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道》

第十六章

作者:司马翎

林旭道:“没……没有啊?”

芸芸微微一笑,道:“你不必瞒我,如果今晚这宅院真是没有什么特别事故的话,李奉

和刘杰三两人怎会放弃每晚召妓饮酒作乐的例行节目?”

林旭被问得不知如何作答,默然想道:“这女子观察之力,确是高人一等,难道她的身

份,真是有问题?”

他想及她的身份问题,当下便生出警惕来,随口道:“小姐突然有此一问,必然是有什

么疑问在心头,只不知小姐肯否见告?”

芸芸道:“我只不过随口问问而已,今晚若是真有什么特别情况发生,你们应当全力防

范,万不可疏忽了义父的安全!”

林旭接口道:“这个小姐不必担心,刘大人寝室四周,卑职已安排有最能干的人手守

护。”

芸芸冷冷道:“这样便好!”

她的话声才落,宅院外突然射出一支火焰飞箭。

只见那火焰飞箭“嘶”一声,划过了漆黑的长空,令人触目心惊。

林旭仰望那蓝色火焰警箭一眼,脸色登时微微一变,匆匆对芸芸道:“东面已发现强

敌,卑职得赶快过去支援!”

他急急忙忙向芸芸施了一礼,拔腿就要赶过去,突听芸芸叫住他道:“林大人!你一见

火焰话示警,便急成那个样子,以这种镇定功夫,怎能担当指挥这宅院防务之重任?”

林旭被说得脸上一红,讪讪道:“卑职确是不够沉着镇定!”

芸芸笑道:“你知道便好,你这样急急就要往东面赶,难道不怕中了敌人声东击西之

计?”

林旭坦然道:“卑职确是没有想到这层……”

他的话还没说完,西边又冲出一支红色火焰飞箭。

芸芸指着那兀日在夜色燃烧的红色火焰,道:“哪!敌人果然有声东击西的企图!”

林旭颇现为难的表情,道:“卑职实在拿不定主意支援哪方面!”

他沉吟一会,又适:“要是陈大人在这里就好了!”

芸芸讶道:“陈大人此刻不在这宅院之中?”

林旭点点头,表示芸芸说得不错。

这回轮到芸芸沉吟起来,她忖道:“久闻陈公成才智武功均高人一等,看来今晚没有他

在,刘宾生命必然相当危急,我该怎么办?”

她念头飞快转动,又想道:“在刘宾身上的姦相通敌密件未取得之前,刘宾的生命绝不

可被人危害,更何况他待我的一片父女之情,我也有维护他的义务……这点,莫郎应会体谅

得到才对!”

她—念及此,当下对林旭道:“既是陈大人不在这宅院中,敌人入侵必然更无顾忌,以

你之见,若是陈大人在这种情况之下,他会有什么处置呢?”

真是一语点破梦中人,林旭被她这么一说,顿时醒悟。

于是林旭接口说道:“我明白啦!我们只要全力守住这宅院,不必去理会敌人的扰乱,

就可以用稳扎稳打的方式,阻挡敌人侵入宅院的企图,对也不对?”

芸芸笑道:“正是应该这样做,否则你们如果急躁轻进,不但实力无法集中,而且敌入

可以分路侵扰让你们疲于奔命,然后伺机下手,这么一来,义父不就相当危险了吗?”

林旭道:“多谢小姐指点,我这就去召集人手!”

芸芸挥手道:“事不宜迟,你赶快去安排!”

林旭匆匆告别,立刻将护卫精英,全数调集在宅院四周。

这么一来,宅院内外,突然静寂下来。

但那些捕快人马,个个都清楚,这份寂静必将延续不了多久。

过了大约半盏热茶功夫,宅院外的东面,突然传来两声凄厉的惨叫。

这两声凄厉的惨叫,在这寂静黑夜中传人人的耳膜,格外令人恐怖不忍。

守在刘宾寝室之前的林旭。祁致远及蔡通等人,一听那两声凄厉惨呼,便知道东南的暗

桩,已经被敌人挑破了两处。

林旭虽然痛心他那两名手下的丧命,但他在大敌当前之此刻,也不能不表现出镇静如恒

的气概来。

又过了半往香光景,南面也传来数声惨叫。

这几声惨叫,声音比前两声更清晰,显见敌人已更加逼近宅院而来。

黑夜又恢复片刻的宁静·‘…·。

之后,在刘宾寝室前方约三十丈之处,突然传来数声轻叱,接着又传来一阵兵器交接之

声。

林旭等人已知道敌人业已侵入宅院之内,当下撤出他的随身兵器钢钩。

以掌功成名江湖的流云手祁致远,则仍然空着双手,站在林旭之旁,但他的神色极为凝

重,显然他并未忽视人侵之敌的实力。

软皮蛇蔡通也全神戒备起来,看他紧握软皮长鞭的神态,也看得出他心情之紧张。

流云手祁致远及软皮蛇蔡通两人,成名江湖甚早,武功也各具一格,各有其独到之处,

连陈公威也甚推崇他们。

但是以他们在江湖上的地位,对今晚的场面,仍难免浮现紧张之色,可见得今晚之敌

势,已深深令他们两人震憾的了。

前面的金铁交鸣之声,很快地便停止不闻,只有几声呻吟,使人意会到守护宅院的捕

快,又有了死伤。

林旭等人的眼帘中,突然出现三、四条朦胧人影,在离他们五、六丈之处,便停了下

来。

这五、六丈的距离,虽在夜色之下,以林旭等人的目力,是没道理会看不出来人身影

的。

然而,事实上林旭等人,虽运集自力,想辨识那些人的面貌却仍无法做到。

林旭还没有想清楚这是怎么回事,来人已经发话道:“哪一个狗腿子是陈公威委派的负

责人?”

这人声音好冰冷,令林旭莫明其妙地打了一个寒战,道:“尊驾是哪一路朋友?夤夜来

此有什么事?”

那人又冷冰冰地道:“我们是什么来路,你等一会就晓得,我问你,刘宾那狗贼在不在

这里?”

林旭道:“你们找刘大人有什么事?”

那人大声道:“要他的狗命!”

林旭突然被他这句话勾起满腔怒火,冷笑一声道:“原来你们是一批刺客,好,有什么

真才实学使出来让本人见识见识,否则你们休想见到刘大人的面!”

那人突然笑道:“要收拾你们这些狗腿子,易如反掌,来来来,本座在此候教,哪一个

要送死就过来!”

林旭恨火暴涨,提着单钢钩大步向前走了过去。

当他走了五、六步之后,倏地煞住去势,停步寻思道:“这些人来势汹汹,怎么这回反

而好像不愿先出手的样子?这里边必定有文章。”

他心中一生警觉,便没有再继续前进。

可是令他疑惑的是,此刻对方的人数的身形,还是没法再看清楚。

林旭仔细一推想,突地悟出道理来。

他认为那人必定是用某种手段,将他们的身形,化成朦胧一片,因而令人没法辨识。

那么这会是什么手段?

林旭当然不会真信人世间有什么鬼怪神仙,可以作法施术。

因此他很快地便放弃那些迷信的想祛,专心一致地在江湖宗派的武功特长上去推想。

他只花了不到半往香的时间,便想到西南秘门的阵法这一门功夫之上。

现在,林旭已可确定,四、五丈远的那批敌人,一定是在某种奇门阵法掩护之下。

他一念及此,蓦地惊出一身冷汗来,忖道:“幸亏适才我没有贸然冲过去,否则此刻我

怕已陷身在奇门阵法之中了。”

这回,林旭当然也想通了那些人,何以要他先出手的原因。

林旭摸通了敌人的居心之后,真恨不得拿钢构将那批人碎尸万段。

然而他没有这样做,他知道如果他自己冲动起来,上前动手的话,决计讨不了好处。

因此他立刻平复腹中怒火,并使头脑冷静下来。

正当他在筹思对策之时,先前说话的那敌人又冷冷道:“怎么啦?你这狗腿子害怕了?

怎不敢过来呀?”

林旭没有理会他的冷言讽语,默然想道:“此刻我如果不发一言地往回路走,那些人一

定会对我生出高深莫测的感觉,我何不试试看?”

他想完就做,当下一言不发,回过身来,又走回祁致远及察通等人之旁。

当林旭站好之后,祁致远和蔡通两人均露出讶异不解的眼色。

林旭对他们两人的表情深感满意。

因为既然祁致远和蔡通两人都会对他的举动感到讶异,那么那批敌人,必然会更加高深

莫测。

林旭深信他的攻心战术,业已生出作用来。

这时那批来路不明的敌人,果然没有人再发话,由此可见,那些人必定已决定要用其他

的方法,来对付林旭。

林旭好整以暇地思索着敌人的下一举动,也确是不急着和敌人拼个你死我活。

这并不是因为林旭胆怯或没把握之故,林旭宁愿耗下去的原因,实在是为了等陈公威回

来。

不过,他对这种双方僵持不动手的局面,并没有抱着太大的希望。

换句话说,他深信敌入绝不会容许他继续耗下去。

果然他的猜测一点也没错,前面的敌人已采取主动攻势了。

但见他们分成三角包抄之势,缓缓向林旭等人走了过来。

这回林旭他们已经可以看清那些敌人的数目及约略面貌。

他们人分成三批,左右各有三个人,中间则有二人,一共是八个人。

这些人除中间的二人外,其余六个人均束长发,被单襟皮衣,赤足短裤,装饰与中土显

然不同。

林旭看得直皱眉头,他向祁致远及蔡通两人打了一个招呼,同时用暗号通知了埋伏在四

周的手下。

当他的暗号甫一发出,便有数名捕决,飞快地冲进敌人的前进阵势。

那数名扬快身手均极不凡,想来是经过一番挑选的。

可是当他们才与敌人接触,只不过一个照面光景,便就惨呼连连,已伤亡大半。

林旭忙发出撤退信号,但那批打头阵的捕快,不待他暗号发出,不旋踵已经一个不留。

林旭心下大为后悔,他知道这批手下丧命之原因,全由于对敌情判断之不明。

他同时发觉,当他的手下与敌人交接之际,似乎均显得呆滞不前,好像是送上去任人宰

割似的。

这个发现对林旭相当重要,这时他已可肯定敌人虽在进退之中,但他们仍然摆出另一种

奇门阵势。

林旭心下大大提高警觉,可是当那批敌人逼进至二丈米远之时,他仍然想不出对付他们

的方法来。

就在这个紧要关头,流云手祁致远突然暴喝一声,当先冲入敌阵。

祁致远武功果然了得,当他冲入敌阵之时,只见敌人前进之势一滞,阵式似乎没有先前

的严密。

林旭见状大喜,他不想错过这个可能冲散敌人阵式的机会,忙招呼蔡通一声,相偕维邓

致远之后,也冲进了敌阵。

可是当他一进入敌阵之后,才发觉自己已经上了大当。

林旭进入敌阵之后,立刻发觉从四面八方涌来一股森严的杀气,同时敌人的身形,也变

成朦胧幻影,令人摸不清楚他们所站的方位。

林旭既有这样的感觉,祁致远与蔡通两人岂会有例外之理?

此刻林旭才想通刚才邓致远首先冲入敌阵之际,敌阵呈现松懈之原因,原来是他们故意

显露出来的。

敌人之所以这样的原因,当然是有意让林旭呼蔡通两人会错了意,好叫他俩入阵。

林旭等三人此刻果然明白了敌人诱他们人壳的用意,无非是想尽速解决他们,但此刻人

已陷在敌人的奇门阵法之中,也只能徒呼负命而已。

这时外围敌阵,已经又起了变化。

林旭和他两位伙伴,只觉得阵势之中,涌起一片紫气。

这股紫雾,不仅将敌人身形化幻成如真若假,同时也使林旭他们三人之间,无法互相倚

持联系。

林旭当机立断,迅速主动和祁致远及蔡通两人聚在一起,并且互相以背靠背,排成三面

警戒之势。

当他们三人站好成三面警戒之势后,却不见了敌人进一步的动静。

这种僵持的态势,大约有一盏热茶之久。

林旭突然暗呼一声“糟”,对祁致远和蔡通两人道:“两位前辈,只不知你们有没有感

觉到这样子耗下去,对我们将大大不利?”

蔡通道:“这回我们不能再耗下去,要不然刘大人那边,怕要生出意外!”

林旭道:“前辈说得是,这些人想用这鬼蜮伎俩围住我们,以削弱我们守护刘大人的实

力,我敢打赌,他们的伙伴此刻必已侵入刘大人的寝室了!”

一向不爱说话的祁致远也道:“那我们就冲呀!”

林旭阻止他道:“且慢,刘大人有刘杰三和李奉两人,带同二十名大内高手守护着,谅

必可以支持一段时间!”

蔡通插嘴道:“那我们也不能这样耗下去呀?”

林旭道:“那是当然的,我的意思是说,既然刘大人那边暂时可以暂时无虑,我们何不

在这里多用点心思,想出脱阵的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六章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