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劫》

第29章 传奇功恨情柔情剑

作者:司马翎

沈宇摇摇头道:“晚辈不是你的敌手。”

唐秀琴一怔,但随即又冷嗤一声道:“好没出息的东西,你还没有打,又怎知不是我的对手?”

沈宇不服道:“谁说我没有打?刚才我双剑齐施,已是竭尽我平生所学,再没有可以出得手的了。”

唐秀琴又是一怔,皱皱眉头道:“那你打算怎样?”

沈宇心想道:“这句话应该问你自己才对,怎么却反问起我来了。”但转念一想,又适:“很简单,只要前辈说出访托的人来,如果晚辈毫无辩白余地的话,晚辈立即举剑自刎,毫无怨言,否则……”

唐秀琴冷道:“否则又怎样?”

沈宇道:“如果前辈不嫌区区晚辈的鲜血会污染你的宝杖,就请前辈自己动手,晚辈绝不反抗,也无力反抗。”

唐秀琴一时面露为难之色,回过头来向徐文楷道:“你说应该怎么样?”

徐文楷道:“你一个人他既然打不过你,只好我们两人一齐动手了。”

唐秀琴应声道:“好。”呼一拐向沈宇腰间扫去。

沈宇暗叫苦道:“一个人我都已经远非敌手,两个人岂不是更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是以眼看唐秀琴的拐杖就要扫到身上,他却纹风不动。

徐文楷沉喝一声道:“娃儿小心看剑。”

沈宇情不自禁转过头来,正好徐文楷的长剑迎面利到,出于本能,他很快地横身问开一步。

说也奇怪,这~闪不但闪开了徐文楷的长剑,连唐秀琴那重逾千钧的杖势也恰好滑身而过,完全化解开去。

沈宇不禁为之一怔,而就在这一征之间,唐秀琴的拐杖已像万马奔腾级再次攻到。

徐文楷喝道:“娃儿请再接这一到。”这一剑自左边刺来,格式怪异,迥然不同于第一剑,沈宇只觉得进无可避,退无可退,唯一可行的只有跨前一步,举起手中短刀招架,这一来所站的位置,恰好正是在克制唐秀琴的方位上,唐秀琴的杖势虽如千军万马锐不可挡,但却是中宫大开,沈宇右手的长剑立即乘虚而入,抢先攻向对方。

唐秀琴嘿嘿一笑,招式一变,拨开了沈宇的长到,一招“长蛇出洞”,拐杖改打为刺,点向沈宇腋下。

但闻锵一声响,沈宇左手的短剑已和徐文指接了一招,借着那两剑相接的弹力,身形居然巧妙地斜里滑开一步,反到了唐秀琴的身旁。

唐秀琴一招落空,徐文楷剑势一变,立即抢在唐秀琴之前攻向沈宇,但见剑光耀眼,怪诡绝伦,沈宇只感到全身被剑气所笼罩,立即就有流血五步的可能,可是却看不出对方的长剑要刺在自己身上哪一个部位。

唐秀琴娇叱一声道:“娃儿小心看杖!”

随着话声,沈宇只感到一股极大无比的暗劲,忽然突破剑气自背后撞来,心中一惊,顾不了徐文楷的划招,猛地回身挥动长剑,迎向背后的攻势。

这是情急而动的打法,毫无章法路数,但这猛然间的旋转身子,却自自然然地产生了一股力量,长剑还不觉得怎么样,左手中那把奇祸短剑,却忽然青光暴射,匹练似的直射入徐文楷的剑气之中。

徐文楷脱口叫了声:“好剑法!”及时收回剑势,不敢攫其锋芒。

几乎在同时,只听得一声震耳慾聋的骼然巨响,右手的长剑已和唐秀琴的拐杖硬接了一招。

沈宇只感到虎口发痛,但唐秀琴沉重的拐杖却也硬生生地被长剑向旁震开。

沈宇心中一惊,惊的是做梦也想不到自己这胡乱来的一招,竟然

产生了这么惊人的威力,但这却是于真万确的事实。

唐秀琴勃然大怒,招式一变,手中的拐杖竟然由快而漫,缓缓向沈字递出,毫无劲风力道,但杖身却是微微颤抖,看似宛如在恨极发怒。

沈宇从未见过如此招式。但却知道唐秀琴这时才算真正使出了看家本领。

这一把看似缓慢,但沈宇脑海中刹那间千四百转,却想不出有任何可以破解求活的方法。

就在这时,徐文楷也递出了一剑,这一剑不徐不疾,宛如行云流水,飘逸洒脱至极。

沈宇心中一动,左手奇祸短剑聚集毕生功力,斗然向徐文楷劈出,威势惊人,右手长剑却是既轻且慢,剑尖悄悄地一点唐秀琴的杖头。

徐文楷哈哈一声长笑道:“好了,老太婆,咱们放心动手打人吧。”

唐秀琴冷嗤~声道:“这个还用得着你老不死告诉我么?”

话声甫落,脸上杀机倏现,手中拐杖忽似一条黑白巨蟒,无比恶毒地向沈宇缠卷而至。

徐文楷也抖起了手中长剑,自另一边向沈宇攻到。

沈宇是何等聪颖的人,他猛然间领悟到徐文楷何以要两人同时出手对付自己的原因,这两人的武功虽然已高达化境,但却可在徐文楷的剑招中找出破解唐秀琴的方法,同样的,而唐秀琴威猛绝伦的杖势中也可获得克制之道,两者之间天衣无缝,粗中有细,疏而不漏。

沈宇精神一振,双手持剑,一长一短,一刚一柔,聚精会神注意两人的攻势,眨眼间,居然能和爱根双仙展开了~场惊天动地的搏斗。

只见三人的身形由慢而快,最后却只看到剑光杖影,由小而大,竟把三人的身形同时罩住。

李沛等人虽然穴道被点,四肢瘫痪,但耳目并未失灵,此时,只感到四周的空气好像突然间被抽得一千二净,胸口发胀,无法呼吸,但不时却又好像有冰雪划面而过,寒气透人隐隐生病,李沛首先闭起双目,袁健、叶敏飞却发出了轻微的呻吟。

搏斗中的沈宇感受义大不相同,开始时.他只是随着唐秀琴和徐文楷两人的攻势所互迫而出把应变,可以说是不知其所以然,但慢慢却好像有机会稍作考虑,竟能先看清了一方的攻势,再想想另一方出招的作用和妙处,然后双剑齐施,不但能巧妙地同时化解两人的攻势,并且还有余力出击。

是以在李沛等人眼中,这一场搏斗虽然快得只见剑光不见人影但在沈宇的感觉却是比前后任何一次和人动手过招都缓慢得多。

这样又厮杀了盏茶工夫,沈宇但觉后秀琴的杖法愈来愈威猛恶毒,杀气惊人,每~招都杖身颤抖,好像满含恨火,慾置人粉身碎骨而后甘心,令人不寒而栗,其可怕之处,忽然使他脑际掠过了七杀魔刀。

徐文楷的剑法则恰恰相反,剑气丝丝,但却是柔清万缕,每一招都像是春蚕吐丝,绵绵不绝,任你利刀快斧,也还是斩不断理还乱。

沈宇左手奇祸短剑摹拟唐秀琴的杖法,只见银光暴伸逾丈,颠动跳跃,的确是世间罕有古物。

右手长剑则尽得徐文楷的柔情剑法,但见千丝万缕,盘旋环绕,遇锐则避,乘隙则人,剑气虽像柔软无力,但却能层层将唐秀琴威猛绝的杖势裹住,只要对方一有疏漏,剑丝立即就可将其缚住,

沈宇慢慢觉得不是自己以一对二在和人动手,而像是另有同伴在助拳一样,这助拳的人忽然在左手的奇祸短剑,忽然又在右手的长剑之中,互相呼应,心脉相通,一而二,二而一。

唐秀琴似是打得性起,娇叱一声,杖势立变,威力又陡地增加数倍。徐文楷朗笑一声,到势也立即随着唐秀琴的杖势而变。

沈宇心中一动,激斗到现在,他才恍然大悟,原来爱恨双仙两人的杖法和剑法看似奇诡无比,变化多端,但每一招出手都甚为相似,暗中默察,两人自始至今所使出的也只不过有八、九招而已。

但就只这八、九招中,在气势上却是变化万千,若非沈宇资质过人,根基深厚,绝难默察得出来。

爱恨双仙两人招式一变,沈宇也情不自禁长啸一声,修然间想到家门血海深仇,沉冤莫白,而爱侣艾琳竟对自己苦苦相逼,不禁怒火中烧,奇祸短剑斗然向外劈出,只见一道惊人的长虹,如地裂天崩.毫不容情地向徐文楷身上电射而到。

徐文楷闷喝一声,身子如电闪般向后退出五、六大远,收剑横胸而立,一双朗朗星目无比诧异地看着沈宇。

心中惊异,身后却听到一声娇脆的声音唱道:“好娃儿,看老娘的宝杖

沈宇心中一凛,回过头来,一眼看到唐秀琴艳靥上满脸含嗔,似根似怨,这使他如触电似地忽然间想到了艾琳,想到两人儿时青梅竹马的情境,怜惜之意不禁油然而生,满腔柔情,跃然慾化作轻抚蜜怜。

唐秀琴不禁为之一呆,手中打出的拐杖微微一缓,力道大减。沈宇随意递出一剑,居然轻而易举将对方如千钧的拐杖料里带开了半尺。

唐秀琴勃然大怒,娇叱一声,攻势连绵不绝,一招比一招凌厉向沈宇席卷而至。沈宇态度从容,剑如银丝,不绝如缕,竟然将唐秀琴凌厉无比的杖法缠得密不透风。

两人激斗片刻,徐文楷朗然一笑道:“让我来吧!”

声到人到,长到无声无息地向沈宇身后递到。

沈宇身后如长眼睛,清叱一声,左手奇祸短剑猛地回削。徐文楷不得不撤剑换招,长剑化作缕缕银丝,如巨网倏张。罩向沈宇。

沈宇冷笑~声,奇祸短剑虹光忽长忽短,东突西窜,居然能在巨网中偶然突围而出,攻向徐文楷。

两人拼斗一阵,唐秀琴娇叱一声,又抢杖攻向沈宇,徐文楷则收剑飘身后退。

爱恨双仙就这样轮战沈宇,有时两人之一单独上前,有时则两人同时出手,沈宇只感到筋疲力竭,但有时却被一股莫名奇妙的恨意支撑着,有时则感到眼前这一双武林奇人,倒有几分像自己和艾琳,只要一想到艾琳,满腔的爱意又使他产生了求生的慾念,勉力拼斗。

一场惊天动地的厮杀,好像了无终止,沈宇只感到全身四肢百骸似乎已不属于自己所有,渐渐的,心目中除了只有爱和恨的意念之外,他已不知道此身何处了。

终于,他心力俱竭而倒,不醒人事。

等到他清醒过来,已是阳光普照。

他猛然一惊,跃身慾起,但心念才动,却是全身痛楚异常,竟然动弹不得。

而就在这时,他看到了李沛等人正盘膝而坐,环绕着他,在李沛等人的身后,阳光照射之下,他看到了不少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这些人中赫然有客栈的老掌柜和店小二夹在人丛里面。

沈宇这才猛然间记起了昨夜所发生的事,而现在自己居然躺在。块荒野之中。

只听袁健欣然叫道:“大家看,咱们老总醒来了。”

那些围现的人立即窃窃私语起来。

李沛不悦道:“我说袁健,你几时才能改一改你这猴急的性子?才不过半天不到,你就敢忘了那两位老前辈的吩咐了?”

袁健猛一巴掌打落自己的脑袋,讪讪的不说话。

叶敏飞靠近沈宇,将他扶起坐在草地上。

沈宇目光转处,发现李沛,袁健和叶敏飞三人的面色,都异常樵淬,脸上伤痕斑斑,尤其是三人的头发,都像被剪刀胡乱剪过一般.长短参差不齐,狼狈不堪。

沈宇忍不住道:“你们如何落成这个样子的?”

李沛脸上一红道:“只怪我们不听老总的话,如果不是那两位老前辈临走前出手救活我们三人,我们此刻恐怕已在阎王道上溜达了。”

袁健面有得色道:“可是咱们也算是开了眼界。老总,你这一仗打得精彩极了。我敢说,当今之世,绝对没有一个人能有机会见识过这样一场搏斗,方圆数文之内,全是剑光,看不到半点人的影子。老总你看,咱们的头发,还有咱们的破脸,只是被剑光照到而已,否则哪里还有命在?”

李沛冷冷道:“若不是那两位老前辈将你救醒,你此刻照样活不成。”

袁健不服道:“咱们彼此彼此,谁也不要说谁。”

沈宇轻轻一叹,道:“如此说来,那两位老前辈果然是并非真的要为难我们了。”

袁健道:”‘岂止不是为难?简直是造化咱们。那位徐老前辈说,我们这一路行去,危机四伏,但现在咱们大可不必再担心了。”

沈宇不解道:“这又是为什么/

袁健道:“唐老前辈说,你能打得过他们,就能打得过任何人。”

沈宇心中一动,道:“他们还说了些什么?”

袁健想了想道:“他们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嘱你千万要多休息几天,静下来好好回想一下作和他们打架时的经过情形。”

沈宇点点头,只感觉到自己全身筋骨隐隐作痛,昨天夜里那一场似梦似真的搏斗,可以说是有生以来从未经历过,看来不必两老的嘱咐,自己已非得休养几天才行了。

心中一动,问道:“他们可曾说过要到什么地方去?”

袁健道:“我们问过他们,他们说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但后来那位唐老前辈问我们,是不是真有一个叫什么蓬莱的仙岛在东海上。”

沈宇忽然微微一笑,道:“你怎地告诉他们的?”

袁使道:“我们告诉她,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章 传奇功恨情柔情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胭脂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