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劫》

第31章 破邪阵再现身外身

作者:司马翎

突然间,他的身形竟然腾空而起,高逾二丈,然后横里一掠,眨眼间就落在望天门牌楼之上,跟着几个起落,便到一堆巨石鳞峋的高坡。

放目往下一看,高坡底下是一块四、五丈宽的低洼之地,一阵阵惊人的金铁交鸣之声,就在这低洼之地传出。

只见四名黑衣蒙面的高大汉子,各执长剑,正在全力围攻一位如花似玉的妙龄女子,那少女显然是鏖战已久,而且已经受了伤,只见她跌坐在地,一身素白的衣服赫然血迹斑斑,狼狈不堪。

但她仍然奋力顽抗,手中一根银蛇似的长鞭,上下翻卷,暂时将自己近身之处封住,使那四名黑衣蒙面的高大汉子一时间无法近身。

那青年出现在巨石之上,不带任何声息,是以在洼地中搏斗的五个人,连那素衣少女在内,竟无一人发觉,倒是那青年在一眼看到那素衣少女之时,竟然全身一震,忍不住就要脱口惊呼,但嘴巴才张开,却又像着了魔似的忽然僵住。

原来搏斗场中,另有一样奇异的东西将他吸引住,那就是素衣少女的身旁四周,竟然插了四支巨形火炬,此时虽然天色已亮,但那四支火炬并未吹熄,火舌正随着清凉的晨风在微微的晃动。

青年心中似是恍然大悟,忖道:“难怪她不敌受伤了,原来是着了这些人的道儿。”

心念转动,立即闪身隐入一块巨石之后,决定先在暗中一看究竟。

从那四根火炬燃烧的情形看,那素衣少女和四名黑衣蒙面大汉的搏斗,显然系从半夜里就已经开始,而此刻,四名黑衣蒙面人的长剑,虽被素衣少女的银鞭封住,但明眼人一看便知,那少女此刻已濒于精疲力尽,而那四名黑衣蒙面大汉,也正在采取消耗对方精力的打法,只要再过一时半刻,那素衣少女就会精疲力尽,无法动弹而只有任人摆布的份儿。

一念及此,青年的心口处莫名其妙地突然感到一阵隐隐作痛,暗自冷笑一声,猛地弯身拔出靴上的短到,闪身走出巨石。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他刚刚出现在巨石旁边,耳边忽然听到一阵衣衫破空之声,心中一动,连忙又悄无声息的隐入巨石之后,将身形藏住。

衣衫破空之声由远而近,一条高大的人影如巨鸟似的凌空跃落洼地,阴沉沉地喝道:“好没用的东西,这是什么时候了,难道你们是活得不耐烦了不成?”

四名黑衣人蒙面大汉中一人应声道:“你不知道,这贱人手倔强得很,要想留下活口,那真是谈何容易。”

来人嘿嘿一笑,道:“我倒不相信,待老夫试试看她有何扎手之处?”

说罢,锵一声拔出了长剑,大踏步走近素衣少女五六步,一招“五凤朝阳”,立时幻起一片耀眼的剑光,向素衣少女的身上罩去。

素衣少女跌坐在地,身形无法移动,见状娇叱一声,抖起手中长鞭,硬向对方的剑势迎去。

来人这一招“五凤朝阳”威力奇大,素衣少女的长鞭虽然勉强将对方的攻势封住,但长鞭出手之际,已是娇喘连连。

来人冷笑一声,撤到换招,同回咧,连攻三剑,一剑比一剑惊人。

隐在巨石后面的青年,不由心中暗惊,看来人约有五十来岁光景,却是面白无须,穿的也是一身黑色衣服,虽然并未蒙面,但看起来却比蒙面人更透出几分阴森怪异之气,而青年吃惊的是,那人攻出的剑法,功力深厚,招式怪异,他虽然极其留心的观察,但却丝毫看不出对方所使用的是哪一家的路数。

无须老人一直攻出数招,素衣少女虽然还可招架,但却是一招比一招吃力,瞬息之间窘态毕露,险些又为对方的长剑所伤。

就在这时,青年人的耳边又听到一阵急速的脚步声,从刚才自己来时的方向奔来,眨眼间便从巨石旁边奔过,两个起落便到了搏斗场中。

青年人从巨石后向外窥看,心中不禁连连冷笑,原来那人四十来岁,一身儒眼打扮,此刻气喘如牛,显然是竭力奔跑了好一段路程赶到此地来。

他一跃落场中,立即上气不接下气地叫了一声,道:“奇……奇怪!”

那无须老人正在抡剑攻击素衣少女,闻言倏地收剑,一看对方,脸上不禁略略一怔,但随即又脸色一寒,冷冷道:“原来是你,你奇怪些什么?”

儒眼中年道:“我以为你们正在此地拦住姓沈的,没想到却是一个女子。”

无须老人脸色一变,大声道:“姓沈的不是由你们侍候的么?”

儒服中年手足失措,嗫嗫道:“我……我们盯不上他……”

无须老人大吃一惊,情不自禁地游目四顾,像是搜索什么,然后声音一沉,冲着那儒服中年问道:“人呢?”

儒服中年嗫嗫道:“早我们半个时辰上山来了。”

无须老人嘿嘿一笑,手中长剑突然往前一送。

这一招出其不意,两下相距又近,儒服中年竟来不及应变,便已被长剑贯胸而过,连哼也不曾哼一声,便已当场毙命。

无须老人很快地拔出长剑,冲着四名蒙面黑衣大汉挥挥手,道:“上吧,咱们不必再留活口,尽快把这贱人结束掉,愈快愈好。”

话声甫落,自己当先纵身跃向素衣少女,手中长剑抖出朵朵惊人的剑花,向素衣少女当头罩去。

四名蒙面黑衣大汉,亦分站四个方位,抡剑自四面八方向素衣少女攻到。

五人同时发动攻势,同时用上了杀人毒招,素衣少女刹那间便完全被笼罩在惊人的剑气之中,危在顷刻。

躲在巨石后面的青年,心中一惊,随着这一惊,人已不自觉地腾空而起,在半空中大喝一声道:“琳妹别怕,我来了。”

这一声大喝,真似晴天霹雳,震人心魄,罩向素衣少女的惊人刻势,竟随着这一声暴竭而刹那之间大为减色。

说时迟那时快,那青年身在空中,手中握着的只不过是一把长不及半尺的短剑,但只见他居高向下一划,立时寒光暴射,森森剑气竟分别自黑衣蒙面大汉等五人的头顶上电射而至,令人感到透骨之寒。

五个人顾不得再攻击素衣少女,不约而同撒剑换招,纷纷回身举剑招架。

但闻一阵惊人的金铁交鸣之声,寒风四起,那青年的身形不知何时已飘落到素衣少女的身旁,吃然而立,手中短剑仍然寒光跳跃不定。

就在这时,素衣少女手中的银鞭竟然乘隙出击,只见一道银光电射而出,斗然间缠住了一名黑衣蒙面大汉的颈项,接着娇叱一声,那名蒙面大汉的身子立时应声被卷起丈高,然后像断线风筝般被抛出数丈以外,跌落在巨石之上,惨叫一声不再动弹。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吓得剩下的三名黑衣蒙面大汉连连后退,倒是那无须老人相当沉着,冲着从天而降的青年沉着喝道:“你是什么人?”

青年冷冷一笑道:“你心里明白得很,何必多问?”

无须老人冷森森道:“我劝你不要和老夫转弯抹角打哑谜,还是直接回答老夫的问题好。”

青年冷嗤一声,指指躺在地上的儒服中年的尸体道:“此人跟踪我好几百里路,你何不问问他?”

无须老人面无表情,冷冷道:“此人刚才就和你一样,不知死活,好管闲事,所以才落得这般下场,我看你应该引以为戒,乖乖答复老夫的问题才是。”

青年脸色一整,面露怒容,喝道:“你们的身份,就凭这四支火炬,我就已经了若指掌,你们今天一个也休想再逃得出去。”

说罢左手猛地从背上拔出长剑,大踏步向无须老人行去。

无须老人见状忽然脸色一缓,笑道:“少侠且慢,咱们素不相识,何苦要兵刃相见?”

青年似是没想到对方的态度能在片刻之间转变得如此之快,是以不禁一怔。

无须老人跟着又道:“老朽确实和少侠素不相识,少侠如果要兵刃相见,也应该赐告姓名才是。”

青年冷冷一笑,道:“好吧,你听清楚了。本人乃七海屠龙沈木龄之于沈宇便是。”

此语一出,无须老人忽然哈哈大笑,历久不绝。

青年大为不悦,沉声喝道:“这有什么好笑的?”

无须老人收起笑声,一脸正经道:“我笑咱们居然大水冲倒龙王庙,自家人不认得自家人。”

青年冷冷道:“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本人从没有像你们这种阴险姦诈手辣心黑的朋友。”

无须老人脸色一整,微露不悦道:“你真个是沈宇不是?”

青年冷然道:“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性,难道我还会冒充沈宇不成?”

无须老人吁了口气,道:“这就是了,你既系沈宇,咱们就是一家人。”

语气铿锵,如斩钉截铁,这倒使沈宇不禁一怔,忍不住道:“这就奇了,我沈宇倒想不出会和你们这种人扯上了什么关系?”

无须老人道:“你不知道并不奇怪,但我且问你,你身后的那女子是谁?”

沈宇不禁回过头去看看那素衣女,只见她此时正闭目盘坐,秀发散乱,惟伴不堪,显然她是在长时间负伤拼斗之后,刚才又出尽全力击毙了一名黑衣蒙面大汉,是以体力透支,再加上负伤累累,此时已陷入了半虚脱状态。

一股莫名的痛疼,又涌上了沈宇心头,但此刻他却无暇兼顾,只回过头去面对无须老人道:“这是我的义妹艾琳,你问这个作甚?”

无须老人道:“据老夫所知,她是艾克公之女艾琳,你心中虽然把她当作义妹看待,但她却一直把你当仇人看待,无时不慾取你的性命而后甘心。”

沈宇勃然大怒道:“这是我们家内之事,不用你来过问。”

无须老人正色道:“不错,这是你们家内之事,可惜这事现在已经关系着整个武林的前途,别人要想不过问也是不行。”

沈宇冷笑道:“我们家内事与武林有何根于?这简直是笑话。”

无须老人忽然轻轻一叹,心平气和道:“少侠且莫冲动,现今这泰山之上,已是充满了杀机,尤其是晌午时刻那一场决战,已是整个武林生死存亡的最后关头,少侠你在这一场决战中举足轻重.关系至大,我们就是奉命暗中保护你的安全而来的。”

沈宇冷笑道:“这更是无稽之谈,我沈宇年轻学浅,想不出能对这场决战有何重要之处?”顿一顿,又冷冷道:“再者,若说到要保护我沈某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先诛了你们这群人面兽心的畜牲,再把那幕后指使操纵你们的罪魁祸首找出来。”

沈宇说得词厉色严,但无须老人却毫不动气,道:“指使我们前来的人就是神剑胡一翼老前辈,少侠你也要找他们出来撕杀么?”

沈宇心中忍不住连连冷笑,但此刻却是灵机一动,决定暂时不必揭开对方的假面具。

无须老人见沈宇不说话,于是轻轻一叹,又道:“厉斜的魔刀,这两个月来又精进了不少,单他一个人已使我们感到胜败难分,现今却加上一个兰心玉简陈若岚和他声气相通,此外据说还有一伙身外化身的传人,友敌不分,所以已使我们这边处于劣势,而且情况复杂纷乱,神剑胡一翼认为此时非得借重少侠你鼎力相助不可。”

沈宇冷笑道:“神剑胡一翼都没有把握胜得过厉斜,我沈宇又何能为力?”

无须老人正色道:“少快谦虚了,现今武林之中已是尽人皆知,少快你已受过爱恨双仙的亲传,爱恨双仙系一代武林奇人,他们武功中的柔情剑法,正是大屠门魔刀的致命克星,只要你肯出手为武林除害,厉斜必败无疑,只不过……”

说到此处,忽然住口。

沈宇心有打算,是以问道:“只不过什么?”无须老人扬剑指了指沈宇旁边的艾琳道:“此女子一日不除掉,我们的一线希望恐怕随时随地都会落空。”

沈宇不禁低头望望脚边的艾琳,只见她虽然仍盘坐在地,但脸色苍白,双目紧闭,~看便知她此时正在极力的支撑着自己,疲累再加上剑伤,倒亏她还能忍受得了。

沈宇忍不住就要将她抱起,找个地方好替她行功疗伤,但一想小不忍则乱大谋,只好咬牙狠心,回过头来对无须老人冷冷道:“你的意思是说她随时随地都会取我的性命了?”

无须老人点头道:“不错,所以胡老前辈一获知她在此地守候你的消息,就立即指派我们前来设法加以阻止,能把她劝服或软禁最好,不然的话也只好予以扑杀了。”

沈宇冷嗤一声,道:“笑话,如果你们认为我的武功已经可以和厉斜相比,这艾琳又如何能取得我的性命?”

无须老人轻叹一声,道:“天下事大多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少使作此刻虽是武功盖世,能挡得住千军万马,但神剑胡一翼却算准你选不过一个情字,你这个情,完全操纵在这个女子的手上,她武功虽远不如你,但只要她利用上这个情字,她就随时随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1章 破邪阵再现身外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胭脂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