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羽檄》

第29章

作者:司马翎

要知七大门派联合追缉阿烈之举,起因系“血羽檄”出现,各派伤亡了不少人,是以大家急谋对策。

所以在这等情况之下,一山大师的道歉,意义更为重大。

阿烈自然省得,当下道:

“在下深信大师必能秉公处理,目前在下须得全力对付封乾,恕我不能分心酬对了。”

封乾仰天冷笑,道:

“查思烈,你有多大气候,竟敢人前夸口。哼!哼!莫说是你,就算是查若云复生,这刻也非我敌手,你信不信?”

阿烈道:

“也许不假,因为你比他多练了十七年之久。如若先父继续修习武功,你活一百岁也不行。”

陆鸣宇插口道:“狂妄之徒,竟敢信口雌黄,真真可笑。”

阿烈道:

“你懂个屁,据说你的武功除了内功是得自人魔一脉之外,其他的功夫,大部分得自丐帮……”

陆鸣宇道:“是又如何?”

阿烈道:

“人魔沙天桓得到魔教真传,固然足以傲视宇内,纵横天下。可是他却碰不过‘三大奇功’。”

陆鸣宇道:

“这样说来,你化血门查家的武功,竟是三大奇功之一了?”

阿烈道:

“不错,若非如此,寒家的技艺,怎会被逍遥老人看得上眼?”

封乾的神情不但没变,反而泛起了安慰之色,道:

“这样说来,你已练成了化血真经的武功绝艺了?”

阿烈道:

“练是练过,但武功之道,源深浩瀚,不敢夸称‘练成”,但对付你的话,谅也不成问题。”

封乾道:“好,空言无益,咱们手底见个真章便是。”

高青云鉴言察色,心知其中有点不妥,不然的话,封乾绝对不会反而露出宽慰之色。可是他一时之间,想不出什么漏洞。

他深怕双方一动手。就没有挽回的机会了,坐下喝道:

“等一等,封乾,我且问你你不是打算与查公子和我逐个拼斗?”

封乾真怕他变卦,要改为联手对付自己,忙道:

“是的,若是公平敌对,虽死无怨。”

高青云道:“使得,但我须得与查公子说明白,同时请少林一山大师、武当风火双剑,作为见证……”

他移到角落,招手要阿烈及一山大师等人过去。

在角落那边,这五个当代高手,围拢低语。

高青云道:

“诸位不知有没有注意到,封乾的神色,似乎握了胜算。因此,我想借重一山大师等诸位的渊博见识,查出此人从那一点握了胜算?”

天风剑客程玄道首先道:

“他若是得了魔教真传,起码练有一两手至为毒辣,足以与敌人同归于尽的绝技,不可不防。””

高青云道:“话虽如此,但那究竟是下策。”

“如果他有把握获胜,无疑是因为他昔年曾与查大公子交往,获悉不少秘密,心中已有应付之道。”

何玄叔道:

“大师此言甚是,这封乾如此把稳,不外是由于他练就了不少破拆化血门武功的手法,同时他又有同归于尽的绝技,是以十分放心大胆。”

高青云道:“若然如此,查公子的情况就不大妙了。”

阿烈道:“我不怕他……”

程玄道插口道:

“还有一点,那就是封乾就火候上计算,认为必然赢得查公子,我们大家都知道,火候造诣,丝毫勉强不得。若是火候不到,即使是克敌手法,也无法收效。”

一山大师恍然大悟,道:

“是了,封乾固然一方面得悉化血门的许多秘传手法,有了破解之道。另一方面,由于武功上的制克,所以他已练有一套足以凌厉击杀敌人的手法,而这一路手法,不是魔教武功。”

他停顿一下,又道:

“这正可以解释陆鸣宇创立极乐教的原因。相信除了陆鸣宇是这等邪恶天性之人的原故外,还有就是他们要参考各家的武功,另创一套手法,以便万一当他魔教武功,被人所克之时,尚有反击之力。”

这些一流高手们,略略一谈,就找出许多惊人道理。

高青云道:

“大师的观测,洞瞩一切,决不会错了。现在问题是如何方能抵消他的优势,找出他的弱点?”

阿烈道:“我想我有法子对付他。”

高青云道:“这是生死存亡的关头,务须小心。”

事实上,他们也没有法子可以帮忙阿烈,纵然有些绝招,能够奏效,但在目前的情势中,岂有时间传授和修习?

因此,当阿烈步出战场之际,高青云等人,都不禁忧形于色。他们实在太耽心了,所以无法掩饰。因此,不但对方两名大敌觉察,连各门派的人,也无不看得一清二楚。心知必是阿烈情况不妥,是以亦都替阿烈担心起来。

陆鸣宇迅即退开,往高青云那边凑去。高青云亦往那边凄,两人相距六七尺,才站定脚步

他们的心意都相同,生伯对方到时插手,所以互相监视。

封乾眼见阿烈提刀直来,不敢怠慢,亮出奇门兵刃“金魔手”,双目如笔,凌厉地注视敌人。

阿烈的神态沉稳中又十分潇洒,衬起他英俊挺拔的面貌体态,真是丰神朗澈,令人心折爱慕。

封乾则是阴险狠毒,另有一番气概。

虽然他不是令人爱慕的那一类型。可是仍然能使人留下深刻无比的印象。因为他的阴险之气,也是当世罕见,极是惊人

双方凑到切近,阿烈潇洒地绕圈而行。

封乾在这刹时间,抢快了一线,往左转去。顿时变成他绕行,而阿烈守在核心的形势。换言之,他已抢占了攻击的主动形势。

众人见他如此厉害,着着抢先,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

忽见阿烈的形貌风度,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剧烈转变。

刚才是丰姿俊逸,潇洒飘逸。但如今却怒发冲冠,形象威猛。那一种凛凛的威仪,真是难以描述。

他在弹指之间,宛如脱胎换骨,忽然变了一个人。这一下莫说众人惊诧不解,即使是身在局中,专心一志对付阿烈的封乾,亦感到一怔。

阿烈蓄势待发,这刻对方心神波动,顿时生出感应,大喝—声,响如霹雷,提刀猛劈,快逾掣电。

他的喝声刀势,都与他的神态完全配合。

这一击之咸,难以言宣。

封乾的“金魔手”起处,架是架住了敌刀,但身子却震得往后直退。而阿烈第二刀又至,仍然凌厉得有如轰雷掣电。封乾迫不得已施展移形换位身法,迅快躲闪,看来甚是狼狈。

全场之人,眼见阿烈如此厉害高明,都不禁色然而喜。

封乾继续拆解敌刀,一连五六招过夫,他已退到院墙边,再无可退。许多人都高声喝采,因为这等情况,实在出乎意料之外。

阿烈心怀血海之仇,刀挟风雷之气,力攻敌人,一丝儿不肯放松。

封乾又勉强挡拆了三招,看看实在不妙,突然厉啸一声,“金魔手”改变招式,反守为攻。

但见他一起手就是少林神手的架式,紧接着连环反击,招出不离少林、武当等派的路数,气象迥异昔时。

这些招式,在他手中使出,居然别具威力,马上把阿烈的凌厉攻势阻止。而且由于他功深力厚,火候老道。

阿烈如若与他硬拼,便略逊色了。

不到三十招,封乾着着争先,屡用硬拼手法,竟把阿烈迫退老远,恢复了最初开始时的位置。

陆鸣宇仰天笑道:

“查思烈有多大气候,竟敢与我师兄为敌。他的结局,不外是溅血当场而已。”

高青云道:

“你别得意,那封乾现下是靠别的家派的武功混日子,等到他技穷之时,哼……哼……”

陆鸣宇道:“算你有点眼力,可惜为时已晚啦!”

高青云正要回答,话已到了舌尖,却打个转咽回腹中。他想说的是:封、陆二人孤势单,若然一众高手激于义愤,齐齐出手的话,他们两人死无葬身之地。但这番话却使他突然想到相反的方面,不禁骇然咽住。

原来他忽然想到己方的人多势众,只不过表面如此,骨子里大成疑问。因为在场的高手中,究有多少已经加入极乐教,谁也不知。因为可能陆鸣宇一声令下,这些已经加入极乐教之人,都公开反戈,这乱子就大了。

这正是陆鸣宇为何在许多名家高手包围之下,仍然不惧的真正原因了。高青云一想到这里,顿时额泌热汗。

这时候封乾、阿烈二人之战,阿烈显然已落了下风。

高青云忧心如焚,转眼向四下之人望去。忽见武当天风剑客程玄道正向自己使眼色,接着听到他的传声,恰是说出他刚才想到的危险情势。

程玄道也没有解决方法,高青云急得转眼乱瞧,忽见西面墙头,赫然站着。鬼厌神憎”曾老三。

他心头灵光一现,隐隐若有所悟,感到似乎有一个解决的方法,系于曾老三身上。可是一时之间,又想不出来。

阿烈在“金魔手”的凌厉攻势下,有如处身于惊涛骇浪之中,随时随地都会丧命,教人不胜替他担心。

但他本人却不屈不挠地专心应付,心灵中没有丝毫喜怒哀乐,一味见招拆招,该躲则躲。

以阿烈来说,他力敌封乾这等高手,最吃亏的还是经验不足,是以应变之际,住往发生“失机”情事。

幸而他犯的都不是致命的过失,是以一直有惊无险

两人看看已拼了八十招以上,封乾忽然手法一变,放弃了长江大河般的攻击手法,招式猛然缓慢下来。

阿烈不但不能趁他慢下之时,改守为攻。

反而还得跟他放慢,逐招比划。

这么一来,双方除了较量招式间的精微奥妙之外,还须拼斗内力,半点儿不能取巧。

但见封乾一连使出“香象渡河。、“麻姑献寿”、“电绕枢庭”、“双飞燕”等各派绝招。

阿烈仍然以化血门的武功应敌,相形之下,大为见拙。

他已被对方之四招,迫得退了六七步之多,看来最多不过是五招之内,便可分出胜负了。

东墙这边传出一声抑制的尖叫,乃是女子口音,高青云转眼望去,但见欧阳菁掩面发抖,不敢再观看战场。

他见到了她,猛可记起另一个女子,顿时把苦思之结解开了。

不过他现下仍然无能为力,如果阿烈不能反败为胜的话,一切都是枉然。

他定睛向战场中望去,阿烈忙又拆解了敌人一招,后退之时,脚下已有点踉跄。

高青云忍不住大叫道:

“查公子,你但须放手杀死封乾,其余之事,包在我身上。”

在场之人,都听得莫名其妙。

可是阿烈精神陡振,突然间一侧身,硬是让敌人的“金魔手”在肩上戳了一下。但他不但没有负伤倒下,反而挥刀如电,气势如虹,一招“犁庭扫穴”,刀锋砍中封乾的左腿。

这一刀虽然不是着实砍中,可是封乾伤势不轻,鲜血直冒。人也打个踉跄,退了三步才站得稳。

不过他站稳与否,对大局已无关重要。因为阿烈已如影随形般移上前,距他只有三四尺。这时阿烈长刀一挥,定可再伤敌人。然而东墙上有人大喝,道:“查思烈,瞧这是什么?”

没有人忍得住不向那边望去。一看之下,都为之失色。原来一个人抓住欧阳菁的后心,还有一把明晃晃的利刀,搁在她咽喉处。此人竟是人人皆识的许太平,他乃是此道中的老手,是以任何人都晓得无法插手救援。许太平不必多说,大家都知道他是以欧阳菁的性命,威胁阿烈不得向封乾下手。这样说来,许太平乃是极乐教之人,殆无疑问。

青龙会的二当家倪祖望怒喝道:“老三,你干什么?”

许太平狞笑一声,道:

“二哥,小弟对不起你们、但目下一发不可收拾,你还是去劝查思烈吧!”

阿烈真是愣了,要他放过封乾这个罪魁祸首么?莫说愤恨难消,同时也得考虑到以后的问题。

要知他本来赢不得封乾,全靠智珠在握,一上来就迫击敌人绝艺,接着苦苦支撑,直到封乾已习惯了这种打法,忘记阿烈护身的“金丹神功’,才突然硬挨一记,杀伤敌人。

这等战术,只能运用一次。如果封乾今日不死,那么他不但无法再杀封乾,反而将会死在封乾手底。

然而欧阳菁是他在当世间的红颜知己,她的死,阿烈岂能不管?

阿烈心中方寸大乱,耳边突然听到高青云传声道:

“查公子,你须得马上拿下封乾,才有讲价还价的机会。如若不然,封乾略略恢复,你就不易控制场面了。”

阿烈一想,这是道理,如果到失去讲价资格之时,十个欧阳菁,也一样送了性命。于是马上下了最大决心。

他不理许太平,厉声喝道:“封乾,丢下手中兵刃。”

封乾感觉得出他森厉的杀机,晓得如若不听他之言,非当场被杀死不可,当下只好依言丢下手中兵刃。

阿烈迫前一步,道:“转过身子。”

封乾已无还手之力,同时又想到目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羽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