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马黄河》

第十七章

作者:司马翎

突然间,一阵人语脚步之声传来,朱宗潜吃一惊,转眼四瞧,这洞窟虽是广阔巨大,却无一处可供隐蔽身形。

那阵声音越移越近,朱宗潜迫不得已,扯扯一影大师衣袖,示意要他坐好。一影大师居然没有异状,依言趺坐地上。

朱宗潜立刻蹲伏在他背後。好在一影大师的僧袍宽阔,身材又够高大,足以暂时掩蔽他的踪迹。

一群人走入来,朱宗潜从僧袍偷望出去,认得出其中四个正是解送佟长白、大业的人。

另外还有叁人未曾见过,他们合力抬着佟长白和大业进来,其中一个五旬左右的白面老者问道:“这两名犯人是谁?”押解的四人之一应道:“一个是铜面凶神佟长白,一个是少林寺僧,名叫大业,小姐传下话来,说是最近必有事故发生,要吕大人你多费心,一旦有警,须得立刻通知令狐老太爷出手。”吕大人微露讶色,道:“此地隐无比,难道还会被人找到不成?对方又是什麽来路?连小姐也如此的戒惕?”那大汉道:“此人便是朱宗潜。”此言过後,洞窟内静寂无声,似乎人人皆被这个名字震慑住。

过了片刻,吕大人方始下令把佟长白和大业僧分别安置在木栏之内,仰天一笑,道:“朱宗潜虽是名震一时,听说他智谋过人,武功绝世,可是若然找上此地来,我吕钧定要他死在他的朋友们的刀剑之下!”一个大汉发出奉承的笑声,道:“吕大人若不是神通广大,小姐也不会委以重任了。”另一个大汉道:“小姐曾经亲自出马,陆大人率同许多伍大人随驾出手,结果仍然徒劳无功,或者正因此故,小姐才想到借重吕大人的神通,以及令狐老太爷的神功绝艺………”吕钧微微而笑,率众大步离开。

朱宗潜心中叫声好险,从一影大师身後绕出来,但见一影大师眼神呆滞,一如初见之时。

当下掣动“阴极针”,向他脑门大穴刺入,紧接着又连刺了几处大穴,一影大师忽然双目一闭,鼻中发出鼾声。

朱宗潜听康神农讲解过解毒法施用时种种现象,这等情形只是其中之一,可见已经生效。

心中大喜,迅即跃入隔邻,向欧大先生施为。

这五人一一发出鼾声。

他不管叁七二十一,也向迷昏中的佟长白施展宝针驱毒法。但却放过大业,不去动他,洞窟内鼾声大作,此起彼落,朱宗潜施救之时,已从兵刃上认出那个银衣老者必是银衣帮高手“戳魂刀”巴灵。

此人现任银衣帮两堂之一的“无私堂”堂主,那口金刀,便是执法利器。

他正在查看佟长白的情形,突然间,一阵暴烈震耳的笑声升起,在洞窟中响旋激汤,声势骇人!

回头一望,但见入口处站定一个须发如银的高大老人,身上衣服甚是华丽,手中拿着一根红色粗大的拐杖,两眼凶光闪动,裂chún狞笑。

朱宗潜一望之下,已猜出这个老人定然是早先那些人提及的“令狐老太爷”,当即反身一跃,落在他面前叁丈之处。

锵锵两声,长刀和芙蓉剑一齐出鞘。

他这一下拔刀迎敌的动作,气概威凛迫人,那高大老人笑声突然中断,凶睛转动,上上下下打量朱宗潜。

朱宗潜也感到这位老人的目光有如森森冷电,令人震慑畏惧,心中不由得增加了几分戒惕。

那高大老人步入洞窟之内,只见两个美貌少妇随後跟入,她们身穿红衣,宛如两团烈火,年纪却在二十七八左右。

一个手捧连鞘长剑,一个手捧长刀,亦未出鞘。

她们背後各插一口长剑,因此她们手中所捧的兵刃,似是专供老人使用。

高大老人走到距朱宗潜一丈左右,方始停下脚步,道:“你是谁?”朱宗潜反问道:“老人家可是复姓令狐?”老人道:“你怎知老夫的姓氏?”朱宗潜道:“在下既然闯入此地一事先自然须得查明主持此地的高人。据在下所知,这迷仙窟之中,仅有令狐老丈是当代异人,在下本已小心回避,谁知还是碰上了。”令狐老人霜眉一皱,流露出不耐烦的神色,道:“你到底是谁?”朱宗潜惊讶忖想道:“我这番奉承捧场的话,人人爱听,绝无例外。这令狐老人何以现出不耐之色,难道他脾气如此古怪?”他的用意是拖延时间,让一影大师他们睡上一阵,才有法子叫得醒他们,是以不惜大送高帽。

当下又是一顶高帽飞过去道:“在下只是无名小辈,一会自然奉告姓名,令狐老丈眼神中,含蕴着如雷轰电闪般的威势,令人心寒胆落,斗志大弱,只不知此是天生如此?抑是一种神功艺?”令狐老人烦燥的道:“一半是先天生成,一半是後天修炼的,闲话少说,报出姓名受死!”朱宗潜本是计谋百出之人,这一刹那间,已想出七八条拖延之计。但回心一想,这一场恶战,势难避免。

如若再使手段、计谋,拖延时间,纵然达到目的,但传扬出去之时,以讹传讹,变成了自己畏惧对方的眼神,岂不冤枉?

此念一决,当即朗朗长笑一声,道:“在下朱宗潜便是。”令狐老人似是从未听过,侧顾红衣少妇一眼,道:“你们记住了。”那红衣少妇道:“老爷放心,贱妾不会忘记。只缘这朱宗潜乃是最近声名最响亮之人,连小姐亲自出马,也没曾把他擒下。”令狐老人道:“原来如此。”那红衣少妇又道:“贱妾意慾出手,瞧瞧他的武功有没有传言之甚?”令狐老人摇头道:“不要试了,你们单打独斗,决计走不满十招。”两个少妇都惊讶地向朱宗潜望去,露出不服气的神情。令狐老人忽然改变了主意,道:“你们可联手出战,但须使用老夫的神兵利器,如此尚可一拚!”她们娇应一声,疾然扑出。

但见两道寒光,划空暴射,直取朱宗潜。朱宗潜见她们动作神速如电,大感意外,脚尖一用力,已飘退两丈。

他不等对方跟踪追扑,才退又进。但却是一步步跨迈,刀剑并举,气势坚凝劲厉无匹。

那红衣二女果然抵受不住他这一股气势,不敢在正面迎战,蓦地分开,齐齐娇叱一声,从左右两边抢攻。

她们手中刀剑如寒芒冷电,朱宗潜晓得必是神物,普通兵刃一碰上就断折,心下大为顾忌。

只好虚发一招,速快退下。

令狐老人暴声大笑道:“原来也不过如此!”笑声中,那两个红衣少妇又迅急攻去,但听“呛”的一声响,同时又升起兵刃落地之声。原来朱宗潜左手长刀已被对方宝剑削断。

那红衣美妇一招斩断敌人兵刃,方自大喜,忽见敌人已欺入刀圈之内,五指如钩,疾抓面目,顿时心头一凛,挥刀封架,一面後退。

朱宗潜手势一沉,五指已抓住刀把,大喝一声“撒手”,那红衣少妇倒也听话,果然松手而退,那把削金切玉的宝刀,已落在朱宗潜手中。

另一个红衣美妇恰好挺剑搏击,朱宗潜虎躯一转,宝刀迅劈敌剑,口中喝道:“瞧瞧是刀快抑是剑快?”那红衣美妇玉面失色,赶快收剑,不敢让宝刀劈中。

朱宗潜何等厉害,得到这一丝空隙,猱身直上,右手芙蓉剑幻出七八道光华,笼罩着对方全身要害。

她情知无能化解,尖叫一声,闭目等死。

朱宗潜剑光忽敛,芙蓉剑的剑尖抵住对方咽喉,冷冷道:“令狐老丈,在下一剑吐出,登时立毙此女於剑下。”令狐老人厉声道:“你为何不吐剑刺死她?”朱宗潜一听此言,心中有数,知道这个老人心性狠毒,有己无人,决计不能用此女生命威胁他让步。

当下道:“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这位娘子长得月貌花容,甚是娇,在下焉能全无怜香惜玉之心?是以不忍取她性命!”当即收回长剑,沉声道:“娘子退下吧,下次碰到在下,最好不要出手。”那红衣少妇深深注视了他一眼,这才退下去,她这一眼当中,流露出无限感激之意。

令狐老人举步迫近朱宗潜,冷冷道:“你的武功也还不错,无怪春梦没擒下了你。也无怪你敢孤身到此,但你那一点能为,在老夫眼中,却也算不了什麽。”朱宗潜朗朗大笑,道:“既然如此,便请老丈指教。”令狐老人缓缓举杖,但见举杖之际,如挽万钧之力,甚显沉重吃力。朱宗潜一望而知,情势大是不妙!

这老人修炼的神功虽不知是什麽名堂,但若容他把这根血红拐杖举高,迎头击下,将有粉身碎骨之危。

他握紧刀剑,想先发制人,不让对方运足杖势和神功,但左瞧右看,都找不到可以攻入的缝隙破绽。

这一惊非同小可,不禁虎目圆睁,神光四射,极力找寻可乘之机,包括心智计谋在内。

这刻那令狐老人如若杖势上有破绽,朱宗潜全力出击,自是不在话下,即便在武功上没有可乘之机,但只要令狐老人心思略有波动,或是意志气势未够坚凝,这等眼不能见的破绽,也休想逃得过朱宗潜的眼神。

但贝那支血红色的拐杖很缓慢地扬起,朱宗潜那麽坚忍沉凝之士,这时也禁不住沁出冷汗。

额际闪现出汗光,可见得他内心如何的紧张?

这令狐老人果然没有夸口,他修习的神功绝艺如此奇怪,竟能迫使敌人全然无法出手,亦不能逃走。

只须一招,即可分出胜负生死,如此凶毒奇异的功夫,普天之下,恐怕再也找不到了。

偌大的洞窟中,但闻令狐老人哼哈运力之声。

朱宗潜虽是用了全副心神,找寻对方杖势可乘之机。

但他也觉得出那两个红衣美妇,一定十分紧张刺激的注视着这等凶险无比的局势。

他心头掠过二女的印象,马上联想到宝刀和宝剑,那是她们曾经用以攻击自己的。这一刹那,忽然灵光一闪,照澈了山河大地。

但听朱宗潜大喝一声,恰在对方杖势将要运足之际,突然出击,这时他真是间不容发,假如不是他机智绝世,势必得硬拚敌人一枚,其时主客之位如此悬殊,结局不问可知了。

他出击的招数甚是奇特,但见他大喝声中,左手一送,宝刀脱手飞出,他右手长剑出得更快。

剑尖奇准奇巧的点中刀把末端,顺势搠出。他的长剑上内劲源源涌出,竟能黏住宝刀,迅快劈刺,改变招式。

这一来他等如增加了数尺长的手臂,挥刀攻敌。

那口宝刀闪耀出冷冷的光芒,竟攻入杖圈之内。令狐老人又惊又怒,横杖一扫,“当”

的大响一声,那口宝刀已被他一杖震飞,令狐老人厉声道:“好小子,这一招叫什麽名堂?”喝问声中,呼的劲响一声,杖势拦腰扫击。

朱宗潜已知此老的内外功力都强绝无俦,是他平生所仅见,岂敢运剑硬挡,猛一伏腰,发剑反击敌人双腿。

两人剑来杖往,霎时间,已斗了七八招,朱宗潜虽是使出师门不传之的“乾元剑法”,全力应战,仍然感到不支。

心想:如若不能出奇制胜,迟早仍须毁於敌杖之下。

那令狐老人着着进迫,手中那根血红钢杖,不但使得极是凶猛奇奥,最使人惊心动魄的还是杖上激涌的潜力,重如山岳,加上轻雷隐隐的风声,威不可当,朱宗潜全力招架之下,简直没有机会动脑筋。

而且在这等风云紧急,瞬息万变的局势下,纵有奇谋诡计,亦将难以施展。

两人又激斗了六七招,越发的凶险,任何一招若然失手落败,定是有死无生的结局。

朱宗潜虽然是奇计百出之士,这刻也感到力不从心,唯有尽力苦撑危局,至死方休。

此是他出道以来,第二次觉得无法力敌硬拚。

第一次是春梦小姐给他留下的印象。由於她手法诡奇奥妙无比,难以化解破拆,是以他决定智取而不力敌。

想不到目下这令狐老人亦以霹雳雷霆万钧之势,迫得他步步後退,有勉力苦撑之功。

朱宗潜但觉令狐老人杖势越斗越强,心中突然泛起“死亡”的意念。此时虽是不暇多想,但斗志为之减弱了不少。

在这等此消彼长的倩形下,朱宗潜很难走得满五招之数,那两个红衣美妇紧张地瞪大双眸,心中都泛起了“可惜”之感。

令狐老人大喝一声,振腕抡杖,方要扫出,陡然间,不进反退,跃出圈外。

朱宗潜惊讶得瞠目结舌,心中感到这种情事,实是使人无法置信。

不管他信不信,那令狐老人当真已退出圈外,而且尤有甚者,便是这个老人忽然转身奔去,霎时已隐没在出口甬道之内。

朱宗潜自然更觉迷惑,但觉这场险恶的鏖战,宛如荒诞不经的噩梦一般,虽然惊心动魄,最後却居然平安无事。

不过,那两个尚未消隐的红衣美妇,却证明不是噩梦,而是真真实实的事情。

那个失去宝刀的红衣美妇,直到这时,才醒起去抢回宝刀,她奔将过去,刚刚伸手要捡,旁边一只脚突然踏在刀身上,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饮马黄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