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道》

第八章

作者:司马翎

刘宾打断她的话,道:“你无须说是‘生疏’,你用‘生厌’两个字也没有关系!”

芸芸道:“是!奴家心底的话,确实瞒不了大人的,因为一来入籍不久,再者堕进火坑

心有不甘,所以对那些花钱的老爷,一直都没有好感……”

刘宾“哦”一声道:“如此说来,我是错怪了你了?”

芸芸颔首道:“不过,奴家现在已不讨厌大人……”

她的话与神情都很诚恳,因此刘宾心情大是舒畅,心想:“奇怪,这美女的一颦一笑,

却能控制我的心情变化?”

芸芸继续说道:“适才奴家应召来衙陪伴大人之前,真恨不得一死了之,现在却没有这

种感觉了。”

她说完话之后,不由脸一红,刘宾哈哈一笑,道:“那又是为了什么?”

芸芸撒娇道:“奴家不来啦!”

刘宾肃然道:“你今日明知无法逃过此劫,而早又厌倦了卖笑生涯,心中遂决定不如从

我而终,也比今后还须历经无数沧桑好,对也不对?”

芸芸没有否认,道:“这当然是奴家要求大人赎身的原因,不过不瞒大人,奴家对大人

亦有好感,否则……”

刘宾接着道:“否则怎么样?”

芸芸道:“大人您想想,如果大人能遂奴家之愿,今后我须得夜夜陪伴大人,如果奴家

对大人没有好感,岂不自陷虎口?”

刘宾纵声大笑,道:“好吧,自陷虎口,哈……”

去美徐徐又道:“须知奴家如果难逃过今晚,而失去了童贞,但过了今晚之后,娘家仍

有机会在青楼中找到知己,到时从良也并非不可能的事”

刘宾道:“这个当然,那你又何必求我为你赎身?”

芸芸道:“大人自然推想得到,一来奴家可以从一而终,二来可以早脱虎口……”

刘宾道:“你不怕我是只更凶恶的老虎吗?”

芸芸毅然道:“这就是问题的症结所在了,奴家即已决定,自然早就考虑到这一

层……”

刘宾沉吟一会,道:“让我考虑之后再答复你,咱们就寝吧!”

芸芸清不透这姦相何以会因为区区“赎身”一事,而沉吟不决。

刘宾自然很乐意有这么一位如花美妾常陪身旁,他所以迟疑不决的原因,主要是还不能

完全相信芸芸真正的情意。

像他这种年龄、身份、地位的男人,一旦被爱情所困扰,绝对经不住一下一点的打击,

不像尼夫俗子没有这种“自尊”。

因此刘宾怕以后发觉被芸芸骗走了情爱之后,就再也无法弥补缺憾,所以他须慎重考

虑。

还有一层,眼下他身负秘密使命,除了安危之外,行动也应保密,因此他在未征求随身

护卫陆杰三及李奉两人意见之前,也不敢冒然纳此美妾。

所以,刘宾才会犹疑不决。

芸芸自然没有想到刘宾考虑那么多,她想:“这姦相经过今夜缠绵后,恐怕就不会有大

多机会得以亲近他了,因此今晚无论如何要完成盗取他身上所藏的机密文件,否则失身事

小,延误了莫家玉的戎机之事可大啦!”

想起莫家玉,芸芸肝肠慾断,不知不觉叹了一口气。

刘宾会错了她的心意,道:“我虽然不能在今晚决定是不是要替你赎身,但我也决计不

会在今晚迫你就范,你安心睡吧!”

芸芸内心大为感激,她现在不得不承认这姦相仍有可爱之处,实在能体贴人意。

此刻刘宾的打算是:“芸芸姿色虽则可人,但她的气质及谈吐更加令人倾心,我绝不忍

以对待庸俗女人的手段来对待如此可人儿。刘宾认为,纵使错过今夜良宵,他要占有芸芸的

机会随时存在,自然不必急在此时,煞了往后洞房情趣。

他这种打算,是一般中年以上的男子,与年轻哥儿们不同之处,如果今夜芸芸碰上的人

是个年轻男子,此刻怕不已哀啼床第,任他作贱了。

刘宾待芸芸和衣上床,才坐在桌前沉思。

不久,传来芸芸均匀的鼻息,刘宾想想自己今夜的行径,再印证以往所为,不由讶然失

笑,实在连自己也无法理解。

他付道:“放着如此美女独眠,可真是我刘宾平生第一遭呀!”

烛光渐渐暗淡,刘宾抱着另外一份美梦,枕在桌前,酣然入睡。

这一日,宣城近郊天晴气爽,鸟语花香,城外三里许的龙善寺正值佛诞法事大会。城内

善男信女,纷纷拥向龙善寺,一来到此郊游踏青,二来拜佛还愿。因是通往龙善寺道上,行

人如织,好不热闹,

奉令保护刘宾安全的全国总捕快陈公威,一早便派属下众捕快,化妆成各色各样身份的

游客,布署在通往龙善寺的官道上,因为刘宾决定携芸芸同游宣城名寺。

另一方面分批赶到宣城的莫家玉一行人,却按兵不动,仅联络了宣城方面的同道,监视

刘宾及陈公威的行动。

且说,莫家玉等人进入宣城之后,便寄居在城西的郭庄中。

尽管宣城人潮拥向龙善寺游乐,使莫家玉却在郭庄厅堂中焦急地苦等消息。

因为莫家玉须得在日落之前,作一项很重要的决定,看看能否挽回已遭逢的颓势。

进出郭家庄的人都显得非常匆忙,因为这些人随时要将情报传送给坐镇庄内的莫家玉。

午时之前,莫家玉已掌握住刘宾的行踪,情报显示刘宾偕芸芸流连龙善寺,大有作竟日

之游的打算,而陈公威却自始没再露脸。

莫家玉实在不敢想像前一夜芸芸的遭遇。

他强忍噬心的痛苦,沉思在全盘计划中……

芸芸既然还陪伴在刘宾身旁,可见她的任务仅达成一半……已取得刘宾的欢心,但还未

取得藏有秘件的蜡丸。

莫家玉想:“芸芸必定已付出了她的贞操,啊!芸芸,你为我做的牺牲太大了。”

厅中除了莫家玉之外,还有少林高僧无前大师,及郭庄庄主,年已七旬的郭永年两人。

这两人心中均明白莫家玉此刻的心情,在运筹帷幄之中,还得强忍心灵深处的歉疚……

正当厅堂中三人默然而坐之际,一名家人打扮的壮汉,匆匆领了王涛推门而进。

莫家玉等三人,被推门声惊醒,只听神色慌张的王涛道:“莫公子!正如公子所料,陈

公威那厮清早露一次脸之后,迄今还未现身!”

莫家玉“哦”了一声,皱眉沉吟起来。

郭永年不解地道:“贤侄,陈公威葫芦里到底装着什么葯?”

莫家玉欠身道:“伯父您在江湖见识广,依你老人家之见呢?”

郭永年捻须沉思片刻,才道:“那厮会不会有意故弄玄虚呢?”

莫家玉点点头,道:“侄儿亦有同感,那陈公威很可能故弄玄虚,以逞其调虎离山之

计……”

郭永年道:“调虎离山之计?”

莫家玉道:“嗯!如果侄儿猜得不错,陈公威一定另有一件事缠住他,使得他不得不冒

大险……”

郭永年道:“陈公威在冒大险?不会吧,贤任?”

莫家玉倏地站了起来,道:“郭伯父,此刻我们已别无他策,只好‘舍本逐末’,跟陈

公威碰一碰了!”

郭永年毅然道:“贤侄一向胸有成竹,你这样决定必有道理,我们就这么办!”

莫家玉旋即向王涛道:“王兄,请你立刻将布署在龙善寺的弟兄调回郭庄!”

王涛拱手应是,大步走出厅外去。

莫家玉向郭永年及无前大师两人道:“陈公威之所以不露脸的原因,一定跟杜剑娘有

关!”

无前道:“杜姑娘已被陈少威软禁,这事怎会跟杜剑娘有关呢?”

莫家玉露出智慧的眼神,道:“杜剑娘轻易就范,对陈公威心里一定压力很大,因为事

情太容易得手,并不就表示事情的顺利,尤其像杜剑娘这种巾帼人物,绝非易与之辈,这点

陈公威不会不明白……”

无前大师恍然道:“如此说来,陈公威带走杜剑娘,居然是带走烫手的洋芋?”

莫家玉颔首道:“一点也不错,所以区区以前说过,陈公威自我们手中带走杜剑娘,是

他一大失策,对我们有利无害,如今果然应验……”

郭永年大惑不解.问道:“既然如此,陈公威怎肯带走杜剑娘?难道说,他事先没有估

计到?”

莫家玉回道:“陈公威岂会估计不到,一来他除了带走杜剑娘之外.别无方法阻止杜剑

娘暗杀姦相刘宾的行动,二来他太过于自信,所以他才敢软禁杜剑娘……”

郭永年又适:“陈公威既已算定软禁杜剑娘之事并非良策,那么他怎不干脆杀掉杜剑

娘?”

莫家玉道:“侄儿本来以为陈公威不杀杜剑娘的原因,是因为微妙感情作祟,以及为了

显示他办事的公正而已,现在想想,其实另有原因……”

郭永年和无前大师闻言,均露出讶然之色。

莫家王缓缓又道:“侄儿想那陈公威与杜剑娘之间,一定大有渊源,否则他就不必转弯

抹角地软禁杜剑娘。”

郭永年道:“什么渊源?”

莫家玉道:“这事侄儿还没查清楚,不过,侄儿对自己所料有相当的自信,相信八、九

不离十。”

这时又有一名壮汉推门进来,向莫家玉报告道:“启禀公子,便装捕使均已出动了!”

莫家玉点点头,只说一声“再探”,便沉思起来。

无前大师打破沉寂,道:“莫公子,请吩咐吧!”

莫家玉剑眉微扬,坚决道:“陈公威想趁咱们注意力集中在龙善寺之此刻,冒险将杜剑

娘移到别处去,哼,陈公威你也太低估我莫家玉了。”

郭永年道:“贤侄,陈公威这样做,怎说他在冒险呢?”

莫家玉道:“伯父有所不知,那陈公威吃一次甜头,兵不血刃地自我们手中带走杜剑娘

之后,以为我们不可能因杜剑娘而与他翻脸,事后当他想通社剑娘有可能被我们利用之际却

不将主力防范我们,所以侄儿说他在冒险

郭永年道:“也许陈公威须得将主力防范杜剑娘的同伙,才不注意我们这股力量!”

莫家玉道:“伯父说得诚然有理,但他妄想把我们钉牢在宣城之举,不是太冒险吗?”

郭永年也有同感,因此不再作声,只听莫家玉又道:“陈公威因侄儿释走杜剑娘于先,

再动主力守龙善寺于后,就把防范侄儿的戒心减去大半,殊不知这都是侄儿处心积虑的安

排,这着棋侄儿如果下得不错,陈公威就要吃眼前亏了……”

无前大师道:“公子一向算无遗策,相信这次行动一定可以成功的。”

无前的语气透露出对莫家玉的极端信任,使得莫家玉泛起无限的感激之情。

莫家玉长吁一口气,道:“我们目前所要做的事,就是助杜剑娘一臂之力,使她有机会

脱出陈公威的软禁,但我们仍须避免与官方正面冲突。”

郭永年道:“贤侄既已认为杜剑娘在陈公威手中对咱们有利无害,咱又何必再帮她脱

困?”

莫家玉道:“侄儿要杜剑娘成为我方帮手,非得如此做不可,以前放她走,只因时机未

成熟,如今形势不同,咱们须得再救她,这样做才能争取到杜剑娘同心协力的合作。”

他停顿片刻,又道:“何况这次行动,可配合薛姑娘(芸芸)在刘宾身旁的任务,因为

薛姑娘突然成为刘宾禁脔之后,她的行动瞒得过别人,不一定睛得了陈公威的眼光,如果我

们撤出对刘宾的监视,就可消除陈公威对薛姑娘的怀疑……”

郭永年同意地点点头,道:“贤侄果然算计得很缜密,那么咱可以出动了?”

莫家玉阻止道:“不可!还得稍候……”

他的语音才落,门外又走进一名健仆,双手抱住一只灰色信鸽,走到郭永年之前,取下

鸽环小圆筒,递给郭永年。

郭永年打开圆筒之后,取出一张纸条,摊开来看,只见纸条写有:“东南八里,已接

触。”七个字。

莫家玉一见纸条,突然面露喜色,道:“果然已有人明劫杜剑娘了……”

郭永年道:“既是如此,我们走吧!”

莫家玉摇手道:“伯父不可,这事我们只能暗来,不能明做,依侄儿的看法,还是由无

前大师及招庸兄陪同侄儿前去便行!”

郭永年道:“那么贤侄何必撤回所有的人?”

莫家玉微笑道:“让陈公威去伤脑筋好了,……无前大师!我们动身吧!”

无前大师稽首站起,首先走出厅堂而去。

莫家玉欠身向郭永年道:“有劳伯父集合回庄的弟兄待命,一日后侄儿必有消息传给伯

父!”

郭永年迈:“为怕晓得,贤侄小心!”

莫家玉应声“是”,随无前大师之后走向在门,远远就看见招庸已等在大门前。

三人飞身上马,纵骑而去。

不一会儿,三人已在宣城东南方约三里许的一座小村前,莫家玉突然拉紧马缰,放缓前

行速度。

正在这个时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八章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