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羽檄》

第10章

作者:司马翎

阿烈清楚地看出那个英俊少年,心神已被这对鬼斧神工的塑像,以及那猥亵不堪的姿势所迷住,是以移不开双眼。

阿烈忖道:

“这个少年下定是鹰爪门的招世隐了,那个柳飘香真厉害,竟顺利地把诱至此处,我听那教主的口气,似乎这对欢喜仙人,具有某种魔力,使人一看之下,便失去了定力。”

只见招世隐的表情,变得十分迷悯,双眼射出了情慾的光芒,动也不动的站在那儿。

过了好一会工夫,一道人影拔开厚幔进来,低声喂了一声。

招世隐这才转眼望去,他的目光这时被她透露的春光所吸引,热烈大胆地加以凝视。

柳飘香故意作羞涩之态,道:

“哎!你为何这样子看人呢?”

招世隐似是因她畏羞而变得更为大胆,说道:

“你想想看,你穿这种透明的衣服。还不是等如没有穿一般?谁能不沉醉倾倒呢?”

柳飘香道:

“我的少爷,你别忘了这儿是什么地方,唉!我很愿意跟随你,任凭你如何处置我。但我们须得逃出去之后才行啊!”

招世隐翟然道:“是啊!现下可有机会么?”

柳飘香摇摇头,道:

“不行!我探看过那两条可以逃走之路恰是本宫两个最厉害精明的高手轮值,别的我不怕,只怕被他们发现时,立刻发动阵法和埋伏机关,你功夫再高、也难逃大劫……”

她一边说,一边移步上去,面上装出惊怕之色,很自然地就挨靠在他身上,招世隐由于一种保护弱者的本能反应,伸手搂住她。

这一来,柳飘香变成整个人投在他怀中。而招世隐的手掌触处,虽然隔着轻纱,也感觉得出她的肌肤,以及富于弹性的感觉。

他忽然用力把她抱紧,接着便是四片嘴chún,如胶似漆地粘贴在一起。不久,他的手开始不老实了,在她身上移动抚摸起来。

这时,最使阿烈不解的是,那招世隐既然明知此地尚是危机重重,何以忽然之间,完全置诸脑后,表现出一副*火焚身而不顾一切的态度呢?

霎时间。这一对男女,已卧倒在厚厚的地毡上。阿烈这才恍然而悟,敢情此殿铺上地毡,除了装饰之外,还有当作床铺用的意思。

招世隐扯掉柳飘香身上的衣服,可就露出那诱人的胴体,春色满眼,连阿烈也看得心头鹿撞,微微气喘起来。

幸而柳飘香并没有作进一步的逢迎,反而捉住对方的手,一面设法从他嘴chún攻袭下移开一点,说道:

“等一等,你把我当作什么呢?我正因不甘被男人当作玩物,才想逃出此地……”

招世隐如醉如狂,道:

“我还未娶妻,我们逃出此地之后,你便是我的夫人了,这可不算是玩弄你吧?”

柳飘香热烈地吻他一下,才道:

“啊!我此身有托,死而无憾了!但夫君你姓甚名谁,我若是不知,岂不是大大的笑话?”

招世隐说出姓名,柳飘香也报上自己的名字,接着道:

“或者这是天意,教我终身有托,能够碰上你。只不知你到这等幽僻之处,为了何事?”

阿烈付道:

“这招世隐一旦说出,性命就此断送了,唉!使这等美人计,真是厉害不过,比起用威迫利诱之法,强胜千百倍!”

方转念间,招世隐已道:“我是无意之中,闯到这鬼地方来的。”

柳飘香咬他一口道:

“据别人说,本宫禁卫森严,尤其是防范,无知闲人误闯这一闯方面,特别下过功夫,所以我这么多年来总未见过有人误入。”

招世隐哦一了声,抬起头来,四下观望,阿烈忽然发觉这招世隐似乎目光清明锐利,生像已恢复了清醒神智一般,无怪他没有把内情说出。这一点使阿烈十分佩服,暗自付道:

“他过得这等美人关,真是英雄中的英雄。如果是我……

他可不敢想下去,同时之间,可就发觉招世隐向龛中注目。不过是转瞬工夫,他的目光又由清明而变为迷惘了。

他跟着表现他的动作,亦足证明这一点。阿烈知道这是“欢喜仙人”的魔力,怪不得柳飘香要把招世隐带到此地,方始施展狐媚手段了。

柳飘香道:“告诉我,你究因何事到此地来的?’

招世隐侵袭的动作,被她所拒而不得逞,他大概是受不住这等强烈诱惑,当下说道:

“我没有骗你,的确是误闯此地的。”

柳飘香道:“我不信,你不把我当作自己人是不是?”

招世隐无可奈何地道:

“我一解释你就明白了,我误闯此地之举,已是远在几个月前的事了,当时没有敢入内探看,只远远的观察,发觉竟是奇风至险之地,所以数月以来,做了不少准备工夫,方敢再来的。”

柳飘香媚笑道:

“幸而你肯再来,不然的话,我此生此世,休想再出生天了。但促使你再来之故,断不会仅是为了好奇,对不对?”

招世隐道:

“是的,我第一次见到此地,可就想起一个人,可能在这个地方。所以我经过准备,才来窥探,希望查个水落石出。”

他这番话大概是有真有伪,所以柳飘香现出困惑的表情,沉吟思忖。

招世隐又大肆活动,向她挑逗求欢,柳飘香突然推开他,高声道:

‘别碰我,我知道你找的是谁了。”

招世隐一怔,愕然道:“我找谁呀?”

柳飘香道:

“一定是个美丽的女孩,哈!本宫中只有女孩子。你想抵赖也不行!”

招世隐见她妒嫉呷醋之态,不禁一笑,道:

“不错,我找的果然不是男人,但有一宗,这个人与我有血亲关系,所以我才会如此冒险而你也无须呷醋。”

柳飘香并不迫问此人是谁,接道:

“既然如此,你家中之人,一定晓得你到这里来的了?”

招世隐点首道:“当然晓得。”

话方出口,突然胁下一麻,全身登时瘫软无力,但见怀中躶体美女,弹跳起来,站在眼前,用一种不屑的眼光,俯视着他。

招世隐直到被她点了穴道,方始*火消退,恍然大悟。这时,对方虽然仍是那么美丽,曲线玲瑰,妙处毕呈。但对他已不再发生诱惑的力量了!在他心中,只有惭愧和悲愤。

柳飘香道:

“招世隐,你只不过是个rǔ臭末乾的小于而已,妄身曾经沧海,岂会看得上你,我劝你不必痴心妄想了,这一辈子,你休想得到委身。”

招世隐身虽不能动,口却可以说话。

皱眉道:“这儿当真是极乐教的根本重地乙木宫么?”

柳飘香道:“是的!极乐教主就在此地,可惜你道行太浅,无法看得见他。”

招世隐缓缓道:“他叫什么名字?是那里人氏??

柳飘香停歇一下,才道:“教主指示可以把姓名告诉你,横坚你已是活不成的人,他老人家姓李,尊讳天东,至于是何处人氏,连我也不知道。”

招世隐口中把极乐教主李天东的名字,念了几遍,然后说:

“我一死不足借,你若肯施恩把家姐的下落安危告诉我,我便死也暝目了!”

柳飘香道:“你姐姐是谁?本宫从来没有一个姓招的女孩子。”

她忽然停口,同时用手势阻止对方说话,似乎是倾听一个听不见的声音,之后,才又说道:“教主说,你姐姐一定是临汝甄姓女子,名双玉,对不对?”

招世隐大概是十分惊讶,怔了一怔,道:

“他如何知道的?”

柳飘香道:“我们教主神通广大,些须小事,焉有不知之理?”

招世隐嘿嘿冷笑道:

“那也不一定,假如他神通广大,便不须利用你施展美人计,布施色相,来探出我的口供了。以我看来,你在他心目之中只怕比之娟妓还不如呢!”

柳飘香怒斥道:“住口!你这是自找苦吃,怪不得我。”

招世隐那张英俊的面上,泛起了悔色,道:

“吃苦头我不怕,但你终究对我还不错,而我却如此侮辱你,心中着实有点不安。”

柳飘香面色大见缓和,阿烈忖道:

“这招世隐年纪虽轻,但应付人,却老练非常,早先对方一说出他姐姐的姓名之明,他表现得那么吃惊,才知这一定是在他认为十分隐秘之事,对方居然晓得,这才禁不住变了神色。当然,也许他是故意诱对方误入歧途,其实那个女子,根本不是他姐姐……”

只听招世隐道:“到底家姐的生死安危如何?望你赐告,以便安心等死。”

他一提到“死”,对方果然觉得不能不说,柳飘香道:

“她早已前赴极乐世界了。”

招世隐双眼一睁,道:“她死了?”声音之中,隐含悲痛。

阿烈至此,方敢肯定他并非故布疑阵,那个临汝女子甄双玉,果真是招世隐的亲姐姐。

柳飘香道:

“不错,她已经死了!我不妨告诉你,她死了比活着还要好些。因为她违犯宫规,是以按律处分,变成奇丑无比之人,整日作苦工,受鞭打。”

招世隐咬牙道:“她为何如此不幸?”

柳飘香一笑,道:

“本宫规条极严,她所受的,尚非最苦,现下本宫尚有数十犯规被罚的女奴,日夜操作贱役,鞭打屡加,这苦难不知何年何日才挨得完呢!”

招世隐道:

“我不信,你们这乙木宫中,似乎人数不多,就算整天汀扫洗刷砍柴等等,有几十个人,片刻就做完了,还有什么贱役可做?”

柳飘香道:

“这只是表面上的说话。实际上她们最苦之时,莫过于把本宫后面一座石矿的玉石挖掘出来,以及磨研成粉了。这个任务,再加几百人,一千年也做不完。”

招世隐道:“把玉石磨成粉末,有何用处。”

柳飘香娇媚一笑,道:“你想打听本宫的秘密么?其实你命在旦夕,何须多问?”

她不再说下去,使阿烈最是心痒难熬。

他轻轻掐一下,示意她小心,因为,此时那极乐教主李天东,以及余泰乾、管大师等三人,已鱼贯掀幔而入。

他们全都披上一件青色披风,上面是一个三角尖向上的布罩,连头罩住,只露出一对眼睛。因此,莫说看不见他们的面目,连身材亦无法分辩。

柳飘香虽然赤身躶体,却不以为意,转身向极乐教主道:

“这个姓招的可是马上处死么?也省得多费手脚看管。”

阿烈瞧着柳飘香的美丽胴体亦不禁惹起了遐思,然而她那残忍无情的话,却又使他大为失望,忖道:

“这一副美丽的身体之内,竟包藏着如此毒辣可怕的心肠,怪不得孔夫子远在两千年前,就告诫说,不可以貌取人,唉!”

他实在很替如此美好的女子可惜,又料想那招世隐今日势难幸免,所以也很为他着急焦虑。

只听极乐教主李天东道:

“留下此子的话,果然得多费手脚,一旦略有疏失,被他逃走,便是大大祸胎,所以柳供奉之意,甚是妥当。”

一旁的余泰乾和管大师,都目灼灼欣赏着那个惹火尤物,似乎对于招世隐的生死,全然不放在心上。

李天东又道:

“但目下并无须操之过急,反正我们离开以前,把他处决就是了。”

柳飘香一击掌,立时有一个青衣女子奔入来。此女长身玉立,没有面纱,路出一张漂亮的脸庞。

她比一比手势,那个青衣美女一怔,随即说了一声:

“遵命!”便把身上那一袭青衣脱下来。

大殿内顿时有两个袒裼躶裎的美女,俱是花容月貌,肌肤似雪,曲线丰满惹火,因而春意融融,又令人有目不暇给之感。

余傣乾笑道:“柳姑娘怎么啦?是不是你没穿衣服,则所有的属下都向你看齐?。

柳飘香道:“你者兄睁大眼睛再看,就晓得啦!”

余泰乾提高声音,作出抗议之态,道:“区区双眼已经睁到最大了。”

柳飘香一笑,媚态可掬,接着披上那件青衣,隔断了众人注视在她服体的视线。

这时所有的目光不觉移到那个青衣美女的躶体上,然而人人都泛起一种味道差的感觉。

这正是柳飘香何以能在乙木宫中,甚至武林中占到奇高地位之故了。她的身裁、皮肤、曲线等等,比起这个长身玉立手下美女,并不显得有何特别。可是她却具有特殊的魔力,令人觉得大不相同;当她收藏起她的胴体,顿时教众人生出曾经沧海之感。

她向属下点点头,那个赤身美女,迅即把地上的招世隐抱起来,向殿外走去。

李天东徐徐道:“诸位供奉,有何高见?”

管大师道:

“照招世隐所供述,他的行踪.家中已知,因此,武当派的开风剑客程玄道跟踪而至,并不希奇,本教必须针对此事,定一严密妥善的对策。”

余泰乾道:“一齐来,唯有施展灭口之法了。”

柳飘香道:

“临汝甄家上下数十口,皆无通晓武功之人,灭口不难。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羽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