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羽檄》

第26章

作者:司马翎

徐璞摇摇头,苦笑道:“恕兄弟没有法子可以帮这个忙。”

  高青云面色一沉,道:

  “徐兄此言差矣,要知我若顺利地见着姚夫人,或者尚可以为她洗刷罪名,假如她

真是冤枉的话。同时如若她确有婬行,兄弟亦较易下手杀她,为贵派除去此一附骨之疽。”

  他眼见对方已大为动容,当下又道:

  “但如果兄弟没有法子顺顺当当的见到她,势须明攻暗取以求达到目的。可是这么

一来,对敌之势已成,只怕没有选择余地了。”

  徐璞叹一口气,道:

  “高兄苦苦迫我,似是认定兄弟必有法子可以让高兄得以见到大嫂。这点实在令兄

弟大惑不解。”

  高青云道:

  “这道理很简单,例如姚夫人若想暗杀姚兄,便十分容易。因为她深知妮兄的嗜好

习惯及性格,是以不难出奇兵,在无声无息之中,干掉了姚兄。徐兄你是熟知她一切的

人,当然也可以替我想出办法了。”

  徐璞无奈地摊开手,道:

  “兄弟这辈子已见过不知多少高人,但若论最厉害的还数高兄。”

  高青云心中傲然一笑,忖道:

  “我的厉害你只不过尝到一点点而已,其实手段还多着呢!”

  口中说道:“那么徐兄果真有办法么?”

  徐璞道:“好吧,我姑且说个办法,行得通行不通可不知道了。”

  他停歇一下,又道:

  “大嫂是淮阳地方人氏,家中尚有一个兄长在世。高兄但须称从淮阳来,要面见大

嫂。她以为家中有事,可能会出来见你。”

  高青云道:“这倒是—个可行的办法……”

  徐璞等他想了一阵,才问道:“高兄可是采用此计么?”

  高青云道:“是的。”

  徐璞:“你为何不用暗访之法?”

  高青云笑一笑,道:“我自有道理,总之,兄弟尽力使她不受冤枉就是了。”

  两人谈到此处,便告结束。

  高青云根据自己踏侦过的路线,向姚府行去。他尽是在巷弄中绕行,一路上居然没

碰到一个武林中人。

  到了姚府,但见门墙深峻,两扇大门关得紧紧,只留下侧门出入。

  他敲敲侧门,便有个老家人应门。

  高青云道:“请禀告夫人一声,在下从淮阳来的。”

  老家人皱起霜眉,道:“小的没有见过你啊!”

  高青云道:“你最好连这句话也告诉夫人,她就晓得是怎么回事了。”

  老家人迟疑一下,终于让他入府。门房内尚有一个家人,他向这家人吩咐几句话,

自己便入内而去。

  过了老大一会工夫,老家人才回转来。

  高青云一瞧他的神色,便晓得结果了。

  老家人道:“贵客请进去,夫人在后厅等着相见。”

  高青云点点头,随他行去。

  穿过前一进宅后,发觉难得听到人语之声,但四下都干干净净,庭院的花木,也甚

是整齐茂盛。

  内门处有个婢女,正在等候。

  她的样貌相当灵秀,可见得甚是慧黠,尤其是那对眼睛,顾盼之间,透露出精明干

练的神情。

  她轻轻道:“大爷你带着刀干吗?”

  高青云道:“此是防身之物,不可离手。”

  那婢女道:

  “里面就是内宅,夫人正在等候,这等凶器,还是不要带着的好。”

  高青云摇摇头,道:“如果府上有这等规矩,在下就在此处面会见夫人吧!”

  那婢女疑惑地瞧瞧他,道:“大爷向来都是身不离刀么?”

  高青云道:“是的。”

  那婢女见他意思坚决,只好道:“那么请进来吧!”

  高青云一边跟她走,一面咕哝道:

  “这刻既然可以带刀进来,刚才何必多费一番chún舌?”

  婢女居然不甘示弱,应道:

  “大爷一定是怕这口刀会抖露什么秘密,才这般坚持吧?”

  高青云忖道:“好厉害的丫头,大概存心从我的刀上,查看我的底细了。”

  他当然不可以承认,立刻说道:

  “不管你怎么说,反正我在见着夫人以前,此刀决不离身。”

  那婢女忽然停步,使高青云险险碰到她。

  她回眸冷冷的望着他,道:“大爷可曾见过我家夫人?”

  高青云心中微怔,接着就答道:“没见过。”

  他非如此回答不可,否则万一吴丁香已躲在旁边,看见了他,也听见他撒谎说“见

过”的话,定要识破有诈。

  不过这样回答,自然也会惹起问题。

  婢女迅快地道:

  “大爷刚才话中之意,好像怀疑我家夫人会出来,所以非见到她之后,方可放心,

然而大爷却从未见过我家夫人,只不知你如何辨得出来?这是说假设夫人出了事,对方

派人假冒她的话。”

  高青云没有立刻回答,婢女又冷笑道:“若是那样,你怎么办呢?”

  高青云念头电转,勉强应付道:“这个不用你管。”

  婢女道:“哟!大爷你要知道,夫人见不见你,权操我手呢!”

  高青云道:

  “胡说,夫人又不是末见过世面之人,难道会害怕见我么?”

  婢女道:“不是害怕,而是不愿见到外人。”

  高青云道:

  “我虽是从淮阳来,但却不姓吴,简直就是外人,她如何肯见我呢?”

  那婢女道:“婢子只想大爷回答一声,你如何认得出我家夫人是真是假?”

  高青云面色一沉,道:“见了面自然认得,讲一两句话就知道了。”

  他随口编个理由,使对方误以为真有“暗号”。但见那婢女面色好转,泛起笑容,

回身行去。

  经过一道院门,便到了一座厅堂,只见厅内有个妇人,站在门内数尺之处,身后尚

有一名仆婢。

  高青云第一眼望去,便感到眼前一亮,敢情这个妇人只不过少艾年华,长得花容月

貌,非常美丽动人。

  高青云虽然已料想得到这个“紫衣玉箫”吴丁香,一定相当美貌,可是却没有想到

她如此的光采照人。

  他以“刺客”的头脑和目光,对这个美丽少妇加以研判,顿时知道她之所以特别动

人,并非由于她的艳容,而是因为她有一副极适度的身材,以及站立时的姿势,形成一

种迥异凡俗的风姿媚态。

  不过他自问心中却没有生出婬亵之念,如果她练就了“媚功”,则应该最能刺激男

人的情慾才是。

  他走入厅中,拱拱手,道:“你可是姚夫人?”

  那美艳少妇点点头,道:“尊驾是谁?”

  高青云道:“你是如此高明的人,请猜一猜看。”

  吴丁香秀眉轻皱,道:“原来你不是从淮阳来的。”

  高青云道:“你也不是吴丁香,对不对?”

  那美艳少妇—怔,道:“谁说我不是?”

  高青云道:“自然是我说的啦,你不是吴丁香。”

  那美艳少妇泛起笑容,道:“那么我是谁?”

  高青云道:“我不知道,但你的容貌光采,使人爱慕。”

  她听了这句话,面色反而沉冷下来,想了一下,才缓缓道:

  “不瞒你说,我真是吴丁香。”

  她如此郑重地作此声明,顿时把个久经风浪,以眼力超绝自诩的高青云,也弄得一

阵糊涂。

  他迅快忖道:

  “听起来她的话似乎甚有诚意,因此,她可能真是吴丁香,然而她却绝无风騒婬荡

的妖媚之态呀!”

  吴丁香见他眉头大皱,当下又道:

  “尊驾到底是谁?如何晓得利用家乡的名字,使我与你会面?”

  高青云觉得自己被迫到边缘上,已没有法子不摊牌了,不管是对是错,他总得依计

进行。

  当下高青云道:“在下特来向夫人请求,准许和一个人见面。”

  吴丁香道:“什么人我都不见。”

  高青云道:“不是你是我要见。”

  吴丁香道:“这与我有何关系?”

  高青云道:“如果夫人不许,便绝难见得到他。”

  吴丁香面色丝毫不变,道:“那人是谁?”

  高青云道:

  “在下事先声明,不管见到与否,仍然为夫人严守秘密,这个人就是……”他的话

声越说越低,使得吴丁香也禁不住身子前倾,凝神聆听。

  高青云还未说出人名,突然间快逾掣电般掠到窗下,他以极快的动作,推窗探首,

望了一眼。

  这些动作只在眨眼间完成,毫无阻滞。可知他早已算准了距离,看清楚窗户如何开

启等等细节。

  他停在窗下,回头向吴丁香微微而笑,道:“果然不出我所料……”

  吴丁香姗姗走过去,她的风度特佳,举步之际,全身的动作,包括把一绺秀发甩起

来的小动作在内,都予人强烈的绰约风华的美感。任何人见过她的风度,日后纵然只看

见她的背影,也一定认得出来。

  她走到距高青云四五步远,便停下来,chún边浮现一抹讥嘲的笑容,神态非常镇定,

淡淡地道:“你看见什么?”

  高青云道:“就是我想见的人”

  吴丁香道:“这儿那有你想见之人?”

  高青云道:“我明明看见了他的背影。”

  吴丁香道:“好吧,就算有一个人,便又如何?”

  高青云道:“我告诉过你,此事对外一定守秘。”

  吴丁香道:“我要如何感谢你守秘的好意呢?”

  高青云笑一笑,道:

  “用不着试探我,我并非来勒索你,老实告诉你,我早已查明此人是谁,也握有确

鉴证据在手。”

  吴丁香一听他说不是“勒索”,顿时心头迷糊,所有的推想,由此完全推翻。当然

她还须证实过这些话是真是假?

  她道:“你只想与这个人见面么?他姓什么?”

  高青云道:“他姓彭,对不对?”

  他已看见对方的美眸中,射出凌厉森冷的杀机。

  既然吴丁香已不知不觉透露出杀机,便可证明他说那男人姓彭,必定没错,否则她

不会作灭口的打算。

  吴丁香道:“你找他有什么事?”

  高青云没有马上回答,心中迅速付道:

  “她明知我不会告诉她,但她仍然这样问我,可见得她是在设法拖延时间。照理说

‘拖延’对她不利,她应该速战速决才是。因此,此举必有深意,我明白了,彭春深正

在外面查看,瞧瞧我可有援兵接应没有。如若没有,就赶回来与她一道联手,把我迅即

解决。”

  他摇摇头,道:“恕我不能奉告。”

  吴丁香马上道:“那么你就很难见到他啦!”

  高青云笑道:

  “这句话已证明你在敷衍我,当然你已接到过彭老五的暗号,晓得他末见过我,所

以你们打算把我一举击毙,使我水远不能开口……”

  吴丁香佯笑道:“那有这等事?彭老五是谁?”

  高青云道:

  “再等一会,他自会露面,对不对?现在且不谈他,我先请问你一声,你可知道我

为何起初认为你不是吴丁香之故么?”

  这句话果然大大的引起对方的兴趣,虽然她极力装得不在乎,但她热烈想知道的心

情却瞒不过高青云。

  她道:“我看起来不像么?”

  高青云道:“是的。”

  吴丁香道:“你从前见过我?抑是看过我的画像?”

  高青云道:“都没有。”

  吴丁香温道:“既然没有,你怎知像不像?”

  高青云道:

  “这个问题,正是整个事件的要点。你与姚文泰,彭老五甚至加上我,使局势演变

成现在这等情况,起因亦不过是从这个问题上产生的……”

  他停歇一下,又道:

  “这样讲法,有点杂乱虚幻,也许你会弄不清楚,让我简单地说……”

  他的话被窗户打开的声音打断,转眼一看,窗外站着一个蒙面人,目光炯炯,锋利

似刀,盯视着他。

  高青云与他对望顷刻,虎躯微微沉低一点,突然间掣刀出鞘,“锵”的一声,寒光

弥漫。

  窗外的蒙面人,被他这一股凌厉强绝的刀气,冲得退了两步。

  高青云沉道:

  “阁下果然是彭春深,若是别人,最少也得退开六七步才行。”

  那蒙面人仍不则声,但却保持鹰瞬虎视之态,他无疑是在等候吴丁香的暗号,以便

联手猛攻。

  高青云又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羽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