜剑娘突然又喊住他道:“莫家玉!你且停一停,我还有话告诉你。”

莫家玉停步旋身,道:“姑娘还有什么指教?”

杜剑娘轻吐了一口气,徐徐说道:“你凭良心告诉我一件事,好不好?”

莫家玉诧然问道:“什么事?”

杜剑娘道:“请你坦白告诉我,在你的印象中,我和那潜在秘府太清阁中的贱婢,谁才

是真正的杜剑娘?”

莫家玉反问道:“你叫住我就只为了问这句话?”

杜剑娘道:“当然不仅如此,不过你须得先把这个问题告诉我,我才会把另外的话讲出

来的。”

莫家玉显得无可奈何的样子,道:“你真的要我坦白讲?”

杜剑娘道:“当然,因为只有你在一日之间见过我们两位……”

莫家玉道:“既是如此,我便老实说出来!”

他停歇一下,杜剑娘又催道:“说呀!”

莫家玉道:“凭良心讲,我实在分不清楚孰真孰假?”

杜剑娘闻言并不显得惊异,道:“唉!陈公威那厮把这件事计划得这么缜密,看来要拆

穿那贱婢的身份,真是太难了!”

她的话甚有道理,因为连才智过人的莫家玉都表示没法分辨她们两人的真假,其他的人

则更无此能力的了。

就在这个时候,莫家玉突然打断了她的心思,道:“要是你听从我的话,按照我们原先

的计划去做,要分辨出你们两人的真假,并非是不可能的事,可借你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章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