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钩斜》

第27章 任重道远

作者:司马翎

  “假如这老魔头今日逃得过我的毒手,”方胜公迅快地想,“那我就真的服气地了。

嘿嘿!我的天罗地网般手段,从来还没有逃得出的!”

  沙天放不但没有疑惧之色,眼中甚至射出讥嘲的光芒,凝视着对方。

  “这就奇了,”方胜公寻思道,“这老魔头不疑不惧还说得过去,但何以眼中还有

嘲讽神色?难道我那一步走错了,以致尚有空隙破绽么?”

  他把详细经过,包括陆廷珍和公孙元波两人在内,想了一遍,实在找不到有一点错

误。

  依照他的设计推想,今日收拾沙天放以及陆廷珍、公孙元波等人,已经是无可置疑

万无一失的。那么这老魔头得意什么?其实方胜公知道得最清楚,他只要一动手,就可

以知道原因了,然而他一旦出手便很难有机会挽回或补救了,这~点他知道得很清楚。

  在别人眼中,大石上一站一坐的两人虽有对峙之势,却也不过如此而已,可是在事

实上,那大石上真是风云险恶,变幻莫测,尤其是他们的胜负,关系到天下武林大势和

气运。

  沙天放狞声道:“方胜公,既然你那样说,那就出手吧!”方胜公道:“方某得罪

啦!”

  话声方歇,大石上劲风卷刮,杀气弥漫,这两位当代第一流的高手,已经在气势上

开始拼斗了。

  方胜公早已算好,沙天放双足残废,拐杖已失,纵然他还能以手代足,动作仍然迅

速,但那只是对普通的武林好手来说算得是迅速而已,在彼此本来实力相当的敌手看来,

这便是无可补救的弱点了。因此他第一步须得把这个老魔头逼落大石之下,定须在乎地

上,这老魔头不良于行的弱点才更显明。

  他双臂一振,人如大鸟横空,飞扑而下,只见他身在半空,暗目伸拿,作出阻击之

势,迅猛得有如鹞鹰泻击,凌厉之极。

  沙天放心头一震,因为方胜公十指指尖发出的劲气,远在数尺之外便已经感觉得到

了,可见得此人的武功造诣,实是深厚无比。

  他挥拳一拍,掌力如山涌出。

  方胜公果然如他所料,借这股强大掌力,身形“呼”的一声拔升七八尺,然后又当

头罩扑下来。

  沙天放又击出一掌。他的掌力本已强绝一时,再经过几十年的潜修,全身功力都聚

在两只手上,是以随手一击之威,已足以摧木裂石。

  方胜公再借力飞起,他起落之际,却在找寻可乘之机.只要沙天放掌势手法中有丝

毫欠妥,他的指力就可以侵入.至少可通得这个老魔头退落石下。

  他下击之势迅猛凌厉,第三次从空中飞泻阻击之时.沙天放掌力虽强,也不得不施

展移形换位之术,人影一闪.已移到六尺外大石的另一端。

  方胜公的一口真气好像能够永远提聚丹田,只见他根本不须在石上落脚换力,“呼”

的一声又如影随形地追击而出.快逾闪电,只看得董冲和薛秋谷两人目瞪口呆。

  “这才是天下第一流的武功啊!”鬼见愁董冲五体投地地想。无意中侧目一看,只

见薛秋谷的表情已由惊讶变为疑惑.皱起眉头沉思。

  董冲绕过去,问道:“薛四爷,你一定是记起了那个老家伙,对不对?”

  他们俱是当代高手,是以对于探究上乘武功的精微.兴趣之大,不是常人可以想象

得到的。

  薛秋谷一怔,道:“哪一个老家伙?”

  董冲阴阴笑道:“咱们都是自己人,薛四爷何须隐瞒?上次你伤重休养,我董某可

有惊扰过你么?还不是暗中把消息压住,不让上头知道…”’薛秋谷何等老练狡猾,一

听这个秘密果然已经泄露,事至今日,与其矢口抵赖,不如坦白一点。

  他颔首道:“多蒙董大人曲予庇护,我薛秋谷日后必有报答。不错,那一次薛某算

是这一辈子开了眼界啦!”

  董冲道:“那个老家伙是谁?比起石上的两人如何?”

  这句话才是董冲所渴切知道的事情,据他猜测,使薛秋谷这等人物也受到重伤险遭

身亡的敌人,其高明可想而知。

  薛秋谷沉吟一下,才道:“不敢相瞒董大人,那个老家伙的武功,只怕更强过石上

的两人……”

  董冲面色一变,他实在不能相信世上竟然有人武功强胜过方胜公的,不过薛秋谷的

话却不能不信。

  “那厮究竟是谁?”

  薛秋谷道:“他自称是玄天古战场森罗宫主人赵魔音。我看一定就是他,别人假冒

不了。”

  董冲倒吸一口冷气,道:“啊呀!是这个老魔君。薛四爷,你该早早把这个秘密禀

告方大人才对呀!”

  薛秋谷从他这句话中,晓得那赵魔音必与方胜公有什么过节。这真是令人想不到的

事。方胜公不但跟这等绝代魔头打过交道,而且结怨之后,仍然能屹立不倒。那么赵魔

音和沙天放这两个魔君,难道竟是徒有虚名的人物么?大石上的两人仍在争持不下。方

胜公身形宛如大鸟盘空,不断下击。沙天放仗着绝世的掌力,一记又一记地把他推回空

中。

  这一幕奇景实是百世难逢,尤其是看那方胜公每一次下击之时,威力越来越强,可

见得他别有奇功,力造能生生不息,越拼越强,甚至可能借力打力,用敌人的掌功助自

己的威力也未可知。

  董冲已不能集中精神观战了,因为他须得分心查看一下,瞧瞧那森罗宫赵魔音来了

没有。

  只有一点仍然感到疑惑的,那就是以赵魔音这种人物出手,薛秋谷既受重伤,焉能

复原得这么快?这个疑问,正是他从前为何不敢相信线人报告的主要原因。

  他终于忍不住问道:“薛四爷,你所负的伤势,严重到什么程度?”

  薛秋谷顿时明白了,立即道:“我当时只剩下一丝气息,幸而我的老仆及时赶到,

取出我身上带着的珍藏了二十年的大还丹,塞入我口中,才抢救了这条性命。”

  “原来如此。”董冲恍然想道,“原来他身上有一粒武林至宝大还丹,无怪他能够

死而复生了。”

  现在再无怀疑,因而危险程度益增。换言之,薛秋谷越是证实了赵魔音的存在,这

个老魔头今日就越有可能来到此地。

  他不安地绕石查看,但除了七八丈外的公孙元波和陆廷珍之外,并没有其他征兆迹

象。至于公孙元波、陆廷珍两人的踪迹,也不是他们自行败露被察觉,事实上是远市于

崖下的东厂高手发出讯号,他才循此线索查出了这两人藏身之处。

  “赵魔音这个老魔头当然极难查出形迹。”董冲边走边想,“看来唯有和薛秋谷两

人全力查看,才有希望。”

  他迅即和薛秋谷说了。两人当下分道查看。不久,两人又合在一起。

  薛秋谷道:“除了陆廷珍、公孙元波两人之外,没有第三个人了。”

  董冲仍然忧心忡忡,道:“那个老魔头手段高强,实在不易查得出来。”

  薛秋谷道:“董大人放心,我借助那祝神娘的法宝也查不出一丝影迹,那个老魔头

肯定没有来到这儿!”

  他说得那么肯定,董冲不能不信,当下心头为之一宽。

  大石上人影倏起倏落,发出“蓬蓬”的响声。只见沙天放掌力所及范围大见缩小。

那三宝天王方胜公鹞飞鱼跃,纵横自如,越拼越强,蓦地斜飞泻冲,左手一招“蝉曳残

声”,拖曳之间,封住了沙天放的掌力,与此同时右手一招“平沙落雁”,指力闪电般

侵入沙天放掌圈之内,认脉打穴,凶毒无比。

  沙天放已没有别路可走,双膝一震,身躯“涮”地弹起,从东南隅滑移了六七尺之

远。

  他身躯已滑出了大石之外,这正是方胜公所希望的,这刻可不容他有回到石上的机

会了,跟踪猛扑。

  沙天放身子往地上一落,左掌一拍地面,又滑出丈许之遥。方胜公落在地上,恰是

那沙天放与大石的当中。沙天放若要返回大石,非冲过他把守的过道不可。

  这两个当代高手都暂时停止一切动作,四道目光碰在一起,互不相让。

  “嘿……嘿……”方胜公首先发出冷笑,“沙天放,你在石上还可以据险坚守,现

下落在平地上,就没有取巧的机会了。”

  沙天放狞笑一声,道:“不取巧便如何?难道沙某怕你不成?”方胜公道:“你在

第九十九招击败了冷于伙,她的剑法我所深知,是以我得知了两件事……”

  现在已进入武功中最精微奥妙的阶段,虽然仅是口头上论说,但探讨的结果,却足

以影响实际的行动。

  沙天放道:“你知道了哪两件事?”

  方胜公道:“第一件是她在这一招‘人面桃花’落败之时,只应负伤而不至于死亡,

除非你心狠手辣,趁她负伤之际再加半招,方能取她性命。”

  沙天放“哼”了一声,没有反驳。

  方胜公道:“由于她当场香消玉殒,可见得你手段恶毒,在那等情况之下,还加上

半招,取她性命!”

  沙天放没有否认,虽然他自己知道,根本上那无情仙子冷于秋是当时就伤重不起,

并没有加上半招,但他一点也不在乎方股公指责他恶毒,他本来就没有把人命放在心上,

对别人如此,对冷于秋也一样。

  但这个横行惯了的老魔头,却没有想到公孙元波在附近,更没有想到公孙元波和冷

于秋有着怎样的一段感情。

  公孙元波恨得咬牙切齿,差点儿现身出去,陆廷珍一手把他拉住了。陆廷珍不必说

话,只用这个动作,就使公孙元波恢复了冷静。

  方胜公存心使公孙元波恨沙天放,所以目的一达到,便不让沙天放再有谈论冷于秋

的机会,接着又道:“第二件事是本人从这一拼斗过程中,已得知你强弱优劣的所在,

自信有能力击败你,为冷于秋报仇!”

  沙天放仰天狞声大笑,道:“方胜公,你瞧我手中没有拐杖,才敢乱冒大气。但我

告诉你,沙某人的本事可没有这么容易估得透。”

  方胜公道:“你失去双拐,自然更加不利,但你休想我允许你取回双拐。我能够省

点气力的话,绝不愿多添麻烦。”

  换句话说,他不会受激而允许沙天放找回双拐。像这等情况若是白道中的高手,这

话绝对说不出来。

  但见精芒闪耀,那方胜公手中已多出了一把长剑。此剑剑身柔软,一直围在腰间,

瞧不出来。

  “这就是你三宝之一的掌中剑么?不太像吧?”沙天放问.毫无疑惧之色。

  方胜公冷冷道:“当然不是,方某已记不清多少年未动用过此剑了。今日对付你沙

天老,才请出此剑!”

  他缓缓举步,向盘膝坐在草地上的沙天放逼去,每一步跨出,气势坚凝强大,猛厉

难当。

  沙天放等到他走了三步,可就感到这方胜公的气势实是强大绝伦,真有三军辟易之

威。

  如果让他气势使足了,纵是武功强如沙天放之流,也极难扳回劣势,但话说回来,

目前除非沙天放有神鬼莫测的惊人手段,否则已经万难阻止那方胜公气势继续增长了。

  这时连恨不得沙天放被杀的公孙元波也暗暗紧张,瞪大眼睛,等看那沙天放到底还

有些什么惊世骇俗的手段使出来。

  想要在方胜公这等盖世强敌的剑气之下争回平分秋色之势,那实在是难之又难的事。

虽然不是绝对没有机会,但这机会真是微之又微。公孙元波简直想不出那沙天放有何妙

法,能够阻止方胜公的气势继续加强。如果没有办法,那么这一场龙争虎斗马上就要结

束了。

  陆廷珍极轻微地动弹了一下。

  公孙元波全身的感觉全部动员,敏锐得连一根轻丝飘过,他都能够觉察出来。他一

手抓住陆廷珍.低声道:“别动,有好戏看!”

  陆廷珍道:“沙天放不行啦!”

  公孙元波道:“还不见得!”

  陆廷珍道:“等到见得之时,已经太迟啦!”

  公孙元波没作声,但五指暗聚功力,如果陆廷珍坚持出手的话,就不客气先禁闭他

的穴道,以免坏了自己的大事。

  陆廷珍道:“公孙大侠,你决心阻我出手,对不对?”

  公孙元波不能不佩服这位天下镖行第一人物的眼力和反应,若是抵赖,反而显得小

家气了,当下说道:“是的,请陆局主原谅!”

  陆廷珍道:“我个人的荣誉不必计较,但一旦方胜公得志,世上再无抗手之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章 任重道远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