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钩斜》

第13章 化敌为友

作者:司马翎

  黑衣女子微微一晒,道:“你害怕了,是不是?”公孙元波点头道:“我的确十分

震惊。”

  黑衣女子道:“你纵然是武功高强之辈,但落在我们手中,亦是无法施展,你大概

已看出了这一点。”

  公孙元波道:“是的,刚才薛四爷带了两个高手前来搜查,居然看不见近在咫尺的

咱们,后来又忽然惊退,一定是你用了某种特别厉害的手段,方能如此。唉!那薛四爷

不知是何许人物,行动简直比闪电还快。”

  黑衣女子道:“他是京师内最有财势的人物之一,就算是公侯大臣见到他,都怕他

三分。”

  公孙元波道:“我明白了,他是东厂的人。”

  黑衣女子道:“他不是东厂的,是统领锦衣卫的提督大人。”公孙元波道:“反正

是厂、卫这一路人物,怪道谁也惹不起。”黑衣女子道:“你呢?你是什么人?”

  公孙元波苦笑一下,道:“我读书不成,学剑又不成,只好到处漂泊,四海为家。

哪儿有差事我就暂时定居。”

  黑衣女子道:“你家中还有什么人?”

  公孙元波耸耸肩,道:“没有啦!一个也没有,和你一样。”黑衣女子泛起同情之

色,但突然面色一沉,冷冷道:“你打算用这等话博取我的同情么?”

  公孙元波道:“这话从何说起?我只是据实直说而已!”

  黑衣女子以信不信地脱视着他,过了一会,才道:“好吧!

  就算你说的是实话。”

  公孙元波道:“姑娘在京师居住了很久么?”

  黑衣女子道:“不很久。我原是南方人,到现在为止,我还是吃不惯馒头和各种面

食。”

  公孙元波道:“若是叫我到南方天天吃大米饭,我也受不了。对了,姑娘你贵姓大

名呀?能不能赐告,以便称呼?”

  黑衣女子摇摇头,道:“你不必知道我的姓名了,因为我们马上没有谈话的机会

啦!”

  公孙元波道:“原来如此。”

  黑衣女子感到他的反应有点异常,忖道:“任何人听了我这话,一定会。已慌意乱

而追问下去,他却不是这种反应,可见得内中定有古怪。”

  她惊讶地有行打量这个近在咫尺的年轻男子,但见他剑眉斜飞,眼若寒星,面皮白

净,年轻虽轻,却有一股沉稳自信的气度。

  公孙元波这时也认为应该露出本来面目了,甚至不妨突然出手拿下她,因此他态度

显得更从容镇定,向她微微一笑,道:“姑娘不肯赐告芳名,那也没有关系。只不知你

为何这般仔细打量在下?莫非你怀疑自己出错了价钱么?”

  黑在女子道:“我心中有一点疑惑未得解答而已。那就是你的态度好像什么都不怕

似的,包括死亡在内。难道你真的不怕死么?”

  公孙元波道:“古往今来,多少英雄豪杰都有过视死如归的事迹。在下不怕死的话,

也不过是其中之一而已,算不了奇怪之事。”

  黑衣女子嗤之以鼻,道:“你如何可与那些杀身成仁、舍生取义的英雄烈士相比?”

  公孙元波道:“姑娘此言谬矣!在下自从出道以来,干的就是舍身为国之事,与厂、

卫权姦之辈难以两立。”

  黑衣女子吃一惊道:“你说什么?你是厂、卫的对头?”

  公孙元波道:“不错,假如你与厂、卫有密切的关系.不妨把我送去报功领赏。”

  黑衣女子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公孙元波道:“在下复姓公孙,名元波,姑娘早已得知,何须再问?”

  黑衣女子道:“公孙元波是你的真姓名么?”

  公孙元波讶道:“是呀!姑娘何故不信?”

  黑衣女子道:“因为薛四爷已从聂三娘口中得知你的姓名。

  如果你是他们的对头,他怎会交给聂三娘处理?”

  公孙元波道:“在下虽是厂、卫对头集团中的一员,但声名未著,是以薛四爷不知

道亦不足为奇。”

  黑衣女子冷笑道:“胡说!就算薛四爷身居高位,所以不认识你这等小萝卜头,可

是他乃是统领锦衣卫的提督大人,你如何竟也不知?”

  公孙元波不慌不忙道:“姑娘问得好。锦衣卫的头儿照理我虽不识其人,也应当识

得姓名,但一来聂三娘等人行动诡秘,使我一时想不到锦衣卫方面也做出这般鬼祟神秘

的勾当;二来薛秋谷没有说出名字,只听是薛四爷,我如何联想得到这薛四爷就是提督

薛秋谷呢?”

  他分辩得头头是道,黑衣女子也不能不信。

  她皱起眉头,沉吟一下,才道:“那么你现在猜得出猜不出我是什么人?”

  公孙元波耸耸肩,道:“老实说,我猜不出来,而你行动之神秘,亦是早先令我没

有猜出薛秋谷来历的原因之一。”

  黑衣女道:“你所供述若然完全属实,那么你就算得是爱国志士了,对不对?”

  公孙元波凛然道:“不错,在下自问可以当之无愧。”

  黑衣女道:“我如果把你带回去,那时不管你是爱国志士也好,是卖国贼也好,命

运遭遇都是一样。”

  公孙元渡忖道:“听她的口气,好像不想把我带回去呢。”此念一生,便暂时打消

出手拿下她的想法。

  黑衣女沉吟了一阵,又道:“可是我纵有天大胆子,亦不敢擅自放了你,所以没奈

何还是要把你带回去才行。”

  公孙元波泛起了啼笑皆非之感,道:“你说来说去,还是不肯帮助我呀!若是如此,

说之何益?干脆把我弄回去就是啦!”黑衣女面色一沉,道:“我又没有答应要帮你,

你急什么?我爱怎样想那是我自家之事。”

  公孙元波暗暗运聚功力,并且已预算好一出手就制住对方奇经八脉中的阳跃脉,使

她立即失去知觉。

  黑衣女如果知道这个年轻男子一身武功尚在的话,不仅会震骇莫名,而且决计不敢

和他靠得这么近。

  她的面色由冰冷又变为温和,说道:“说句良心话,你是不是爱国志士,那是另一

回事,但我却胆敢断定你是个很正派的君子。”

  公孙元波讶道:“姑娘这话从何说起?”

  黑衣女道:“这是因为我们靠得这么近,而你却没有一点失礼的动作。据我所知,

你们男人总是喜欢占女人的便宜,哪怕是碰一碰也是好的。”

  公孙元波道:“在下若在平时,大概不会如此老实。可是目下在你掌握中,生死未

卜,哪里还有心情占便宜呢?”

  黑衣女颔首道:“这话说得也是,但至少你很正直忠实,并不趁机承认自己是君

子。”

  她既不放他,又不带他走,老是找一些话来说。公孙元波觉得很有脱身的希望,因

此他也不出手,瞧瞧她究竟作何决定。黑衣女忽然婴凛四顾,轻轻道:“又有人来啦!”

  公孙元波一直都在运功查听,但却不曾听到任何声响,因此不禁怀疑道:“真的?

是不是薛四爷那些人?”

  黑衣女道:“不知道,我去看看。”

  她一跃而起,在附近屋顶上转了一大圈,很快便回到公孙元波身边,道:“不错,

是薛提督派出来的高手,严密封锁了这一带,但在东南方却有空隙。我们先离开这个地

方再作打算。”公孙元波道:“姑娘带着在下的话,只怕很难逃得过锦衣卫那些高手的

耳目。”

  黑衣女道:“你意思是要我放了你,让你恢复武功,与我一同逃出包围,敢是此

意?”

  公孙元波道:“那倒不是。在下若是恢复武功,就算姑娘纵我逃走,我也不肯。”

  黑衣女大惑不解,问道:“你不肯?这话是什么意思?”

  公孙元波道:“在下身份秘密已泄与姑娘得知,只要有法了出手,定须拿下姑娘。”

  黑衣女冷笑道:“你真是想得一厢情愿。我反正不会纵放你,这话不用多谈。你刚

才认为我逃不出人家的包围,我这就试给你瞧瞧,”公孙元波道:“在下倒是有个万全

的建议,姑娘要不要听听着丁”黑衣女道:“你且说来听听。”

  公孙元波道:“据在下观察,姑娘似是有某种神奇功夫,能使人看不见近在咫尺的

你,因此咱们与其逃走,冒暴露踪迹之险,不如以逸待劳,还是躲在这间屋子中。此是

万全之策,请姑娘三思,”黑衣女摇摇头,道:“不行,我的障服法功力有限,维持不”

了多久。假如对方停留稍久,就可以瞧出破绽形迹。”

  公孙元波道:“但一动不如一静,总比逃走好些。”

  黑衣女道:“这间屋子仍是专供守卫那条巷道之人居住的,本来所居之人很少,只

有三两个而已。可是最近连续发生事故,连聂三娘算起来,一共已有两个守卫之人开了

小差。这么一来,等如秘密已泄。照我的推测,薛四爷一定在他麾下高手中,选派多名

前来看守,不再像从前那样,延聘外人把守此巷。”

  她分析得头头是道,公孙元波亦不能不服气。

  黑衣女又道:“薛四爷麾下高手如云,随便派出七八个人来此,我们那时想逃,恐

怕更没有机会了。”

  公孙元波耸耸肩.道:“好吧!但在下还是认为你带着我逃走,实是不智之举。”

  黑衣女道:“对方目前的封锁阵势,并不是以此屋为目标,故此我们有空隙逃得出

去。”

  她那张美丽的面庞上,泛起讽刺的笑容,又道:“你不是自命不怕死的么?何须左

疑右虑!最多不过一死而已,你说是也不是?”

  公孙元波道:“话不是这么说。你既然不把我送入那座神秘的后花园中,我便有活

下去的希望。情势如此,我何必找死?”黑衣女道:“你先别太放心。我也是为势所迫,

就算打算把你带回去,但薛四爷那道封锁线甚是严密,任何人休想无声无息闯过,所以

我暂时把你带走,先找个地方安顿下来,再作计较。”

  公孙元波直到现在为止,仍然对这个黑衣女的一切所知有限,甚至可以说是全无所

知。在表面上,她应该是锦衣卫提督方面之人,才会居住于薛提督的后花园中。可是从

另一个角度看,她又不似是薛四爷方面的人,因为打从开始起,她就不曾考虑过将公孙

元波送还薛四爷。

  此外,锦衣卫提督薛四爷派人封锁了后花园,这也是十分奇怪之事。这一道封锁线,

是怕人闯入去呢,抑是怕后花园之人逃走?若说是怕人闯入,以黑衣女这等身手,可知

她那一集团之久也弱不了,如何怕人加害?若怕后花园之人逃走,公孙元波前此曾亲眼

见到两个黑衣人出入,并无受阻的迹象。

  这个谜团使公孙元波有两种想法,一是更为好奇,渴慾查个究竟明白;一是感觉得

出这一、秘密,对锦衣卫方面,定必牵涉极为重大。公孙元波当下已决定暂不泄露自己

并未受制之秘,仍然伪装下去,以便从黑衣女身上,查探出有关她那一集团的秘密。

  黑衣女把他扛在肩头,“喇”地蹿上了屋顶。公孙元波放软身子,任她施为。但觉

此女轻功之佳十分惊人,霎时已掠出十余丈之远。

  黑沉沉的街道上,毫无人影。公孙元波从她奔行的方向和速度上,晓得她乃是借建

筑物的各种阴影掩蔽身形,是以忽左忽右,时快时慢。

  他上半身垂在她背后,虽是面向地面,却也没有什么不舒服。但双腿垂在她身前,

却有点不好受,一来她抓得很紧,几只手指就像钢钧一般,使他感到疼痛,这也是由于

不能运力相抗,方有疼痛之感;二来他的大腿压在她胸前双峰之上,传来软绵绵的感觉。

在一个男人来说,这是须得咬牙忍受,才不会动心现丑。

  还有一点亦使他心神不安的,便是庞公度所赠的护身三宝之中,那口“碧血刀”由

于尺寸短,所以他目前是插在靴内,紧贴着小腿绑起。他怕只怕黑衣女的手碰到刀子,

把此刀取去。这时黑衣女突然向墙角阴影一钻,把公孙元波放下,让他站着,然后用自

己身躯贴着他,遮挡着他的身形。

  她这些动作极快,转眼间已经完成。公孙元波感到她的身躯的温暖和弹性,心旌微

荡,几乎伸手拥抱她。他自然不至于失去自制力,所以他想是这样想,却不曾伸手,同

时也发现前面丈许处出现了两道人影。

  现在公孙元波已晓得她躲避的正是这两个人了,定睛看时,但见这两人一身劲装疾

服,手持兵刃,动作矫捷,目光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化敌为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钩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