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羽檄》

第16章

作者:司马翎

  高青云双目如隼,盯视着对方,神色渐渐冰冷严肃,道:

  “陆帮主太过奖了,兄弟虽然不甚费力就到了房门前,但兄弟于那行刺生涯,也非

朝夕,经验总是有的。依兄弟观察,陆帮主分明故留空隙,以待什么人前来。当然你等

待的不是兄弟,而兄弟不过是凑上机会,加以利用,得以不曾惊动贵帮之人而巳。”

  他停歇一下,又道:

  “兄弟并不过问贵帮之事。是以不想知道什么人将会来此。只请陆帮主放一句话,

要我稍候?抑是马上就谈我的事情?”

  他的干脆爽快,有一种迫人的力量。可见得假如他出手行刺之时,定必也是这般干

净俐落,不留一点痕迹。

  陆鸣宇淡淡一笑,道:“没关系,高兄有何见教,现在就可以赐见示了。”

  高青云点点头,提高声音,道:“伙计,出去。”

  阿烈应了一声“是”,转身走出跨院

  他距里面约是四丈左右,普通的高手,也不可能偷听到里面的说话了。但阿烈却毫

无妨碍,听个一清二楚。

  高青云向陆鸣宇道:“我们的谈话,最好能不惊扰房内的姑娘才好。”

  陆鸣宇道:“不要紧,想不到高兄竞是如此谨慎小心的人。”

  高青云淡淡道:“兄弟只不过不想伤及无辜而已,以陆帮主如此雄才大略之人,手

段狠辣,不在话下。如果被人听了去,那人岂不是招来杀身之祸?”

  陆鸣宇道:“这话倒是不假。”

  阿烈这才明白人家叫他退下之故,敢情是为他的性命着想。顿时对这个骠悍大汉,

生出好感。同时对那丐帮帮主陆鸣宇,生出厌恶之心。

  高青云缓缓道:

  “言归正传,兄弟只要请问陆帮主一声,最近的一年之内,金陵,抗州、汉阳、南

昌四地,发生的白昼行刺案,是不是陆帮主的杰作?”

  陆鸣宇反问道:“高兄已查出了多少?”

  高青云道:“多少都不关重要,帮主请回答一声,是或不是?”

  陆鸣宇道:

  “这话自然要回答的,但高兄万里迢迢,追到中原来,难道只得我一言就满足么?”

  高青云道:“以后的事,以后再提。兄弟喜欢按步就班地办事。”

  陆鸣宇道:“好的,如果我不干脆奉复,定教高兄瞧不起了,鄙人答复是一个‘是’

字。当然里面尚有文章,如果高兄肯聆听的话,鄙人就说出来。”

  高青云点点头,满意地道:

  “那几件案子都漂亮极了,错非陆帮主这等人物,别人也办不到。现在兄弟也不妨

答复帮主的询问了,那也是一个‘是’字。”

  陆鸣宇试探地道:“那么高兄敢是就此离去,不予追究?”

  高青云仰天一笑,道:

  “陆帮主乃是当今第一大帮会的领袖,势力何等强大,兄弟虽是桀骜不驯的人,却

也不至于不自量力到要向帮主怎样的地步。”

  陆鸣宇道:“高兄这么看得起我,我们谈一谈如何?要是高兄坚持称为交易,也未

尝不可。”

  高青云双眼放光,露出贪婪欢喜的神情,虽然如此,他仍没有立刻作答。

  陆鸣宇很有耐心地等了一会,高青云地才道:“怎么样的交易?”

  陆鸣宇道:“高兄于那一行的,鄙人自是聘请高兄施展你的绝技。”

  高青云道:“陆帮主别找兄弟开心了,这天下间还有你杀不了之人么?”

  陆鸣宇道:

  “当然有啦!有然的话,鄙人何必费许多手脚,等了一年之久,好不容易才盼到高

兄前来。”

  高青云似信不信,道:“那也不妨说出来听听。”

  陆鸣宇道:“高兄干完这一回,大可以洗手归隐享福了。因为鄙人志在必得,愿意

付出任何的代价。”

  高青云摆手打断他的话,道:

  “等一等,有两件事我弄不懂,心中直嘀咕。第一点是武林中还有谁能使帮主感到

束手无策的?第二点,帮主一上来就先说明愿出任何代价,简直鼓励兄弟狮子大开口,

极是违反常情。这两点疑窦,使兄弟认为这宗买卖不易接下来。”

  陆鸣宇道:

  “这也没有什么可以奇怪的,关于第一点,那是因为有的人,鄙人不忍亲手杀死,

有的则是不可亲自下手。关于第二点,鄙人认为一旦说出名字,高兄自然会漫天讨价,

倒不如先行说出,表示鄙人有此决心,不吝重酬。”

  高青云沉吟一下,突然一晃身闪电般扑去,在这一瞬间,背上的长刀,已撤在手中,

疾劈对方。

  陆鸣宇手中竹杖一跳一扫,也是快如闪电,看起来生似是他已算准对方要在这时出

手,所以挥杖势,恰好赶上了。

  “啪”的一声,高青云的长刀被对方竹杖架住。但见陆鸣宇左手骈指点出,高青云

横掌猛切,恰恰封住。

  双方对峙了片刻,高青云边才往后退。自然他的后退身法,大有讲究,所以迫得陆

鸣宇跟着行出。

  两人霎时已到了院中,陆鸣宇冷冷道:“高兄最好别动手。”

  高青云道:“兄弟决意向帮主请教百儿八十招,还望帮主不吝指教。”

  话声甫歇,长刀一挥,涌出重重刀影,直攻过去。

  陆鸣宇也挥动竹杖,严密封架。双方这一斗上,各自施展奇功绝艺,妙着如波翻浪

涌,滚滚不绝。

  事实上这刻整座客栈,皆在丐帮七名高手严密监视之下,任何人的进出,都躲不过

他们的眼睛。

  阿烈听到刀风杖声,晓得他们已经斗上。但他又知道自己如果掩过去偷窥,即使瞒

过交手中的两人,也避不过丐帮高手的警戒目光,因此不敢造次。

  然而他又深知像陆、高这等高手相拼,对于这个毫无真正师承和经验的人看了之后,

必定得益极大。

  况且他也不愿意放过这场精彩刺激的拼斗,因此他游目四顾,发现墙下有个狗洞,

便赶快移过去,扒低身子,从狗洞望过那边院子。

  陆、高二人果然不曾发现。各自放手对付敌人。翻翻滚滚的激斗了五十多招之后,

陆鸣宇左手开始活动,不时隔空遥点,指力激射时,发出“嗤嗤”的破空之声,顿时抢

占了八成以上的攻势。

  高青云后来勉力支撑了四十余招,看看势头不对,口中道:“陆帮主忘了交易之事

么。”

  陆鸣宇何等人物,一听而知,对方已是变相认输。

  当下跃出圈外,微微一笑,—道:“高兄的正宗内家刀法,真使鄙人大大开了眼界。”

  高青云深深呼吸几下,方始平抑了喘息,道:

  “陆帮主好说了,兄弟虽然埋头苦练一两载,下过一番功夫,谁知仍然远远不及陆

帮主。假如不是两年苦修之功,那就更不是帮主对手了。”

  陆鸣宇哦了一声,道:“原来高兄两年来不见影踪,为的竞是参修功心法,真是可

佩得紧。”

  高青云道:

  “帮主请恕兄弟冒犯虎威之罪。要知兄弟如果不试出帮主的真功夫,就没本钱可以

开价钱了。目下既知帮主还高我一筹,可知这个交易很难接得下。如果定要兄弟代劳,

这费用必定高昂之极。”

  陆鸣宇笑一下,道:

  “高兄别看轻了鄙人这个叫化头儿,说到财富,只怕当世之中,已不易找一可以与

鄙人相比之人了。”

  阿烈既看得可了,也听得可了。刚才两人免起鹊落,刀来杖往的激斗场面他已看得

一清二楚。

  虽然迅仇如风,凶厉如电。足以使他非常戒惧。但事实上他却感到他们的手法招式

还不是最严密的。

  换言之,他仍然感到似是有懈可击。只不过换了他上阵的话,到时能不能把握这些

空隙,却大成疑问。

  此外,陆鸣宇明明赢得对方,却又氢关系非常重大之事,交托与高青云,这又是使

他百思不得其故之事.

  高青云嘿嘿笑道:“好极了,陆帮主只要出得起价钱,兄弟连命也可以卖给你。”

  陆鸣宇回头望了房间一眼,但见虽有灯光透出,但外面明间却没有人影。

  他压低声音,道:“高兄随便开价无妨,我打算聘请高兄连做三件案子。”

  他停歇一下,才道:“第一件是这个房间内的女人,她姓苏名玉娟,烦你取她性命。”

  高青云爽快地道:“使得,只要你出得起价钱。”

  他的声音也极低,纵然有人站在旁边,也听不见,可是阿烈却听得一清二楚。

  陆鸣宇也低声道:“这女人不难杀,鄙人出价一万两万如何?”

  高青云道:“如果当真不难杀,那真是兄弟平生最易赚,也赚得最多的一次了。好!

兄弟接下来啦!只不知陆帮主是否要验看她的尸首?”

  陆鸣宇摇摇头,道:

  “不,高兄乃是此道中第一高手,有烦你连尸消灭,永远不留痕迹。鄙人只要你一

句话,就能放心。”

  高青云忖想一下,道:“那么兄弟打算诱她到外面,始行下毒手,帮主以为如何?”

  陆鸣宇道:“好极了,但务必要在半夜以前,把她弄走,以免妨碍鄙人另一计划。”

  高青云拍拍胸,道:“包在兄弟身上。”

  他打出手势,随即“哎”的叫了一声。

  陆鸣宇会意,哈哈一笑,高声道:“高兄慢慢走,恕我不送了。”

  任何人听了,都以为高青云负伤落败遁走,而陆鸣宇则发话讥嘲。

  陆鸣宇随即转身入房,阿烈扒在地上窥看,但见高青云匿藏在黑暗中。此外,四下

的丐帮高手,也撤走了。

  他大是忐忑不安,一方面恨那陆鸣宇的冷酷无情,另一方面,又为苏大姐忧虑。尤

其是她已有身孕,这个孩子,也很可能是陆鸣宇的,他何忍请来第一流的刺客凶手,取

她母子性命?

  他扒在地上,越想越气,过了一阵,略略冷静下来,定睛望去,但见那高青云盘膝

坐在角落中,似是在运功调息。然而他面上神色不停的变化,显然心情并不宁静,不知

因何事而如此。

  他一面坚起耳朵倾听,上房内传出低低的细语声,是那陆鸣宇道:

  “那个冯氏贼人须得在半夜时方始出现,我想起现在这段时间,先与本帮之儿聚议

一番,谈的自然是有关正式迎取你之事。”

  苏大姐欢然道:“好啊!你快快去吧!”

  阿烈心下明白,敢情陆鸣宇是借这个藉口,离开苏大她,以便高青云得以乘隙下手。

  他的心不禁“怦怦”地跳起来,暗念高青云马上就要下手了,这个著名的刺客凶手,

杀人不眨眼,自然不会怜惜苏玉娟,放她逃生,然则他该怎么办?袖手旁观么?自然不!

但他有什么法子?

  要知这高青云不寻常庸手,阿烈对他的“真气”护身功夫虽然很有信心,可是碰上

这等一流高手,自然又当别论了。

  他真想趁对方暝自打坐之时,悄悄过去,用怀中日夕不离身的匕首刺死他。但此举

纵然成功,一则陆鸣宇可以另外设法杀死苏玉娟。二则他又有一种说不出理由的感觉,

觉得高青云并不坏,不想伤了他性命。

  他为什么觉得高青云不坏,连他自家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也许是由于高青云命

他退下,以免被陆鸣宇灭口而死这件事?抑是高青云的气质。使他不知不觉中感到他不

是真的坏人。

  高青云突然站了起身,先拉拉衣服,摸摸背上的长刀,这才举步走去,昂然踏上石

阶,直抵房门。

  房内灯光末灭,他到了门口,毫不迟疑,举手轻轻叩了两下。

  黑夜之中,万籁已寂。这两下“笃笃”的叩门声,听得份外清楚。

  房内的苏大姬似是吃了一惊,片刻后才问道:“什么人敲门?”

  高青云冷冷道:“我,高青云。”

  苏大姐听到来人报出姓名,虽然声音很森冷,却仍是放心了不少,伸手拉开房门,

目光到处,恰好碰到了高青云那双充满杀机的眼睛。

  她打个冷颤,随即挺起胸。表示她不怕,道:

  “我不认得你,哼!你虽然连敲门声也有点怪,但我可不是容易唬倒的人。”

  她这么一说,阿烈才恍然大悟,敢情刚才那两下叩门声,确实有一种冷酷无情的节

奏,教人一听便不由得心惊,晓昨不是好道路。

  至于高青云如何能在这种至为简单的动作声响中。表示出他心中的杀机,实在使人

想不透。

  高青云上上下下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羽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