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马黄河续集》

第八章

作者:司马翎

朱宗潜又道:“她的样貌装束跟以前还是一样吗?”

卓蒙点点头,朱宗潜紧接着道:“若然如此,师父目下不必气恼,弟子敢说那个女人并非真的师母,我的意思说,沈千机早就想妥此计,所以找到一个与师母一模一样的女人,使您受骗。”

这话宛如当头霹雳,震得全房之人,无不瞠目结舌。卓蒙像弹簧般坐了起身,张目凝视。

朱宗潜道:“师父隐遁了二十年之久,据弟子所知,师母其时不过二十左右,隔二十载之久,她已变成中年妇人,但师父仍然一眼认出了她,觉得她容貌装束全无改变,可知其中必定大有蹊跷。”

他停歇一下,晓得说服力之不够,便又道:“一般来说,二十岁时青春焕发的少女,到了四十岁时,定必生出极大变化,越是相熟的人,由于牢记得以前的容貌,就越是不易在一眼之间认得出来,此是千古不易之理。现在请师父回想一下,当您见到师母时,她看上去大约是几岁?”

卓蒙瞿然道:“还是和以前一样。”

朱宗潜的声音变得更为有力,道:“年岁、容貌以致装束,二十年都没有变过,此中破绽,不必细说了。”

佟长白大叫道:“小朱说得有理,那有二十年后,身上衣服装饰都没有一点改变之理?”

朱宗潜道:“衣裳发式等最是易变,二十岁的女人与四十岁的女人,其间差别甚大。以沈千机的聪明才智,并非不晓得如此大有破绽,但他深信师父在心情震汤甚剧之下,一定不暇细想。等到遭了他暗算,其后才参出破绽,已来不及了。自然假使他晓得会有今日这种情形,他一定会设想得更周密些。”

他停顿了一下,又道:“师父且把此事放在一边,待弟子仔细加以调查,再做计较。目下倒是有一些事,亟须师父指点解答。”

卓蒙精神一振,道:“什么事?”

朱宗潜道:“沈千机趁师父神志迷糊之时,擒下了您,以后的经过情形,师父还记得吗?”

卓蒙果然定下心神,仰首寻思了许久,才道:“我只记得在昏昏沉沉之中,好像乘搭舟车,晃晃悠悠的过了好久,然后,一团眩目的彩光,使我任什么都瞧不见。”

他话声中透露出极强烈的苦恼,彷佛一个人在噩梦之中,老是挣扎摆脱不了,而心却晓得是梦魇那般。

朱宗潜道:“师父别着急,这是冰宫之人向您施术,现在咱们已破了她的法,您再也不必受到这团彩光眩目的威胁。只不知您可还记得以后的事倩吗?”

卓蒙略为平复了一点,缓缓道:“除了这一大团耀眼生花的五彩强光之外,彷佛还听到一个女子的声音。”

他用力地摇摇头,设法使自己清醒些,又道:“这个女子的声音一直在响,她在说些什么呢?唉!我记不起来啦,反正一直在我耳边说个不停。”

朱宗潜道:“一个人在神志昏沉,又有强烈彩光迫眼之时,意志自然软化,心灵自然虚浮,最易受人控制。假如那个女子的声音,一直说些要你服从之言,这些话探深印在深心之中,以后就将受她支配。不能自主。自然除了这些手法之外,还须以葯物配合。”

他突然停口,陷入沉思之中,众人都知趣地缄默不语,免得扰乱他的思路。这是至为重要的事,谁也无法帮他的忙,唯有依赖他的绝世智慧解决。

过了一阵,朱宗潜喃喃道:“是的,师父他老人家修行多年,心志坚定,因此冰宫方面,须得费许多时间气力,才能成功,目下她们施术时间太短,所以师父很容易就恢复神智,如果我猜得不错,则此刻取开铜镜,师父也不致发生变化。”

他的目光转到毕玄通他们面上,又道:“当我现身出手之时,霜夫人一直拖延时间,我怎样地想不出其中道理,但现在却知道了,她分明是希望及时能澈底控制师父,那时就无须让他陷入呆木昏迷的状态中出战。但后来时势所迫,她不得不让家师出手,是以家师当时对身外之事,全无所知,不像别的冰宫奴仆,完全是在神智清明的状态之下。这一点也可以说明金罗尊者、韩真人何以与别人略略有异了。我猜那是由于金罗尊者和韩真人功力极强,意志极强,因而冰宫无法使他完全受制。他们虽然不能不听命于冰宫,但时时还能保持三分本性理智。”

毕玄通深熟思虑的插口道:“贫道也考虑过这个问题。但依贫道臆测,这两位前辈不论在任何情况下,总保持三分清醒,只能说他们在十个时辰之内,有七个时辰是完全受制于人,但有三个时辰则是完全清醒,本性未失。可是,这么一来,他们这三个清醒的时辰内,冰宫方面如何控制他们?”

朱宗潜微微一笑,道:“毕长老敏锐深刻的思路,实在使在下敬佩不已。不错,照理说,一个人绝不可能七分昏迷而三分清醒的,在下却怀疑长老所说的七个时辰受制于人,三个时辰清醒这种情况,目下是否还存在?”

他环顾众人一眼,又道:“冰宫方面,把两大异人弄了去,照理说二十年前,就可以实现其野心,横扫天下,使异教统治中原。但冰宫竟白白的虚耗大好光阴,这一点诸位可觉着奇怪吗?”

众人都无从下手推论,是以都不则声。

朱宗潜又道:“假如两大异人一直是七个时辰受制,三个时辰清醒的话,这就无怪冰宫方面,不敢付诸行动。”

佟长白道:“这话使我半懂半不懂,诚然在冰宫未能完全制服两大异人以前,不敢行动,但既有七分把握,则但须把握时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毁去少林、武当两派,此时两大异人纵是后悔,也来不及。”

朱宗潜道:“话虽如此,但在下认为冰宫方面,必定另有困难隐情,而我相信这种困难,必是两大异人特意制造出来的。”他透一口气,又道:“详情到底怎样,须得等到见了两大异人之后,方能弄得明白。”

他忽然伸手,把卓蒙怀中铜镜拿掉。

卓蒙眼中立时掠过迷惘茫然之色。

朱宗潜警觉地把铜镜放回他怀中,卓蒙马上恢复常态。

众人瞧在眼中,都不敢说出。

尽皆想道:“朱宗潜这回推测错误了,只不知他如何处理?”

朱宗潜向卓蒙道:“咱们一个时辰之内,就得出发去对抗强敌,还望师父鼎力赐助。在这两个时辰之内,全力运功调息,届时恐有一场大战,激烈无比。”

卓蒙颔首道:“行!你有事的话,尽避去办。”

朱宗潜率众退出,在隔壁院落中,他停下脚步,仰天长叹一声,道:“冰宫禁制心神大法,厉害的程度大出我意料之外。”

一影大师道:“你可是耽心令师吗?”

朱宗潜摇摇头,道:“家师须仗铜镜之力。方能收摄心神,保持清明,其实与冰宫没有关系,关键却在沈千机身上。”

众人立时会意,知道与“狼人”之事有关。

朱宗潜双眉紧皱道:“目下摆在眼前,有三大难题。一是如何能使沈千机有问必答?二是埋春庵主失踪,这紫晶铜如何能弄得到手?三是咱们如何方能查明冰宫禁制心神的手法秘诀?这三大难题乃是最根本之事,如不能解决,则咱们纵然有法子抵御冰宫于一时,终久仍得被冰宫征服,沦为奴仆或是阴府中的幽魂。”

沉寂了好一会工夫,毕玄通才道:“贫道情愿一力担当,解决第二个难题就是了。”

词色之间,显然是十分勉强,若非万不得已,他决计不会担承下来,这等情形,使众人都感到十分奇怪。

朱宗潜道:“加在平时,岂敢勉强毕真人?但目下大局如此凶险艰危,因此明知毕真人心中甚是为难,也只好委屈大驾了。”

毕玄通道:“朱大侠好说了,此是大家份内之事,岂敢当得委屈二字。贫道既敢开口担承,实有十分把握,您放心好了。”

佟长白迟疑一下,才道:“咱也晓得那沈千机凶狡异常,如用普通刑迫方法,只怕不易使他屈服。不过假如小朱你想试的话,咱可以充任刽子手。”

朱宗潜道:“你讲得对,他果然不是严刑拷打能使之屈服的人。此刻我心中已有对付他的方法,只是??不定主意而已,因为此人才智太高,是以咱们必须审慎从事,务须一发即中,如若第一次不成功,以后再慾补救,那就太困难了。”

欧大先生沉声道:“老朽虽然猜不出朱大侠胸中许多奇计,但却晓得其中有一计,必是以纵释他无恙离此为饵,使他屈服,假如老朽猜得不错,此计实在太险,务须当心。”

他言下之意,已表示他不赞成使用此计。

朱宗潜道:“欧大先生说得是,此计太险了,尤其他养好内伤,则单是他就足以号召天下邪魔外道,结集成另一股力量,其势实是难当。”

他停歇一下,又道:“目下的形势,对咱们是危机紧迫,已临眉睫,因此咱们对付沈千机的话,又不可能徐图良策,废时失事,定须迅即解决,以便腾出时间,对付冰宫圣母,方可免覆亡之祸。”

说到这儿,这位才智武功,俱是当世无双之士,也不由得皱起双眉,忧色重重,笼聚于眉宇间。

过了一会,佟长白发了急,跺脚道:“那怎么办呢?”

朱宗潜似是触动了灵机,道:“诸位且趁此刻歇息一下,除了分出人手轮流守卫之外,都须蓄养精力。在下独自出去一下,如果想不到妙计,再找大家商议。”

众人都依言去做,佟长白送朱宗潜出门,一面说道:“咱知道你往那儿去,你可是去找康老先生?”

朱宗潜道:“不错,我去问问他老人家能不能配出一种灵葯,使沈千机服下之后,有问必答。如是配得出这等奇葯,咱们何愁问不出『火熊胆』的下落?”

佟长白道:“最近,咱感到功夫已全无半点进步,大概已到了顶点,照你的说法,咱已经到了最危险的边缘啦!”

朱宗潜道:“正是如此,为了家师与你之故,我不能不尽最大力量,把火熊胆弄到手。假如不赶快解决家师的狼性,转眼间月圆之夕又到,其时发生何等变故,实是无法预料。以家师的剑术和功力,这当真是咱们内部最大的隐忧,试问有谁能制得住他呢?”

佟长白道:“连令狐老头也吃了苦头,咱是不能不服气你师父的了。那么快点去吧,要不要咱去把那冒充你师母的婆娘??来,或者可以威胁老沈。”

朱宗潜道:“暂时还是别去碰她的好,说不定她真的是我的师母,那时麻烦就大了。”

佟长白听了此言,讶异得瞠目结舌,道:“你不是推测过她是假冒的吗?”

朱宗潜叹一口气,道:“是的!我曾推测过那不是真正的师母,但问题出在沈千机恶魔身上,你也知道他不比寻常之人,天下间恐怕只有他能推翻我的推测。”

佟长白瞠目道:“这却是什么缘故?”

朱宗潜道:“因为他已得康前辈的真传,医葯之道,举世难有匹俦之人。以是之故,唯有他可能以种种深奥医道和灵葯,使她青春永驻,红颜不老。”

佟长白道:“那一定是很费事之事了,他肯这样做吗?咱可不大相信?”

朱宗潜道:“他为了要得到我师母,不惜用尽心机暗中下毒,使我师父变为狼人,我师父果然一如他所料,自行遁走,隐匿于穷山野岭之中,假如沈千机只是为了要报复我师父击败过他之仇,以他的医葯之道,随便下手毒杀,必能成功,也省却了许多麻烦和危机?”

佟长白道:“麻烦不算一回事,危险却谈不上。他焉能想到你师父会收到你这种徒弟呢?况且他毒杀令师和使他变成狼人之举,对占夺你师母之事,有何分别?”

朱宗潜笑一笑,道:“我师母原本是他找给家师的,但男女之间,难说得很,也许师母后来对家师十分忠心,沈千机一看这情形,晓得硬来的话,无法使她生情,于是设计使家师自行弃家出走。这样,他收留了师母之后,久而久之,不难使她回心转意。移情于他了。”

他停歇一下,又道:“说到危险这层,要知道家师变为狼人之事,失去理性,专找熟识的人开刀,说不定会找到沈千机头上,岂不危险?”

佟长白道:“咱不是不服气你的推测,而是想问个明白而已,你快去吧,别因咱多言之故,误了大事。”

朱宗潜迅即去了,佟长白则一直在寺门附近走来走去,严密地监视着四周的情况。他晓得沈千机尚有同党,都是十分厉害的魔头,是以须得小心防范,以免被他的同党把沈千机救走。

过了两个时辰,朱宗潜独自回来,佟长白大步迎了上去,道:“怎么样?”话声中充满了渴切的期望。

要知道,他自从修习沈千机三十年前传他的功夫之后,面部肌肉早已僵硬如铜,这还不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八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饮马黄河续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