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钩斜》

第02章 身落敌手

作者:司马翎

小批道:“那么我得先弄些毒葯来。”

公孙元波道:“这些东西.你不必烦心。要知你下手的对象,乃是内外兼修的武林高手.一般的毒葯可对付不了他……”

他停歇一上.又道:“你先想想看,你独个儿能不能应付这等场面?如若下能,那就放弃这个行动,好在你在别的方面,还是可以出力立功的。”

小桃想了想,道:“干别的也得冒险呀!我决定还是要亲手为胡大爷报仇。”

公孙元波道:“好,明天你替我传出消息,午后就可以得到回音,晓得这个人是谁,并且会有人暗中监视他的行动。你再找机会接近他,诱他入教。”

这一夜,公孙元波睡得很熟。小桃却心事如潮,起伏不定,直到天已快亮,才感到困倦,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翌日小桃一觉醒来,已经是红日满窗,可是在这重重的院字楼阁中,到处还是静悄悄的,不闻人声。这可不是居住的人太少,房子太小,而是在这等秦楼楚馆的地方,过的都是银烛珠帘的夜生活,习惯于晏起。

小桃在被窝中伸展一下身体,发觉自己还是赤躶的,这使她陡然记起了宵来情事,急急伸手一摸,暖暖的被窝里,已失去那个壮健而俊逸的青年的踪影了。她大吃一惊,连忙坐起身四瞧。

房内阅然无人,只有她独个儿在床上,本来丢置在椅子和地上的衣物,也都不见了。

任她如何小心地查看,仍然没有任何曾有男人留宿过的痕迹。

小桃顿时怅然若失,知道这个胸中怀着匡扶皇室以拯救国家的大志的青年,一定是在她酣睡之时悄然离去。

她起初很担心公孙元波还会不会回来,但旋即晓得此虑实是多余,因为她已经成为他们的一分子,还识得好几种在联络时表明身份的暗号。因此,她的忧虑转个方向,落在公孙元波本身安危的问题上面。

照他自己的说法,厂、卫(东厂及锦衣卫)方面,一定派”得有人在附近监视,故此公孙元波这一去,说不定被敌方之人发现,加以逮捕。

一直到下午,还没有任何特别的情况发生。

华灯方上之时,这家迎春馆已来了不少客人。

小桃在这迎春馆中颇有艳色,是以差不多每日都相当的忙,而往日她周旋于这些寻芳客人之中,都很轻松自然,脑子里根本没有想到什么。

今日的心情却完全两样了,她以另一种眼光观察形形色色的客人,不但发现其中有一些似是很不简单,同时还不时会怀疑自己受到监视。

任何客人瞧看她之时,她都不由得警惕地注意对方,试图发掘出这个客人的眼光中有没有阴谋恶计。

东跨院的一座花厅里有一席客人,共有五个,虽然大都是熟客,可是她在陪酒谈笑之时,仍然很小心地查看其中两个客人。

这两个客人都年逾四旬,一个姓冯名兴,是总督河道府衙中的知事;另一个叫黄新,是东明县的经历。

他们的官职虽然卑微,属于未入流的空员,但时时到府城饮酒作乐,似乎很有办法。

以前小桃哪里会管他们的私事,但现在情况两样。

她忽然想到,这冯、黄两人只不过是小吏,薪俸有限,在这等风月场中耗费甚大,以他们的收入,如何能够应付?

要知小桃年纪虽轻,但阅历之丰富,一般的中年人可万万比不上。

因此她不是不知这等猾吏豪肴可以借端敛财索贿,以供挥霍,但她又知道,以冯、黄二人的地位,纵是不顾一切地滥索暴敛,仍然有限得很,如何能变成这等销金窟中的常客呢?

这么一想,她禁不住便想到这两人可能与厂、卫方面有关,是以吏职虽然卑微,但却有恶势力,得以聚敛多企。她隐隐感到冯兴和黄新两人今天特别注意她,心想:“莫非对方已对这里的姑娘有了怀疑,所以派他们来暗查?”

她把全副心思都用在冯、黄两人身上,对于身边那个选中她、招她陪酒的客人,反而不加注意。一味敷衍而已。

这些客人猜拳行今,喝了不少酒之后,场面可就显得热闹和狂乱起来。

小桃突然被身边的客人抱将起来,放在膝上。她惊叫一声,合座之人都轰然大笑,笑声中含有邪亵意味。

这个客人一面在她颊上嗅吻,一面轻狂地道:“好香啊!你可是从京师来的?”

小桃身子一震,芳心险险从喉咙中跳出来。

原来在公孙元波告诉她的暗号中,第一句正是询问是不是从京师来的。

她吃惊的是此人如果是自己人的话,万一没有注意到冯、黄他们的可疑,以致大意泄机密,岂不可怕?

幸而这时别的客人也纷纷效尤,把身边的姑娘都拥在怀中,种种亲热。小桃趁这个场面混乱之时,轻轻道:“不是,但我去过京师。”

那人道:“那么你是本地人氏了?”

“也不是……”这时她已验明这人当真是自己人,当下道:“瞧!你有点醉啦!要不要到外面透透气?”

她说话之时,一面打量这个客人,发觉他虽然面貌平凡,引不起人注意,可是年纪尚轻,最多只有甘五六岁,身体强壮,两臂甚是有力。

这个壮健的青年欣然道:“好主意,咱们出去吹吹风。”

当下一同携手行去,仆妇挑起门帘,马上感到寒风侵体。

他们仍然走出去,顺着长廊缓缓而行。那人在她耳边低低道:“我姓张名一侯,是公孙兄差我来的。”

小桃连忙问道:“他在哪里?”

张一侯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他查问的人,乃是东厂的校尉,姓孙名汾,地位虽然不高,却是颇有名气的武林高手,为人险毒而好色,暂居于城隍庙右边的一家宅院。虽然我们知道这一次到大名府来的东厂高手不少,可是刚才说的地址,只有他独个地居住。”

小批点点头,道:“我认得他。”

“那就再好不过。”张一侯道,“我已经把带来的两份葯物,放在你枕下。”

他说到这里,重要之事已讲完,当下马上改变话题,谈起风月来,内容都不出调笑戏德的范围。

接着他们就回到厅内。所有的人都在饮酒喧闹,完全没有注意他们。小批待别注意查看冯兴和黄新这两人,发现他们仍是毫无所觉,这才放心。

到酒兴已罢、夜色渐深之时,冯兴和黄新因是熟客,各自拥着相好的姑娘,决定留宿一宵。他们都怂恿张一候留下,而且小桃已有愿意的表示,所以他们挽留得更加起劲。

小桃心中实在极渴望这个同道的志士留下。虽然她明知规矩是不可以有非礼越轨的行为,但她仍然渴望万分。这是因为她刚刚加入这个秘密的集团,在兴奋之外,不免十分好奇,故此想从张一侯口中,多听一点有关此一集团的事情。

张一候起先坚持不肯,但后来拗不过众人,便只好留下了。

这个晚上,他代替了公孙元波昨夜的位置。两人并头同眠,在纱帐锦被中唱唱细语。

小桃首先拿出枕下那一包物事,拆开一瞧,一共只有三件小小的东西。其一是一枚镶了三粒翡翠的指环;其二是一粒蜡丸,内中藏着一颗丹葯;另一是一包葯散,份量极少。

她先拿起指环,小心地瞧看了一会,然后在当中那粒翡翠上揪了一下,再看之时,但见环上突出一根针芒,又细又短,虽是小心瞧着,仍然不易看见。她道:“这就是公孙元波说过的忠烈环么?”

张一侯点点头,道:“正是此物。”

小批在另外两粒翡翠上各批一下,再细看时,突出环外的针芒已经不见,但在环内却出现同样的针芒。这也就是说,刚才的针芒乃是向外突出,戴此环之人,得以利用针芒刺入别人肌肤。

但现在却完全相反,戴环之人若是用后一个方法批那翡翠,便有针芒刺入自己的手指皮肤内。如果这针芒上附有剧毒,则戴环之人,自是顿时中毒而死。

小批情不自禁地赞叹道:“这枚括环太精致了,我从未见过这么巧妙的手工……”

张一侯的目光转到帐顶,并且凝定在那上面,声调有点奇异地说道:“你千万多加小心才好。”

小桃轻轻道:“我一定会很小。乙。”

“这一枚忠烈环,等闲不会动用”,张一侯道,“所以我知道你必定是负起一桩相当危险的任务。”

小桃这时才发现这个男人竟是为自己忧心忡忡,那种程度,好像已超过同道的关心了。她可不想增加张一侯的忧虑,于是轻松地道:“其实也谈不上什么危险。我只要觉得有点不对,就暂不下手。”

张一侯道:“你虽是掌握着主动之势,可是这些敌人实在太厉害了,所以还须事事小心,看清了情况才可下手。”

小桃嫣然一笑;道:“我知道啦!你别老是望着帐顶好不好?”

张一候道:“我实在不敢瞧你。”

小桃心中已猜到原因,但仍然讶问道:“为什么呢?”

“因为你年轻、漂亮,正如盛开的花朵一般。我真不明白为何像你这样的人,居然会参加我们的工作?”

小桃一听,敢情张一候不知道自己参加的经过,既是如此,似乎就不便告诉他了。她故意岔开话题,道:“这儿的两种葯物,性质相同,为何一作葯丸、一作葯散包装?”

张一侯忙道:“不一样,你切不可弄错。葯散是给敌人服用的;假如你必须取用,只能服食蜡丸内的丹葯。”

小桃讶道:“为什么不一样?不是说都是在眼下之后,再用指环上的葯针刺破皮肤,便马上毙命么?”

张一侯道:“话虽如此,但眼葯之后、未遭针刺以前,反应却完全不同。那包葯散含有烈性*葯,眼下之人会激起了兽慾,但蜡丸内的丹葯,服用之后神清气爽,灵台澄湖,若在危急之中,至少可助你能作冷静思考,说不定还有逃生的机会。”

“啊,原来如此!”小桃惊叹道:“这两种葯物的性质,真是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这等细密的思虑和设想,实在使她十分敬佩不止。试想这包葯散如是让仇人孙汾眼下,当他昏慾大炽之时,当然要找她发泄,于是她便得到最佳的下手机会了。这是指在饮宴之时,如果能给他眼下的话。假使已经是在她房间内,则此葯更是百分之百奏效无疑。

张一侯道:“你一定觉得奇怪,为何这枚指环的针芒,不干脆淬上毒物?一刺之下就可取了性命,岂不更为稳妥?”

“是呀!这却是为何缘故?”

张一侯道:“这样做法,有两个理由。第一点,在技术上来,说,要配制一种毒葯,能使人马上就死的,虽不困难,可是对付身怀绝艺、具有强大抗力的武林人物,则葯物的毒性必须加强几倍才行。但这还不是问题。”

他停歇一下,才又适:“问题是大凡毒葯杀人,总不外循三条途径发挥葯力。一是侵入血液中,例如以淬毒的刀剑嫖箭杀伤敌人,让毒力直接侵入人体;二是服食毒葯,这种毒葯最多,亦最普通,你一定也晓得,不必解释了;三是从呼吸侵入人体,例如穷山大壑中的瘴毒,或是其他的毒气等,都可致人于死。”

他说得条理清晰,小桃一听就明,连连点头。张一侯继续道:“这三种中毒情况,有时相通,有时并不相通。例如在野外行走,忽遭毒蛇所噬,应急之法,可迅速吮吸伤口,将中毒的血液吸出。这时虽是误咽腹中,亦无妨碍。这是因为这等毒力侵入血液中,虽可致人于死,但吞咽腹中却无作用之故。”

小桃道:“你说的我都明白了,可是与我们这些葯物有何相干?”

张一侯道:“先说指环上的针芒,你刚才也看过,既细又短,最多能刺破油皮,连肌肉也伤不了。换言之,环上的针芒根本不能令对方出血。而此环针芒的毒力,用的正是侵入血液的方法,所以莫说是抗力顽强的武林高手,即使是普通人,亦很难奏效。”

小桃这时已略略明白,道:“原来如此,怪不得要用别的葯物辅助了。

张一侯道:“这话只对了一半,因为精通葯物之人,仍然可以配制出足以杀人的毒力,附于针芒上。但为了另一个原因,故此不向这条途径致力。”

“啊!我又有点糊涂啦!”小桃说:“单用指环的毒针,岂不方便?”

张一候适:“一来采用此法,毒葯难配,又不一定能毒死对手;二来对持用指环之人危险太大,只要不小心碰着,或在惶急中掀错,便送了性命。”

小桃坐然遭:“这话果真有理。”

张一侯道:“你得知道,咱们这一边的人数本来就不多,必须珍惜爱护,不可浪费。二来制造一个毒杀敌人的机会,谈何容易?也不知得费多少心血精力,所以这等机会亦不可浪费。三来这等暗杀手段,务须在事前尽力防止一切失败的可能,所谓尽其在我。至于成不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身落敌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钩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