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羽檄》

第30章

作者:司马翎

陆鸣宇傲然道:“没有什么值得忆念的。”

黄三毒耸肩,道:

“那就没得说了,但在下却要提醒你一句,关于你今日所做出的惊人结果,我早就猜到了几成,你信也不信?”

陆鸣宇道:

“你大概想藉此惊人之论,以提高你的声望,假如丐帮还有选举帮主的机会时,你便可以继承此位了,是么?”

黄三毒道:

“若然获得这等作用,我决不反对。不过事实上我倒不暇想及这一点。你可知道昔年在长老会议上,我为何是反对你当选的一个?”

陆鸣宇引起了兴趣,道:“你不妨说来听听。”

黄三毒转向四下的武林名家高手,向大家抱拳道:

“对不起,我等谈起一些私人的琐事,耽搁了不少时间,但望众位前辈朋友见谅。”

一山大师立刻道:“不妨事,黄长老请说下去。”

黄三毒道:

“敝帮帮主是由长老会议选出来的,这个会议,也有免职之权,但历代以来,只有今日,才不幸用上这种权力……”

他磋叹一声,继续是半向众人,半向陆鸣宇地说道:

“凡是被认为有资格当选帮主之人,照例受到通知,不参加会议。而在会议中一切经过详情,所有长老都立誓不得泄露,此所以陆鸣宇他可能到今日,方始得知我是反对之人。”

陆鸣宇道:“不错,你说下去。”

黄三毒道:

“这就是长老会议须得保持秘密的原故了,因为如果你知道我曾是反对之人,日后为本帮做事时,你可能心有顾忌与芥蒂,以致因私误公。事实证明,自你当选帮主之后,开始的几年,我一度是你的最得力之人,但后来因帮中各种事情而使我一直奔波在外,既不得日夕与你接近,复又无暇进修武功。这大概就是你胆敢夸口独斗我们的道理了……”

他歇一下,又道:

“但这些都不去管它了,说到那次我反对你的理由,却是因为我看出你性格上有一种毁灭的冲动,并且非常强烈……”

陆鸣宇道:“胡说,这话有何根据?”

黄三毒道:

“就是没有正确的根据。所以我在会议上所持的反对理由,只能说你太年轻,不应负此重任。”

他向四下望了一眼,又道:

“那时候我们都不过是二十几岁的小伙子,可是我们自八九岁起,就流浪江湖,阅世极深,二十多岁时、已经完全成熟,所以我这个理由,都不获别人认可,于是你顺利地当选帮主了。”

程玄道感慨地道:

“不错,有时候往往是有口难言,黄长老既然举不出有力的证据,以证明陆鸣宇的心理异于常人,当然不获别人认可。”

黄三毒道:

“我们年轻时,常在一起练功,一起游戏。其时我发现他有一个怪癖,就是喜欢把辛苦造好的东西弄毁。有好多次,他在海边沙滩上,利用种种巧妙方法,制造一所小小的房屋或堡垒等,当他建造之时那种热城专注,使人不得不赞美。但造好之后,他总是一脚踏毁,然后放声大笑,笑声中充满了冷酷的快意。”

他说到这里,四下之人,都觉得有点道理。

黄三毒又道:

“除此之外,他有时会在一些美丽悦目花朵、小鸟或蝴蝶等物事上,表现出他的残酷,他毫不留情的加以催毁,面上露出满足的表情……”

陆鸣字不耐地道:

“这证明了什么?这儿可没有心软如棉的女孩子。”

黄三毒道:

“这与心地软硬完全无关,凡是保存一切美好的、有价值的东西,乃是一个人的高贵德性。你若是缺乏这种高贵的德性,如何能做好一帮之主?”

高青云道:

“这样说来,他后来建立极乐教,躁踊女子,荼毒各派高手,正是他早期那些冷酷下流的行为的扩展而已。”

黄三毒道:

“对,我常年在江湖上混,什么样的人都见过,有些人的确非得折辱摧残别人,自己才可以得到快乐的。”

他缓缓扫瞥众人,又道:

“在下费了这一番口舌,目的是请武林前辈同道对敝帮曲予容谅。因为他天性中的邪恶,有时实在是力所不能防止的。”

别人都不便表示意见,高青云朗声道:

“从黄长老的话听起来,不问而知,当他厌倦了极乐教的成就之时,也会毫不留情地加以摧毁了?”

黄三毒道:

“当然啦!他连做帮主也会厌倦,那种偷偷摸摸的邪教,他的兴趣能维持多久?”

阿烈突然插口道:

“不,黄长老说错啦!假如继续迫得他非偷偷摸摸不可时,他不会对极乐教感到厌倦的……”

高青云道:

“可是现下已经变成公开之事,无论如何,这个组织中之人,早晚会受到应得的报应的。”

一山大师诵声佛号,响澈全场,接着用清静安祥的声音道:

“古语有云: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那些误入歧途之人,如果立刻悔悟,改过向善,定可超拔出苦海……”

此言宛如幕鼓晨钟,发人深省。余韵袅袅,在众人心头缭绕。

陆鸣宇仰天冷笑,道:“老和尚休得说教,须知慾海众生,已无可渡之宝筏,呔!黄三毒,你究竟要不要动手?”

一道人影跃入场中,道:“赵大刚先接你几招。”

他来势急猛,一鼓作气,使人感到他斗志坚强无比,谁也无法从中阻止。黄三毒皱皱眉,只好退开几步。

陆呜宇道:“早就要你们一齐上来,省得麻烦……”

赵大刚手中钢杖一举,顿时气涌如山,须发戟张,厉声道:“叛徒看招。”

呼的一声,猛扫过去。

赵大刚身材雄伟、肩力过人,武功走的是刚猛路子,威勇异常。是以在武林中有“撼山杖”之称。

这时他含怒出手,气势更是强大。

这一杖扫去,后着变化不多,可是单单是杖上绝强的力道,就够敌人好受的了。

陆鸣宇长剑一挥,剑气凝聚,细如丝缕,霎时间,把敌人的杖风和气势所形成的无限潜力,划破了一线。

他身随剑走,移开数尺。

他这一剑,委实精微奥妙之至,全场之人,都为之惊凛佩服。

但见陆鸣宇目射奇光,隼视着赵大刚。

赵大刚大吼一声,抡杖又扫。

说也奇怪,这一杖初出之际,与第一杖的气势差不多。但直到陆鸣宇出剑疾挑之时,威力已经大减。

说得迟,那时快,陆鸣宇在半闪半挑地让过这一杖之后,已经挥剑欺身后击,刷刷刷一连三剑,杀得赵大刚直退。

这等情况,真像是功力悬殊的对手决斗。众人虽然感到没有道理,可是事实摆在眼前,不能不信。

赵大刚面上的怒色,已远不如初入场时那么浓重。

他突然反击一杖,奇妙之极,险险击中陆鸣宇。

高青云厉声道:

“陆鸣宇,你若不是施展蛊术,这一杖就非得受伤不可……”

他明知道这话说出来,徒然教对方警惕,在对付自己之时,便不会大意施展,乃是有损无益之事。

在赵大刚方面,却没有一点点帮助。

因为他这刻已没法分心去听和想了。

但他还是忍不住叫了出来。

果然赵大刚浑如不闻,尤其是陆鸣宇一剑接一剑的向他攻去,着着争先,转眼间已把赵大刚困在一层剑幕中。

黄三毒眼见陆、赵二人,已移到距他六七尺远处,当下一横心,决定出手救援赵大刚。

他心念才转,便见剑光如虹,迎面电射。

原来陆鸣宇突然抢先向他出手。

黄三毒铁杖一挥,封住剑势,右手短钩已递出去。

但他这一招只用上一半,就赶紧撤回。敢情是赵大刚已经横杖扫击,杖势去路,恰好挡住了他的短钩。

陆鸣宇冷笑连声,运剑如风,霎时把他们都罩在剑光之中。不过显然黄三毒的情况,比赵大刚强胜得多。

尤一山刷地跃下场中,喝道:“住手,住手。”

然而陆鸣宇不理他,黄三毒不敢后退,赵大刚则简直没听见。

三道人影兔起鹘落,眨眼间拆了十多招。

猛听赵大刚闷哼一声,身形退出战圈。众人都清清楚楚的看见,他是小腹上挨了陆鸣宇的一脚。

赵大刚一出战圈,黄三毒反而得以退开。

魔杖尤一山跃过去,一把搀住赵大刚,顺手塞了一粒丹葯在他口中。

陆鸣宇冷冷道:

“省省你的丹葯吧,我这一脚,已震碎了他的腑脏,神仙也救不活他。”

话未说完,赵大刚已大口地吐出鲜血,双目慾闭。

阿烈插口道:“赵长老已没得救啦!”

但尤一山仍然抱持着赵大刚,自家也闭起眼睛,好像想用他的热诚友情,帮助赵大刚抵抗“死神”。

黄三毒冷冷道:“万恶叛徒,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看杖……”

喝声中一杖扫去,陆鸣宇挥剑招架,杖剑相触,陆鸣宇长剑只不过震动了一下,就化解了杖上力道。

这时两般兵器相触黏住,双方内力涌出,拼将起来。

黄三毒单子持杖,杖长于剑,形势上已吃了亏,因此眨眼之间,他手中钢杖,已经微微偏侧。

可是任何人都晓得,在这等拼斗内功之际,如果一方受到别人暗算,心神一分,马上落败伤亡。

而这黄三毒既有三种活的“毒物”,目下若能施放,则陆鸣宇的形势,无疑是大大不利。

纵然他能及时躲开,但总是受到莫大威胁,他的三种毒虫,名震天下,自然是具有惊人的威力。

但见黄三毒运聚全力,贯注在钢杖上,居然没有任何取用毒物的迹象,众人都感到十分不解。

正相持中,忽听赵大刚发出大口吐血的声音,接着尤一山把赵大刚的尸体,抱到墙边放下。

他曳杖过来,仰天冷笑道:

“陆鸣宇,你曾经口发大言,要以一人之力,诛杀我等,现在本人打算出手啦!”

由于他相距尚有丈许,而且姿势架式,都没有马上动手之意,所以即使封乾末被阿烈制住,他也不会立即插手。

高青云略略松一口气,忖道:

“他没有鲁莽出手,便不致于迫得极乐教之人挺身。这正是我们今日面对的难题,如果迫得陆鸣宇过紧,则潜伏在各大门派中的极乐教徒,非挺身出手不可。如果不诛杀他,今日之局,如何能了?”

他转眼望去,但见欧阳菁在许太平手中,动弹不得。玉颈上多了一把刀子,随时随地有喉管被害断之虞。

再看封乾,他虽然在阿烈的刀尖威胁之下,可是假如他功力恢复七八成,这问题便严重无比了。

只因以封乾的武功机智,在不得已的情形之下绝对可以做到挨上了致命的一刀而逃得性命。

假如他脱出阿烈刀尖威胁,则他拿了欧阳菁一命,就足以迫使众人自动让路,任得他们逸去。

陆鸣宇和黄三毒尚在拼斗内力,对于尤一山的说话,理都不理。

这种奇异复杂,变幻万端的局势,在场之人,虽曾有许多是经历过无数场面的,也泛起无从把握之感。

黄三毒的钢杖又偏侧了些许,看来败局已定。

但见他左手短钩,吃力地向右手钢杖移过来,不问可知他乃是想把短钩搭在杖上,以便双手一齐发力。

欧阳菁猛然尖叫一声,使得她再度成为全场注意的目标。

许太平道:“别嚷,我又没有伤害你。”

欧阳菁道:

“陆鸣宇的鞋子上有专辟蛇蛊毒物的灵葯,他分明在等候黄长老施放毒物,大概他已有把握在黄长老施展的一刹那,予以致命的一击。”

旁人听了欧阳菁的这话,虽觉有理,但并不惊异,都道是她的家传绝学练就的眼力。只有阿烈和高青云认为有异,因为欧阳菁对这一门,所知有限。

高青云立即问道:“如何见得他鞋上有葯。”

欧阳菁道:

“他拼斗内力之时,鞋上的葯气渐渐溅出,相信他是在鞋上做过手脚,须得以内力压挤,葯性方出。”

全场之人,都恍然大悟,敢倩陆鸣宇老早就算好如何除去黄三毒,是以故意与他拼斗内力,诱放毒物。

当然,他定然是另外有一种手法,可以趁黄三毒施放蛇虫之时,一下子就制他死命。

一山大师朗声道:

“善哉!善哉!陆施主处心积虑,恶毒可怕。贫衲听说昔年人魔一脉,有一种魔功心法,称为‘夺志术’,也是蛊术的一种。能在拼斗内力之际,趁对方一分神,侵入敌方心灵之内,致人死命。”

陆鸣宇目射奇光,注定在黄三毒面上,没有作声。

高青云忙道:

“尤长老,他已使出蛊术,你再不出手帮助黄长老,可就来不及啦!”

尤一山一直顾忌的是“极乐教”的问题,这是因为许太平的出手,有了前车之鉴。如果他贸然上前,谁知道这一回那个名家高手现出原形,又有谁知道这次会使用什么毒计,挟制大家?

但高青云这么一叫,他看看形势果然不妙,已顾不得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羽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