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马黄河续集》

第二章

作者:司马翎

朱宗潜道:“前辈认识令狐老人么?”

贺铁老摇摇头,道:“我从未见过他,甚至未听过他的姓名。直到最近,才知道武林竟有这么一位高手。”

两人的对话,至此告一段落。

双方迈步绕圈盘旋,互伺可乘之隙。走了两匝,贺铁老突然挺杖疾迫,步伐坚定,气势雄厉。

朱宗潜忽然又掠过熟悉之感,这等动作,这等气势,都似曾相识,不由得分心忖想道:“我几时见过如此势派之人呢?”

他这一念虽然只像是水面上小小的涟漪,可是贺铁老已立时觉察,“呼”一声挥杖横扫而至。

这一杖竟能使朱宗潜感到手忙脚乱,刀剑齐出,竭力抵御。

但贺铁老焉肯硬拼,杖势一变,如狂风骤雨般攻去,寻瑕抵隙,无所不至。

朱宗潜连连后退,他一着之差,失去了机先,竟然束手缚脚,心中充满了有力难施之感,真是苦不堪言。

贺铁老杖发如风,杖上劲道也越打越重,气势坚凝之极,渐渐已形成无可抗御之势。

到了第二十招之时,朱宗潜简直已溃不成军,完全陷入被动之中,看来三招两式之内,定将遭遇落败伤亡之祸。

当此之时,贺铁老忽然煞住杖势,道:“你还不认输,更待何时?”

朱宗潜连喘几口气,把刀剑收回鞘中,叹道:“贺前辈宅心仁厚,竟不趁这刻取我性命,实在难得。”

贺铁老道:“下次相逢,恐怕非分出生死存亡不可。是以老朽奉劝你一句话,那就是上阵交锋之时,天大之事,也不可存想于心头脑际。”

这话分明是点出这一次朱宗潜陷入险境之故,完全是由于他心神分散,所以失去了机先。

朱宗潜甚是佩服,躬身道:“在下一定记住前辈的金玉之言。不过说到下回相见,便是一次生死之时,又未免过于残酷可怕了!咱们难道不能想个法子,事先消弭这等灾祸么?”

贺铁老深深叹息一声,道:“老朽因此事也是无由自主,言之可悲可恨!”

朱宗潜踏前数步,炯炯的目光凝注在斗笠下面那一块竹篾织成的网罩上,好像要看透这块网罩,沉声道:“在下斗胆请问一声,前辈敢莫是少林金罗尊者么?”

贺铁老屹立如山,身躯全无一点震动,缓缓道:“朱大侠这一猜可谓奇怪之极。春梦姑娘也曾猜测我是三大异人一。”

朱宗潜向他凝视了半晌,才道:“算了,前辈忘了我的问话吧!”

贺铁老道:“那么请朱大侠移驾山神庙中,与你方之人在一起,不得出圈一步。直到鸟啼之时,方可走开。”

朱宗潜向他拱拱手,大步向山神庙走去,他一出现在庙门之时,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

昏淡的灯光,并未使他失去那赫赫慑人的气度和丰??。谁也不知道他进来干什么?是败了抑是胜了?

朱宗潜环顾全殿一眼,这才缓步走入己方圈内。佟长白狼狈地摊手耸肩,垂头丧气的道:“那家伙太厉害了,连你也干不过他,别人就更不用说啦!”

春梦小姐那边的人,连说话也在禁止之列,是以人人鸦雀无声,魔鞭盛启接口问道:“朱兄可曾探出这位绝代高手的来历么?”

朱宗潜摇摇头,道:“探不出来,须得再想别的计较。”

他目光掠过欧大先生和一影大师,挤到墙边,蹲下查看。这时才发觉欧大先生穴道仍然受制。

但一影大师却全然无事。

他为人机伶之极,当然不会露出一点神色。

耳中忽听法音大师传声道:“家师兄已被贫僧解开了穴道。”

朱宗潜也用传音之法,向他说道:“在下已认出那化名为贺铁老的黑衣人,一定是贵寺长老金罗尊者,只不知这穴道禁制如何解救?”

法音大师告诉了他,最后说道:“朱大侠既然认出,家师兄当时施展敝寺绝艺之一的风涛二十铲,竟在这一路铲法未曾使完之前落败。假如不是金罗尊者,这等事简直教人不能相信呢!其后是他老人家暗暗传声,告以解穴之法。”

朱宗潜这才弄明白了来龙去脉,也确知那黑衣人真的是金罗尊者,心中顿时波涛起伏,大为震动。

但目下当急之务,便是解开欧大先生的穴道禁制,以便应变。当即依照法音所告之法,伸手向欧大先生连拍两掌,口中道:“那位前辈武功虽高,但点穴手法却平常得很。”

欧大先生果然应掌而动,朱宗潜便又向一影大师虚拍两掌。

春梦小姐那边的人,与朱宗潜交手至今,经验已多,早就晓得朱宗潜有神鬼莫测之神通。

因是之故,朱宗潜出手解救了欧大先生、一影大师二人的穴道,他们并不十分惊异。但秦天宇、韦浩、邓敖和秋嫂四人,却大为震惊不已,都觉着这等事当真不可思议。

朱宗潜向欧大先生和一影大师二人大声说道:“那位贺铁老贺前辈说过,咱们等到第一声鸟啼之时,即可恢复自由之身了。目下咱们只好耐心等候。”

他这话自然是顺便告诉春梦小姐那一方之人,秋嫂听他口气犹有咄咄迫人之意,忍不住要挫挫他的锋芒,冷笑道:“你说的话焉能算数,真真好笑之极!”

朱宗潜转头向她打量注视,炯炯的目光,锋利之极。

似是能看透她的内心,秋嫂只跟他对瞪了一下,便受不住如此强烈有力的目光而赶紧移眼避开。

朱宗潜沉声道:“在下说的话无论在什么地方,也未曾说过不算数的。”

秋嫂居然没有做声,秦天宇等人感到很奇怪,都想她一向强悍泼辣,最瞧不起男人,今日何以对朱宗潜容让起来?

朱宗潜道:“老实说,假如贺前辈不是有过这等允诺,在下和春梦姑娘焉能如此容易认输落败?只怕直到他那对头赶来,贺前辈尚未能解决我们之事。”

秦天宇道:“然则朱大侠竟是故意不出全力相争,以便贺先生得以专心壹志对付那约好的对头了?”

朱宗潜道:“不错,春梦小姐亦是如此存心。我们实在测想不出什么人堪作贺前辈的对手?是以大生好奇之心。”

秋嫂不再出声,殿内暂时沉寂下来。

一影大师以传声之法,向朱宗潜问道:“朱大侠如何瞧出他是敝寺长老金罗尊者?”

朱宗潜道:“说来有趣,那是因大师你才认出的。”

一影大师深感惊讶,道:“这话怎说?”

朱宗潜道:“金罗尊者前辈两次挺杖进迫,气势姿态之中,不知不觉流露出贵寺心法。大师可还记得第一次咱们见面,乃是在黑龙寨一处??巢中。其时大师挺杖向我迫来,气势之雄,使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一影大师道:“原来如此,这等以本身功力造诣凝聚而成的气势,虽是无形无声,并无法度。但金罗尊者一生修习本寺??艺,自然流露出与贫僧相似的气概姿势,实在是合情合理之事。”

朱宗潜道:“大师可知道金罗尊者目下这一出现,不啻是敲起了中原武林浩劫的钟声么?”

一影大师大骇道:“贫僧不敢置评,却甚愿略闻其故安在?”

朱宗潜轻叹一声,道:“这等朕兆,恐怕只有我一个人知道,目下尚不是披露之时,还望大师体谅苦衷,大度包涵。只须提高警惕,将来应付非常之变,自然容易得多了。”

外面忽然传来对答之声,但相距过远,不但听不出说话的内容,连口音也分辨不出来。殿内之人无不凝神测听。

但那对答之声,旋即寂然,秦天宇和韦浩二人已迅快奔出殿外。邓敖想是得过命令,没有出去。

秋嫂迟疑了一下,举步向殿门走去。

朱宗潜突然冷冷喝道:“站住,你往那儿走?”

全殿之人无不十分惊讶,连春梦小姐也不例外。只因秋嫂的行动与他全不相干,却何以突然横加干涉?

秋嫂停下脚步,怒道:“自然是出去啦!你何故问我?”

朱宗潜仰天一笑,道:“外面传来的声响,不问而知贺前辈的对头已经抵达,对也不对?”

邓敖忍不住插口道:“我们的事不劳阁下费心。”

朱宗潜瞪他一眼,气概迫人,厉声道:“好,我不费心,秋嫂你即管出去。”

说也奇怪,那秋嫂忽然像??了气似的,怒容全消,既不移步,也不怒斥,只默默然迳自寻思。

全殿之人全都大惑不解,这一回却包括邓敖在内。

朱宗潜嘿嘿冷笑数声,才道:“春梦姑娘,你想不想出去瞧瞧这一场百年罕见的龙虎争斗?”

春梦小姐没有做声,秋嫂发急叫道:“你们想毁诺违约是不是?”

朱宗潜道:“我朱宗潜岂能做这等事?自然春梦小姐也是不肯失身份的人。”

秋嫂这才松一口气,朱宗潜又道:“其实我向姑娘你询问,也是多馀之举,谁不想出去瞧瞧?既然如此,我便提出一个条件,假如你答应的话,可举起右手作覆。”

人人皆知朱宗潜足智多谋,天下第一。因是之故,无有不信他真有法子可以出去观战的。

佟长白首先雀跃喜叫道:“好极了,咱们快点出去。”

秋嫂接口道:“胡说,你如不违约,岂能出庙观战?”

但她的声音中并没有坚强充份的信心。

佟长白瞪眼反驳道:“你懂个屁,朱宗潜没有一件办不通的事,你等着瞧吧!”

朱宗潜哈哈一笑,道:“佟兄未免太夸奖兄弟了,不过若论出此山神庙之法,倒有两个法子之多。”

秋嫂、邓敖固然大感吃惊,别人也无不凝眸寻思。

朱宗潜又道:“第一个法子略嫌撒赖,也未必就当真行得通。我说出来各位就明白了。此计便是咱们立刻动手把庙??撬个大洞,即可出去,要知贺前辈命人划下界线,只有前面这个半圆形,后面是墙壁,并无界限。是以咱们从后面出去,勉强争辩的话,亦可说得过去?”

众人都觉得大有道理,假如他不是说过“未必行得通”之言,加上又有第二个法子的话,大概都会立即动手去拆墙了。

朱宗潜略一停顿,又道:“但此计可能行不通的是这座山神庙坍破多处,但墙壁完好如故,或者是用方石砌成,咱们合力动手撬墙,只怕不是顷刻便可办到之事。这么一耽误,邓敖兄只须跑出划下界线,咱们还是出不去。”

邓敖笑道:“好极了,我敢打赌你们一定比不上我快。”

朱宗潜道:“但我还有第二个法子出去,邓兄可要听听?”

大殿内霎时鸦雀无声,俱是专心等候朱宗潜底下的话。这等气氛,已显示出大家都相信朱宗潜果然还有靠得住可以出庙之法,邓敖在这等压力之下,也不能不受到感染,心中已信了七八成。

因此他嗫嚅一下,才道:“在下愿闻其详。”

朱宗潜爽朗地笑一声,向春梦小姐道:“怎么样?你举不举手?”

众人的目光移到春梦小姐那边。

但见她徐徐举起右手。顿时又大感惊讶,因为朱宗潜的条件尚未说出,而她竟已同意了。

佟长白怪叫一声,当真是山摇地动,把许多人都骇了一跳。

秋嫂冷冷道:“你怪叫什么?”

佟长白一边拍脑袋,一边叹气道:“咱总算是服气啦,你瞧春梦小姐不用问就晓得了朱宗潜的心思,这儿谁还能办得到?”

春梦小姐心中大为受用,美眸中露出笑意。

秋嫂怒道:“我瞧你这么一个大男人简直全无用处,服气也不是这等服气法,你敢担保她一定猜得中朱宗潜的心思么?”

佟长白牛眼一睁,厉声道:“你敢不敢与咱赌这项上人头?”

人人听了这话,都有透不出气之感,庙内的气氛顿时十分沈重紧张。这等赌注,实是非同小可。

秋嫂自家也喘了一口大气,她虽是强悍之极,可是碰上这个人不像人,怪不像怪的佟长白,也敌不过他的蛮劲豪野。

当下道:“哼!我才不跟你赌呢!”

她的话不啻认输了,佟长白哈哈大笑,道:“不赌就拉倒,咱想了想也觉得犯不上。这样好了,你准许春梦小姐开口,让她亲口讲出朱宗潜的心思,咱们瞧瞧对是不对?这法子好不好?”

秋嫂不知不觉道:“好!泵娘说吧!”

春梦小姐发出悦耳的笑声,使众人心神一爽,这才缓缓道:“佟老师太瞧得起我了,假如因此之故,丢了大好头颅,末免太不值得,你说是也不是?”

佟长白道:“小姐等会再说这题外的话,咱们都心痒痒的等着听呢!”

春梦小姐道:“好,朱先生,你的条件不外是要我这一方之人,出得庙外,绝对不许参与干扰贺前辈他们的决斗,对是不对?”

朱宗潜道:“一点不错,你既然答应了,不得反悔。”

春梦小姐道:“自然不反悔啦!假如不是你提出这条件,只怕我至今尚不敢断定贺前辈的对手是谁,现在你快点进行出庙之计吧!”

朱宗潜道:“使得。”

回头向一影大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饮马黄河续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