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劫》

第02章 破伪装厉斜起杀机

作者:司马翎

曹昆头也不回,仍然与厉斜遥遥对峙。

气氛顿时变为沉寂紧张,因为大家都不知道何以出现这等场面,换言之,他们何以拼了这一招,就都不再出手攻击?

过了一阵,但见曹昆猛然地咳嗽数声,口中接着喷出大量的鲜血,然后双脚一软,咕咚倒在地上。

邓氏兄弟之中后个跃到曹昆身边,蹲下去探视,旋即站起来,摇头道:“他不行了。”

两名海盗迅快奔来,把这个终于不得善终的江洋大盗,抬离现场。

厉斜的目光转到邓氏兄弟那边,冷冷道:“这厮一身武功,相当不错。”

老大邓玄踏前一步,道:“厉老师武功通神,天下已无敌手,敝兄弟甘拜下风,不须比划了。”

厉斜徐徐扫视邓氏兄弟其余两人,但见他们都在点着头,表示同意他们老大的话。

他冷冷道:“那么你们暂且退开一旁。”

邓玄拱手道:“遵命。”

马上率i两个弟弟,横移支许。

厉斜不再说话,压刀向绝笔关伯符行去。

他脚步一动,顿时有一股森厉莫匹的气势,向关伯符压去。

关伯符感到难以抵挡,洪声喝道:“且慢。”

厉斜再迫上去时,他已被对方这股气势,压迫得不暇开口,连忙提聚全身功力,与之对抗。

厉斜脚步一停,冷冷道:“你跪下磕头求饶,或可得免得一死。”

关伯符成名多年,武功高强,并不是完全没有一拼之力,只不过这一拼实在太没有信心,所以打算认输讲和。

以他的身份,若是按照江湖规矩,厉斜应该给他留点儿面子才对。

但厉斜不但不留面子,反而给予莫大的侮辱。

当下眼睛一睁,怒声道:“谁说要求饶的?”

厉斜冷冷道:“若不求饶,那就动手。”

关伯符道:“好,你小心了。”

他终是成名人物,是以出手之际,依照规矩,通知对方一声。

但见他身形一矮,脚下行云流水般绕敌疾行。

他手中的那对判官笔,宛如两条毒蛇的红信似的,忽吞忽吐,随时随地都会发出。

厉斜抱刀看着他,随便他怎样绕行,他都使自己保持着面对敌人的形势。

关伯符绕了十几个圈子,双笔一招“春雪乍展”,分向厉斜上中两盘急袭。

他的招数才使出一半,笔尖方向已改,本是指袭西门的一招,改攻胸部大穴。本是攻向胸口的铁笔,改攻在门,这一记交叉变化,极迅快而又奇诡,果然令人泛起叫绝之感。

厉斜手中的长刀一举,既不是封住敌笔,也没有反击对方。

可是关伯符却感到敌人之刀,攻守兼具。自己这一招绝艺,攻击力完全消失了,不得不急急撤回。

邓氏兄弟等都在暗中大叫奇怪,却看关伯符抢占偏锋,上前侧攻。

叮叮两声,他的双笔,完全点中敌刀。

双方显然在这一招间,斗了一下内力。

厉斜的内力没有震退对方,但亦不曾落在下风。

两人刷地分开,厉斜突然出刀反击,但见他手中之刀,划出一个复杂的图案,有如草笔作画,龙飞凤舞地写了一个巨大的字。

刀光闪现中,墓地向关伯符劈落。一关伯符双笔交叉,架住他这一招,发出极的一声大响,但见关伯对连退了三步之多。。众人都骇一跳,以为关伯符将与曹昆一样,站了一阵,便倒毙在地上。

谁知这回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关怕符身形甫稳,复又挥笔疾攻。

他的双笔点戳挑扫,疾如风雨。

转眼之间,关伯符已连续攻了七八招之多。

厉斜显然绰有余裕,但见他刀光飞洒,毫不费力地抵挡住对方这一轮急攻。

关伯符连攻七八招,收拾不下敌人,气势为之一挫,被厉斜劈出的出神人化的一刀,震退两步。

这回厉斜已不让对手有喘息及重整旗鼓的机会了,但见他又挥刀划出一个图案,接着光芒电射,劈中了关伯符。

这一刀砍在关伯符的胸口要害,登时结束i这场拼斗。

沈宇已是第四次看见厉斜这一招古怪莫测的刀法了,以他看来,这一招好像是写一个字,在结构顿挫之间,刀势忽出,取了敌人性命。而刚才杀死曹昆的一刀,最是精彩,因为他恰好是刀势使得极凶毒之际攻出的,因此虽然被曹昆架住了,但这一股刀气,却透过了曹国的护身功夫而杀死了他。

厉斜对关伯符的尸身,看也不看一眼,马上大步向邓家兄弟行去,刀上涌出森森杀气,不问可知他将向他们出手了。

邓玄口中发出暗号似的叱喝,邓通和邓昭马上散开一点儿,布成一个三角形的阵势。

他们三兄弟手中的护手钩,摇晃吞吐之间,也组成了一股强大的气势,堪堪抵挡住厉斜的刀气。

邓玄道:“厉老师,你刚才说的话算不算数?”

厉斜冷冷道:“本人向来说得出做得到。”

邓玄道:“既是如此,你为何还要出手?”

厉斜道:“我记得从没有说过不向你们出手之言。”

邓玄一愣,心知已被人玩弄了。敢情他们刚才认输之时,厉斜果然没有说过一句放过他们之言。

当时厉斜只叫他们暂且退下,按照江湖上一般的规矩,他这话就等于放过了他们。可是若是强辩,亦可说是暂不动手而已。

邓玄当然明白这是厉斜缓兵之计,因为当时还有一个绝笔关伯符,未曾动手。如果厉斜坚持不肯放过他们,则关伯符可能趁他们拼斗之时,逃离此地。因此厉斜才这样地稳住他们。

他终是从江湖中熬练出来的人物,这刻已从对方刀法,看出此人狠硬的性格。心知无论怎样说法,也不能逃避这一场拼斗。

厉斜冷冷院视着这三人,流露出一种必能把他们吃掉的姿态。可是他并非骄狂,亦不是以杀人为乐的那种残忍味道。若要形容,那只能说是他有十足的信心,自知定能把这三人击败。

由于这邓家兄弟三人,得闻厉斜的身世和武功渊源,所以他不肯放过他们,想起来亦属合情合理之事。

但见厉斜举步迫去,脚下不闻一点儿声息。

可是在他面前之人,纵然闭上双眼,也感觉得到这等死神般的阴影迫近。

邓玄大喝一声,挥钧扑上,他的兄弟马上从两翼出手掩护。

这三人一动手,马上表现出惊人的严密合作,简直浑成一体,威力强大之极。

六柄护手钩发出无数眩目的精芒,潮涌般向厉斜攻去。

厉斜的刀法绕体而出,理骼连声,已封架了七八钧之多。

他在惊涛骇浪般的钧影冲击之下,站立如盘石,牢不可拔。

眨眼间邓家兄弟已连攻了四五十钩,发出一连串做用的金铁交鸣,响彻全场。

这一仗似乎最难应付了,因为打开始动手,直到现在,厉斜都是处在被动之势,有守而无攻。

沈宇忍不住传声向胡真道:“喂,胡兄,你真的打算眼睁睁的看这些人全死光么?”

胡真应道:“沈兄有什么高见?”

沈宇道:“你就算打他不过,也应该去帮帮这邓家兄弟啊!”

胡真道:“我才不帮他们呢,虽然我也不是什么好人,但比起邓家三煞,我就可以算做是圣人啦!”

沈字讶道:“有这等事么?”

胡真道:“恕我不客气批评一句,你阁下真是孤陋寡闻得很。”吃沈宇道:“我听他们刚才称这邓氏兄弟为邓家三雄,怎想得到他$:““”——”””””一’””””’”””——”-—-—’-”-·——对并非好人?”

胡真道:“当面自然是这般称呼,你不妨打听一下,川北邓家三色.是怎样的人物?”_沈宇被他奚落得无法答腔,心想:“假如邓家兄弟,还有早先的曹昆和关伯符,俱不是好人的话。则厉斜大开杀戒之举,竟然是为世人诛恶除姦了。我反该额手称庆而不能责怪他呢!”.一

忽见厉斜刀光大盛,用做钻一连三招,把那邓氏三煞围攻的阵势,震得扩散许多。紧接着他又施展杀手,刀光如龙蛇般盘旋划出一个复杂图案。

这时邓家三煞只觉着敌人刀势千变万化,似是把彼此之间的隙空,完全用刀光充塞满,叫人无从发钧攻击。

这个感觉同时泛起在他们三人心头,厉斜长刀闪电般繁出,邓玄首先修叫一声,尸横就地。

邓通和邓昭两人一方面是大骇,另一方面又凶性大发,不约而同的连人带钧向敌人冲去。

厉斜刀势疾掠,刷刷两记,砍中了邓家兄弟。一他跟着纵身一跃,跳出团外。_邓家兄弟冲出六七步,才始先后仆倒,声息全无。,至此厉斜已一连击杀了六人,但他身上没有沾染一点儿血迹。尤其当他拾起刀鞘,收起长刀之后,拂拂身上飘动的白衣,显得既俊邀,又渐洒。

刘老大等人站在那里,在他们身上,已找不到丝毫凶悍之气。

厉斜挥手作驱逐他们的手势,刘老大等六名海盗顿时如获大赦级,抱头鼠窜,霎时走得无影无踪。

胡真动也不动,凝视着那白衣飘动的厉斜。

但见他微微仰头,望着天空,若有所思,过了一阵,才慢慢地移动目光,向胡真望过来。在旷场上,现在只剩下胡真一个人了。

他们相隔四五丈,遥遥对视。

在胡真这方面,自然是落在被动的局势中,因为他必须猜测对方的举动,此外,他也须考虑到这厉斜将要如何对付自己?在未猜出结果以前,他简直不能采取任何行动。

厉斜深洒地向他走过来,苍白的面上,居然隐隐泛现微笑之容。

不过任他怎样笑法,他的眼睛和眉宇间,总是透出一股使人害怕的森冷杀机,厉斜走到胡真面前,停下脚步,道:“胡公子,今日一役,你已完全看见啦!”

胡真道:“是的,我都瞧见了。”

厉斜道:“胡公子既是代表一派掌门胡一冀到此观察,可见眼力必与常人不同。因此,本人甚愿听听你的高见。”

胡真道:“我费了许多时间功夫,所得的结论,只有厉害两字为评。”

厉斜道:“胡公子这话,不免使人甚感失望。”

胡真道:“你可是认为我应该看得出你的深浅么?”

厉斜道:“那倒不是。”

胡真道:“既然如此,你有何失望?”

厉斜道:“本人的失望,可分两点,一是你的眼力,根本没有观察我的资格。二是你的人,亦不足以使人另眼相看。”

胡真讶道:“我哪儿得罪你了?劳你如此刻薄评论?”

厉斜道:“先说你为人这一点,你身为峨嵋派掌门人之子,自应具有侠义血性,可是你对那些同行之人的死亡,视若无睹,哼也不敢哼,本人因此很瞧不起你。”

胡真道:“我若是蒙你瞧得起,这会儿已经被你杀死了,这等虚誉,要之何用?”

厉斜道:“就算你这话说得通,却也足以证明你是个冷血自私之人。”

胡真道:“你特地教训这几句话么?”

厉斜道:“当然不是,由于我认为你没有观察的资格,所以非迫你动手不可。”

胡真吃惊地往后退,但他的后背碰到墙壁,是以动弹不得。

厉斜虽然长刀没有出鞘,可是他的姿态,以及面上森冷迫人的杀出,的确能叫胆小怕死之人跪下求饶。

胡真道:“等一下。”

厉斜道:“没有什么好等的。”

胡真道:“你若是不明不白的杀死我,且不说有没有人为我报仇,单说你自毁诺言这一点,你损失就够大的了。”

,厉斜道:“如果有人报仇,自然是你的父亲胡一冀,我想使他下山出手,正愁没有办法,因此,有人为你报仇,正是我求之不得的事”

胡真道:“是的,是的,我也知道你的想法。可是你还是有损失呀!”

厉斜断然遭:“我没有损失可言。”

胡真忙道:“谁说没有?刚才你对邓氏三煞的手段,虽然因为你的秘密,已为他们所知,是以不得不杀死他们。可是这等情形,落在对老大等人眼中,他们以后对你的话,还敢相信么?”

厉斜道:“他们相信与否,于我没甚相于。”

胡真道:“你的话完全是违心之论。假如他们不信你的话,今后谁替你找这么多人来给你练刀?”、厉斜道:“他们不于,还有别人。”胡真道:“别人行么?刘老大这批人,已经和武林渐渐建立关系。双因为他们深知你的厉害,所以找来的人,必定有相当水准。你若是重新培养似他这种媒介人物,至少又得费去两三年功夫。”

厉斜道:“这话倒不无道理。”

胡真道:“所以你务必要保持信用,哪怕吃亏,亦须如此,方能使他们死心塌地的受你利用。”

厉斜道:“我承认这是一种上佳手段,但必要之时,譬如他们已不信任我,则我仍可以武力胁迫他们,去做我想做之事。”

胡真道:“以我想来,你根本就是用各种方法威胁他们,使他们出苦不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破伪装厉斜起杀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胭脂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