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劫》

第15章 度春育枕下藏毒刀

作者:司马翎

  青莲师太摇摇头,没有说话。

  沈宇道:“你认识了我,是不是增加了许多烦恼?”青莲师大道:“是的,尤其是

在今日出游之后。”沈宇道:“我实在不明白。”

  要知道他心中坦荡,虽然觉着青莲师太经过这等打扮之后,很是美貌动人。但他除

了欣赏的心情之外,便只有好奇心理,认为这是很有趣的事情,内心中决计没有一点儿

猥亵不正的念头。

  最重要的原因,使得沈宇根本不起猗念之故,便是因为他曾是紫木大师座下的高足,

饱受佛家思想素陶,亦对佛门弟子,怀有特别的尊敬和爱护,所以他绝对不会将她当作

普通女人看待。

  沈宇更认为修道已久的青莲师太,凡心已泯,怎会尚有男女之见存在。故此对青莲

师太之言,不是不会往这一方面想,而是不肯这么想,以致茫然困惑。

  青莲师太不知就理,道:“你真的不明白?”

  沈宇道:“真的。”

  心中想道,如果是别的女人这样说法,我又不是傻瓜,当然懂得,但你可不同了。

  青莲师太道:“好,我告诉你。今日的出游,说来罪过,我竟感到很快乐。”

  “原来如此。”沈宇道:“佛家讲究的是六根清静,七情六慾,必须尽断。你既有

欢乐,便是损了清静禅心,所以觉得烦恼,我说得可对?”

  “完全不对。”青莲师太有点儿老羞成怒的味道,道:“你使我意识到自己是个女

人,这才是我最大的烦恼。”

  沈宇心头一震,不敢答腔。青莲师太道:“我本来跟男人在一起,都能自在无碍,

从不想到自己是个女人。但你瞧,我与你在一起,却恢复女性的意识,岂不可怕?”

  沈宇心中百分之百承认十分可怕,因为她不说还可,这一说破,他就不由得把她当

作女人看了。

  普天之下,男人看女人,除了有特殊情况,例如是至亲,或者年纪太老,身有残疾

等等之外,无不多多少少含有色情的意味在内。这色情二字,听起来似是不妥,但事实

即是事实,基于宇宙中异性相吸的原则,原是合乎天性的现象。

  只要这种色情意味,能受到适当的控制,或是升华为更高级的情绪如友谊、仁爱等,

就将化腐朽为神奇,成为高贵伟大的情操了。归根结底,男人看女人,那印象总是下意

识地先在情慾中通过,然后才归类到其他的情操中。

  严格说来,这样才算是正常。

  并且这也是男人决定对待这个女人的态度的依据。

  但求在行为和态度上,没有错失,就算得是正人君子了。

  沈宇现在对青莲师大的态度和行为,仍然未有错失。虽然他已胆敢用平常看女人的

心情去看这位女尼。好在正如上文分析,以含有色情的眼光看女人,并非罪恶,亦非过

错。

  这个理论,以前亦有人说过,在某地的一座城隍庙,有一副对联,写的是:百行孝

为先,论心不论事,论事贫家无孝子。

  万恶婬为首,论事不论心,论心终古少完人。”

  下联专论婬行的罪恶,认为必须问有无犯婬之事实,而不问心中想法。换言之,一

个男人的心中,虽然对一个女人有非份之想,但如果他没有付诸行动,仍然不算有罪。

  假如想一想,就算是罪恶的话,则从古到今,世上便少有人格完美的人了。

  不过沈宇的情形,略有不同。他本是生怕亵渎了佛教的计,所以拒绝把青莲师太当

作女人看待。

  殊不知对方先有了男女之分,所以他才敢承认她是个女人。

  他沉默了一阵,突然恢复了自信,微微笑道:“咱们别谈这个,若是给厉斜听见,

准会被他笑死。”

  青莲师太道:“我有一个请求,那就是回到客店中,希望你替我另外开一个房间,

只要紧贴着你的房间,我便可以随时赶过去。”沈宇忙道:“咱们不妨再计议一番,原

先你是怕厉斜在三日之内,取我性命,是以紧紧陪着我。因为他说过你在旁边之时,他

便不动手。”

  青莲师太道:“是呀,但现在我想通了,他又不是三头六臂,如何能在无声无息之

中,杀得死你?所以我若是住在你隔壁房间,还是一样。”

  沈宇道:“他根本杀不了我,本来我们想将计就计,反击他一记。但现在不妨改变

计划,你回庵里不要再出来,我保证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为世除害,你杀兄之仇,亦得

以报却了。”

  “我不回去。”她坚决地道:“只要不和你同居一室,便不致有什么危险。”

  沈宇不禁苦笑一下,忖道:“你就算与我同榻而眠,也不会有危险,除非你不是女

尼身份,而又两厢情愿,方有危险。但那时候亦不能称为危险,而是一段香艳风流的插

曲。”

  他不再说下去,这时两人都吃饱了,便结帐离开这间饭庄。

  在回客店的路上,他们再经过厉斜、蓝冰心所居的客店,他们在门口行过之时,沈

字还扭头向客店内张望了好几眼。

  他道:“厉斜不知道落脚在哪里,假如我的朋友未曾遇害,只消一盏热茶工夫,就

可以打听出来。”

  青莲师太道:“原来你是瞧瞧会不会碰见厉斜,但你知道他在哪里的话,又有何用?

你反正目前还打不过他。”

  他们走到所居的客店时,青莲师太还在追问他道:“你什么时候才赢得了他呢?”

  沈宇道:“别忙,我先替你找个房间,你不是要我这样做么?”

  青莲师太道:“是的,但你要把事情弄得很自然才行。”

  沈宇点点头,入店后径向掌柜问道:“还有没有房间?”

  那掌柜忙道:“有,有,客官要多少间?”

  青莲师太但觉心头一沉,失望之情,涌上胸际。她真想发言阻止沈宇,可是这话却

说不出口。

  沈宇安静地道:“要一间就够了。”

  青莲师太突然恨起沈宇来。她恨的是他能够那么安静,对她自己的搬开一事,似是

毫不介意。

  掌柜的道:“上房只剩一间,别的房间,还有好几间空着。”

  “对了,我忘了告诉你,”沈宇道:“我要的房间,必须在我们原先那间隔壁,不

拘左右,紧靠着就行啦!”

  那掌柜的皱起眉头,摇头道:“这就没有啦,现在空出来的上房,还是在别个院子

内的,只不知贵友能不能屈驾?”

  他向门口望去,却不见有人,心中颇感讶异,顺口又遭:“客官何不请贵友进来,

前去瞧瞧?说不定贵友认为可以。”

  由于沈宇与青莲师太昨夜已共宿了一宵,所以这位掌柜的,做梦也没想到另要房间

的,就是这一个美妇。

  沈宇亦不说破,摇头坚持道:“我可以多出点房钱,你想想办法。”

  掌柜的双手一摊,道:“实在没有法子,还望客官见谅。”

  沈宇点点头,道:“好,我先回房去,你再想想看,如果可以,就来通知我,我出

四倍的房钱。”

  他回头拉了青莲师太,态度亲昵地回房去了。

  回到房中,青莲师太低低问道:“你认为他们腾得出腾不出房间?”

  沈宇道:“恐怕不行,他纵是向人家商量,愿意免费招待人家一夜,但搬来搬去很

是麻烦,人家只怕不答应。”

  他潇洒地笑了笑,又道:“如果腾不出房间,你打算怎样?”

  “我不知道。”青莲师太道:“如果又整夜打坐,到底不妥,假如你肯上床睡觉,

我在椅上躺躺,就一切都解决了。”

  沈宇道:“如果只为了床铺,那就不难解决啦,我叫伙计搬一张床来,轻而易举,

大家都可以安睡。”

  “不,不行。”青莲师太反对道:“人家会想,我们昨夜里是怎样题的呢?”

  “管他想什么,咱们睡咱们的。”

  “不,这样我太丢面子了。”

  沈宇讶然失笑,道:“这有什么失面子的?”

  “人家以为你不喜欢与我一道睡呀!”

  沈宇听了这等不成理由的理由,只好耸耸肩,不再说话。接着他就动手搬椅,拼在

一起,准备睡觉。

  但椅子又被青莲师太搬回原位,她道:“等一等,那掌柜的还要进来,给他看见了,

多不好意思。”

  他们正为床铺之事缠扯不清之时,在另一间客店内,厉斜与蓝冰心,却十分顺利地

睡在一张床上。

  房内的灯已捻暗,帐子也垂下了。蓝冰心在这个男人强有力的搂抱中,但觉浑身发

软发热。

  事实上她亦挣不脱厉斜的两条铁臂。

  厉斜伸手为她解衣,但这个动作只作了一半,就忽然中止。

  蓝冰心感到对方的目光,锐利如剑般瞧着自己,无端端一阵心慌。于是赶快回想一

下,瞧瞧自己那~点露出了马脚没有。

  只听厉斜道:“咱们在此度春宵,你不反对吧?”

  蓝冰心堆起一个笑容,轻轻道:“为什么你要问呢?”

  “因为我记起最难消受美人恩的诗句,像你这等美女,具有人见人迷的勉力,复又

精通文学,旁及茶经酒谱,正是不知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对象,岂会受人冷落,以致送到

我床上来呢?”

  “你敢是疑惑妾身是骗子之流么?”

  “我虽然没有这样想,但却认为其中必有原因。”

  “你希望有原因呢?抑是没有的好?”

  厉斜想了一下,才道:“当然最好的是你当真对我一见钟情。可惜的是此是事实问

题,并非希望或不希望,就可以改变得了的。”“好,我老实告诉你,我实在怀有一个

目的。”

  “唉,既是事实,也是没有法子之事,请问你对我有什么目的?”“我想了解你究

竟是怎样一个人?”

  厉斜凝目寻思了一会儿,才道:“翠环,虽然你是有名的女校书,并非一般的闺女,

所以咱们纵然共宿一宵,你不至于会怎样。可是,我却不愿意这样想法。”

  蓝冰心见他一本正经的说,而且双手亦按兵不动,绝无轻薄的动作,心下大讶,忍

不住问道:“你的想法又如何呢?”

  “我的想法,也许你会加以嗤笑,认为太过迂腐。”

  “请说出来听听。”

  “我的想法是,你如果认为我还可以,就须得正式嫁与我为妻,从此之后,正正经

经,安安份份的做个贤妻良母。不然的话,咱们就缘尽于此。”

  蓝冰心摇头辗然笑道:“你不觉得这话说得太早了么?你还不深知我的为人性情,

便肯娶我为妻么?何况我已非黄花闺女之身,你肯娶一个历尽沧桑的女人么?”

  “我如果不肯,何必说出来?当然我并非今夜就娶你为妻,咱们总得相处一些时候,

看看合得来合不来,然后作最后决定。在未决定以前,咱们就是同睡一榻,亦不可以逾

越最后的礼防。”

  他说得很诚恳真挚,蓝冰心不禁怔住了,忖道:“此人虽然残酷嗜杀,可是在男女

关系上,却是个正人君子,而且他明明认为我是一名高级的女妓,却不以为嫌,仍愿作

长久的打算。可见得他心中已对我甚是钟情深爱。唉,这个人是怎么搅的?他究竟是个

好人呢?抑是魔鬼?”

  厉斜放开她,在她面颊上摸了一把,道:“若是你一进门时,就与我上床。老实说

我就不会跟你说这些话了。换言之,你的温柔性情,天生丽质,以及胸中的才学,都使

我十分倾心。”

  “倾心得愿意娶我为妻室么?”

  “不错。但老实说,我们仍须假以时日,我要找出你的弱点,这是人人都会有的,

然后我试试看能不能容忍。如果可以,方能娶你,如果不能容忍,那还是不成。你亦须

这样做法,以免终身遗憾。”蓝冰心由衷地赞美道:“这个想法,真是新颖独到,而又

千稳万妥。从今而后,我们纵然分开,我仍然永远不会忘记你。”

  蓝冰心眼中含着崇拜敬佩的光芒,使厉斜感到十分满足和骄傲。

  他第一次体味到伟大的情操所激起的愉悦快慰,竟是这般灿烂光辉,宛如天上的彩

霞一般,完美无缺,比任何快乐,都更为丰富和满足。他拉开棉被替她和自己盖上,接

着便凝视着帐顶,陷入沉思之中。他从快慰中恢复了平静,便不禁抚然若有所失,忖道:

“这就是行善之乐的一种啦!我既然尝过这等滋味,心中种下善报,以后只怕永远硬不

起心肠,做一个断爱绝情之人。这么一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度春育枕下藏毒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胭脂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