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道》

第九章

作者:司马翎

莫家玉道:“夫人不用谢,区区知道一个美如天仙的女人,万一不幸突然变丑,其悲惨

一定无法令人忍受的。”

小玉幽幽说道:“我为了在本庄老庄主之前邀宠,错服这驻容葯物,上了瘾之后,不但

变得婬荡不知耻,而且无法戒掉这害人的葯物,瘾头越大,婬慾越甚,实在悔不当初!”

她幽幽道来,悔恨之情一点不假,甚令莫家玉同情,于是他道:“夫人如果想戒掉的

话,区区说不定可以帮忙!”

小玉没有回答,脸上突然泛起彤云一阵,一双美眸变得水汪汪,莫家玉还未摸清楚是怎

么回事,小玉已微微喘气,咬住银牙道:“公……公子!你快……快点离开此地,我

又……”

莫家玉闻言大吃一惊,此刻他已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敢情小玉正在强忍春潮泛滥。

他想都不想,忙托住衣架,左转机关枢纽。顷刻轧轧铜壁又起,莫家玉一个箭步,纵出

小玉香围,头也不回,便冲出精舍。

他跑出精舍之后,四下环顾,看看没人把哨,几个纵落,已到竹林院的红墙之上。

天色仍然昏黑,莫家玉相度头上星辰,知道离天亮尚欠,被外面夜风拂面,把刚才艳遇

之事,生生拂走。

他已顾不得小玉的遭遇将会有何结局,因为他经这一次纠缠,已没有充裕时间管其他的

事。

莫家玉虽然误闯小玉精舍,但他对杜剑娘是否还被藏在这竹林院之事,还抱有很大的信

心。

他目前所决定要做的事,依然是搜寻竹林院,找出杜剑娘来。

但此事已没有先前容易,一来竹林院已经被无前大师所惊动,再者神探陈公威立刻就会

闻讯赶来,所以莫家玉决定将重点搜查,以争取时间。

这方法诚然可以节省很多时间,只是要想在为数一、二百栋房舍的竹林院中,以重点方

式找出杜剑娘来,就非靠敏捷的判断,及过人的才智不可。

幸亏莫家玉在进入在院之前,已大略查过庄内可疑房舍,所以此刻莫家玉很快就决定了

要探的目标。

当下,莫家玉越过左侧一排偏房,朝在院正中的一栋高楼而去。

他仍然跫足而行,几个起落已来到了地头,四处略一环顾,便飞身向高楼最上层的顶阁

而去。

纵身至最上层的楼瓦瓦面之上时,却仅能处身在顶阁阁脚而已。

因为这顶阁是建在高楼两面瓦面之下,看来像突出于一座高峰的一块危岩。

由于这顶阁地位突出,因此算是全竹林庄院最醒目的一处房舍。

莫家玉自阁脚略一算计,估计由脚到顶,这顶阁少说也有六丈高,而且四面全是用琉璃

瓦砌成,不仅光滑鉴人,在这星月苍茫之夜晚,还会闪闪发光。

莫家玉自认有能力可以很快贴壁揉升上去,惟由于顶阁构造特殊,地位突出,因此在揉

升之时,一定很容易被人发觉。

他衡量一下情势,决定除冒险揉升之外,实在别无其他方法可上得了这项阁,于是他毫

不耽搁,运功贴壁,沿着阁角揉升而上。

莫家玉选择阁角之原因,是看上阁面之间有棱有角,比较容易使力,因为这顶阁是方形

而非圆形,既是方形,阁角受光一定比北面小,由角揉升,暴露身形的机会也较少。

他像只猫儿般的,很快地便爬到阁顶。

突然,他觉得一阵晕眩,四肢变得柔软无力,不由得暗中大吃一惊!

片刻之后,莫家玉已支持不住,他虽奋力想抓牢头顶上的窗口,但仅一番挣扎,整个人

便昏迷过去,栽到瓦面上,发出一声巨响。

莫家玉虽然昏昏沉沉,但神智仍未完全模糊,他略一忖量,一下子便想到,他是着了小

玉的暗算。

这一来,形势上很显然,目下陈公威已完全掌握了优势,他的前功就要尽弃。

高楼之下传来沸沸人声,竹林院中的人并已点亮火把,准备上到楼面来抓下莫家玉。

莫家玉碰上这种局面,并没有失去斗志与信心,他虽则浑身动弹不得,但他脑筋动得奇

快,敢情此刻他还在设计脱身之法。

他试一运功,但一点也起不了作用,于是专心思考对策,只是对策还未想好,竹林院的

庄了已大举拥来。

这些在了抡刀执棒,高举火把,爬到瓦面之后,仍然小心翼翼地合围过来,显见这些人

对莫家玉还有很大戒心。

莫家玉喟叹一声,束手就擒。

庄丁们毫不费力地便将莫家玉押送下来,几个人前呼后拥,把他押进竹林院大厅中。

那大厅灯火甚是明亮,当中并排坐着三个人,两旁则围着数十名劲装打扮的任丁。

莫家玉抬眼一瞧,只见坐在当中的那三个人,右首那一个年纪甚轻,看来年末弱冠,长

得甚是俊秀,算得上是名美男子。

左首那人年龄约莫在四十上下,国两撇八字短髭,目光炯炯,神态显得相当威武。

中间那人是个清瘦瘦小的老者,须发已苍白,但眼光还是炯炯有神。

这三个人显然都是竹林院之首脑人物。

莫家玉被押到那三人之前,中间那老者道:“尊驾必定是莫家玉莫公子了?”

莫家玉道:“不错!阁下想必是这竹林院老庄主吧?”

那老者哈哈笑道:“老夫正是竹林隐叟慕白!”

他指指左右两分那两人,又道:“这位是老夫的总管,人称于手如来的司徒尧……”

那中年汉子欠欠身,慕白又指着右首那年轻人道:“这位是全国总捕快神探陈公威座下

第一帮手,铁腕勾魂林旭!”

莫家玉觉得这三人当中,还是林旭较引人注意,一来他年轻俊美,二来他看来城府甚

深,才智必定相当出众。

他略略思量慕白何以费词介绍司徒尧及林旭的原因,还未摸透之时,竹林隐叟慕白又

道:“今晚先委屈莫公子到本庄牢房休息休息,我们须得防范公子的同伙劫持,所以有怠慢

之处,还请恕罪!”

他说话客客气气的,令莫家玉对这竹林隐史的看法大大改观。

莫家玉忖道:“这竹林隐叟慕白若非生性慈祥,则必定是个刁黠阴险的人物……”

莫家玉的结论是:慕白必然是个险诈之徒,因为他从慕白的语气与神情,联想到“吃饱

的猫耍耗子”之事。

有的猫,尤其是吃得饱饱的猫,捉到老鼠之后,不会立刻咬死猎物,等到逗弄玩乐够

了,才肯吃掉被擒获的小老鼠。

慕白此刻的神情,正与这种狠诈猫一样,是以莫家玉料想那竹林隐叟一定是个姦诈百出

的人。

莫家玉懒得搭理慕白,慕白得意长笑,挥手叫人将莫家玉押下。

莫家玉被押走之后,慕白才又道:“林兄弟!这回可以向陈大人交待了,哈……”

林旭又客套一番,才道:“陈大人大概就快折回来了,我们要不要等他?”

慕白略一沉吟道:“等不等应该由你决定,不过依老夫之见,咱们最好不要耽搁!”

林旭站起身来,道:“前辈既然如此说,我们就继续办事要紧!”

一直没有开口的竹林院总管千手如来司徒尧,这时道:“启禀庄主,事情由属下陪林兄

去办,庄主还是休息吧!”

慕白点头答应,道:“这样也好!司徒总管你多辛苦点,不要被敌人侵入,老夫还得去

看看小玉!今晚还真亏她替本庄主立下大功!”

司徒尧躬身道:“属下晓得!”

林旭看看慕白没有什么可再吩咐.便在司徒尧陪伴之下,先在庄内逡巡一周,才折向监

禁莫家玉的牢房去。

且说莫家玉被押进牢内之时,仍觉得四肢使不出力量,他知道侵入他体内之毒,是属于

“五更迷魂”之类的葯物,这种葯物过了一段时间,就会失效,因而无须服下解葯,时间一

到,就可以恢复体力。

牢房内甚是阴暗,偌大的牢房设有五、六间用粗大铁栅隔开的牢笼,只有守卫桌前的一

盏油灯,根本无法照亮整个牢房。

莫家玉被推进面对通道的那间单人牢内,他没等押送庄丁离去,就躺在牢内干草堆上,

闭目养神。

那些庄丁交代了三名守卫之后,陆续离去。

莫家玉估计守卫也已回到那摆灯的桌前,才缓缓坐了起来。

果然那三名守卫正围在那张破木桌前,窃窃谈论,莫家玉四下打量,发觉这牢中所监禁

的人,好像只有他自己一个。

他正在奇怪,何以竹林院设下这间不小的牢房,却只关他一个人之际,突然隔着铁栅的

邻房,传来一声冷笑。

莫家玉不用别转头去看,也知道这声冷笑,是出自一名被禁在邻房的女人所发。

他霍地站了起来,抓住邻房的铁栅,道:“果然姑娘是在这竹林院中!”

那被禁在邻房的人,的确身材娇小,不像是个男子,但由于灯光昏暗,虽则仅隔数步之

远,莫家玉还是没法看清那女子的面庞。

那女子慢慢站了起来,走到莫家玉之前,这回隔着铁栅的莫家玉可看得一清二楚,这女

子正是那名震大江南北的红伶,长得艳若桃李,却发誓要手刃刘宾的杜剑娘!

莫家玉一看到那杜剑娘,反而百感交集,怔怔地拿眼睛看她。

杜剑娘被他看得不好意思起来,她觉得对方的眼光,好像久别的丈夫,痴望着刚聚首的

娇妻一般。

杜剑娘不敢跟他对望,把目光移开之后,道:“想不到阁下也成瓮中之鳖?”

莫家玉悚然惊醒,喟叹—声,脸色一阵发白。

杜剑娘恍然大悟,徐徐道:“你绝不是为了被擒之事感到沮丧及害怕,对也不对?”

莫家玉眸中痛苦之情一闪而逝,道:“姑娘何以被囚入此牢?”

杜剑娘用嘲弄的眼光看了莫家玉一眼,道:“你以为他们会把我关在什么所在?”

莫家玉道:“这……我料不出来,不过以陈公威的作风,他绝不会把你关进这种又脏又

乱的牢中。”

杜剑娘露齿一笑,道:“想不到你对陈公威了解如此之深,不错,我是今夜才被移至此

处的……”

莫家玉立刻掩嘴道:“那么你以前是住在一所三间连式的精舍之中了?”

杜剑娘说道:“你怎么知道?”

莫家玉心想:就是因为知道,才会上了大当呀!

但他回答时却道:“我只不过随口说说而已!”

杜剑娘恍然道:“哦?你一定四下找过我,你找我有什么事?”

莫家玉突然警觉,忙用传音人密之法,传声给杜剑娘道:“姑娘,有人在暗中窃听咱们

的话,你就当做不知,随口乱扯好了!”

杜剑娘反应很快,她虽则感到很不是味道,但她仍然神色自若地与莫家玉聊些不关痛痒

的话。

两人瞎扯了约有一盏热茶时间,窃听者仍未离去,只好互道晚安,各自卧在稻草堆中,

装作入寝的样子。

这么一来,如果两人以传声方式交谈,也不会引起窃听的人注意,因为从外面或上面探

视,牢中的莫家玉与杜剑娘,均维持着卧睡的姿态。监视的人很难发觉两人正在用传声之法

继续交谈。

莫家玉闭着双眼,传声道:“杜姑娘!看来咱们今晚的见面,是他们早就安排好的

了!”

他停歇一下,又传声道:“不过,他们这样做,却帮了我一次大忙!”

杜剑娘忍不住传声问道:“为什么?”

莫家玉道:“我冒险进入竹林院,目的就是为了找姑娘你,如今在这里被我找到你,不

就是他们帮的忙吗?”

杜剑娘道:“但那有什么用,你这不是已成笼中之鸟?”

莫家玉道:“不然,我靴底有一把极薄且利的刀片,这刀片可用来斩断控门的铁锁,只

要姑娘有意离开此地,我便能做到!”

杜剑娘迟疑一下,道:“就算你有此宝刀,但你如何能瞒得过四下监视窃听的人呢?”

莫家玉道:“这虽是个问题,但我深信可以想出办法来,目下就只看你愿不愿意随我脱

困!”

杜剑娘考虑之后,道:“你说说着救我脱困的用意何在,我才能决定是否偕你同逃。”

莫家玉道:“我救你的目的,是想请你帮个大忙!”

杜剑娘道:“如何个帮法?”

莫家玉突然造:“有人来啦……”

他传声之后,立刻发出均匀鼻息,配上他睡卧的姿态,看来当真是睡熟了一般。

进入牢房的人除了林旭之外,还有竹林院数名庄了,而为首的人正是那名总管千手如来

司徒尧。

一行人在火把引导之下;走到牢中铁栅之前,林旭道:“司徒兄的话果然不错,这厮中

了三夫人的梦中缘毒计,确是倦困熟睡!”

司徒尧道:“林兄有所不知,姓莫的这一睡,起码也得五个时辰以上,而且愈睡愈想

睡,说不定这小于此刻正在大做其风流美梦!哈!……”

他说到得意之处,纵声大笑,笑声震人耳膜,可见得这司徒尧内家真力相当浑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九章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