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钩斜》

第18章 再落敌手

作者:司马翎

  公孙元波道:“用不着啦!”

  万祥道:“咱们以内力拼斗下去,恐怕会造成骑虎之势。”

  公孙元波道:“没有关系,咱们不论用什么法子,可总得拼出一个高下才能罢手,

对不对呢?”

  万祥道:“严格说来,公孙大侠换了口气。以拼斗内力而言,万某已经稍稍中先

啦!”他说得客气,并不是直接指出对方已经输了。

  公孙元波淡淡道:“万兄这话不嫌往自己脸上贴金么?虽然我退了三步,但万兄由

门口退到壁边,可不比我退得更远么?”

  万祥眼中闪过怒色,但话声仍然保持客气尊重的意味,道:“在下之退,乃是动手

过招之时,岂能与拼斗内力时的后退可比?”

  公孙元波冷笑道:“得啦!别人也许被你唬住。万死不妨回头瞧瞧,墙上粉坚已碎

落一大块,可见得刚才你发出掌力时,身子曾在壁上借力使劲。咱们闲话少说,打现在

开始,哪一个被逼退,便得认输。万兄怎么说?”

  万祥一怔,无法可驳,只好颔首道。“好,那么公孙大侠小心了。”

  他掌上力道突然加重了一倍。公孙元波被他这股强猛劲道,冲得身子向后倾仰。

  在这俄顷之间,强弱已分。公孙元波虽是根基扎实,功力深厚,但对方数十载精修

之功,毕竟非同小可。现在万祥只要再加上一点力造,定可把公孙元波逼退了。

  万祥面上泛起一抹稳操胜券的笑容,提一口真气,腕臂间迅即蓄聚一股内力,准备

运到掌上发出。

  就在真力弥漫、慾发未发之际,万祥倏然感到对方柔韧的内力中,传来一种坚毅沉

着的奇异感觉。除此之外,他又感到公孙元波掌上粘性特强,极难摆脱。

  万祥不明白的是自己何以能在内力上感觉得出对方的潜在的意义,明白的是对手富

于粘性的掌力,足以使他陷入作茧自缚的窘境。因为他使的是阳刚之劲,如果这一下推

不退公孙元波,内力有发无收,自身便变成不设防的城市一般,禁受不住对方任何反击

了。

  公孙元波上半身虽是略略向后倾仰,但过了老大一会工夫,仍然维持着这个姿势。

  万祥大感狼狈,他已自蓄聚了一股真力在腕臂间,却不敢运到掌上发出,但也没有

法子撤回这股力道保护自己,~时成了僵持的局面。

  又江了一阵,公孙元波已经趁矾缓过这一口气,丹田真气上涌,内力陡然增强,掌

势一况一推。万祥身子“呼”地弹开,‘”砰”的一声碰在墙上。

  万祥面色苍白,连连喘气。总算没有摔跤,面子上遂没有那么难看。

  公孙元波道:“万兄,这~场承让啦!”

  万祥点点头,深深呼吸几口,等到不喘息了,才道:“公孙大侠年事虽轻,但武功

深不可测,在下是心服口服。”

  公孙元波本来想问问他那一手无形弓箭的奥秘,还有他如何获得青城派的十二连环

手和南少林寺的金刚掌力?但忽然想到这些人部神秘莫测,自己装出知道得越少,可能

更有利些。因此他把这些疑问藏在心中,提都不提,道:“既然万兄这样说,这三个女

孩子……”

  万祥道:“公孙大侠放一百个心,在下纵是粉身碎骨,亦不做食言背信之事。她们

将安然无恙,一如往常地过日子。”

  公孙元波拱拱手,道:“那么我告辞啦!”

  他走出厅外时,只见那三个美貌的少女,眼中都含着感激的光芒。至于大掌柜胡长

泰,恰与她们相反,胖胖的面上掩藏不住震惊的表情。

  公孙元波没跟她们说话,一径走回书房,心中暗暗想道:“胡长秦显然是深信万祥

能够赢得我,结果居然输了,所以他骇异不已,由此可见万祥的武功造诣不比等闲,在

这个神秘集团中,必定是有数的人物。”

  他这么一想,心中稍安,因为至少万样既是有数的高手,则这个神秘集团的力量,

便并不是强大得无可匹敌了。

  他独自在书房中静坐了至少一个时辰之久,突然听到院中传来步履声,面上登时泛

起笑容。

  转眼间,冯坚大步走到书房门外,扬声道:“小人冯坚谒见大爷。”

  公孙元波说:“进来吧!”

  冯坚人得书房,见他面色如常,毫无惊喜之色,不禁怀疑刚才的任务是不是很重要。

  他一边转念,一边说道:“小人已见到何三爷,交上书信,蒙他赁给一百五十一文

大钱。”

  公孙元波道:“很好,你这一去一来,有没有人注意你?”

  冯坚微微一笑,道:“大爷放心吧。小人步步提防,还没有发现可疑的人物。”

  公孙元波道:“那么咱们动身。马车呢?”

  冯坚道:“车子已经备妥,就停在大门前的侧门旁边。”

  公孙元波起身出去,万祥、胡长泰等人都来相送。万金兰这个扮丫头的,拎着一个

包袱跟着公孙元波上了马车。珠帘垂下,万金兰长长透一口大气,好像逃出了龙潭虎穴

似的。

  马车走了一阵,公孙元波问道:“万祥会不会不守信,加害你两姊妹。”

  万金兰摇头道:“不会吧?我不知道……”

  公孙元波道:“听起来恐怕靠不住,但如果他失信于我,将来一定后悔莫及。”

  万金兰怔怔地瞧着他,眼中透露出好奇的神色,过了一会,才道:“你真棒!幸亏

我不过是个普通的女孩子,用不着嫁人,不然的话,哪里还有男人看得入眼?”

  公孙元波道:“你很大胆,不像是个待字闺中的少女。”

  万金兰泛起惨淡的神色,垂下头去。

  公孙元波不明白她为了何故触动心事,变得如此悲伤。他可不想知道得太多,因为

他自己的烦恼已经如山之积,实是无力再替别人负担了,所以他不但不询问,还赶快岔

开话题,道:“万金兰,这外表的情形,看来果然十分严重。”

  那个女孩子慢慢抬头,接着从帘缝望出去。

  她见到街上之人熙来攘往,与平常并没有什么不同的地方,但她不想反驳公孙元波

的意见,便默然不语。

  公孙元波道:“目下尚是在大街上,便已有不少人化了装在巡弋检查。若是到了城

门,一定更加严紧。”

  万金兰实在忍不住,问道:“公孙先生,你一直没往外看,怎知道街上情况严重?”

  公孙元波微微一笑,道:“我当然有我的法子。”

  他笑起来之时妩媚动人,简直是个姣好的美女,一点看不出是男子汉。

  万金兰忽发奇想,忖道:“他看起来这般漂亮,等会若是叫那些东厂、锦衣卫的恶

人看中,抢了回去,那才好看呢!”她接着幻想到公孙元波被抢去之后,直到那恶人登

床之时,才猛然发现他的性别,这种情形一定很有意思。想到这里,不禁“噗曲”笑了

出声。

  公孙元波问道:“你笑什么?”

  万金兰哪敢说出来?忙道:“没有什么!”

  公孙元波沉吟一声,道:“看不出你小小年纪,却坏得很。”

  万金兰讶道:“我坏?我有什么把柄落在你手中?”

  公孙元波面色严肃,道:“我练就现心之术,是以你脑袋中转什么念头,我都瞧得

一清二楚。刚才,哼!”

  万金兰大惊道:“真的吗?”

  公孙元波道:“当然是真的!”

  万金兰定一定神,道:“不,你骗人。”

  公孙元波冷冷道:“你见我虽是男子汉,但~点也看不出来,因此……”

  他故意停口,沉吟了一下,在这瞬息间,他已观察出对方有惊讶和期待的神色,心

知自己的开头已猜中了。问题是这个女孩子的发笑尚有下丈,所以她会露出期待的神情。

  当然他无法一下子就转到正确的路上,因为他是使用一种淘汰式的推论方式,首先

考虑到几件能引起万金兰注意并发笑之事,接着�一淘汰其他想法,剩下了自己刚

才笑了一下这件事未被淘汰。

  微笑的表情本甚寻常,可是他目下扮作女人,自当别论,所以他胆敢断定是因为自

己易容化装得极像,连微笑时也看不出真相来,故此引起了她的注意。

  果然他的推论没错,因为万金兰并不反驳,只等待他更进一步推论下去。

  几个念头跳现在他脑际,地拣了其一,那就是自从他易容化装之后,人人都赞他美

丽。由“美丽”这个念头,想到了男人方面,而男人则只有东厂、锦衣卫之人方有机会

接触。

  他的面色又沉下来,忖道:“厂、卫之人没有什么好路数,调戏良家妇女已是等闲

之事。她必是想到这方面,才忍不住发笑,而且事后也不敢告诉我。”

  万金兰见他神色不善,大惊失色。

  公孙元波道:“哼!好得很,假如厂、卫之人看上我,你有什么打算?”

  他虽然不曾猜得十足,但已经足够了。万金兰几乎相信对方真能看穿她的脑袋。

  她期期艾艾地道:“我,我,怎么办呢?”

  公孙元波道:“你躲在一旁欢笑,对不对?”

  万金兰忙道:“不,不,我不会袖手旁观的。”

  公孙元波道:“你尽管幸灾乐祸吧!哼!我若有事,你也好过不了。”

  万金兰面色灰白,神情沮丧,不敢再说话。

  要知她。动中实是万分感激这位少年英侠,一来他曾在三姊妹中选中自己,二来他

又曾为了她们的安危,不避危险,与万祥动手。

  这些恩德使她愿意为公孙元波卖命,一旦发生了事故,岂有幸灾乐祸之理?故此她

除了害怕公孙元波发怒,同时又有被冤枉之感。

  马车已接近城门,公孙元波和万金兰都一齐听到鞭梢轻轻拂过窗框的声音。

  紧接着马车陡然停歇。万金兰正惊疑间,只听公孙元波低声吩咐道:“咱们被人拦

住了。你须得向外窥看,方合情理。”

  万金兰一想很对,依言把车帘掀开一道缝隙,往外望去.心里同时明白刚才冯坚以

鞭梢拂过车框之举,敢情是一种暗号,通知说有敌人来了。

  她目光到处,但见七八个劲装大议都佩带着兵刀,有两个在正前方拦住了马车去路,

其余的人则分散在马车两侧,形成监视之势。

  万金兰大吃一惊,忖道:“这些人~望而知是锦衣卫卫士,看他们这等阵仗,莫非

已经接获线报,晓得我们这一辆马车有问题么?”

  正转念间,一名大汉走近车厢,敲了一下,道:“开门!”

  万金兰把门扭开时,只见敲门的这个人已经退出五六步,大有严阵以待之意。

  马车内虽暗,外面之人却仍能够一览无遗。

  这名大汉一手按刀,大步走近,探头入厢查看了一下,又转眼瞧看车厢内的两个女

子。

  他没有说什么,旋即走开。接着另一个人过来,也探头查看。

  公孙元波认得此人,敢情是锦衣卫副统领李金川。此人的身份,在锦衣卫中仅次于

薛秋谷,因此他很可能带了很多的高手在此搜捕。

  李金川的目光像闪电般,在公孙元波和万金兰两人面上转来转去。

  万金兰秀眉一皱,道:“哟!这是怎么回事?你是谁?干嘛拦住我们?”

  李金川道:“这一位是万家的小姐么?”万金兰道:“是呀!你是谁?”

  李金川只“哼”了一声,退开两步。万金兰心中不禁透了一口气,然而马车仍然不

动,李金川身边多出一个汉子。

  李金川道:“咱们不能马虎,一桩桩查个明白。先查这个赶车的身世。”

  那汉子道:“这车把式姓冯名坚,属下认识他,是这一行里面的出色人物。”

  李金川“哦”一声,道:“这辆马车呢?”

  那汉子道:“是万家的,没有错。”

  李金川道:“车里面的女孩子是主婢两人,你去认认看。”

  那汉子道:“万家有三位干金,都是出名的美女,但属下却没有见过。”

  李金川道:“找一个见过的人来!”

  那汉子应道:“是!”他~转身,迅快奔去。

  公孙元波心头大震,忖道:“这厮真是机警细心之极,无怪能在锦衣卫中高踞第二

把交椅。他们若是找一个见过万家三女的人来,我岂不是要被识破了?”

  万金兰投向他的目光中,也透露出惊惧之意。

  这时又有一个汉子走到李金川身边,问道:“李大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 再落敌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钩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