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劫》

第16章 搬救兵坏胚得重生

作者:司马翎

他接着滔滔地说出这套两人合使的新创剑法,而且最妙的是其中有三把杀手,乃是以峨嵋青城两家的绝招,合并而成,各俱威力,而又合为一体。换言之,即是等如一个人能同时使出两派招式,以攻击敌人,故此这三招杀手,威力之大。以及精微奥妙,说之不尽。

青莲师太对于他这一套剑法,简直是一听就懂,一点就明。她迅即已全神贯注在这套剑法上,激发起莫大的热情,与王宝山不停地讨论起来。

王定山亦是集中全部心神智慧,阐释这一套两体合一的奇妙剑法。他与青莲师太,一是峨嵋派,一是青城派,俱是知名高手,一身武学,在武林中,本已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是以这一套剑法,能够令他们如此的感到兴趣,可知非比等闲。

其次,他们习武多年,也曾学过好些联手的招数,拳脚刀剑均有,但那些联手招数,与他们现在热烈讨论的又不相同。以往他们所学的联手招式,虽然进退攻守,均有严密法度,但最大的不同之处是,在师门所学的联手招数,总是先把攻与守之人分清楚,换言之,在攻击之时,哪一个是主动,哪一个是掩护,必须弄得清清楚楚,丝毫不能错乱。

而他们自创的这一套,威力聚集在三招杀手上,每一招杀手,仅是两人化为一体,手法虽然各自不同,但配合起来,恰好成为一个整体,在他们反覆研究之下,发现最妙的一个好处是牢不可破。

换句话说,他们这套联手招式,那三大杀手不但有猛锐摧敌之威,同时是以攻代守的绝妙手法。任何人碰上他们的杀手,能够躲得过已经很不错了,哪里还有机会反击取胜。

最后,青莲师太叹了~声,道:“不好,我可不能再耽误了。”

王定山~拂长须,道:“我的情形,你已知道了。董华郎眼下已被囚禁于石牢中。不能让他帮助你,这便如何是好?”

“你得想个法子,让他帮我这一趟。”

她说得十分恳切,神色十分严肃,接着又逼:“我先把整个情况,向你作一个说明,然后你瞧瞧是不是非要董华郎帮忙不可。”

王定山点点头,马上聚精会神地注视着她。

“魔刀宇文登,昔年曾把天下武林,搅得一片腥风血雨,死者无数,而受害的,都是各家派一流高手,这些事情,你自然都听老一辈的说过了。现在他竟有了传人,当然是隔代传人,这话是神机子徐伯伯首年说过的。”

她虽然在说明中,附带一些突兀的解释,但由于王定山深悉青莲师太的出身等一切,是以也都听得懂。

“总之,宇文登的魔刀,已有了传人,名叫厉斜,年纪很轻,喜穿白衣,一表人材,但你只要看见他,就知道他是个可怕人物,因为他眉宇间,总是宠罩着一股森寒迫人的杀气。”

王定山插口道:“我刚刚听到这人的消息,啊,对了,伯威……”青莲师太过:“是的,我哥哥死在他的刀下。”

王定山同情地望着她,道:“令兄的名声,在一般人说来,虽然有点儿不妥,但我却是知道内情之八,他曾得到你我两派的同意与支持,控制川省的黑道,使得江湖上保持安宁。至少他立下的规条,黑道之人,均须遵守。”

她点头道:“你知道就好了,我得知先兄噩耗,当时愤不慾生,便带了首年一位前辈留下的火器,准备诱那厉斜入我的火阵中,与之同归于尽。”

王定山大吃一惊,道:“万万不可,有事慢慢商量,何须行此下策?”

青莲师太苦笑一下,道:“当我布好了毒火大阵,却被另一个人阻止了,这个人姓沈名宇,乃是沈木龄的儿子。”

王定山讶道:“可是七海屠龙沈木龄么?他是武林公认的前数名高手之一,是不是他?”

“正是这位沈木龄,但据沈宇说,他父亲已经去世了。而他本人也负冤含屈,不想活了,打算以一己之力,对付厉斜……”

青莲师太说到这里,考虑了一下,才接下去把沈艾两家之事,大略说了一下,王定山这才明白沈宇不想活之故。

“想那沈宇既是陷在这等进退不得的矛盾中,则他的心灰意冷,实在是无可奈何之事。”

“是呀,但沈宇后来透露说,他还是有法子制服厉斜的,只要弄得到厉斜身边带着的刀经。”

王定山马上明白,道:“所以你想到了董华郎,想叫他做这件事么?”

“正是如此。”

“但这本刀经取得之后,沈宇是不是一定可以击败厉斜呢?你凭什么相信他办得到?”

青莲师太一时答不上来,她支吾道:“我知道他一定办得到,因为他是个君子,不会骗我。”

王定山摇摇头,道:“靠不住,莫说东西尚未到手,即使把刀经给了他,而且再假设那本刀经,的确有可以制服厉斜之道。然而请想想看,沈宇哪能就有把握用得上这本刀经?武功的成就,虽是有关资质悟性,但与锻练之功,还是有密切关系。”

他停歇一下,又道:“那么你费了无穷气力,办的仍是结果不可知之事,试问划算得来划算不来呢?”

青莲师太道:“但如果我不助他,他将随厉斜前往巫山,陷于必死之地。纵然厉斜不前往了,但沈宇为了制止他的暴行,仍然须得与厉斜作殊死之斗。”

她叹一口气,又道:“我学佛以来,万缘俱息,想不到这个青年人,却使我感到非常关心,一如昔年关心你一般。”

王定山愣了半晌,才道:“你……你不可能对这个孩子发生了感情吧、’“我也不知道。”青莲师大道:“但最后我自然可以谈下来,一如我对你一样。”

王定山道:“假如你这话是在前几年说的,我一定很痛苦。”

“现在你不痛苦,对么?”

王定山点点头,道:“咱们不谈这些,且回到那话题上,董华郎已经犯规被囚,不能出手助你。再说,以他这等为人,肯不肯冒生命之险,为你做这件事,也是一个疑问。”

青莲师太道:“以前我对他很不错,他亦很敬重我。”

“以前的董华郎,还没有坏到今日的地步。你可知道他的最大的罪行是什么?哼,强姦杀人,而且一共有三个女孩子,死在他的手中。”

青莲师太大惊道:“他还没有娶妻么?”

“没有,他不肯娶妻,口口声声要重人玄门,这就是使我上当的原因。因为我身为玄门弟子,当然希望他能大彻大悟,重返三清座下。”

青莲师太道:“也许他在你面前,所说的话,俱是出自真心。但碰上诱惑时,便触发了兽性,也未可知。”

王定山道:“他反正不能帮你了,我们不必再谈他的事。”

青莲师太道:“不,我们再谈谈他,也许他还能帮助我,这也是帮助他自己。”

王定山摇头道:“他是不可雕的朽木,你不须对他有所期望c”

青莲师太道:“你不肯再给他一个机会?”

王定山没有立刻回答,过了一阵,才道:“这件事对你竟是如此重要么?”

“是的。”青莲师太道:“我办好了这件事,才可以安心返庵潜修。我想,我以后永远也不会再踏入江湖一步了。”

她最后的几句话,显然打动了王定山的心,他面色微微变了一下,道:“你能够安心修持,这件事对我也很重要。此外,你也说得对,我好像不肯再给董华郎一个机会。”

他寻思片刻,叹~口气,道:“好吧,但我警告你,华郎若与厉斜结交上了,有了此人做靠山,可能不把你我甚至师门放在眼中,那时候…”

青莲师太点头道:“我知道,此举可能为世间多添一个恶人,你先让我去见过他再说。”

王定山见她已站起身,显然这件事势在必行,已不能挽回了。他当下也跟着离座,却在这刹那间,内心中得到了一种解脱的宁静之感。

他耳际响起青莲师太早先说过的一句话,她说的是:“办好这件事,才可以安心返庵潜修。”敢清王定山也有这种感觉,似乎帮了青莲师太这一次忙之后,他亦可以从此潜心修道了。

不久,青莲师太独自站在一扇铁门外面,门上有一个巴掌大的洞口,可以看得见门内的情形。

她凑在洞口,向门内望去。但见这是一个宽敞高大的石室,床榻桌椅用物,一应俱全,不算简陋了。

对面石壁上有一个窗户,用粗如儿臂的铁条隔着,十分牢固。

房内光线还好,从窗口望出去,还可以看见蔚蓝一片的天空,和浓绿的树叶。

一个三十余岁的男子,躺在床上,面向着窗户那边,双手抄着后脑袋,正在出神,故此没有一点儿声息。

青莲师太叩一下铁门,还未开口,床上的男子头也不回,就朗声道:“我静慾眠君且去。”

青莲师太微微一笑,没有作声。

那男子突然跃起,在空中滴溜溜转回身子,落地之时,恰在门边。他锐利地注视着门上洞口,说:“你是谁?咦,你是女人……”青莲师太道:“你可是要我走开么?”

“不,不!”他连忙否认,道:“那是违心之论,你的光临,正有如空谷足音,使我恐然而喜。”

青莲师太道:“假如我打开门,你会不会趁机逃走?”

“大概不会吧,我逃到哪里去呢?”

“你自有逃匿之法,谁知道你会逃到哪里?”

“好吧,我保证不趁机逃走便是。”

他眼中透注出强烈的好奇,极想快点儿得知这个女人是谁,也想知道她的来意。但最要紧的,却莫过于瞧瞧她的全貌,看她长得如何。

青莲师太用钥匙打开门锁,接着把门推开。

石室内那个男子,一见青莲师太的全貌,登时为之目瞪口呆。他的样子,一望而知是被她的艳丽容光所摄。

青莲师太也打量对方,这个男子,依然保持修长个子,分得很开而尖稍又微微垂下的双眉,和斜着瞧人的眼睛,显出一股不羁的味道。

他大致说来,相当好看,是个很受女人眷顾的类型的男子。也许是他的浪子格调,特别容易惹人注意的缘故。

青莲师太道:“董华郎,好久不见啦!”

他眼中现出一丝惶恐,但旋即洒脱地耸肩笑道:“你好啊,但我好像没见过你呢?”

他退后两步,作个请她入内的手势,又遭:“见过不见过有什么打紧呢,对不对?”

青莲师太晓得是因为自己从前与他相见时,总是女尼打扮,现下满头青丝,兼且换上色彩鲜艳而又适体的衣裳,所以他认不出来,实是理所当然之事。她步入室内,漫然地扫视里面的陈设。

董华郎道:“请坐,我在这儿款接贵宾,实是怠慢得很。”

青莲师太微笑道:“我了解你本意不想如此,也就够了。”

董华郎道:“这真是天大的奇事,我居然会有贵客来探视,心中当真感到好像是在做梦一般。”

青莲师太道:“我也想不到竟是在这等地方,与你重逢。”

董华郎寻思了一下,终于抬起充满了迷惆的眼睛,向她注视,用恳求的声调道:“你究竟是谁?我们见过面么?”

青莲师太道:“何止见过面,你还曾对我不怀好意呢!”

董华郎搔搔脑袋,道:“那么我更该死了,为何想不起何处见过你?不过我决不后悔曾经对你起过歹念之举。”

青莲师太道:“你现在还是这样不成器么?”

董华郎一愣,道:“这话有人对我说过。”

“那就是我了。”青莲师太微笑道:“不过那时候我都是绷着脸说的。”

董华郎耸耸肩,道:“怪不得你故意一直含着笑容,每个人的面孔,在含笑与绷紧之间,差异极大。你不信就绷起来,我一定能认得出你。当然这须得是我曾经见过你才行。”

青莲师太道:“好啦,闲话休提,我且问你几句话。”

她把笑容收敛了,董华郎马上泛起了似曾相识之感。不过他敢肯定的事是只要他见过这么美貌的女子,他怎会轻易淡忘?青莲师太道:“你在等候山上的判决,对不对?”

“是的。

“那么你对自己的罪行,有何感想、’“没有感想。”董华郎答得很快:“我简直不敢回想,因为这些回忆,使我感到不安。”

“你为何不干脆脱离玄门,回到俗世中,与师门远远隔绝呢?”

董华郎道:“我不知道,也许我不想出力谋生吧!”

“假如你有足够的财产,不必辛苦为生计劳碌,你可愿远远走开,回返俗世之中?”青莲师太在椅上坐下,一本正经地问他。

董华郎道:“我不懂你是什么意思,也没有想到过这等问题。”

“你现在想想看。”

“我大概愿意,唉,我也不知道。”

“若是不知道,可见得就含有未必愿意的成份了。访问什么事使你可能不愿接受呢?”

董华郎大感兴趣,想了一下,道:“或者是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搬救兵坏胚得重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胭脂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