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劫》

第11章 报夫仇诈死寻元凶

作者:司马翎

  王乾扶泪道:“沈兄有何见教?”

  沈宇道:“见教倒是不敢当得,不过在谈论之前,倒是要请你们先表示一下态度,

决定我究竟是友呢?抑是敌人?”

  沈宇在这等情势之下,提出这个要对方决定友敌态度的要求,甚是凌厉,迫得对方

不能躲避。

  王乾沉吟一下,道:“老实说,在下一时难下判断。”

  沈宇道:“王兄智谋过人,长于应变,而且是极有决断之人,为何这回迟疑不决?”

  王乾道:“沈兄过奖了,若在平时,在下还有几分自信,但如今遭逢大变,心情紊

乱,实是感到无所适从。”

  沈宇通:“好吧,我只好等候你们调查了。”

  陈夫人抬起头,她这刻泪痕满面,反而增添了几分楚楚动人的风韵。

  她断然道:“沈先生不会是敌人,请过来说话。”

  王乾过去,口中一面道歉,一面为他解缚。

  沈宇终于恢复了自由,当下走到棺边,向陈夫人道:“承蒙你信得过我,让我恢复

自由,感激不尽。”

  陈夫人道:“王乾说过,你如果独自在山坡上之时,并不逃走,便可以肯定你不是

敌人了。”

  沈宇道:“这话虽是有理,但如若在下窥测得透王兄用心,故意不逃走,你们岂不

是反而中计户

  陈夫人淡淡道:“我已想过这一点了。”

  沈宇讶道:“夫人既是想到过,而又断然释放了在下,想必另有道理?”

  陈夫人道:“妾身认为沈先生你既然敢将计就计的话,必定另有所持。因此,解不

解缚,都相差无几百。”

  沈宇击节赞叹,道:“高论,高论。”

  王乾插口道:“沈兄刚才已查勘过现场,也看过敞堡主等人的遗体,不知有何卓

见?”

  沈宇道:“先说现场,我发现厂不少足印和血迹,大致上已告诉我动手时的情况。”

  王乾面色一变,显然心中甚感震惊,道:“沈兄居然看得见足印么?”

  沈宇道:“这些足印,与常人踏在泥沙上的不同,乃是运足内劲,动手拼斗时留下

的痕迹。所能看见的,只是野草被践踏过的形状。”

  王乾连连点头,道:“对,对,含有内劲的压力,自是与平常重物压过不同。”

  他也看得出这些痕迹,是以知道沈宇的话,字字皆真。至于他震惊之故,便是因为

他深知这等观察的技巧以及眼力,当世罕有识得的人,故此对于沈宇的估计,马上大大

修正。

  沈宇又道:“足印与血迹,可以说明每个人受伤被害后的位置,又从分布的情形推

测,也可大概想像得到当时的情况如何。”

  陈夫人道:“沈先生可不可以赐告?”

  沈宇道:“根据现场观察,陈堡主不失为一时之雄,他乃是单身出战厉斜,这两人

拼斗时所遗下的痕迹,尺寸方位,中现中矩,毫不紊乱。离开另~处拼斗痕迹,有两丈

之遥,这说明了陈堡主是首先出战的。”

  陈夫人迷惑地道:“这样就可以说明了么?”

  沈宇道:“是的,假设陈堡主不是先出手,而是由手下三人,先斗厉斜。则这三人

被杀之后,陈堡主只有两种反应。”

  他停歇了一下,又道:“第~种反应是他转身逃跑,因为他看出敌人的真正功力,

自知不敌。”

  众人都泛起不以为然之色,沈宇一望之下,已知道陈伯威平素本是胆勇过人,锐身

自任之士。

  他接着道:“第二个反应,便是迅即扑上,出手猛攻,希望还能救回一两个手下的

性命。”

  这回大家都露出同意的神情。

  沈宇微微一笑,道:“但这些遗迹,却显示他是站在原地,既不逃走,也不扑攻,

倒像是吓呆了一般。”

  沈宇这一番话,把不少连威堡之人,激得怒形于色,认为他存心侮辱死去的堡主陈

伯威。

  王乾道:“沈兄忽作惊人之论,只不知用心何在?”

  沈宇道:“别忙,我所谓陈堡主站着不动,好像是吓呆了一般,这等情形,只是在

堡主后动手的情况下才会发生。如果他先动手,便不同了。”

  王乾道:‘源来如此,请沈兄再说下去。”

  沈宇道:“陈堡主明明是先行出斗强敌,以我猜想,可能是敌方发觉他们追来,突

然转身迎上,两下碎然相遇,陈堡生已不能布置阵势,迫不得已作首先出战的决定,以

免手下之人,同遭大劫。”

  他摇摇头,嗟叹一声,又道:“可惜的是他一定问过厉斜身世来历,在场人听见。

厉斜为厂灭口,所以终于将其他的人,尽行杀死。”

  王乾露出讶色,似是因为沈宇清中了经过情形感到奇怪。

  他听过垂死的小梁说出经过,是以知道经过真相。

  沈宇又道:“陈堡主出战时,大概下令手下不得助战,所以他被杀之时,手下三人,

仍在两三丈外站着。”

  他转眼注视着王乾,忽然问道:“王兄可知堡主为何下达此令么?”

  王乾点点头,道:“在下知道。”

  沈宇道:“好,你既然晓得,我便把我的猜测说出来,对证一下。我的看法是陈堡

主晓得艾琳也是武林高手,为了怕被她从中干扰,或在紧要关头抢救厉斜,所以密令手

下,看住艾琳。故此他与厉斜动手之处,故意远离艾琳等人。”

  王乾点头道:“堡主正是此意。”

  沈宇道:“当然,以陈堡主得传毒龙枪法的造诣和火候,若是决心以死相拼,那是

有资格相信可以赢得厉斜的。如果不是练就这等奇功秘艺,则侥幸取胜之想,简直是痴

人说梦一般。”

  王乾道:“沈兄高论,教人不能不服。”

  沈宇道:“这等猜测,算不了什么,我得承认有些地方,是看了遗尸上的致命伤势

而得到帮助。”

  王乾道:“他们的伤势,可有值得指教的没有?”

  沈宇道:“我刚才看过,其他的三人,都是被锋快长刀所伤,而且都是一刀毙命,

这是厉斜才办得到的手法。可见得那三人都在防范艾琳,直到堡主不幸败亡。厉斜便迅

快过来,对付他们。”

  他的推理分析,极尽精微之能事,王乾大为惊服,说不出话来。

  沈宇移转目光,落在陈夫人面上,诚恳地道:“厉斜的武功,在当世之间,已难有

敌手,刀法之凶毒,亦是举世无匹,可以称得上是刀下难有幸免一死之人,这种仇敌,

陈夫人最好暂时避一避,不要急着报仇。”

  陈夫人道:“不,妾身天生薄命,祸延先夫,以致成为未亡人。现下正是生无可恋,

死不足惜。若不复仇,留着一命,苟延残喘,还有什么意思。”

  王乾等人,都露出又敬佩,又悲惨的神色。

  沈宇道:“陈夫人的志行,诚然可敬可感,但若是白白送死,于事于补,还是从长

计议的好。”

  王乾忙道:“沈兄说得甚是,夫人多多保重。”

  陈夫人仰天一笑,但声音十分凄惨。

  她道:“王乾,你们也这样劝我么?”

  王乾瞠目结舌,一时答不上话。

  陈夫人又道:“我年纪还轻,未来漫长岁月,可不是平坦大道。依我想来,壮烈复

仇,以死殉夫,比起坚贞守节之举,可要容易得多,你们还劝不劝我呢?”

  陈夫人这一番道理,只骇得王乾等手下之人,全都有透不过气来之感。

  这是一个铁一般的事实,而且十分明显,不容易劝,只不过在通常的情形之下,没

有肯说出口而已。

  沈宇肃然道:“陈夫人说得是,古人也说:慷慨成仁易,从容就义难。在慷慨与从

容之间,实在有很大的差别。”

  他停歇一下,又道:“这是人类天性如此,不是可耻之事,咱们无须忌讳掩饰。”

  陈夫人感激地道:“沈先生首肯践妾的说法,叫人喜出望外。”

  王乾听她提到喜字,不禁皱皱眉头。

  只听陈夫人又道:“只不知沈先生肯不肯成全未亡人这个心愿?”

  沈宇道:“在下不是不肯,而是感到有心无力。”

  陈夫人挥挥手,示意众手下避开,只留下王乾,才道:“有些机密,特别是有关报

仇之事,不宜给太多的人知道。”

  王乾道:“夫人志切复仇,可是厉斜武功强绝一代,不能如愿,也是没有法子之

事。”;

  陈夫人道:“天下无难事,只怕有人心人。我不信厉斜就没有可以击破的弱点。”

  沈宇道:“他纵然有可乘之隙,然而陈夫人你一介弱质,无拳无勇,实在差得太远。

这等机会,实是微乎其微。倒不如放弃此想,好在我不会放过他的。”

  陈夫人想了一下,又低头注视棺中的尸体。

  沈宇不禁也向棺中望去,但见陈伯威的尸体,当胸一片血迹,便是他致命的伤处。

  这陈伯威虽是五旬左右之人,但看来却似三十多岁的壮汉,相貌威武。

  沈宇猜想这个黑道巨草,生前不但是威风凛凛,富有男子气概之人,同时一定也是

体贴多情之士。尤其是他年事已长,娶得这般年轻貌美的妻子,自然十分娇宠爱护,无

微不至。

  这等人品地位的夫婿,以陈夫人来说,恐怕再也不能遇到的了。何况她既曾付出了

全部感情,则纵然再碰到这等人物,也未必能以心相许。

  陈夫人伸手在陈伯威的面颊上,摩抚了一下,接着,似是已下了决心,站了起来,

举目扫视面前的两个男人。

  她的目光,冰冷而坚定,一望而知她已作了某种重大的决定。

  王乾骏了一跳,道:“夫人你有什么想法,可别不告诉属下才好。”

  陈夫人道:“我现在就告诉你,你仔细听着。”

  王乾躬身应道:“属下恭聆夫人之命。”

  陈夫人道:“你把棺木运回堡中,早早下葬。但务须设法传出消息,说是我已自尽

殉夫。你可再弄一口棺木,同时下葬,以便瞒人耳目。”

  王乾呐呐道:“属下看不出此举,对复仇之事,有什么帮助?”

  陈夫人迟疑了一下,才毅然道:“好,我告诉你,此举大有作用。第一点,万一厉

斜听到风声,当必信以为真,便不会对女人特别注意防备。第二点,我可以自己毫无拘

束地进行复仇之事。第三点,让大家息去种种猜测,像我这等年龄的寡妇,一定会招致

许多猜测。对堡主的名誉,实在不大好。”

  王乾点点头,道:“夫人说得极是,但属下想问一声,你打算怎样进行?”

  陈夫人道:“沈先生既是厉斜的对头,我跟他走便是。反正我不惜牺牲一切,定要

达到报仇的目的的,总之,除了报仇之外,什么我都不会放在心上了。”

  沈宇听了,倒抽一口冷气。他不是怕陈夫人会缠住自己,而是感到仇恨力量的可怕。

  陈夫人的话已讲得十分露骨,她表示只要能达到报仇的目的,哪怕是献出肉体,亦

是在所不惜。

  在某种角度看来,她这种行为,例如须得沦入勾栏之中,做出布施色相肉体之事,

变成人尽可夫的妓女。

  可是她仍是贞烈之妇。只要她报得仇,于她的名节,便无亏损。

  这种角度的看法,是基于为夫报仇,意义比之守节更为重大。所以舍弃肉体之举,

并不是失德和辱及丈夫的行动。

  进一步说,爱国的意义,比夫妻或其他伦常的亲情,更为重大。因此,如若妻子发

现丈夫通敌卖国,在形势迫切之时,她不得不杀死丈夫,以阻止重大损害国家的事情发

生,则这个妻子,不会被人视为恶毒,也不会得到谋杀亲夫的罪名和唾骂。

  假如南宋时的宰相秦桧,当他和妻子王氏,在东窗下计议谋害岳飞之时,王氏若是

揭发了秦桧误国家害忠臣的恶谋,致令秦桧被执正法,则后世之人,断不致于唾骂于她。

  陈夫人的情况,正是处于这样的矛盾中。不过话虽如此,但以王乾的立场,总是觉

得这等决定,十分可怕,深心中一方面为堡主难过,另一方面,又为这个娇弱的女子难

过。

  沈宇沉吟一下,道:“陈夫人既然如此坚决,看来劝也没用,与其任得你蛮干一气,

倒不如答应你,从旁协助。但我可以保证,你用不着牺牲一切。假如我失败被杀,那时

我也管不了这许多,你再使用你的方法。”

  王乾一听,敢情这已是唯一的釜底抽薪之法,连忙道:“沈兄之言对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报夫仇诈死寻元凶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胭脂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