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道》

第十四章

作者:司马翎

神差看到这一个景物,不由浑忘了危险,略一迟疑,便穿入那裂缝,走进石洞之内。

他才一步入石洞,便觉脚下柔软舒适,异于寻常,仔细一端详,却原来洞中铺满了厚厚

晶莹的白粉,洞中的光亮,也是那些晶莹细砂所发出的。

他一面啧啧称奇,一面往前继续走进去,大约毕直地走了二、三十步之后,耳中便传来

潺潺流水声,又前行十余步,左面便现出一座宽大的石室,石室内空无一物,而右前方就有

一处源头,潺潺水声,敢情就是从那里传来的。

神差在石室中绕了一圈,便步出室外,来到离石室远二十余步的那处水源之处。

但见一条宽约半丈的石沟,流淌了清澄的岩水,沿着石壁,自一头冒出,而至另一头消

失,打量那水沟,少说也有百数十步长。

那水源外尽头均看不出是自何处来,至何处去,更奇的是沟岸的岩石上,竟长满一地的

墨色小草,草长不及五寸,每株草全仅四叶而已。

神差在石洞内浏览一会儿,突觉口渴,遂就近捧那石泉喝了两大口,但觉甘美异常,但

泉水人腹之后,却引起腹内饥肠辘辘。

神差忖道:“待会我还得揉升百丈之崖顶,此时饥得发慌,却如何是好?”

他四处看看,也没有什么可供充饥的,遂信手拔了两株泉畔小草,细细咀嚼。

将那不知名的小草咬碎之后,神差只觉得口中生津,好吃已极,于是他又拨了三、五

株,一齐送人口中,吃将起来。

说也奇怪,神差就只吃了五、六株小草,不一会儿便觉饥饿全消,生出力气来。

他在石洞中大约停留了一个时辰之久,然后就又射出随身携带的金探子,轻而易举地藉

金探子带上崖顶的软索,安全地上了崖顶。

杜剑娘听完神差叙述之后,问道:“这事怎么全没听你提到过?”

神差道:“祖师一向严禁本门门人走近这醉心断崖来,属下如何敢说!”

杜剑娘道:“说得也是。既然那石洞中有甘泉可供饮用,藏个一年半载,谅必不会有问

题,只是食物和祖师每日配给我疗伤的葯物,要靠什么人传送?”

神差道:“可由紫娟姑娘每天送来!”

他话还未说,一直聆听不语的莫家玉,突然插口道:“阁下能不能将那小草形状,再描

述一下?”

这话显然是问神差的,因此神差遂依言将那小草的样子,描述一番。

莫家玉闻言之后,道:“可惜我未亲眼看它一下,否则我应该可以猜出那小草的来历

的。”

神差道:“要亲眼看它,又有何难,哪,这不是吗?”

原来神差已从怀中掏出一把干草来,那干草果然漆黑如墨,有一股沁人的芬芳,送入耳

鼻。

莫家玉仔细地端详那小草好一会儿,徐徐道:“汉朝东方朔所撰的‘海内十洲记’中,

记载流洲之上,生有神芝仙草,又有玉泉,高且千丈,出泉如酒,味甘,名为函醴泉。神差

在那石洞中所饮所吃的,极可能就是玉泉仙草之类的东西了!”

莫家玉微微沉吟之后,又道:“此外,汉代郭庆宝一本书叫‘别国洞冥记’,亦曾提到

一种叫吉云的草,这种草是东方朔发现的,种于九景山东,二千年开花一次,当时东方朔曾

刈来养马,马吃了就不觉得饥饿!”

神差道:“那么岩洞中的小草,可能是‘吉云草’了吧?”

莫家玉道:“是不是吉云草,仍有待证实,不过岩洞中的小草,是属于仙草之类的灵芝

草应是不错,倒可以让杜姑娘慢慢享用,说不定有更奇妙的收获哩!”

杜剑娘道:“算了吧!我才不稀罕什么仙草不仙草的,只要少在那岩洞中受一天罪,我

便心满意足了。”

两人说话间,神差已经钉好金探子,并相准下崖的方位,量好软索下垂的长度,告诉紫

娟道:“为了安全起见,我们须得将你和小姐的眼蒙住,那么你要找到那岩洞,就必须靠这

软索了!”

紫娟道:“你大概先算好从崖顶至崖腰岩洞口的距离,然后预留软索的长度,便不超出

洞口,亦不及洞口,对也不对?”

神差道:“正是如此,因此你背小姐下垂至索端之时,也就是正好抵达岩洞前空地上空

之时,你便可大胆放手下地!”

紫娟插口道:“万一依预留的长度和方位有一处不准确,我和小姐岂不要掉落至醉心崖

下了?”

神差道:“这点我已考虑再三,你大可放心绝不会失手的!”

紫娟道:“我总是不明白,你何以不放长软索,使我能直达洞口空地之上呢?”

神差道:“因为怕软索放长了,被风力荡开,落在空地前那巨岩之外,那么危险性岂不

更大?”

紫娟道:“嗯,这顾虑甚是,看来软索的长度仅能刚好够上空地上方而已,那么我在放

手之前,是不是可以先荡一下双脚,试探一下身子悬空的方位,是否在那巨岩之后?”

神差道:“正是要你这样做,你在放手之前,务必要先荡一下双脚,如果正面踢到巨

岩,那么就表示你的身子是在断崖石洞外,这时且慢放手!”

紫娟笑道:“这个我省得,我只能在确定巨岩在我背后之时,才能放手下地,是也不

是?”

神差道:“正是如此!”

紫娟道:“好吧!请准备送我们下崖吧。”

神差再度检查那软索及金探子的方位,然后将软索远远朝醉心崖抛下去,此刻紫娟及杜

剑娘,已在莫家玉的帮助之下,将眼睛蒙了起来。

紫娟背向醉心崖站好,将杜剑娘背了起来,两手握起软索,一步一步在神差指示之下,

朝醉心崖缘后退。

她小心翼翼地往醉心崖退了下去,很快地就没入崖外,神差和莫家玉两人,虽然心底上

很紧张,但却不敢过去探视她们两人下崖的情况。

差不多过了半个时辰,在崖上等候的莫家玉及神差,但觉风势渐渐加强,前面那片云涌

翻滚不已的云海,好像已渐渐朝醉心崖前漫撒过来。

看来强风来袭的时刻已将临,可是紫娟却仍然没有半点动静,连一向镇定不紊的莫家

玉,也暗暗担起心来。

大约又过了盏茶时刻,风势已渐渐强劲起来,莫家玉和神差两人,紧张地拿眼睛盯视那

软索垂崖之处。

此刻,风声已开始啤啸,风势加大,看看崖顶已无法再久待,神差用询问的目光看着莫

家玉,征询他是不是应该再等下去。

就在这个时候,莫家玉突然叫道:“那不是紫娟姑娘吗?”

神差循声望去,果然崖缘系索之处,冒出了紫娟散乱的发会及半个脸来。

接回紫捐之后,莫家玉问道:“姑娘何以耽误了那么久?”

紫娟微低臻首,低声答道:“我和小姐进入那石洞之后,一时被洞中景物所迷,因此陪

小姐四处浏览,忘了崖顶飓风将临之事!”

莫家玉打断她的话,道:“原来如此,杜姑娘大概已经安顿好了吧?”

紫娟原以为莫家玉会斥责她几句,没想到他却转了话题,困此露出感激的表情,道:

“小姐已经安顿好了,她似乎对石室还算满意,精神已没有先前的萎靡!”

莫家玉颔首道:“那就好了,此后你得像往常一样,取葯送食物到石室去,想来这上下

醉心崖之法,你已经有了把握了吧。”

紫娟道:“大概不会有问题,怕只怕小姐在石洞中受强风猛兽的袭击!”

神差道:“那石室外有巨岩,狂风大可不必担心!”

莫家玉道:“神差尊者之言必然不差,至于那连飞鸟都难到达崖腹石洞,想来不会有什

么猛兽才是,你大可放心!”

紫娟道:“既然如此,我自然会每日按时下崖侍候小姐!”

莫家王道:“那敢情好,还有一点,你家小姐不在太清阁之事,无论如何切不可透露给

任何人,这点千万要注意!”

紫娟点头道:“这事小姐已经吩咐过了,我自然已经记下了!”

莫家玉道:“既是如此,那么此间之事就全靠你一人之力了!”

紫娟点头答应下来,莫家玉遂又道:“那么咱们就此分手,我须得赶紧回宣城!”

神差道:“我陪阁下走一道!”

他举步之同时,又朝紫娟道:“姑娘下崖之前,务必先观察云海变化,免得再遭飓风袭

击!”

紫娟道:“知道啦!”

于是神差对莫家玉道:“小弟愿凭阁下吩咐,到宣城瞧瞧热闹!”

莫家玉拱手道:“求之不得!”

两人就地与紫娟分手,一前一后,运起了轻功,朝梵净山子午谷外而去。

宣城通往京师的官道上,这一日,密探云集,加上公服扈从捕快十步一岗,直抵十里之

外,并有快马往来奔驰巡逻,使人意味着,将有达官贵人过境。

卯时才过,自宣城放出了三乘软轿,轿子四周围着光彩夺目的布帘子,在十几个手执武

器的亲随护卫之下,很快地便穿过宣城宽大的街巷,走出城外官道。

那三乘软轿才折上官道不久,便有三匹快马,驮着三名身穿公服的捕快,向前迎接。

走在软轿之前的那名华服护卫,敢情就是刘宾的随身护卫李奉,另一名护卫刘杰三,则

走在人群的最后面。

李奉看到停在软轿之前的那三匹快马,立刻对当中那人道:“公威兄,此去都已安排好

了吧?”

陈公威在马背上欠欠身,道:“李大人放心,卑职已经安排好了,此去杏林渡口,绝不

会有人敢露面惊扰刘大人的!”

李奉道:“既是如此,我们还是上路吧!”

于是他挥一挥手,三乘软轿,及一群护卫,又继续前进。

陈公威和两名手下,也跟在那群人之后,走了过去。

大约走了三、五里路,天气渐渐燥热起来,于是一行人停停走走,到那杏林渡口,已经

差不多是未牌时刻了。

那杏林渡口是一处辐辏的港汉,市面还相当热闹,两条整齐平坦的石圳路,挤满熙来攘

往的人潮。

当那三乘软轿甫抵杏林渡口镇外,已有数名穿戴整齐的地方官在路旁恭迎,为首的那名

官吏,正是当地县令。

这名姓崔的县令,待那三乘软轿出现在眼前,即当先下拜,道:“卑职崔文夫参见大

人!”

只听软轿中传出宏亮的男人声音,道:“崔知县,这杏林渡口可是你的治下?”

崔文夫恭声道:“禀大人,这里正是卑职所辖!”

他正不知刘宾突然冒出那句问话的意思,刘宾已经又开口问道:“闻说贵治山明水秀,

不知有什么好玩的地方没有?”

崔文夫忙道:“有,有,县衙后正有一片杏花怒放,卑职已设下行馆,只不知大人肯不

肯赏光!”

刘宾道:“那敢情好!”

他旋即转换口气,对李奉道:“吩咐下去,咱们今晚就在这杏林渡口盘桓一夜,明早再

赶路不迟!”

李奉闻言道:“大人!现在才是未牌时刻,我们何不趁早再赶一程水路!”

刘宾在轿中透出不耐烦的口气,道:“你光知道赶路,赶路,何曾替我没想过?此刻虽

只未时,但本部已疲累不堪,不休息一会儿怎行?”

李奉还待分辨,陈公威已然开口道:“李大人,就听大入的吩咐吧?”

他说这话时,还一面向李奉奴嘴暗示。

李奉一向对神探陈公威的能耐,有绝对的信服,因此一看到他的暗示,遂不再多言。

于是三乘软轿,并一干人,就在那名崔姓县官派人接引之下,移驻杏林渡口镇旁的一处

宅院,停留休息。

李奉与刘杰三两人,依然在那栽满杏树的宅院,布下岗哨之后,看看天色还早,就相偕

到镇内找神探陈公威议事。

陈公威的临时指挥总部,就设在镇内的一家客栈之内,李奉和刘杰三找到他时,他正和

手下得力帮手林旭等人,坐在酒楼里,饮酒谈天。

李奉和刘杰三很容易地便找到了他,于是五、六个就坐在一处,边吃边谈。

李奉三杯酒下肚,不觉发起牢騒来,道:“这一趟奉派伺候刘大人,真是瞥了一肚子闷

气。”

陈公威笑笑不语,刘杰三却道:“李兄,怎好在这里生闷气!”

林旭哪有听不出他话中的意思,他不待陈公威吩咐,就站了起来,道:“两这大人请宽

饮几杯,属下还得查一查外围布岗值形,恕不作陪!”

刘杰三也不客气,道:“公事要紧,你且下去吧!”

林旭应声“是”,又向陈公威作礼告辞,偕另两名公人,离开了酒楼。

这么一来,座中就只剩下陈公威、李奉和刘杰三而已。

刘杰三看看没有其他人在座,呷了一口酒,道:“刘宾大人在宣城已经比预定时间,多

停留了六天之久,今天好不容易劝他动身回京,哪!才走到这杏林渡口,偏偏又下令咱们留

一宿再走,真不知他抱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