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道》

第三章

作者:司马翎

这是因为一直等到傍晚,还不见杜剑娘等人回到宣城中,其他地方也没有报告,所以他

断言杜剑娘等人仍然是在乱葬岗中。

他们穿着便服,一路上与一些暗桩互递暗号。

林旭不住问道:“这一次动员人手之多,属下还是初见,难道杜剑娘那么厉害么?”

陈公威摇摇头道:“我怕的不是杜剑娘……”

林旭大讶,问道:“怕的是谁?”

“不知道。”他简疑地回答,沉默了一阵,情知林旭必定不解,又道:“正因为不知道

杜剑娘有些什么人帮忙,才要用尽全力防范。”

林旭表示明白地嗯了一声,他虽然年轻,但能力极强,武功也极有造诣,所以他独立负

责了不少大案子,因此在阅历经验方面,相当丰富和深入。对总捕头的这一句话,他也有着

同感。

每当他办案之时,最头痛的是不知对方的内情和深浅,许多公门中的成名人物后来栽了

筋斗,往往是由于此故。

陈公威一生从未失败,便是由于他做事谨慎之故。

他们进入乱葬岗后,陈公威望着那累累坟墓,突然停住了脚,道:“林旭,你在这儿守

着,我去找人来。”

林旭不明白陈公威为何突然回头,愣了楞,只好点头答应。

眼见陈公威远去,消失在浓浓的夜里,林旭心中渐渐升起一丝寒意。

他回头望了望,只见一片阴森、恐怖之极。

干咳了两声,他的目光一闪,见到不远处有一具尸体,似乎被人抛置在棺木上,于是忍

不住前去查看。

还没走近,一股腥臭的气息,便扑上鼻来。

他干呕了两声,喘气后退了三步,过了一阵,才长长地透一口气,噙咕道:“一定是个

新近埋葬的尸体,被野狗拖了出来……”

他走上前去,弯腰查看。但这时奇怪的是光线变得暗淡了许多,看不大清楚。他踌躇一

下,决定不必再迫近查看尸体面目,以免露出破绽。况且他来宣城不久,识人无多,大概也

认不出此人是谁。

正当他挺直腰身,打算走开时,后面忽然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道:“这厮姓查名奎,

你可认识?”

林旭骇了一跳似地疾然转身,目光到处,只见一道淡淡白色的人影,就在他面前七八尺

外。他仿佛还看得见这个人头发散乱披垂,面貌奇丑。

他定睛看时,那条人影忽隐忽现,飘渺朦胧,竟看不大清楚。因此,林旭奇怪自己为何

刚才能分辨出他的面貌形状的感觉。

“你……你说什么?”

那道灰白人影忽然又清晰了一点,但面貌仍然瞧不清楚,只有长长的头发却一点不假。

“我说,这个尸体姓查名奎,你可认得他?”

对方的声音也是若隐若现,忽远忽近。

林旭孰地明白,对方并非宠物,只不过不知用什么方法使他看不清楚而已。

事实上在夜色中,虽说是月朗星明,但若不是练就夜眼之人,可也没法看清楚两三丈以

外的面孔。

他摇摇头,道:“查奎?在下不认识这样的一个人!”

灰白人影道:“那么你是谁?”

林旭沉默了一下,才道:“老兄你口气不大客气,为什么?莫非在下无意中侵犯了你的

地盘?”

灰白人影咯咯怪笑两声,道:“你的胆力真不弱,像位这种人才,倒是难得。实在不相

瞒,山人只是路过此地,谈不到什么地盘不地盘的。你贵姓呀?”

林旭道:“在下林旭,江湖上有个小小的外号叫做铁腕勾魂……”

白色人影嗯一声,道:“铁腕勾魂林旭?晤,没听过,这外号听起来可能你在单钩上有

一手,对不对……?”

林旭道:“这只是江湖上的绰号而已,在下练的几手庄稼把式,可真见不得人!大哥你

高姓大名呀?怎么瞧的朦胧朦胧,只看见一点影子?”

白色人影又移近了不少,现在两人相距大概只有六尺,可是林旭仍然有着迷幻飘渺的味

道。

对方的声音,像穿透一重浓雾才传到他耳中似的,说道:“山人来自梵净山子午谷,道

号荆棘子,你听过山人之名没有?”

林旭听了心头一震,他当然听过子午谷荆棘子的声名,因为他曾经整理过全国的悬案,

其中很多牵涉武林中人。而在这些案子中,被列为西南两神秘人物之一的子午谷荆棘子名字

曾经出现过好几次。

他还记得其中一件无头公害,是“集体坠崖寒”,十几二十个不同门派不同职业的武林

知名人物,在不少乡民樵子目击之下,先后自动跳出一座千丈悬崖,结果每个人都跌得粉身

碎骨……

这件奇案,神探陈公成十分重视,彻查之下,把各种线索点点滴滴归纳起来,才断定这

些武林人物都是陷人奇门阵法中,所以一个个走出悬崖而不自觉。

天下间精通奇门阵法的高人,当然不只子午谷荆棘子,但如此残酷而又不讲究过节的,

只有名列西南两租人之一的荆棘子。

不过等到陈公威查出这些线索之时,距案发已逾半载,同时又缺乏人证物证,所以陈公

威无法采取任何行动。事实上公门中人,跟这些流异邪僻人物干上了,也不见得就能占上

风。

林旭年纪虽轻,但隐藏内心情感的本事,却很高明。他面上一直保持茫然的神色,响前

道:“梵净山,荆棘子……荆棘子……”

他谦然地微笑一下,道:“在下孤陋寡闻,竟未听过仙长的大名。”

突然间荆棘子的面貌清清楚楚地看得见了,把林旭骇了一跳。只见他左边眼睛少了一只

眼珠,鼻梁凹塌,嘴吧歪斜在一边,加上散披的头发,那样子实在丑怪的近乎可怖。

他其实没有走动,双方距离仍然保持在七八尺左右。林旭吃惊的样子,好像使这奇丑的

人觉得很有趣,所以泛起了看来狰狞的笑容,道:“林旭,你的胆子到哪儿去了?”

林旭定一定神,道:“荆棘仙长,你说你是路过此地的,那么在今夜以前,人还在别

处,对不对?”

荆棘子道:“山人的行踪从来不告诉任何人,也可以说是一种忌讳!”

林旭哦了一声,道:“对不起,在下可没有查探仙长的秘密之意!”

荆棘子道:“但事实上你已知道山人不少秘密了,例如我在此地出现,世上决不许有人

得知,当然除了请我来此之人……”

林旭脑海中马上浮起了明艳绝世的社剑娘的倩影,她的美和荆棘子之丑,对村之下是那

么强烈。林旭不禁奇怪杜剑娘怎会请到如此丑怪的人来助阵?

他故意呐呐地道:“仙长这话是……是什么意思呀?”

荆棘子狰狞地笑一下,道:“山人已说得很明白,不许有任何人知道我在此地!你明白

了没有?”

林旭心想:“我当然明白,你报本不必说,打从你一开始出现时,我就明白了!”

他也知道应该怎样做,那就是拖延时间,等候陈公威同大队人马前来,目下所需争取的

时间不必很多,只要再拖延一阵就行了。

至于拖延时间的方法却有两种,一是直接出手相搏,不过他只得严采守势,务使敌人一

两百招之内,无法取胜于他。

另一个方法则是用言语支吾,此法并不比出手高明,因为用言语支吾,定须用尽一切才

智说些惊人之言,才能够使对方观测不出破绽。

林旭考虑了一下,认为形势不利自己,出手之法过于危险,当下说道:“荆棘仙长,在

下有一个疑问,不知仙长肯不肯回答,以开茅塞?”

荆棘子道:“你的言词听来像是读过书的人,但你的行为却饶有胆色,哼,这种人山人

我决不轻视……”

他视察之明,使林旭不禁暗暗佩服。

只听荆棘子又道:“你有什么疑问感到不解?”

林旭迟疑了一下,才道:“仙长你……你是不是通晓法术呢?”

荆棘子冷笑道:“法术?你本来想问的是‘妖术’吧?为何你不敢直说出来呢?”

林旭感到时间一直在溜走,暗暗高兴,目中说道:“那么……”他现出迷惑之色:“那

么在下因为起先无法瞧清楚你……但后来忽然又……”

荆棘于道:“那是另外一种学问,叫做奇门阵法!”

林旭哦了一声,心中寻思道:“他毫无隐瞒的把来历和他的拿手功夫都告诉我,显然有

杀我的决心……”

念头转到这里,猛然大吃一惊,身子剧烈地震动了一下。

荆棘子一直站在那儿,没有任何行动,故此他一望而知林旭的震惊,乃是忽然想到了什

么事情。

“喂,林旭,你想到了什么事?”

林地深深吸了一口气,抬目望住对方,目光刹那间变得十分锐利坚定,朗声应道:

“好,在下告诉你,我忽然发现你根本就知道我在拖延时间,但你一点也不在乎,所以任得

我这样做!”

荆棘子讶然道:“山人只是怀疑而已,并没有肯定,不过你也说得对,山人一点都不在

乎。”

林旭道:“当然啦,如果我有奇门阵法,我也不怕,陷在阵中之人既不能逃走,阵外的

援兵也找不到人,对不对?”

荆棘子那只仅余的右眼闪出凌厉恶毒的光芒,仰天而笑,道:“对极了,山人还想不出

当今天下间有谁能破得我的奇阵……”

林旭道:“这话可是当真?”

荆棘子道:“当然啦,这有什么好吹的!山人就算不用奇门大阵,要擒下你也不是难

事!”

林旭抓住这机会,冷前一声,道:“要生擒了我,能当场杀死我就算不错了!”

在武功上来说,杀死敌人,当然要比生擒容易得多。

荆棘子道:“山人从不受激的,不过却不妨让你开开眼界,叫你死也死得瞑目!”

白影晃闪间,他的人已欺迫到林旭面前四尺之内,双方仅是伸手可及。

林旭侧闪开去,喝道:“荆棘子,你也亮出兵刀来。”

荆棘子冷冷道:“狐狸尾巴全露出来啦,刚才叫我仙长,现在直叫我的道号了,呔,看

招!”

只见他双手如钩,一上一下向林旭抓去。

他的动作非常简单,可是却含有极浓的诡奇变幻的味道,使人感到难以窥测下面的变

化。

他一只手笼罩林旭面门五官要害,另一只手袭点他胸口右方,指爪如剑,攻袭“期门”

“日月”两穴。

林旭身子微微向左倾倒,乃是跃向左边闪避敌袭之意。但在这电光石火之际,忽然感到

不对,却已没有时间寻思。他咬牙横心振钩猛推;连划。

这一钩若是伤得了敌人,他自身就免不了大穴被袭,就算不死也差不多了。

连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何施展这等硬拼手法,尤其是此举很划不来!

只听荆棘子哼了一声,飘返五步。

林旭透一口大气之时,目光向左方迅快闪瞥过去,只见在左侧两尺左右,有一棵树木挡

住去路。

他陡然明白了一切,原来荆棘子出手攻到之时,手法恶毒凌厉,但突然偏向右方,以致

招致威力陡然减了一半还不止。

这时林旭向左跃去的话,实在不难避过他这一台,但林旭受过严格训练,机智过人,竟

及时煞住了本能闪避之势,因为对方分明诱他向左方躲避!不过在当时来说,林旭的确来不

及想,亦不知道这样做法要不妥当。

荆棘子阴恻恻地冷笑一声,道:“好,好极了,这有点味道啦!”

林旭道:“在下不是说过吗,想生擒活捉于我,可不是容易之事……”

荆棘子道:“咱们走着瞧,着招!”

他喝声前出,人已如大鸟横空,疾向林旭扑去。

白衣如雪耀目,那一头长长的黑发完全飘拂脑后,因此荆棘子那张奇丑的面庞显得特别

清楚。

林旭见了对方狰狞凶厉的攻势,反而激起更强大的斗志,膛目大叱一声,钢钩扶起一片

森冷精光,电针空中的荆棘子。这一招使得气吞河岳,势若雷霆,登时把凌空而下的荆棘子

震退六七尺之多。

双方身形落地站稳了,荆棘子讶道:“恩,可真有一手”

林旭面色凝重,心中也有如压了一块大石似的。要知他刚才使的一招,已是他平生功力

所聚,而且亦是他有生以来使得最具威力的一次。

可是结果却大出他意料之外,这荆棘子只用衣袖一拂,指爪轻轻点中钩身,便把他凌厉

的攻势化解了,表面上荆棘子被震退了六七尺,事实上这个距离等于没有。换言之,他这一

钩不能当场挫败对手,以后便休想有机会取胜。

当然林旭并不灰心气馁,也没有怨忧之意。因为荆棘子已是当代有数的成名人物,而他

林旭虽有“铁腕勾魂”的外号,但终是后辈人物,今夜不能取胜,算不得什么奇耻大辱,不

过心情沉重,却是免不了。

荆棘子又冷冷道:“林旭,你攻守两把,已证明了你的机智过人,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章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