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钩斜》

第09章 绝处逢生

作者:司马翎

庞公度劝他道:“公孙兄先逃出此堡后,再徐图妙计不迟。”

公孙元波道:“如果真的完全没有办法,就只好向庞兄讨取灵葯了。不过在下一来认为那样有牵累庞兄的可能,二来心中隐隐感到还有别的法子可想,所以不愿立即放弃努力。”

庞公度道:“公孙兄要求的只是思索的时间的话,兄弟可以耐心等候,我担当得起。你慢慢想吧!”

他果然不再开口,好让公孙元波静心筹思妙计。

公孙元波心下仍有疑念,忖道:“他当真存心搭救我么,抑是一个圈套?”

假使这是一个圈套,公孙元波自问死不足惜,但最气人的莫过于这件事将成为笑柄,永远在镇北镖局中流传。

除了怀疑庞公度的存心真伪之外,他还须考虑的是牢房倒塌的问题。是不是真的有人能设计如此巧妙可怕的屋子,能够生葬任何高手于屋内?

他不懂土木之学,但世上有许多事情,不必是专家,也可以推究其理。

公孙元波对此初步认为是可能的,只要四面墙壁能在最后才倒塌,起先仅仅是已经加厚了许多倍的屋顶压下来,便可以把屋内之人活埋在万斤土石瓦砾之中了。

在理论上,这一设计既行得通,那就可以相信庞公度不是唬他入瓮的。公孙元波思路转到这一点,便耸耸双肩,道:“看来已没有第二条路啦!”

庞公度道:“公孙兄可是决意服用兄弟奉赠的葯物么?”

公孙元波道:“是的,庞兄如肯赠予,便请赐下。”

庞公度摸出一个瓶子,倒出一颗碧绿色的丹葯,道:“公孙兄放心眼下。等到夜色降临,兄弟自会把葯力解去,并且设法送你安然离堡。”

公孙元波接过丹葯,还未送入口中,先已嗅到一阵芬芳的香气。

他讶然遭:“此葯的香气清冽,扑鼻神爽,应该是一种轻身益气的葯物才是。”

庞公度道:“不错,此葯果然有这等神效。”

公孙元波微微一笑,再不迟疑,一仰头把丹葯吞入腹中。

他服葯之后,便等候葯力发作。

过了一阵,他但觉头脑不但不昏暗,反而更为清爽敏锐,四肢百骸也有轻松舒畅之感。

他忍不住问道:“这葯力还有多久才发作呢?”

庞公度笑一笑,道:“快啦!快啦!”他的笑容中,强烈地暗示出别有用意。

公孙元波泛起了“中计”之感,可是丹葯已经服下,后悔已迟。

换了别人,一定脱口喝问庞公度有什么泥谋,但公孙元波的胸襟气魄不是凡俗之人可比,既然早先已决定信任对方,眼下丹葯,现在就算中计身亡,也不必恶言侵辱人家了。

他默默地运功行气,查看体内情况,一面等候这颗丹葯的作用发生,是好是歹,终有一个了结。

过了片刻,他体内的真气似是比平时还要凝练强大,运转之时也倍觉空灵流畅,是以这时精神越来越好,全身舒适之极。

公孙元波讶惑地望着庞公度,道:“庞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庞公度道:“实不相瞒,兄弟刚才那颗丹葯,乃是特别精心配制的强身益气的灵葯,极是名贵,纵是疲乏慾死之人,服了一九,马上就能恢复充沛的精力,是以公孙兄感到很畅运,是也不是?”

公孙元波道:“是呀!这样说来,庞兄的假死之葯,竟是虚构之言了?”

庞公度道:“也不是虚构,兄弟当真有这种秘制奇葯。”

公孙元波讶道:“在下实在不明白庞兄的意思。”

庞公度道:“公孙兄眼下兄弟葯物之举,已证明对兄弟完全相信,虽说是在无可奈何的情形之下作此选择,但这已经很不容易了。”

公孙元波老实地道:“是的,这实在很不容易!”

庞公度道:“兄弟早先已经考虑到,以公孙兄这等人才,如若为了顾及我的安全而不敢再在江湖上露面,以致埋没了一生,实是太可惜了!因此,当时我便决定,如果公孙兄能推心置腹地服下兄弟之葯,那么兄弟定须有所报答。这便是公孙兄何以服葯之后,并无假死反应的原因了。”

公孙元波这时可就发觉这庞公度虽是言之成理,然而心中却隐隐感到他的行事和想法,有一种特别的说不出来的味道。

不但庞公度如此,其余如十八铁骑之首的三客等人,好像也有一种这等特别的味道。

只听庞公度又遭:“公孙兄请随兄弟走一趟。”

说话之时,已拉开了牢房的铁门。

公孙元波感到难以置信地瞧瞧那扇洞开的门户,这才举步跨了出去。

庞公度拍掌三响,公孙元波觉察到在布慢后面的人飘然退走隐没,因此当他们经过那道布慢时,后面音无人迹。

公孙元波讶疑忖道:“原来埋伏在慢后之人,不知是何等样的高手?庞公度先是以布慢遮隔,使我无法得见,现在又命他们隐退,极尽神秘之能事。只不知他何以要这样做?难道还怕我出去之后,泄露了他的秘密么?”

他们顺着廊道行去,穿过两座静寂的庭院,最后走入一间上房中。

这个房间公孙元波曾经随同单行健等人搜查过,是以大有熟悉之感。

庞公度请他坐下,接着拍一下手掌。但见内间门帘一掀,走出一个少女。

但公孙元波仍然有如坠迷雾中之感,因为这个少女头面上都被青布遮盖起来,只有两个小孔,以便视物。他只能从她窈窕的身材和白皙的充满青春弹性的双手,看出她还是年轻的女孩子而且。

她向庞公度和公孙元波行过礼,随即冲了两杯热茶,端奉这两个男人。

公孙元波接茶之时,距离极近,便以锐利的目光,打量这个蒙面少女。

可是她用以蒙住头面的青布,不知是什么质料所制,虽然很轻软,隐约有透明之感,但公孙元波的目光却无法透得过这重青纱,对于她的面貌轮廓,可以说是半点印象都没有。

庞公度造:““公孙兄,我打算让你杀出本堡!”

公孙元波一愣,道:“杀出去?只不知有什么人拦阻于我?”

庞公度道:“在堡内由于地形限制,你可以做到兵不血刃,迅快冲出,可是到丁堡外,那方圆十数里平畴旷野,你要对付的是燕云十八铁骑!”

公孙元波倒抽一口冷气,道:“这十八铁骑冲杀之威,真是无坚不摧,在下断断抵挡不住户”庞公度颔首道:“不错,在他们的铁蹄之下,已不知有多少高手丧生了!”

公孙元波道:“庞兄刚刚命在下杀出去,但这燕云十八铁骑的一关,实是无法过得。”

庞公度笑一笑,道:“这要看在什么情况之下。你若是目下立即动身闯逃,当然逃不过十八铁骑的追杀了。”

公孙元波讶道:“庞兄有何妙计,能使在下脱身?”

庞公度道:“兄弟助你一臂之力,就河以杀出重围了。”

公孙元波疑惑道:“这么一来,庞兄岂不是变成了贵局切齿痛恨之八?陆廷珍陆局主肯放过你么?”

庞公度遭:“兄弟并非亲自出马助你厮杀。”

他眼睛转向蒙面少女,朝她点点头。那少女似是得知他的意思,迅即走入内间去了。

公孙元波审慎地问道:“庞兄如此相助在下,敢是打算离开镇北然局么?”

庞公度道:“不,兄弟效忠局主,矢死不渝。”

公孙元波越来越糊涂了,道:“若然如此,庞兄如何能出手相助呢?莫非打算把十八铁骑尽行杀死,以便灭口么?”

“也不是,兄弟甚且要请求公孙兄,若不是万不得已,最好别伤了燕云十八铁骑。”

他说到这里,蒙面少女又走出来。但见她手中捧着一件物事,以黑布包住,故此不知是什么东西。

她把这件物事交给庞公度,便退到一边。

公孙元波发觉她一直没有说过一句话,而庞公度有所命令之时,亦不须发言指示,这也是很奇怪的现象。

庞公度道:“公孙兄,这件宝物,足以助你杀出燕云十八铁骑的重围了。”

公孙元波恍然大悟,心想:“原来他是赠我御敌之宝,怪不得我老是猜不出来。”

庞公度又遭:“此是兄弟珍藏多年的宝物,向来秘不示人,从无别人得知,却想不到最后赠送给公孙兄使用。”

公孙元波道:“小弟何德何能,岂敢拜领庞兄的厚赐?”

庞公度道:“宝剑赠烈士,公孙兄倒是当之无愧。”

他一面说,一面解开黑布,但见一共是三件物事。最上面的是一把只有尺半长的绿鞘短刀;旁边是一只黑色的看来很柔软的手套;底下则是一面椭圆形的铜镜,看来极薄,面积亦不大,约是掌半长、一掌宽。

公孙元波把这三件物事接过来,惊异地审视,一面想到这些东西的作用,晓得这面形式特别的铜镜,多半是战阵常见的“护心镜”,乃是铠甲上常见之物;这口绿鞘短刀,一定刀锋极快,可是尺寸太短,恐怕起不了什么作用;至于这只手套,由于轻而薄,又是只有一只,所以不知道有什么用处。

庞公度道:“这三件物事,连同早先公孙兄吞服的灵葯,乃是兄弟平生珍藏的四宝。”

公孙元波吃一惊,道:“这样说来,庞兄刚才的灵葯,不是一般强身益气的葯物了?”

庞公度道:“说句老实话,兄弟亦不知道这颗丹葯究竟灵效到什么程度,况且只有这么一颗,亦无法试验。但无论如何,那葯如有特别的灵效固然很好,若是没有惊人之处,亦不致有损于公孙兄就是了。”

公孙元波道:“那么这三宝又有何妙用呢?”

庞公度道:“第一件是护心镜,此镜乃是西域异宝,虽然其薄如纸,但坚逾精钢大盾,长枪大裁以及千钧劲箭也不能损伤。”

公孙元波颔首道:“这一件很有益处。”

庞公度道:“第二件是碧血刀,尺寸虽短,但锋快无匹,任何兵刃,一触即断。”

公孙元波道:“这一件虽然珍奇,但尺寸太短,难有大用。”

庞公度也不分说,又道:“第三件是擒龙手套,据说这只黑色手套乃是北极百蚕之丝织成,可抗诸般锋锐,同时入火火灭,永无损伤。”

公孙元波忽然大悟,道:“若是这擒龙手套配合起碧血刀使用,那就可以发挥当世罕有匹待的威力啦!是也不是?”

庞公度道:“这两件宝物,正是相生相合方始发挥得出妙用的,公孙兄一点没有猜错。”

公孙元波沉吟道:“庞兄赐赠这三宝,想是打算让在下仗这三宝之力,闯出燕云十八铁骑的重围。这个想法很有道理。”

庞公度道:“若是单凭这三宝之力,只怕公孙兄仍然闯不出十八铁骑的追杀,因为一则这燕云十八铁骑,个个视死如归,悍勇绝世;二来地方辽阔,想逃出这一片平畴,须得费去很多时间。”

公孙元波道:“假如庞兄不禁止在下杀伤他们的话,则他们虽是悍不畏死,亦没有多大关系。”

庞公度道:“那也不见得。需知他们日下已在堡外警戒候命,人人身披重甲,阵势森严。公孙兄纵是得以放手攻杀,亦不易把他们�一杀死。”

公孙元波点头道:“既然燕云十八铁骑人人有错甲护身,兼且庞兄不让在下放手攻击,则庞兄纵是赠此三室,也无法发挥威力。只不知如何还能够杀出重围?”

庞公度造:“所以公孙兄必须请识十八铁骑合围冲杀的种种阵势变化。你若是对他们的阵势了如指掌,便可避强击弱,因时制宜,直到最后时机才用上护心镜的神效,随即鸿飞冥冥,这才是百无一失之计。”

公孙元波连连点头,心中既感激又佩服。

庞公度道:“那燕云十八铁骑的阵势变化,都画于图卷之中。公孙兄花一点时间,细心参研记熟,大概就可以上阵应付他们了。”

但见那蒙面少女,默默地打开一个橱柜,取出厚厚一帜图卷,展布在桌子上。

庞公度道:“公孙兄可在此静心考究,兄弟到前面去,以免一时大意,走泄了有关你的消息。”

他说完就走了。公孙元波喝一口热茶,望望那个蒙面少女,见她侍立案边,似乎全无说话的意思,便把目光投向桌上的图卷中。

这厚厚的一叠图卷,以各种不同颜色的笔,画出交错变化的线索,每一张都繁复异常。

公孙元波对此并不感到困难,因为他原本就精通兵法,是以这等人数少的阵法变化,看来并不费力,不过要在每一图中看出强弱得失的关键,而又须得通通记住,可就极伤脑筋了。

他在房内专心阅看,猛一抬头时,发现外面天色已暗,桌上也不知何时已经点上了灯光。

唯一没有变化的,便是那个蒙面少女,她还是站在桌边的老位置,好像从来没有移动过,亦不发一言。

公孙元波伸一下懒腰,感到脑子须得休息一下,便暂时把目光移开,落在桌上的三宝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绝处逢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钩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