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道》

第十七章

作者:司马翎

祁致远和蔡通这两名陈公威约来的江湖人物,早就看不惯刘杰三和李奉的官架子,此刻

又在气头上,哪容刘杰三撒野。

祁致远首先摇头应道:“找谁算帐都是一样,反正今晚咱们都逃不了护卫不周之咎。”

刘杰三道:“哼!若不是你们临阵退却,大局岂会如此糟!”

祁致远怒声叱道:“放你的狗屈!我们几时退却了?”

刘杰三振振有词地道:“那么刚才那一阵子,你们几个人躲到哪里去了?”

祁致远一时无法将被困的详细情报说明白,因此被刘杰三这一法问,结巴巴地不知从何

说起。

刘杰三以为邓致远无词以辩,正要多说几句出出心中的闷气,受伤的李奉却已道:“刘

大人,咱们不能误会他们……”

他说话的声音甚是软弱,显然伤势不轻。

但他的这句话,却及时化除了祁致远和蔡通两人的怨气。

只听李奉又道:“今晚秘门有备而来,他们不仅将我们的实力打听得一清二楚,而且战

略无懈可击……”

他喘了一口气,又道:“这局面即使是陈大人在场,也不一定能应付得了的……”

他这一番话说得众人原有的内疚及惭愧,消逝了一大半。

事实上,李奉的话绝非自己安慰自己之言,是以众人听在耳中,才有释然之感。

祁致远接口道:“等大人之言甚是,其实本人和蔡兄及林兄弟三人,一直都在宅院应付

敌人,只是……只是……”

他说了半天“只是”,就是不好意思说下去。

倒是蔡通干脆,他接着道:“不幸本人和祁兄及林旭三人,被一种奇门阵法,困了半天

之久,到刚刚才因敌人撤走之故,脱了出来。”

李奉道:“唉!我们几个人今晚算是栽了个大跟斗,此仇不报,以后也别想再混下去

了!”

他这一声叹气,一下子感染了在场的人。

只有林旭还痴痴地仰天长视,像是正在思索一项问题。

大约顿饭工夫,林旭突然道:“只不知诸位有没有急于补救今晚失败的想法?”

李奉已将伤势包扎妥当,看来精神好了许多,他讶然问林旭道:“你这话是什么意

思?”

林旭道:“如果诸位有兴趣陪卑职一行,说不定有截回刘大人的可能。”刘杰三道:

“你这不是做梦?刚才我们几个人都没法挡得住人家掳人,现下我们又凭什么能截回刘大人

来?”

林旭道:“卑职总觉得这一路追蹑下去,就算无力截回刘大人,但至少可以缠住秘门的

人,使陈大人能及时赶来处理!”

祁致远问道:“就算如你之言去做,可是我们该往哪个方向追才对呀?

总不能东西南北乱追一通吧?”

林旭道:“当然卑职心中已有了目标,才会想出动拦截秘门人物的点子。”

他这一说果然引起大家的兴趣来。

刘杰三首先问道:“你且说出你的主意?”

林旭道:“记得陈大人出动侦查河上那艘双桅木船之前,曾经吩咐手下,布置快船在河

的下游伺机,显然他已算准敌人撤退的路线,必定是沿河的下游而去。”

在场请人对陈公威的才智,均有根深蒂固的信服,因此林旭提出陈公威上述的安排,大

家虽不明就里,但却没有人提出质问。

于是林旭又继续道:“是以,卑职以为,如果陈大人侦查过那双桅木船之后,必定会赶

到那下游地方,以防敌人从我们这里得手撤退!”

这回李奉却忍不住打断他的话,道:“陈大入侦查过那双桅木船之后,理应赶回向我们

这里支援才对呀,你怎会猜测他将前往下游防敌撤退?若是陈大人如此做,岂非反其道而

行,不通之至?”

林旭道:“陈大人若是如此做,当然有他的理由,而且一点也不违背原则!”

他口中之言,好像陈公威已经将他的主意告诉过他一样。

李奉等人当然明白林旭此刻只是在推测陈公威行事的意图而已,因此李奉不得不再问

道:“哦?你说说看,陈大人何以不赶回此处,而非在河的下游守株待兔不可?”

林旭道:“这问题极其简单,因为陈大人在侦查那股循木船之时,必然遭遇到棘手的敌

人,使他耽误了侦查行动,而在侦查过后,陈大人知道已来不及赶回咱们这里支援,当然只

好退而守住下游河面了!”

他话才说了一半,众人已听出了道理,刘杰三首先附合他道:“对极了,我们此刻赶到

下游河岸,必定还来得及助陈大人一臂之力,追查那批秘门人物,截救刘大人和芸芸小

姐!”

这个希望今大家兴奋不已。

当下由林旭重新调集人手,分配任务。

于是一大批捕快及护卫,包括李奉在内,又复浩浩荡荡地出动。

此刻已近亥时,河岸一带已然静悄悄的。

杜剑娘领着西南秘门的人手,押着刘宾和芸芸,迅速地往河的下游移动。

河面上已看不见黄昏时分出现的那艘双桅木船,一切都显得静悄悄。

杜剑娘等一干人,很快地便来到河下游一处河岸,她凝视河面一限,长长吁了一口气,

像是自言自语道:“竹林院的接应如是没有耽误的话,今晚我们的行动,算是成功了一大半

了……”

她话声甫落,身后不远处却传来一声熟悉的轻咳。

杜剑娘循声望了过去,只见在膝陇夜色中,缓步走出陈公威来。

她长眉微蹩,诧异地望着徐徐走到面前的陈公威,显然对陈公威的突然出现深为意外。

陈公威负手仁立在杜剑娘之前,含着诧异的笑容,首先开口道:“你是杜剑娘?”

杜剑娘道:“我不是杜剑娘,又会是谁?”

陈公威凝视地好一会,才道:“你们已经找到了刘大人罗?”

社剑娘叱道:“笑话,凭我们的人手来安排,捉个刘宾又何难之有!”

她指着被押在后头的刘宾和薛芸芸,道:“哪,那不就是刘宾那姦贼!”陈公威循着她

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看到了刘宾和薛芸芸,当下心情振奋了不少。

可是杜剑娘在夜色中,却没发现陈公威突然振奋的神色,否则她一定会大感疑惑不解

的。

这也难怪陈公威在发现刘宾被押之后,已然觉得西南秘门的声势,绝非留守的林旭他们

可以抵御的。

换句话说,陈公威一碰上撤退的杜剑娘等人,心中便凉了半截,一直担心着刘宾的生

死。

如今他看到刘宾还活生生地被押在那里,当然要振奋不已。虽则人落在人家的手里,可

是起码还是活人!只要人还活着,就表示还有搭救的机会。陈公威担负着刘宾的安危之责,

此刻刘宾既还活命,他自然要兴奋的。

可惜杜剑娘没有发觉陈公威的兴奋神色,要不然当可意会陈公威此时的感受。

陈公威故意不去注意刘宾,仅轻轻扫了一眼,便将目光收回,对社剑娘道:“你万料不

到,我还有机会活生生地站在你面前,对也不对?”

杜剑娘浅浅一笑,道:“你虽则逃过八卦刀阵,相信也付出了相当的代价,是不是?”

陈公威哈哈一笑,道:“动武打斗,总不免有死伤,我的两名得力助手死在八卦刀阵之

中,也不是什么大惊小怪之事,代价虽高,但他们因公殉职,却也值得!”

杜剑娘嗤声道:“我要是能说出你能够逃出八卦刀阵之原因,你就会后悔你刚才之言,

你信也不信?”

陈公威露出不信的神情,道:“当时你又不在场,你能说出什么来?”

社剑娘冷冷道:“我且问你,你是不是同你的那两名手下,一齐陷在八卦刀阵之中

的?”

陈公威虽不明她这一问的用意,却仍据实道:“是的,这又如何?”

杜创娘道:“那么,你一定是从刀阵的东北角突围而出的?”

陈公感想了一想,也据实道:“不错!”

杜剑娘道:“这就是啦!”

她想了一下,又继续说道:“你驱使你的两名手下,分别冲向西北及东南两角,诱使

东、北催阵的刀手,将全力摆在西北和东南,你却趁机间向东北方,而且早算好刀势砍中你

的手下,以及刀手收刀拦阻你的时间,你就趁这一刹那的变化,突围而出,对也不对?”

陈公威嗒然不语,杜创娘又道:“要是没有你那两名手下做替死鬼,你万难选得出八卦

刀阵,这点你必定相当清楚吧?”

陈公成露出迷惑之色,凝视着社创娘,道:“听你这么说,你好像对人卦刀阵很熟

悉!”

杜剑娘轻笑一声,笑声在岑寂的空中荡漾,好听已极。

她轻笑之后,道:“陈公威,你完全搞糊涂了对不对?”

这回杜到娘在说完话之后,银铃般地笑得花枝乱颤,使得站在她身后的人,也被她感染

得扯斜了嘴角,不知不觉地泛出笑意。

陈公威浓眉一皱,沉吟一会才道:“这么说,你是真的杜剑娘罗?”

杜剑报道:“是真是假,唯我心里明白,我在你之前就是要保持这种态度,好叫你疑神

疑鬼!”

陈公威心下大震,不由暗暗后悔起来。

他想,当初设计以假乱真之际,万没料到他所训练派遣的假杜剑娘,有背叛他的可能。

而眼前这杜剑娘不仅知道他所发出的联络暗号,而且没有杀害刘宾,应该是冒充的杜剑

娘才对,可是她却与自己对敌,这又如何解释?

陈公威确是感到迷糊,如若这壮剑娘正是他所派遣冒充的人,那么他这一跟斗栽得可真

惨重。

陈公威此刻情绪虽有点慌乱,但他的镇静功夫高人一等,表面上仍能维持声色不动的样

子,道:“姑娘,你打算将刘大人挟持到什么地方?”

他口中没有提及薛芸芸,足见他根本不关心芸芸的命运。

杜剑娘很得意地道:“这事你不用管,反正短期内我还不打算杀死姓刘的姦贼,我要慢

慢折磨他至死方休!”

陈公威道:“我们能不能谈谈交换条件?”

杜剑娘道:“交换刘宾的条件?”

陈公威点点头,杜剑娘却笑道:“哈……你还以为我便是你派遣的人,对不对?”

陈公成道:“不论是谁,条件总是可以谈的吧?”

杜剑娘以坚决的口吻道:“不行!绝无谈判的余地!”

陈公成道:“你还不知道我将提的条件,何以这么快就拒绝呢!你不怕后悔吧?”

杜剑娘道:“哼,后悔的人将不知是谁!”

陈公威恍然道:“哦?你已动了擒下我的念头,对也不对?”

杜剑娘道:“不错!”

陈公威低下了头,沉思起来,当他再抬眼看杜剑娘之时,社剑娘却发现他的双眼之中杀

机盈眶!

她被他这种神情吓了一跳,但很快地恢复常态,道:“你在考虑如何采取主动,是也不

是?”

陈公威一句话也不说,修地右掌一翻,向杜到娘的天灵盖拍了下去。

这一招泞不及防,和偷袭没有两样,只逼得杜剑娘后退不迭!

杜剑娘暗暗骂他一声“卑鄙”飘然后退,这时鬼使和巫漠两入也在叫骂声中,分自左右

迎了上来。

这一来,陈公威如果坚持前逼姿态的话,势必遭受鬼使和巫漠的左右挟攻。

陈公威突然发掌之时,本无意步步追逼社剑娘,因此在逼走杜剑娘之同时,他人如飞矢

般地,疾向左边飞射而去!

他这一走,大家才晓得陈公威胆敢先发拳挑衅的原因,却原来是著以掩护自己逃出之

故。

鬼使第一个不容他如此脱身,拔腿就要追过去,可是杜剑娘却叫住他道:“陈公威这一

去,一定很快地便带了人手过来,到那时候主客易位,咱们就可能会吃亏,我们还是快步离

开此处!”

鬼使愤然道:“怕他作什?纵使他会了他的人手.那些饭桶又能帮他多大的忙?”

杜剑姐很正经对鬼使道:“你这话就大自负了,须知虽是同样一件东西,可是在两个人

手中,作用就不相同!”

她歇了一会儿,又道:“那些吃公饭的虽然饭桶,那是因为没有陈公威指挥之故,如今

有了陈公威,实力就势必改观,我们万不能小觑他们!”鬼使还不甚服气,正要说话之时,

江面上却突然爆出一道蓝色火焰,在夜空中格外醒目。

那蓝焰还在空中摇曳未逝之时,远远已出现一艘双桅木船,疾向岸边驶了过来,杜剑娘

这时道:“竹林院的接应船只已经准时而至,我们准备好上船。”那木船摇得相当快,一下

子便拢近岸来。

船只刚放下索梯,在岸边的秘门等人就已经押着刘宾和薛芸芸两人上了船。

那条双桅木船,在秘门的人上了船之后,立刻摇橹东下,沿河的下游飞快驶将前去。

船行不及百丈,却发现前面航道,有十几条小型快舟挡住,而那批快舟全都灯火通明。

在木船上的杜剑娘等人,藉着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章 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