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道》

第七章

作者:司马翎

“本人遥想之下,北方有名的寺庙,还没有这样的一位高手!”

莫家玉道:“唔,这话很有道理!”

陈公威心中冷笑一声:哼,道理还多着呢,小子你等着瞧吧!

他好整以暇地清清喉咙,才又继续说道:“要知天下佛门各派,只有嵩山少林寺人数最

多,往往有许多高手,一辈子默默无闻。

而这一派乃是武功总源头,秘艺无数,出过很多高手,都不必携带任何特别兵刃,换言

之,少林寺并没有独门兵刃。

所以这位无字辈的大师,不带兵刃,更足以证明了本人的理论。”

连招庸也听的傻了,他不得不承认人家混到今日的声名地位,的确真有一手。

因此他已不急于一拼,这是他心中泛起了尊敬的念头所致。

莫家玉道:“陈大人,承蒙你—一赐告推理过程,在下感激不尽,我的报答是把这位大

师的法号奉告……”

陈公威连连摇手,道:“不用了,不用了……”

莫家玉道:“既然陈大人不想知道,那就……”

陈公威哈哈一笑,道:“不,不是不想知道,而是已经知道……”

众人之中,不少发出惊嗟之声。

莫家玉可不大相信了,这法号不像身份来历,可以从种种线索中推究出来的。

但是最聪明的人,也万万办不到,除非是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的真仙之流。

他摇头晒道:“那么,陈大人,在下请问一声,这位大师的法号怎生称呼?”

陈公威微现意气飞扬的神色,道:“这位大师是少林无字辈高手,本人胆敢断定,他是

藏经阁三老之一的无前大师!”

莫家玉愣住了,其他的人,包括无前大师在内,无不傻了眼,心中又敬佩又迷惑。

陈公威表演的这一手,简直像魔术一般。

要知陈公威威名久着又极有身份,当然不会是明明认识无前大师而又假装不认识。

因此,他猜得出无前大师之名,甚至又知他是藏经阁三老之一,实在教人惊讶地不敢相

信。

无前大师遥遥合什坦:“陈人人真了不起,老衲正是少林寺藏经阁僧人无前!我记得从

未与你见过面,甚至外人也难得晓得藏经阁三老这种说法!”

他心中钦佩之情,溢于言表。

别人见他如此,更不用说了。

不过陈公威的部属反而没有什么表示,因为他们追随日久,对陈公威这种惊人杰作,简

直是司空见惯,反而认为他如不能令人吃惊,才是可怪之事。

莫家玉道:“陈大人才智凌绝古今,可能真的想得出两全之法,在下在此洗耳恭听!”

陈公威道:“莫公子好说了,我们一句话,今日之事,大家不提。至于杜剑娘,你交给

我带走!”

莫家玉沉吟忖想,没有立刻回答。

惊风笔招庸惊讶地向这个青年注视,他向来胆识过人,凡事都能当机立断。招庸暗想

道:“若是别的问题也许能使他稍作考虑。但杜剑娘的事,早已摆明不能更改,他为何还要

犹疑多想呢?”

那莫家玉俊面上微现苦恼之色,只有擅长观察别人心事的老江湖,才能够看得出来。

他应该烦恼的事很多,但陈公威要他交出杜剑娘这一宗,却不应该使他迟疑多想,这件

事已成定局,难道事至如今,还把杜剑娘交出去么?

无前大师虽然也有这样的疑问,但他修持禅功多年,凡事都能看淡,所以忍耐得住,不

作一声。

招庸却冲口道:“莫公子,咱们还是照原定计划进行,陈公威的要求,不必理会!”

陈公威道:“招兄不要冲动,让莫公子考虑一会,他自然有最佳的主张!”

他一面说,一面从招庸几句无心之言当中,演绎出不少道理。

原来莫家玉已拟定了计划。他想,这个计划,一定是当我行踪出现,他们的耳目归报之

时,才定出来的。哈,这莫家玉年纪虽轻,在江湖上没有什么名堂。可是他的应变之智,以

及武功胆气,都是当今天下罕有伦比的人才。别的不谈,就拿他得知我出现在附近的消息之

后的一切安排来看,就足以证明了。

不错,他迅即就肯定了我会循线追到此地来,因此定下了计划。别的人必定不会猜想我

马上就能找上门,但他却敢断定。这个敌手,但须得再加几分重视才行。

这个家伙正在想什么?为何不照原定计划倾全力来歼灭我?难道他肯把杜剑娘交出来

么?

莫家玉其实并没有迟疑很久,但他们这等人物,脑筋何等敏捷,霎时已经转了无数念

头。

陈公威感到有扰乱他思路的必要,当下道:“莫家玉,咱们长话短说,一句话,人你给

不给?”

莫家玉道:“我正要回答这句话。”

陈公威道:“好,我洗耳恭听!”

莫家玉道:“人可以给你!”

陈公威不假思索,接口道:“那么你有什么交换条件?”

莫家玉道:“条件谈不上,要求倒有一个!”

陈公威道:“不必客气,请说!”

这个青年的回答,只使陈公戚惊讶了一下而且。

因为这里面显然另有文章!

莫家五道:“你不得伤害她,就这么一个条件!”

陈公威决然道:“使得,人带出来吧!”

莫家五道:“她在屋子内,恕不效劳了!”

陈公威道:“那也没有关系!但总之一句话,她若不在屋内,那就不必再说什么

了……”

莫家玉道:“对,如果她不在屋子内,或者刚逃出来而能够逃得过两位贵手下监视的

话,我便无话可说。你倾全力对付我,我也不客气,亦全力与你周旋!”

陈公威点头道:“行,就这么办。你们请吧!”

莫家玉招呼一声,大步向庄门那边行去。

无前大师、招庸等,以及十余手下,全都跟在后面。

招庸是既狐疑又愤怒。

大伙儿形踪已现,将来陈公威用阴谋手段慢慢寻仇,谁也受不了。

可是莫家玉却这样放过了他,还把杜剑娘奉送!

招庸觉得很别扭,也很不服气。

陈公威算得什么?我惊风笔招庸还对付不了他么?

招庸道:“莫公子……”

申一行立刻道:“招兄!有话以后再说!”

招庸道:“不行,时机稍纵即逝,兄弟不赞成莫公子此一决定,这叫做赔了夫人又折

兵!”

莫家玉心头一阵刺痛,面色霎时十分苍白。

谁说不是?他当真已赔了夫人。别人哪知他心痛如绞,是为了远在另一个城市内的一个

多情勇敢的少女。

至于“折兵”,那倒不见得,在未曾拼斗以前,是哪一方折兵,谁也不知道。

他苍白的面上,眼中凶光四射。招庸厉声道:“莫公子,陈公威将来肯罢手么?杜剑娘

交给他,别人会怎样想?”

申一行叹口气,道:“招兄,莫公子自然有分教!”

他总觉得和那社剑娘非亲非故,无冤无仇,犯不着为了她之故,去得罪一个强如陈公威

这种敌人。

所以如果交出这个女伶而能换回安全的话,他百分之百支持。

因而招庸不愿罢休的想法,他极为反对。如果许可的话,他一定把招庸痛斥一番。

莫家玉显然被招庸的话刺中了弱点。

对呀,天下英雄将来会怎样说呢?谁知道他用心之苦,竟不惜让最挚爱的未婚妻舍

“身”,以顾全大局?

他如果把杜剑娘交给陈公威,这个志行坚贞为父报仇的少女,便又像薛虹影—芸芸——

一样落入虎口了。

他下了决心,面色迅即恢复如常,冷静而又沉毅。

“招庸兄,我可能算计错了……”

招庸反而一怔,道:“莫公子的才智,在下素来钦佩敬服…我可不是认为你不行,只

是……”

莫家玉道:“我明白,招兄不必说了。那杜剑娘与咱们虽然毫无关系,但一来陈公威日

后未必肯放过我们。二来在另一方面来看,杜剑娘也算得是我们志同道合的人,怎能把她送

入虎口?”

申一行忙道:“莫公子,她会破坏咱们的大计啊!”

莫家玉道:“话虽如此,但咱们可以牺牲自己人,却不能推别人入火坑!”

他说得很坚决,因为他忽然想通了一点,那就是从另一角度看,杜剑娘并没有为他们牺

牲的义务。

除非她知情自愿,否则任何理由,都说不过去。

“本来我想用她交换咱们暂时的安全,以便继续进行咱们的计划。但是我们无权替她决

定,在这叉口,又须得全力帮助她脱身才对!”

无前大师忽然说道:“莫公子,老衲听来听去,都不大明白。但是有一点必须提醒你注

意,陈公威他们的实力虽不弱,却也不必过份地忌惮!”

招庸欣然道:“对,对,陈公威他们有什么了不起!”

申一行一听,连少林寺高手无前大师也是主战派,心中叫一声糟,摇头不语。

那天前大师的意思,乃是暗示莫家玉不必过份小心以委屈求全,他照事论事而已,倒不

是好勇狠斗。

莫家玉道:“大师和招兄有所不知。陈公威武功虽强,我自信还可以与他一拼。但此人

有神鬼不测之机,我很怀疑他率领的六个人当中,至少有两个是一流高手,不知有些什么奇

功秘艺,所以不想打这一场没有把握的仗!”

他停歇一下,又道:“我猜这两个一流高手,就是在屋顶的那两个。他们明明有监视截

击的能力,可是在表面上,他们却最不受我们注意。为什么呢?

这是因为他们都穿着公人服饰。

通常身份高,武功强之人,出门行事,总是穿上便服。

我们个个都有这种观念,所以陈公威加以利用,使我们一直不去注意这两个人!”

无前大师哦了一声,道:“莫公子的高见甚是,咱们从现在注意他们就是了。”

莫家玉道:“我刚才猛然醒悟过这一点,所以匆匆决定不和陈公威硬拼,现在又转变了

心意,打算放手一拼,诸位意下如何?”

申一行道:“我还是不赞成。

今日之局,能忍则忍,以免误了咱们的大计!”

把庸道:“申兄太持重啦!

今日若是不拼,将来永远被他追杀,那时候悔之晚矣!”

无前大师道:“老衲唯公子之命是从!”

这三人意见都表示过,莫家玉心中有数,当下说道:“好,有烦无前大师首先出马,过

去问一问陈公威,如何推想得出你的法号和身份?”

无前大师点点头,举步行去。

陈公威另四名便服的手下,还站在那座粮仓门外。

他们乃是等候莫家玉等人退出此庄之后,才发动擒捕杜剑娘的攻势,也免人屋之后,被

莫家玉等人堵住出路,困在粮仓之内。

无前大师走过来时,不带一点火葯气昧。

陈公威拱拱手,道:“大师前来,有何见教?”

无前大师徐徐道:“贫衲想来想去,都不明白陈施主怎么认得出我?是以回转来请教此

疑,只不知施主肯不肯赐告?”

陈公威微微一笑,道:“不瞒大师说,莫公子便是因为测不透本人何以能推测得出您的

法号一节,故此决定撤退,故此,暂时还不能奉告!”

无前大师道:“陈施主拒予透露之举,相信莫公子已经算定了。”

陈公威怔了一下,道:“什么?是他让你来问我的?”

无前大师道:“正是!贫衲一个出家人,早就失去了好奇之心,怎会回转来相询。”

陈公威浓眉紧皱,道:“这样说来,他竟是改变了主意,打算出手一拼啦!”

无前大师不察暗暗折服,这些人真是才智惊世,闻一知十。

一个动作或是淡淡一语,就能悟出许多道理。

陈公威又道:“我们要看看他如何扳回这一局!”

话声未歇.惊风笔招庸迅速奔到,大声道:“莫公子说,陈大人能得知无前大师身份法

号,一半靠自己,他又说,暗中指示你的人就在两边屋顶之上……”

陈公威仰天大笑,道:“莫公子真了不起,这一局他扳回来了!”

招庸等他笑声消歇,才道:“陈大人,莫公子请问你一声,今日这一场拼斗,是由你和

他两人决战呢,抑是双方都动手混战?”

陈公威道:“莫公子若是作得了主,本人就单独向他请教。输败的一方,便任凭胜方处

置!”

招庸转身回去报告,无前大师不赞成地摇摇头,却没说什么话。

陈公威一直暗中注意这位佛门高手,因为有一个谜,须得从他身上才可以得到答案。

他对双方决战之举,显然并不赞成。

这本是人情之常,尤其是一个真真正正的出家人,当然不喜欢流血拼命的事。但除此之

外,必定还有别的因素,使他不赞成决斗。因为他既是佛门中人,有着慈悲之心,当然亦不

愿意看到杜剑娘被捕。

不知外情之人,定会认为杜剑娘落在他手中时性命难保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章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