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羽檄》

第21章

作者:司马翎

阿烈冷如冰,道:“是陆一瓢,我可说错?”

梁忠山讶道:“是他?这人声名很好啊!”

裴夫人瞪他一眼,道:“难道我的声名不好?”

梁忠山汉口气,道:“老奴绝无此意。”

阿烈道:

“若要盗名欺世,何难之有?裴夫人。我恐怕得杀你才行了。”

裴夫人看看事到如今,也用不着多扯了,当下问道:“你办得到么?”

阿烈道:“你自己说过,世上没有绝对不行的事。”

裴夫人现出警戒的神色。道:

“我劝你还是多想一想的好,免得一旦拼上,我也留不住手了。”

她停歇一下,又道:

“况且你还须我的指点。才能练成化血武功,你难道不学了?”

阿烈点点头,道:

“不学啦!假如我让你帮助我,大丈夫虽受点水之恩,亦当涌泉以报,叫我如何还能杀你。”

裴夫人道:“这话真教人敬重,可惜你太不会权衡轻重利害了。”

阿烈道:

“咱们未动手之前,总算尚有一点说话的余地,我想问你一句话,只不知你肯不肯回答我?”

裴夫人道:“什么话?”

阿烈道:“这话只怕你不愿回答。”

裴夫人道:“那么,你还问不问呢?”

阿烈道:“当然要问。”

他站起来,双手按住桌面,一面伸手把油灯的灯罩拿下来,一面道:

“灯光太暗了,我看不清楚你的面容。”

说时,已开始挑起灯蕊,使灯光明亮一些。

他回头望了裴夫人一眼,顺手把灯罩放加灯盏上。

房间中充满了油灯燃烧的味道,阿烈道:

“裴夫人,请问你自从施展血羽檄以来,已用此杀过多少人?”

裴夫人在心中迅快研究这句话的含意,道:

“假如你真是查若云的儿子,我杀一千个也没相干。反过来说,只有你不是查家之人,才对此耿耿于怀。”

她冷冷一笑,又道:

“尤其是你与这些被杀之人有关的话,更是如此。阿坤,我这话对不对?”

梁忠山道:

“话是不错,但他的的确确是查大爷的亲生骨肉,绝无虚假。”

阿烈道:

“裴夫人,如若咱们最后不免拼个生死,则我是不是查家之人,已无关重要,你不肯赐复我的询问?”

裴夫人一听果然有理,当下道:“一共二十多个。”

阿烈道:“你可计算得出最准确的数目?”

裴夫人道:“一共廿十六个。”

阿烈立刻钉问下去,他乃是利用这个迂回的方法,旁敲侧击地查明她可曾杀死他的母亲。

如果一上来就直接问她可曾杀死开封府那个病妇人的话,她发觉有异,便不一定讲真话了。

他先问峨嵋那边被杀的人数,跟着一跳就到开封。

裴夫人道:“一个。”

阿烈的心往下一沉,因为她已不亩亲口承认是凶手了。

为了小心求证,第二步务须把人数弄对。

于是他继续往下查明。

将各地人数加起来,果然一共是廿六个。

梁忠山当然明白他的用意,但不明白的是这位“少爷”,有什么把握可以杀死裴夫人这等一流高手?

他虽然极不想发生这等自相残杀的惨事,但一则阿烈实在被迫非报仇不可。

二则又得知裴夫人曾与别人私通这一点,便使他不禁替故世的主人,感到愤恨不平,因而生出了敌意。

他却不知道阿烈敢情也是利用这件事,使他自己生出恨意的,否则他也将会下步得毒手呢!

裴夫人最后问道:“你可满意我的答案了么?”

阿烈道:“满意啦!”

接着长叹一声,用沉重不安的声音道:“但我非杀你不可,请你原谅。”

裴夫人讶然注视着他,突然间从他的声调,与他眉宇间的神情上,勾忆起当年查若云与她分手的情景。

她最后摇摇头,道:

“人生真是奇怪,许多事情,说也说不清楚,没关系,你即管动手,但我并非不抵抗你。”

阿烈道:“当然啦!有谁肯束手待毙呢!”

他向裴夫人迈前一步,作出扑击之势。

裴夫人迅即站起身,举手掣出银钩。

然而她突然花容失色,退了一步。

阿烈沉声道:

“不必奇怪,我通晓天下花草之性。刚才在灯蕊中,暗暗加上一点东西,你吸了之后,气力大减。”

裴夫人露出运功提气的神情。

在一边的梁忠山,这才恍然大惊。

暗中一提气聚力,顿时发觉扯气阻塞不通。

阿烈扑上去,挥掌一拍,把裴夫人手中的银钩击落地上。

另一双手抓住她的手腕,轻轻一拉一扭,裴夫人这条手臂,便被扭到背后,无法动弹。

她闷声不哼,任得阿烈处置。

阿烈找到一条坚韧的麻绳,便把她双手倒缚在背后,又缚住双足。回头一望,但见梁忠山正在闭目调息。

他道:“梁大叔,等一阵子就能恢复如常。”

梁忠山这才睁开眼睛,只见阿烈把裴夫人放在床上。

裴夫人既不挣扎,也不言语,

梁忠山问道:“少爷,你打算怎么杀她?”

阿烈道:

“我用拳头也行,或者扼死她也可以……不过这都太残忍了一点,唉!我不够毒辣,竟下不得手呢!”

梁忠山道:“那么你竟是打算放过她了?”

阿烈摇摇头,道:

“不,我给她一个全尸,咱们走吧;她很决就会饿死”

他当先行去,梁忠山临出门时,还回头看了床上的女人一眼,只见她正也瞪大眼睛,向他回视。

梁忠山道:

“芸姑娘,假如你早就从这世上消失,毫无影踪那就好了,也可以免去今日这一幕可怕的场面。”

裴夫人目光闪动,似是在思忖话中之意。

直到梁忠山转身行出门口,她才提高声音,说道:

“今日的场面,并不可怕,我能无声无息的离开人世,心中一点也不痛苦。”

阿烈和梁忠山走出老远才停下脚步。

阿烈仰望着天上星斗,默默出神。

梁忠山道:

“少爷,咱们到宝库去吧,别再想裴夫人了,她是罪有应得。”

阿烈实然道:“梁大叔,敢情你也不忍杀死她?”

梁忠山道:“咱们不是让她饿死么?”

阿烈道:

“笑话,她一身武功,那条麻绳岂能捆得住她?何况她还有嘴巴,不会大声呼救么?除非她自杀而死。”

梁忠山道:“这样说来.你早就晓得她不会死的了?”

阿烈道:

“当然啦!同时也从你们的对答中,听出她答应你,从此永远不在江湖上露面,对不对?”

梁忠山道:“正是如此,但老奴可以解释。”

阿烈道:“用不着解释了,咱们到宝库找分光剑吧:“

他们在黑暗中奔行过不少街道,最后来到一处地方。

四下皆是陋巷人家,显然这是贫民聚居的地区。

阿烈突然停步,沉声道:“梁大叔,你带我到那儿去?”

梁忠山道:“到宝库去呀!”

阿烈道:“前面可不就是我家么?”

梁忠山道:“不错,但咱们只是路过而已。”

他们经过一间屋子间,阿烈禁不住停下来,睁大双眼,望着那道熟悉的但已被蛛网灰尘布满了屋门。

霎时间,往事都兜上了心头,只不过几个月的时间,但他的人生已发生了许多事,以及极大的变化。

自然最可悲的是莫过于他这番重来,慈母已逝,音容永别。

此生此世.再不复能再得她的嘘拂照顾了。

两行热泪,从阿烈眼中涌出,流过面颊,滴在襟上

这间屋子之内,曾经多少叮咛,多少慈爱。

只是如今皆成烟云陈迹,只剩下一间静寂的屋子而已。

梁忠山柔声道:“少爷,咱们走吧!”

阿烈只嗯了—声,没有移步。

梁忠山道:

“等一切都妥当之后、咱们风风光光的回来,整理主母的手泽遗手,这才是纪念她的办法。”

阿烈也明白目下不可耽误.只好收拾起满腔凄凉,举手拭泪,转身行去。梁忠山已在前面带路,走得甚是迅快。

不一会,已到了城北区的一座深广高大的住宅前面。

他们绕到宅后,目光从院墙上投入,可以看见一座两层的石砌楼房。

梁忠山道:“少爷,这是你外祖父家。”

阿烈一愣,道:“我娘不是贫家出身的么?”

梁忠山道:

“不是,她怀孕之后,才被赶出来的。老奴奉命假扮主母的丈夫,以瞒过邻居耳目。”

阿烈道:“为什么不找好—点的屋子呢?”

梁忠山道:“主母不想离开太远……”

他停歇一下,又道:

“那时候还未商妥,家里就发生大祸。所以老奴也认为装作贫户好些。起码敌人想不到查家之人,竟会如此贫困沦落。”

阿烈没有作声,梁忠山又道:

“其实老奴错了,当时如果不是那么怕死,我早点把化血神功传给你,唉!”

阿烈道:“过去的事,不必提了,咱进去吧!”

梁忠山道:

“这座石楼,本是主母闺房,所以主公当年在她房内,做了一个小小的宝库,初时也是闹着玩的,但后来却藏放了不少宝物。”

阿烈道:

“那么咱们进去,会不会被人发觉?既然是我外祖父家,我当然不能伤害他们,对不对?”

梁忠山又道:

“你放心,老奴早就想过法子了,昔年老奴每隔几天,就在夜间潜来此处,装神弄鬼,闹得没人敢居住。”

他们越墙而入,奔到石楼边,一眼望去,只见甚是陈旧残破,可知必是久无人整理打扫。自然也无人居住了。

梁忠山道:“还好,至今尚无人敢住呢!”

楼下的大门紧闭着,但右侧却有一扇窗户是洞开的。窗内只是一片黑暗,看不见任何物事景象。

阿烈自从陷入武林的游涡和仇恨中以来,出生入死。从不曾畏惧过,但这刻却突然泛起了一阵战栗之感。

那扇窗户内的黑暗,似乎蕴蘸着无限的神秘,而且具有不少抵抗的力量,使他觉得自己无能为力。

梁忠山已跃上台阶,阿烈深深吸一口气,决定不把这恐惧流露出来,以免梁忠山认为他还是个孩子。

当下跟了上去,梁忠山带领着他,绕到另一边。那儿又有一扇洞开的窗户,他当先跳入去。

阿烈是在外面张望窗内光景,他的目力夜能视物,以是眼光到处,已看见宙内是一间书房。

房内到处都是尘埃和蛛网,但所有的家具均在,巨大的书橱,紫檀的书桌,墙上还有两幅残破不堪的书画。

当然尚有几椅之类的家具。

梁忠山在房中回头等他进来,一面探手入囊,模出一枚特制的夜行照明火摺。他的目力远不及阿烈,是以到了黑暗的室内,就须得火光帮忙了。阿烈怀着奇异的沉重心情,一跃而入。

梁忠山低声道:

“书房后面,有一间贮物室。”说完,已准备打亮火摺。

阿烈伸手按住,阻止他这样做,轻轻道:

“我瞧得见,你跟着我就行啦!”

他们走到门边,横移门闩,突然听到门外面发出“吱”的一声。

阿烈被一阵惊惧所袭击,浑身血液创似乎停止流动。

但他的脑子却不禁联想起门外的黑暗中,某种可怕的景象。

直到梁忠山低声问道:“怎么啦!门闩拉不动么?”

阿烈听见自己的声音说道:“外面好像有声音;”

梁忠山道:“真的?咱们去查查看。”

阿烈很想告诉他可能有“鬼”,但他发不出声音,反而拉开了这道布满灰尘的木门,鼻中顿时嗅到一阵沉闷的气味。

这是空屋所具有的发霉气味,正足以使人受到荒凉、阴森等意味,因而此起人类天生对黑暗的恐惧。

门外的确非常黑暗,阿烈虽是有恐惧之感,但仍然一眼看出那是一条廊道,此刻空无一物。

他看不见鬼魅的影子,顿时心安得多。

当下一侧身,道:“梁大叔,你先走吧:“

梁忠山道:

“实在太黑了,连你也看不见啦!”说时,跨过门槛,啪一声订亮了火摺。

火光一闪动,阿烈似乎能把心中幻觉阴影抛开,顺手把门关上,因为他不想有人从窗个望见火光。

这时候,他才发现门上有一枚木制圆球,旁边有一道沟隙、可供这枚圆球横向滑行,顿时恍悟声音的由来。

敢情书房门内的门闩,与这外面的圆球是附着在一起的,当他移动门闩,圆球也滑动,便发出声响了。

由于外面是甬道,具有回响效果,是以圆球滑行的声音,特别刺耳,当时可着着实实的吓了他一跳。

梁忠山已沿着甬道走去。不数步.便转折向另一个入口,然后停步在一扇木门前面,用火摺照亮这道门户。

火光把木门照映得十分清楚,也是布满灰尘,有一把锁扣在外面.已经完全变成黑色.一望而知、即使用钥匙,也打不开了。

阿烈发现梁忠山小心检查门缝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羽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