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劫》

第20章 九黎派施布连环阵

作者:司马翎

  袁四姐道:“这个姓厉的不是什么好人,他的话可不能随便相信。

  她这话乃是说给同门听的,但见桑湛凝眸寻思,别人都不大理,可见得桑湛虽是排

行最末的一个,但在同门之中,却是领袖人物。厉斜冷笑道:“这话真是可笑得很,难

道厉某不能和沈字联合起来,对付诸位么?”

  桑湛道:“是呀,厉大使何以不这样做呢?”

  厉斜道:“我早已说过,我想趁此机会,跟沈宇比出一个高低。

  假如我不敌坠崖,那时就剩下沈宇独霸武林。如果本人能反败为胜,转危为安.沈

宇只好拱手认输了,沈兄,我说得对不对?”

  沈宇皱起眉,道:“对是对了,但……””

  厉斜接下去道:“这样说来,你亦同意让出你的位置给我了?”

  沈宇反问道:“人家还未答应你,我肯也没有用处。”

  他;面回答,一面想道:“假如九黎派之人答应他这个疯狂的主意.是不是准备在

换位之时,趁机把艾琳扯上来?”

  但九黎派之人一定会防到这一着,如果目下没有艾琳绊住他,则厉斜纵然不来,沈

宇独力亦能对付。

  纵不能胜,亦决计不致落败。

  只听厉斜道:“沈兄若是答应,九黎派这几位,多半不会反对。

  桑湛兄我说得可对?”

  桑湛沉吟一下,道:“听起来似是不妨试一试,是的,小弟不反对。”

  他不反对,别人反对,那袁四姐厉声道:“九弟,这些人会耍花样,不可相信他

们。”

  厉斜不悦地哼了一声,道:“袁四姐似是不了解我们男人,这等一举四得之事,厉

某岂肯耍花样。”

  他无疑是驾她乃是妇人之见,袁继男大是不服,道:“真是不通之至,就算你不耍

花样,此举最多只有两得而已,纵然勉强再凑一得,也不过三得,如何能有四得之多?”

  曾经假扮范铁口的老二戴子平接口道:“四妹说得不错,厉大侠如何能算至四得之

多?”

  厉斜转眼望去,但见九黎派人人都泛现疑惑之色,可见得他们都不明白,并且很想

知道。

  当下说道:“假使我和沈兄换了位置,第一得是我有放手击败你们的机会。如若兄

弟获胜,第二得是救起了艾琳。第三是压倒了沈宇,使他非认输不可。”

  他话声停歇一下,见众人都不作声,心知直至现在,还无人猜得他的第四得是什么,

暗感得意,又道:“第四得是艾琳的芳心,这一点儿你们想不到吧?”

  桑湛道:“厉大侠的意思是这么一来之后,你就可以获得艾琳的芳心了,是也不

是?”

  厉斜傲然遭:“正是如此。”

  桑湛决然道:“很好,厉大侠便与沈兄换个位置。”

  袁继男喝道:“等一等。”

  桑湛冷冷道:“四姐不同意小弟这个决定么?”

  袁继男道:“我虽不同意,仍然要照办的。”

  桑湛这才泛起笑容,道:“四姐一向爱护小弟,想来决不会教小弟下不了台。”

  袁继男道:“只是当厉斜与沈宇交换位置之时,我们不采取一点儿措施么?例如叫

厉斜怎样保证一下……”

  她这话很合理,是以其他的同门,都纷纷点头赞同。

  桑湛微微~笑,道:“四姐有所不知,要知本派的联手阵势虽是奇奥无比,但厉大

侠也是大行家,如是闹僵了,他总可以找出与沈宇合力击破我们阵势之法。”

  这话一出,不但九黎派之人全都耸然动容,凝神聆听,连沈宇也大感兴趣,定睛望

着这个黄衣青年高手。

  袁继男道:“九弟的意思,愚姐实在不大明白。”

  桑湛道:“厉大侠现身至今,未曾出过一次手,四姐也是看见的,想想看这是什么

意思?当然我们心中明白,这是因为厉大侠已经知道本派阵势的奥妙,晓得一旦出手攻

击,本派阵势,能将他所加予的压力,转送到沈宇兄身上。换句话说,他攻击我们,等

如间接的攻击沈兄了,所以他一直不肯出手。”

  沈宇恍然大悟,心想厉斜居然测得透敌阵的奥妙,这就无怪他说个不停,一直都不

肯出手了。

  此外,他还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历斜自从现身之后,言行表现,都相当自制谦和。

这一点与他平日的傲气凌人大不相同。

  沈宇本来一直不明白这个人何以忽然改变了性情态度,现在才知道厉斜乃是不敢刺

激对方太甚,以免对方说出十分难听之言,迫得他非马上动手不可。

  厉斜仰天长笑~声,但见他白衣飘扬,豪气迫人,道:“桑兄才智过人,服力高明,

洞瞩兄弟心中的算计,佩服,佩服。”

  桑湛作出一个让他动身的手势,道:“厉大使如果坚慾一试,那就请过去吧。”

  厉斜在全无阻隔之下,走到沈宇身边,道:“沈兄的伤势严重不严重?”

  沈宇耸耸肩,道:“还好,小弟学艺不精,是以无能救起艾琳,现在瞧厉兄的啦!”

  厉斜道:“都交给我,准保没错。”

  沈宇道:“假如厉兄目下出手阻挡他们一下,小弟马上可把艾琳拉起来,你怎么

说?”

  气氛一时大见紧张,因为沈宇这话,分明诱劝厉斜毁诺背信,先把人救起来再说。

事实上艾琳如被救起,他们少去了大忌,已等知是胜券在握了。

  袁四姐尖锐的声音升起来,道:“姓沈的,你要不要脸?”

  沈宇淡淡道:“常言道人命关天,这个当儿,可谈不到要不要睑的问题。”

  厉斜道:“话虽如此,但大丈夫一言既出,虽死不悔。沈兄岂能悍然不顾一切?”

  沈宇道:“难道他们用种种手段诡计,以及这么多的人来对付咱们,就很要脸么?”

  厉斜道:“沈兄这么一说,倒像他们理亏了。”

  他们显然已打算背信,九黎派之人登时为之心头惶惶,袁继男是女人心窄,口中埋

怨道:“都是九弟相信他们的话,哼,哼,我早就说过不可轻信。”

  桑湛哈哈大笑,道:“四姐放心,厉大侠如果真想变卦,沈兄这刻还不动手把艾姑

娘扯上来么?”

  祖横讶道:“哦,这话怎说?”

  他是最接近厉沈他们之人,是以首先感到桑湛这话有理,但一时却弄不清形势何以

如此微妙难测。

  桑湛解释道:“要知厉大侠与沈兄之间,亦有矛盾,是以如果沈兄未得厉大侠亲口

允许以前,妄自动手把人址上来的话,定然难逃厉大侠的严惩。”

  祖横冒失地问道:“厉大侠是不是这样?”

  厉斜点点头道:“不错,沈兄如果轻举妄动,虽是把艾姑娘救了起来,但他自身却

难免一死。”

  袁继男听了他们这番含有云诡波谲的变化的对话,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但更令九黎派之人惊奇的是:厉斜和沈宇居然一齐大笑起来。两人笑声之中,都透

露出欢偷畅快之情。

  袁继男又惊又疑,道:“九弟,他们这回笑什么呢?你可猜得出来。”

  桑湛道:“这个小弟也不知道了。”

  厉斜道:“兄弟倒是可奉告。”

  桑湛道:“厉大侠如肯赐告,在下感激不尽。”

  厉斜道:“兄弟与沈宇兄因为发现了桑兄,才智武功,都堪作敌手,是以甚感欣慰,

不禁相对大笑。”

  桑湛躬身道:“两位太过奖啦,在下实是不敢高攀。”

  他略略停顿一下,又道:“正因为在下度德量力,自知不能与两位并驾齐驱的争雄

斗胜,是以不得不借助同门师兄姐之力,加上种种预谋,方能勉强形成这等局面。”

  厉斜道:“这样说来,你竟是应该获得这些助力,因而兄弟不能持以相责了?”

  桑湛言词态度,都很恭敬地道:“不错,如果在下获准可以有这些助力,倒是不妨

与两位周旋一下。”

  厉斜伸出左脚,踏住地上的绳子,道:“好,沈兄请退,且看兄弟单刀对付他们。”

  沈宇道:“厉兄最好不要逞一时意气。”

  厉斜道:“沈兄不必多费chún舌了。”

  沈宇很不情愿地移开那只一直都不敢挪动的脚,叹一口气,道:“厉兄一意孤行,

还把艾琳的性命,付之一掷,这代价未免太重了。”厉斜冷冷道:“沈兄自己敌不住人

家,却认定兄弟也不行,这话未免太可笑啦!”

  沈宇道:“刚才他们的联手大阵,一直没有发挥最大威力。小弟的意思是说桑湛兄

没有正面发动攻击。目下换上了厉兄,恐怕情况就两样了。”

  厉斜道:“桑湛兄虽是九黎派中的杰出人物,可是一旦联手结群,个人便须受到团

体约束,有些威力,反而发挥不出来。你以为他对你特别偏爱,是以一直不肯脱身抢攻

么?”

  沈宇跌跺脚,转身绕出敌阵凶锋所及的范围之外。但他满面的忧色,却无法掩饰得

住。

  要知他已试过敌方阵势的威力,吃足了苦头,故此不禁深深替艾琳的安危担忧起来。

  九黎派诸人,在桑湛一声号令之下,完全集中注意力在厉斜身上。

  但他们的位置仍没有变动,居于三角阵势尖端,直指厉斜的还是老五祖横,他手中

仅仅四尺长的钢矛,在阳光下闪闪生光。

  厉斜先扭腰转视崖外,从上面望下去,但见足足有两百多尺之深,而艾琳则吊在半

空。

  他只能作此迅速一瞥,便马上站好,以便应付敌方的攻击。

  在这一瞥的印象中,艾琳似是失去知觉,被绳索齐腰绑住,悬在半空,动也不动。

  厉斜心下孤疑不解,忖道:“她离开饭庄之时,明明已知道来人是九黎派的,还在

饭桌上面留了字迹,何以毫不提防,为敌人所乘而失去了知觉?”

  他摇摇手,阻止对方出手,口中道:“厉某先请问一声,艾姑娘还是活着的吧?”

  桑湛应道:“艾姑娘当然还是活着的。”

  厉斜道:“目下已无暇验看,只好相信你们的话了。”

  沈宇在一旁搭口道:“小弟亦没有验过,最好还是先把这个问题弄清楚。”

  厉斜道:“假如艾姑娘已罹毒手,则厉某无须再踏往此索,便可以自由之身,放手

对付诸位了。”

  桑湛道:“兄弟不是奉告过,艾姑娘还是活着的么?”

  厉斜道:“我们虽想把她拉上来验看一下,但此举一定不能获得诸位同意。”

  沈宇道:“他们同意与否都不相干,待小弟过来,暂时挡住他们,厉兄你把艾琳拉

上来瞧瞧。”

  九黎派之人听了这话,都没有露出焦急忧虑之色。厉斜瞧在眼中,心知这里面一定

大有文章,否则他们岂能如此笃定?他摆摆手道:“沈兄暂时别动,且听听桑兄怎么

说。”

  桑湛应道:“兄弟奉劝两位最好不要那样做,因为你们如果企图把艾姑娘拉起来,

在下等只好放手一拼了。”

  沈宇道:“照桑兄的口气听来,似乎你们这种打法,还不算得是已尽全力,是也不

是?”

  这个问题,正是厉斜也想问的,是以便不作声,听九黎派如何答至桑湛道:“那倒

不关尽了全力没有,而是敝派将使出不择手段的打法,那时候两位纵然后悔,也来不及

了。”

  沈宇吟了一声,没有说话。

  厉斜道:“只不知这等情况之下,会有什么后果?”

  桑湛道:“兄弟唯一敢说,便是艾姑娘非死不可,至于两位,反而不一定会有事。”

  厉斜一怔,道:“你这么一说,倒是教人不能不信了。”

  桑湛道:“两位最好还是相信兄弟的话。”

  厉斜道:“老实说,我们也不是好骗的,桑兄要我们相信,仍须说出一个道理来,

那就是艾姑娘落在你们手中的经过,以艾姑娘的才智武功,你们想生擒活捉于她,这当

中定须有点儿道理才行。”

  袁四姐冷冷道:“要动手就动手,哪有这么多罗嗦的。”

  厉斜道:“你试试看。”

  袁四姐怒道:“谁怕你不成。”

  厉斜傲然道:“你如是与我单打独斗,我只须三招,就能宰了你,你信不信?”

  他这一使出拿手的傲慢骄狂的态度,这句话简直叫人受不了。

  袁四姐勃然道:“我不信。”

  这两人看看已快闹出事了,桑湛忙道:“四姐,请等一下再说,小弟还有一件重要

之事,须得交待清楚。”

  老二戴子平接口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九黎派施布连环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胭脂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