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劫》

第23章 大浪子放荡招阴魔

作者:司马翎

  他独个儿躺在房间,懒散地消磨了整个下午。到天色已黑,他反而有点儿焦急起来,

因为他不知道范玉珍什么时候来,假如要等到半夜,一来还须等上很久。二来她一个少

女,半夜三更跑到客店,与一个单身男子见面,纵然没有任何事情,但若是传出去,对

她总是永远洗不清的丑闻。

  天色虽然已黑下来,但沈宇没有点灯。

  突然间,他听到一阵轻微的步声,来到他房间外,接着那道房门被人悄悄推开,一

道人影闪了进来。

  沈宇一望而知这条人影便是范玉珍,虽然她已用头巾包扎头发,远看似是男子,但

一则沈宇明知她要来。二则她曲线起伏的身材,只要看得清楚,仍然可知是个女子。

  沈宇踢开被子,坐了起身,道:“是范姑娘么?”

  “是的,沈先生是不是只有一个人在屋里?”

  沈宇道:“只有我一个人,我起来点灯。”

  范玉珍迅快走过狭小的房间,来到床边,直到将要碰上沈宇搁在床外的膝盖,才停

住脚步,她道:“不要点灯,我只是跟你说几句话。”

  沈宇道:“不用点灯也好,这种客栈每个房间,都有很多眼睛窥看,范姑娘敢是要

把日间没有讲完的话说完?”

  范玉珍道:“是的,恰好那时我爹叫我,我有些事情,又不能给他知道,所以须得

到这儿来跟你说。”

  沈宇微笑一下,他在黑暗中,仍然可以清楚地看见她满面庄严的神色,她的声音也

低而严肃。沈宇晓得她为何要这样,那是避免由于孤男寡女,暗室相对所引到的遐思,

所以她先装出这种姿态。

  从落玉珍闪动灵活的眼睛推测,她大概亦可以看得见这个房间内的人和事物。沈宇

轻轻道:“范姑娘有些事情不让今等知道么?那么你在柜台内那口长剑,令尊也一定不

知的了?是也不是?”

  范玉珍感到惊讶地瞧着他,道:“是的,你已看见啦?”

  沈宇道:“那是当你趴在柜台上瞧我之时,裙子突起那么一截,被在下发现的。在

下可不是故意查探你的秘密。”

  范玉珍似是考虑了一阵,才道:“我相信你说的是真话。如果你是另外那一帮人,

则当你发现口袋中银子遗失时,绝对不会那么不好意思。”

  沈宇发现她头脑精细灵活,不是一般十八九岁的少女可比,当下道:“范姑娘既是

相信在下,那就可以谈下去啦,实不相瞒,在下正因发现姑娘暗藏长剑,晓得你是修习

过武功的人,由于在下亦是武林之士,所以忽然生出亲切之感,认为你也许能谅解在下

的窘境,这才恢复冷静,能够说话自如。”

  范玉珍道:‘原来如此,我还一直在奇怪你何以忽然变得言词流畅起来呢?”

  沈宇摇摇手,问道:“姑娘来此,敢是有什么事情要在下效劳吗?”

  范玉珍道:“那么我就直说啦,我想向沈先生借用一件东西,就是那口宝刀。”

  沈宇没有显示惊讶的神色,道:“姑娘打算借用多久?”

  范玉珍道:“久则五天,快则两天。”

  沈宇道:“这把宝刀你还未看清楚……”他取出来,连鞘递到她手中,又遭:“虽

然没有灯光,但刀身上反映的光芒,足以看得清楚了。”

  范玉珍掣刃出鞘,细细审视之后,把短刃归鞘,却没有还给沈宇,说道:“我看过

了,刃身上的一边接着两个字,但我不认得篆字。”

  沈宇道:“那是奇祸两字,这意思你可懂得?”

  范玉珍道:“这算是刀名么?何以如此不祥、”

  沈宇道:“能够持用此刀之人,必定是武功卓绝之士;不然的话,三天就被人抢去

了。据我所知,大凡是武功过人之士,多半不是迷信之人。”

  范玉珍笑一笑,道:“这样说来,你不但武功卓绝,同时又是不迷信之人了?”

  沈宇想道:“她年纪虽轻,可是头脑灵活,言谈老练。这等特质,只有在女子身上

发现。如果像她这种年纪的男孩子,断断没有这么老练的表现。”

  他心中念头转动,想的是别的事,但口中却应道:“在下的武功只过得去而已,但

却不迷信,就算是迷信也没有关系,反正我已应过奇祸之识,到目前为止,尚在奇祸之

中,所以没有什么好怕的,但你却不同,故此在下不想把此刀借给你。”

  范玉珍哦了一声,忽然转个话题,问道:“沈先生对我借刀之举,好像一点儿也不

感到意外,难道你已猜到了我的来意么?”

  沈宇道:“在下虽然没有猜中你的来意,只是由于在下奇奇怪怪的事情,已见得多

了,是以不容易吃惊。再说你在店铺帮忙生意,却拿着长剑,暗藏柜台内,可见得一定

有非常之事。”

  范玉珍点点头,在床边坐下。这么一来,她与沈宇的距离就更近了,沈宇甚至可以

嗅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的幽香。

  她轻轻道:“是的,假使我预料中的事故发生,一定会把爹爹骇死。”

  沈宇本不想多问,因为他本身的事就够多的了,哪里还有闲情管她的事。可是这个

明艳少女,不但有不收梨钱之恩,同时还慨赠一点儿碎银。虽然数目不大,但这等侠风

却足以感人。

  因此他没有置身事外,问道:“敢是会有人到你店去寻仇生事?若是如此,那就免

不了大打出手啦!”

  范玉珍道:“是的,我可能须得杀死对方。这人命官司就够麻烦的啦!”

  她声音中,含有烦忧意味,沈宇道:“你如不杀他,他会不会杀你?”

  范玉珍道:“当然会啦,如若不然,我何必要杀人?”

  房间内静默了一阵,接着房门突然迅快开阖一下,透入一阵亮光。

  范玉珍仍然坐在原处,可是沈宇已经不在床上了。这个少女惊讶地望着房门那边,

显然对于沈宇奇快的身法,极感意外。

  过了一阵,房门又开阖一下,接着沈宇回到床边,轻轻说道:“奇怪,外面居然没

有人,但我明明听到门外有可疑的声响。”

  蓝玉珍道:“你不会听错么?”

  沈宇道:“绝对不会,假如有人在这等情形下,竟能及时逃掉,则此人武功之高,

已到了难以测定的地步啦!”

  范玉珍突然笑一笑,伸手拉拉他的手臂,道:“不要紧张,且坐下来。”

  沈宇听出她话中含有特别的意思,便依言坐下。

  范玉珍道:“那声音,一定是我的狗弄出来的,我给它起个名字叫做黑娱蚣,身子

矮得像猫,却长得很。除了没有蜈蚣那么多的脚之外,看起来很像一条黑色的蜈蚣。”

  沈宇哦了一声,道:“若是矮小的黑狗,那就无怪我没看见了。”

  范玉珍道:“它灵警之极,向来没有声息,只不知这回何以会被你听出来?”

  沈宇道:“咱们且不谈黑蜈蚣,范姑娘你的对头是什么人?”

  范玉珍道:“不是我的对头,是家师的仇人。”

  沈宇道:“原来是体师父的仇家,那就比较合情理了,要不然你一个女孩子,怎会

结下仇家呢?”

  范玉珍道:“正因为我是一个女孩子,才惹上麻烦。”

  沈宇讲道:“这话怎说?”

  范玉珍道:“简单的说,这个仇家本来很喜欢我师父,后来不知如何闹翻了,但却

发过誓,只要我师父一有心上人,便将这个人杀死。”

  沈宇忙道:“等一等,你的师父究竟是男人抑是女人?”

  范玉珍道:“是男人。”

  沈宇叹一口气,道:“这样说来,这个对头竟是女的了?”

  他说这话之时,已隐隐觉得头痛。

  范玉珍道:“我的师父是个男的,她当然就是女的啦!”

  沈宇耸耸肩,道:“好吧,你说下去。这个对头知道你学艺之事,又见你们师徒感

情很好,便误以为你们师徒之间有问题,是也不是?”

  范玉珍道:“正是如此,我知道从前已有过三个女子,被她杀死。这次家师隐居南

京地面,仍然被她找到,真是没有法子之事。”

  沈宇道:“你打算到了非得动手不可之时,索性就拼一次,把她杀死,也可免了令

师的无穷后患,是么?”

  范玉珍摇头道:“我不杀她,她便杀我,我根本无法选择。”

  这个美貌少女的声音和口气,使沈宇感到她的话含有无可置疑的真实性,根本无须

再盘问细节了。

  既然一个人明知有一个敌人要杀死自己,当然须得采取一切可能的手段应付之,他

谅解地道:“原来如此,这真是使人感到困恼的处境。”

  范玉珍声音稍稍透出欣慰的意味,道:“承蒙沈兄相信,使我登时消失了孤单之

感。”

  沈宇道:“听姑娘的口气,好像令师还不晓得有这么回事似的?是不是呢?”

  范玉珍道:“是的,他老人家一点儿也不知道,一来他知道了也无能为力。二来家

师正值闭关期间,还有一个月,方始功行圆满,我若是将此事告诉了他,徒然使他心有

窒疑,说不定练功时会发生危险。”

  沈宇道:“怪不得姑娘要感到孤独了,纵是十分老练之人,换了你的处境,也希望

有人可以商谈一下。而你却没有一个人可以倾诉。”

  范玉珍道:“沈兄既然了解我的处境,想必可以答应慨借宝刀了?”

  沈宇摇头道:“姑娘还是不要借用此刀的好。”

  范玉珍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可是沈宇摇头的动作,证明他当真已说出拒绝之言。

  她深心中升起一股强烈的愤怒,但觉此人不但固执得可恨,同时又没有一丝一毫的

人情味。

  她越是感到极度的愤怒,就越是表现得冷静,在外表上一点也看不出有异,反而微

微一笑,道:“好吧,我们暂且不谈借刀之事,也不谈我的问题。好在三五日内,我还

不用太过担心。”

  沈宇道:“如果有三五天的缓冲时间。”

  范玉珍立即摇手道:“我们暂时不谈这些恼人的问题。”

  沈宇马上同意,道:“对,你已经烦心了很久,理该轻松~下。”

  他没有发现对方内心实在对他忿根到极点,竟实心实意地相信了她的话,还替她解

释何以不想谈及这些问题之故。

  范玉珍顺水推舟,道:“正是如此,我已说出了心中的烦恼,感到舒服了很多。今

夜回去好好睡一觉,等我想不出妥当的计策时,才来找沈兄求援。”

  沈宇完全同意,道:“对,你先回去好好的休息,这件事一定有圆满解决的方法,

你用不着过于焦虑。”

  范玉珍极力使自己保持常态,以免对方瞧破她心中的愤怒,因为她知道沈宇如果瞧

破了她的真意,一定会感到不好意思而表示帮忙她。这一点正是她最痛恨而坚决避免的。

正如一个耿直自尊之士,宁可饿死,也不肯接过一碗含有鄙夷味道的米饭一般。

  对于这样一个没有人情味之人,范玉珍已痛下决心,不愿得到他的帮忙。她也晓得

如果被他发觉了,当他说出愿意借刀的话而被拒绝时,他一定深深缠着这个问题,使她

不能立刻脱身。

  因此,她必须做得毫无痕迹地走开,这样他就不会前来探看自己了。

  她平静地告辞之后,沈宇心中十分宁恬,一歪身躺在床上,把范玉珍之事完全置于

脑后。

  范玉珍出房之后,抱起那头异种灵犬黑蜈蚣,跃过院墙,飘落巷中。这条小巷甚是

黑暗,但在另~头却是繁盛热闹的大街,是以店铺的灯光和行人笑语之声,从巷口传过

来,并不寂静。

  她顾着小巷往另一端走,并不转出热闹的大街。这是因为她时时在店中帮忙,在本

城中颇有名气,见过她的入极多。如果转出大街,多半会有人注意和认得她是什么人。

  她走了十六七步,转出另一条僻静黑暗的街道,突然一惊,停住了脚步。

  原来在她面前六七尺之处,站着一个身量颀长的人影。由于天色暗黑,所以只能看

出这条人影身穿黄色衣裳,头上白发飘萧,手持一根拐杖,竟是个个子相当高的妇人。

  至于她的容貌,范玉珍现在才发现无法瞧得见,因为她面上有块黑纱遮掩着。

  范玉珍心中虽是有数,但仍然诈作不知,征了一下之后,继续举步,却转了一个方

向。

  那黄衣老妇拐杖一顿,杖地相触,发出略的一下沉重声响。她接着用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 大浪子放荡招阴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胭脂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