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钩斜》

第22章 铁骑覆没

作者:司马翎

  赵老人一直嘿嘿冷笑,激得沙青怒火中烧,慾罢不能。当下全力运撅攻敌,有戳有

扫,眨眼间,十招之数已经超过了。

  沙青跃退数步,厉声道:“赵王爷,多少招了?”

  赵魔音道:“反正已轮到老夫出手啦!不信就问问你的兄弟们。”

  金枪客沙青应道:“何须去问别人,在下肚中有数。”

  他转眼向屠、步二人望去,苦笑一下,又道:“大哥,老三,你们都看见啦?”

  屠双胜点头道:“我们都看见了。”他的声音和态度,都沉着得出奇。

  沙青道:“这位赵王爷的确有通天彻地之能,我看除非是庞二爷前来,谁也测不透

他的玄奇手段。”

  屠双胜道:“不错,你有什么打算?”

  赵魔音冷冷道:“他有什么好订算的?老夫警告你们,最好别打歪主意!咱们刚才

讲好,耗子爬竹竿儿——一节一节来。”

  沙青“哼”了一声,插口道:“赵王爷,在下兄弟只有一个好处,就是骨头硬不怕

死。今儿半夜叫城门——碰了大钉子,但咱兄弟敢作敢为,决不耍赖。”

  赵魔音不耐烦地道:“得啦!得啦!你准备好了没有?”

  沙青纵声大笑,道:“赵王爷,在下岂是贪生怕死之辈,你看……”

  他突然以双撅把手末端,同时磕在自己两边太阳穴上.“噗”的一声,翻身栽倒。

  赵魔音那张阔脸上全无表情,眼光转到屠双胜、步无影面上,但见他们也毫不动容。

  他心头暗暗有气,但觉这两人简直是没有心肝之辈,对沙青之死,居然能够若无其

事。

  他一生气,眼中立刻射出慑人的光芒,口中的嘿嘿冷笑声,也使人毛骨使然。

  行云刀客屠双胜道:“老三,你忍一忍,待愚兄先上。”

  急行客步无影奋然道:“大哥,你再看一会,或者有法子可想,还是待小弟先上的

好。”。

  他横剑上前,意思甚是坚决。屠双胜叹口气,只好退后数步。

  步无影很不满意自己心胆微寒这一点,亦不明白为何会如此,当下厉声道:“赵王

爷,在下在此候教!”

  幽燕王赵魔音一面冷笑,一面说道:“很好,算你有种。老夫还是让你十招。”

  急行客步无影道:“在下若是承让十招而不胜,势必也学我那二哥自刎身死。”

  赵魔音道:“那么你打算怎样?”

  步无影道:“在下甚愿有一拼之机!”

  赵魔音道:“这个容易。动手吧!”

  步无影长剑振处,“嗡”的一声,宛如掣电般抹削对方咽喉要害。他这一剑使得又

快又准,贯足内力,实是非同小可。

  幽燕王赵魔音大袖一拂,劲风飘卷,逼住步无影前扑之势,袖影中五指如钩,径抓

剑身。他一身上下都不畏兵力,这五只手指敢来夺剑,自然是顺理成章之事。

  步无影心中叫一声“苦也”,连忙撤回长剑,改用一招“裁云绣雨”,挑掌割腕脉,

手法细腻之极。

  赵魔音沉声一叱,骄指一敲,“铮”地敲中了长剑。

  步无影但觉他这一敲之势有万斤之重,虎口登时进裂,长剑坠地。

  他一时目瞪口呆,望着这个黑衣老人,心中泛起了输得服帖死得瞑目之感。

  赵魔音目光如电,已看出步无影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愉悦表情,不觉大疑。

  行云刀客屠双胜突然大喝一声,疾跃上马,疾驰而去。

  他此举显然是诱赵魔音追赶,使他难以兼顾。谁知赵魔音理都不理,任得屠双胜那

一股尘沙滚滚远去。

  步无影冷冷道:“赵三爷,咱大哥已逃得一命。在下这就自行了断,不劳贵手……”

  赵魔音冷冷道:“等一等,步无影,你是不是打算自尽?”

  步无影仰天一笑,道:“不错,这是不可多得的机会。”

  赵魔音道:“闭嘴!你说得好像要回家去似的,难道你准知黄泉路上很有趣么?”

  步无影态度变得冷静和平,徐徐道:“黄泉路上是怎生一个样子,古往今来谁也不

知,您老人家若是晓得,在下愿意恭听。”

  赵魔音胖大的面上,挤出一丝笑容,道:“老夫正要问你,你反倒问起我来。既然

你也不知幽冥情况,为何却表现得很乐意前去?”

  步无影笑道:“哈哈!赵王爷,想来您平生无求不得,但这次您想得知的答案,恐

怕难以获得了!”

  他唯一的报复方法,亦是仅此而已。除此之外,可说是毫无办法可想。

  赵魔音冷冷道:“老夫不跟一个快死的人~般见识,所以你激不怒我。”

  步无影眼睛未眨,忽然发现那胖大如肉山的黑衣老人已站在他面前,距他只有尺许。

他除了感到一点点微风之外,就别无其他感觉,像这等移形换位的功夫,简直是匪夷所

思,有如鬼进一般,万万不是人力所能达到的境界了。

  步无影道:“你何须麻烦,咱自己动手就得啦!”

  赵魔音道:“不,老夫亲自出手才有趣味。”

  步无影道:“您真是天下间少见的恶人,心肠残酷,手段毒辣!”他说这些话时声

音很正常,并非咒骂,只把内心感觉说出来而已。他接着又道:“咱可不是怕死,您别

误会。”

  赵魔音道:“老夫省得。凭良心说,你们这一群人,实是老夫生平所见到的最有胆

气最不怕死之人。”

  “好说,好说,请动手吧!”

  赵魔音道:“顺便告诉你一声,你们那四个没有进入老夫禁区之内之人,全都活不

成啦!当然啦,屠双胜也休想逃出老夫禁区……”

  步无影淡淡道:“不错,不然的话,赵王爷您休想有太平日子可过!”

  赵魔音道:“废话!哪个敢招惹老夫?哼!老夫懒得多说啦,看掌!”他不悦地举

起蒲扇般大的手掌,向步无影天灵盖拍落。

  急行客步无影双目一闭,等待生命结束。

  但过了片刻,对方的铁掌还未落到头上,不觉大奇,睁眼一看,只见赵魔音宽阔异

常的胖面上,布满了不豫之色。他的手掌仍然举着,眼睛从步无影头顶穿过,望向他的

后面。

  步无影直觉地晓得有人在后面,并且必是此人阻拦赵魔音下毒手。

  这真是太奇怪的事情了,以赵魔音的身份和性情,谁能阻拦于他?

  步无影毫不多想,回头望去。

  目光到处,只见一个长发技垂的白衣妇人,年纪约在三四旬左右,面孔长得十分丑

陋,眼斜牙突,面色像雪一样惨白。

  这么样的一个白衣丑妇,若是黑夜中摔然遇见,定必为之大惊,以为遇着了鬼物。

  当然目下烈阳照耀,沙漠中热气熏烤,无论如何不会泛起阴森之感,但步无影仍然

骇了一跳。

  白衣丑妇的长发在风中飘舞,她目光在步无影面上一掠,立刻发出刺耳粗厉的声音,

道:“王八蛋!见到老娘竟敢装出怪样子。哼!老娘走慢一步,你老早就脑浆进裂了。”

  步无影耸耸肩,道:“谢谢您啦!但咱活不活都不打紧。您不用生气,谁见到您不

骇一跳的话,这人准是脑子有问题。”

  白衣丑妇怒道:“胡说八道!待老娘割了你的舌头。”话声未歌,这个白衣丑妇身

形已经到了他跟前,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她这一手,步无影看了就知自己远非对手,心念转动之际,白衣丑妇的五指已堪堪

抓到他肩头。

  步无影本能地沉肩侧闪。他本是背向着她,这时顺势一脚踢去。

  他的脚才踢出一半,猛可发现那白衣五妞已转到他面前,挤在他和赵魔音中间。

  步无影正要退闪时,胸口一紧,全身气力登时消失,几乎站立不隐。

  白衣丑妇冷笑道:“老娘拔了你舌头之后,看你还能不能嘴硬?”

  说话之时,她的尖长指甲已经硬塞入步无影口中,钳住他的舌头,往外扯拔……

  步无影“呕呕”怪叫,舌头已被她拉出口chún处,但觉奇疼攻心,眼前发黑。

  他的舌头终于没有被拔掉,那是赵魔音出言阻止,说道:“申四姑,住手!这厮舌

头拔掉,还活得成么?”

  申四站头发一甩,有一结扫中了步无影面孔,只疼得他眯起双眼,几乎叫了出声。

  幸而她已经松了指甲,舌头奇疼停止,不然这两记夹攻之下,步无影虽是铜皮铁骨,

也熬受不住。。

  这申四姑的狠辣暴戾已经流露无遗。步无影舌头在口腔中转动几下,恢复说话能力,

却不敢再说出得罪她的话了。

  申四姑冷冷道:“步无影,你不怕死是你的事,老娘还是有本事整得你跪下求饶,

你信不信?”

  步无影哈哈啊啊的,假装疼痛未过,规避作答。

  赵魔音道:“妙,妙,老夫不便用这种手段,但有人可以办到。步无影,你怕了

吧?”

  申四姑道:“老王爷,你已杀死几个了?”

  赵魔音道:“不少啦!大约有十来个。”

  申四站道:“老王爷闷了不少日子,这一回可开心啦!”

  赵魔音懒懒道:“不开心,这些家伙杀起来没劲。”

  申四姑道:“原来如此。”她转头向步无影道:“小子你听着,有人替你讲情,你

死不了啦!”

  步无影虽不敢顶撞回去,却也不曾表示感激。

  申四姑又道:“小子你真不识好歹。几十年来,本宫老王爷还是第一次卖人情饶你

一命,哼!多少年来,谁能向老王爷求情?没有,一个人也没有!”

  步无影只对一点感到兴趣,那就是什么人替他求情的?为什么要帮他?这人是什么

身份,居然能劝得动幽燕王赵魔音。

  申四姑又道:“这个人是谁?你想不想知道?好,我告诉你……”

  步无影不禁伸长颈子,只听申四姑道:“这个人姓公孙,名元波,你认得认不得

他?”

  步无影一听,不觉愣住,道:“啊!原来是他。”

  他已得知东厂、锦衣卫全力追缉公孙元波之事,亦晓得他们镇北镖局掩护他之事,

这是因为陆廷珍业已下令燕云十八铁骑须得掩护公孙元波。

  他叹口气,又道:“这位公孙大爷,真有神鬼莫测的手段,在下算是心服口服啦!”

  申四姑道:“你滚蛋吧!公孙大爷说,要你不可泄露他的踪迹。哼!这话我是传到

了,但有什么用?”

  步无影问道:“请问申四站,为何没有用?”

  申四姑道:“他若要不泄踪迹,应该让老王爷杀你灭口,这才是办法。嘴巴说说有

用么?”

  步无影道:“在下除非不答应,若是答应,至死不悔!”

  申四姑道:“晤!这话倒是有点可信。那你答应不答应?”

  步无影摇摇头.道:“对不起,请您上覆公孙大爷,在下非把这事禀告上去不可,

否则在下宁愿一死……”

  申四姑很不服气地“哼”了一声,道:“他救了你一命,只有这么一个要求,你也

不答应,真是该死!”

  步无影道:“如果公孙大爷非要在下答应不可,在下这就自行了断,不劳资手。”

  申四姑突然揪住他胸口,愤忿地道:“可恶之至。老娘叫你晓得厉害!”

  她还未动手,赵魔音道:“算啦!算啦!公孙元波又没有要他非答应不可!”言下

颇有怪她多生枝节之意。

  哪知女人的脾气一旦别扭起来,就很难用道理折服的。申四姑道:“好,好,你小

子不答应也行。我不放你走,但也不杀你。”

  幽燕王赵魔音道:“你打算把他带到哪儿去?”

  申四姑道:“把他幽禁在三光狱内,看他怎生回去报告?”

  赵魔音倒不再反对,只吩咐道:“你记住,不许此人晓得出入本宫的途径。”

  申四姑道:“这个容易,待奴婢点了他昏穴!”

  她出手一点,步无影登时失去了知觉。

  步无影回醒之后,躺了一阵,四周黑暗暗的,伸手不见五指。

  他知道自己目下是在“三光狱”中了,但此狱究竟是什么样子,他却毫无所知。

  过了一阵,他怀疑嗅觉有问题,因为他一方面觉得空气很新鲜,而且凉沁沁的,好

像是在夜间。沙漠的夜晚总是寒冷的,纵是在室内,白昼的热气也是到半夜就全消了。

只是在新鲜冰凉的空气中却又交有臭味,好像是许久没洗澡的那种汗臭味。

  急行客步无影仍然躺着不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 铁骑覆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钩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