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羽檄》

第25章

作者:司马翎

高青云道:“多谢你的指点,唉!我真弄不清楚呢!”

裴夫人道:“我也是,所以很想知道。”

高青云这时只须起身出去,别人皆以为他不胜酒力,要上厕所呕吐这本是常事,谁也不加注意。

他出得房外,只见徐璞用一支炭笔,在纸上写字,刚刚写好。

高青云装着步履不稳,踉跄地走过去。

徐璞警觉地望着他,纸条则捏在掌心中。

高青云付道:“这就对了,假如他不是正在做秘密之事,决定不会如此警惕,我得想个办法,拿过那纸条来看看。”

不过这一下子倒把他难住了,假如对方是普通人,他或可施展空空妙手,觑机偷过来瞧瞧。

可惜的是对方既有武功,同时又富于江湖经验,决计偷不到那纸条。

高青云心念电转,直到走近对方,还想不到计策。

徐璞只冷冷瞧着他,没有做声。

高青云扶住楼梯口的栏干,喘一口气。

刹时间,灵机掠过脑际。

他迅快地想道:

“是了,徐璞站在楼梯口,可见得这纸条是交给一个从楼下上来之人。如若不然,他大可以从前后窗户弹出去,那么我只要瞧瞧来人是谁,就多一个机会,说不定马上就可以下手。”

他喘一口气,酒气扑人,接着也不跟徐璞搭汕,迳自踉跄落楼。一个伙计上来时,还伸手扶了他一把。

高青云出了会宾楼外,便躲在巷口。

过了一会,他大步行出,跟随一个人行去。

两人一前一后走了十多步,前面的那个人惊慌地回头瞧看。但见此人竟是刚才上楼的伙计。

高青云冷冷道:“站住!”

他这一开口,顿时有一股森厉的杀气涌出,笼罩着对方。那个伙计打个寒噤,不敢不听命停步。

高青云走上去,伸手揪住胸口的衣服,沉声道:

“光棍眼中不揉沙子,你不是武林中人,但洛川派即是在本城发源的,你与他们有点渊源,自是不足为奇,但你也当知道,我只须暗暗跟踪,就晓得你与那一个接头。但我想省点麻烦,问问你就晓得啦!你最好老实告诉我。”

这高青云说的这一番话,但凡是有点江湖经验之人。都不得不马上作最“光棍”的打算。

换言之,对方即不可能硬赖说没有这回事,向时也用不着多说废话,只要讲出“接头”之人是谁就行了。

那伙计呐呐道:“小的奉命去找熊三爷。”

高青云道:“找他干吗?”

那伙计道:“叫他晚上来吃饭。”

高青云道:

“你知道个屁,现在快点把纸条拿出来我瞧瞧,不然的话,把你绑起来,又撕掉纸条,过两三天才放你,嘿!嘿!你这一来可就误了人家的大事啦!”

此计果然甚毒,骇得那伙计不知所措。

高青云手掌一摊,道:“拿出来瞧瞧。”

那伙计只好取出一枚纸团,高青云拆开一看,但见纸条上写着:

“发现蛊术线索。”

就这么寥寥数字,上下没有一个名字,使人弄不清究竟是谁写这张纸条,要交给什么人看?

高青云还给他,道:

“行啦!快去吧!我相信我与洛川派是同路人,不会对他们有害处的。”

那伙计收回纸条,而现惶惑之色。

高青云道:

“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怕我此举对他们有害,想通知徐璞,是也不是?这样吧!你回去告诉徐璞,说我在此等他。”

那伙计露出惊色,高青云道:

“你怕什么,反正你迟早得告诉他,而他也会找我查究此事。”

那伙计想想也是道理,当下回身奔去。

片刻间,徐璞已经出现,毕直来到高青云等候他的巷子里。

两人见面之时,气氛非常严肃。

徐璞打量高青云一阵,才道:“范兄高明得紧,兄弟甚感佩服。”

高青云拱拱手,道:

“徐兄休得见怪,只因此事非仅与贵派有关,事实上是与天下武林有关,所以兄弟才敢冒大不韪,截下徐兄的信差。”

他说得非常诚恳,实在足以令人敌意减少许多。

徐璞冷冷道:“话虽如此,但范兄未免太不把敝派放在眼中了。”

高青云道:

“假如徐兄定要把这件事牵涉到门派之间,兄弟也没有法子,只好等事后再解决这个过节。”

徐璞哼了一声,道:“事后?那么现在呢?”

高青云道:

“不错,咱们门派一点小小荣辱得失,若是比起当前的武林浩劫,实在算不了什么。是以在下说是事后解决。现在请徐兄指教一件事,那就是以欧阳菁姑娘态度改变得如此之快?这一点天下恐怕只有徐兄懂得。”

徐璞被他最后那一句,捧得相当舒服。

当下道:“此事与阁下说的武林浩劫,有何关联?”

高青云耐着性子,道:

“假如咱们查明陆鸣宇真是极乐教教主,武林中这一阵大乱,可想而知,兄弟可不是希望陆鸣宇是极乐教主,但事实上他嫌疑重重,非查个水落石出不可,这一点,务请徐兄打破门户之见,予以协助。”

徐璞微微一晒,道:

“范兄不但手段高明,连口才也是当世第一流的。兄弟是否能协助范兄,那是另一回事。倒是有一宗,兄弟甚感困惑不解。”

高青云感到他的反击,大有咄咄迫人之意,心中陡生警惕,暗中已提聚起功力,表面上一如平时,问道:“是那一桩事使徐兄感到疑惑?”

徐璞道:

“兄弟一直与丐帮之人在一起,只不知范兄凭什么坦诚要我协助?难道兄弟我决不会是陆帮主的同党么?若是同党,范兄的处境,岂不是十分危殆?”

这话问得入情入理,假如他是陆鸣宇一伙,那么这刻发出讯号,召集人手,实是不难取高青云性命。

当然这是指高青云当真是神钩门下而言,如果徐璞晓得他是“白日刺客”高青云的话,就不是这样问法了。

要知高青云的武功造诣,已非是一般的武林高手所能望其项背。是以纵使徐璞召来人手,围攻于他。高青云想击溃对方,虽是不易。可是如果只打算逃走,那是靠得住可以办到的。

高青云道:

“世上之事,有时就是赌博。依在下愚见,徐兄的相貌与谈吐都不似是邪恶之士。其次,你一道同行的,只是丐帮四大高手中的尤、赵两位长老,并非与陆鸣宇共进退,情况便大不相同了……”

他停歇一下,又道:

“但在下为了进、步了解徐兄的立场,才甘冒大不韪,强劫徐兄送出的消息。一看之下,更可证明徐兄是为师门出力,这才敢直接找上徐兄的。”

徐璞沉吟想了一下,拱手道:“承教了。”

高青云也还了一礼,道:

“徐兄好说了,请问那欧阳姑娘,何以态度突然大变?”

徐璞道:

“兄弟未有资格决定能否把这等机密透露与范兄,假如范兄不怕麻烦,便请移驾去会敝派掌门人。”

高青云心中大愠,忖道:

“讲了半天,这家伙仍然推托,哼!哼!谁知道他是不是诱我往陷阱里掉?”

他四顾一眼,凭他特别敏锐的感觉,晓得无人伏伺。

当下又想道:

“他怕一个人收拾不了我,才哄我去见姚文泰。这个想示固然不是百分之百的正确,但我必须及早防范才行。”

他点点头,应道:

“好的,在下这就前往姚府求见,但最好徐兄设法先通报一声。”

徐璞摆摆手,道:

“用不着了,范兄只须直接到一个地方,找一个指定的人,即可迅即得见敝掌门人,因为敝掌门人不在姚府居住,这是一个大秘密。其次,他的住处,只有本派三几个人晓得。因此,范兄依我之法前往,已足以证明早经过我们其中一人同意。”

高青云拱手道:“既是如此,在下这就前往。”

徐璞告诉他一个地址和一个人名,并且道:

“这个人名其实是假的,根本没有其人。正因如此,这个暗号除非我们泄漏,外人绝对无法查悉。”

高青云察言鉴色,已有六七成相信他是真话。

但他一生行事顺利,得享盛名于江湖,都是全靠胆大心细,机誓谨慎,因此之故,他仍然要留下一手保证自己安全的妙计,始肯放心前往。

但见高青云徐徐撤下背上长刀,道:

“徐兄之言,在下已有七八分相信。但兹事体大,在下仍然得作安全的措施。首先在下要先考验一下,看看徐兄是不是真的洛川派人物。”

徐璞双眉一皱,道:“范兄此举不觉着太过份了么?”

高青云道:“在下宁可事后肉袒负棘请罪,也不敢掉以轻心。”

徐璞从靴中拿出两把匕首,寒光泛射,显然锋利无比。

他冷冷道:

“这样也好,我正要瞧瞧范兄是不是真正的神钩门门下,不过兵刃无眼,万一失手误伤,范兄可别见怪兄弟。”

高青云微微一笑。道:“徐兄几时怀疑兄弟不是神钩门门下的?”

徐璞道:

“此事不必瞒你,自从咱们在此处会面交谈之时起,兄弟对尊驾的来头大感疑惑了,第一点是尊驾的高明手段。第二是尊驾口气之豪,竞有以天下为己任之意。第三是尊驾的气势,以及查听四下动静时的细微动作。据兄弟所知,神钩门还没有这等人物,除非是裴大侠亲自出马,然而尊驾一定不晓得,我与裴大侠有过来往,彼此间有点秘密的交情。因此,你不是他,亦无疑问。”

他停歇一下,又道:

“直到尊驾亮出兵刃,竟是长刀而不是单钩,这就更启我疑窦了,据裴大侠告诉我,神钩门虽然钩刀并用,是以往往有佩用两种兵刃之人,可是终是以‘钩’为主,你一动手就撤下长刀,岂不奇怪?”

高青云几乎要击节赞许,道:

“徐兄观察之强,宇内罕有其匹。洛川派有徐兄这等人才,无怪声誉激增,已踏登大门大派之列了。”

他略略停顿,面包迅即十分严肃,又道:

“然则徐兄自应了解兄弟的处境,今日若是不能生擒徐兄,定要下毒手走险着,务求杀死徐兄,以免秘密外泄。”

徐璞一怔,随即点点头,道:

“为势所迫,看来只好如此了,兄弟实是怪你不得。”

他手中的匕首,寒光不断闪烁,现在已举到胸前,准备应付对方任何形势的袭击。

口中接着道:“那么兄弟请问一声,尊驾究竟是谁?”

高青云道:“兄弟高青云是也。”

徐璞仔细地上下打量他,最后点头道:

“久闻高兄大名,今日得见,大有见面更胜闻名之感,错非高兄这等人物,谁能迫得兄弟步步失算而落在下风呢!”

高青云道:

“徐兄过奖之言,愧不敢当。现在请你当心,兄弟要得罪啦!”

徐璞精神一奋,道:

“高兄请。”

两人立即进入初步战斗状态之中,各立门户,摆开架式。除此之外,双方还须在气势上分个强弱。

高青云首先压刀跨步,向对方迫去,他那坚定雄健的步伐,配合上森寒的刀气,形成了强大绝伦的气势。

徐璞似是自知终久抵敌不住对方的强大气势,是以低叱一声,纵身跃起,迅如闪电般向对方冲扑。

两柄匕首,划出眨人眼目的精芒。

高青云低吼一声,宛如闷雷,手中长刀凌厉劈去。“锵”的一声,砍劈在敌人匕首划出的光华上。

徐璞震得身形往后退了数尺,却见高青云第二刀已经挟着凛冽劲风,追击而来,其势迅疾如电。

他这一刀从刚强化为轻巧,而在变化之际,非常自然融洽,毫无杆格之感,可见得他实是达到刀法如神的境界。

徐璞身子如风般旋开,左掌突出,竟然恰到好处的拍中刀身。

两道人影顿时分开,高青云压刀末发,目光如华,笼罩着敌人,道:

“徐兄这一手正是大天罡掌力,果然盛名不虚,佩服!佩服!!”

徐璞那一掌已用尽毕身功力,这刻忙于调息,再运功力,并且使功力调运至最精纯之境。

因此之故,不敢开口回答。

高青云举步迫去,长刀上又射出凌厉无匹的刀气,向敌人涌去。

徐璞晓得自己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是与他强大的气势相抗,也就是硬拼之意。另一是巧妙手法,卸滑敌人凶锋,就象他刚才那样做法。

然而这两条路都是窒碍难行,第一条硬拼之路,是因为他不擅这等强攻硬打之道,如若勉强这么做,不啻以自己之弱,对付敌人之强。

第二条路他已成功了一次,可是若是再依样画葫芦,来上一次,定必被对方当场杀死。

他不禁打心底服气这位“白日刺客”高青云的高明了,因为他居然能在短暂的时间内,迫使敌人落入一种立分胜负的决战情况中。这正是“刺客”的本色,一切都须得速战速决,不许稍延。

说时罗嗦,但在当时,徐璞只不过念头一转而已。

这刻他已确知对方必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羽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