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劫》

第33章 真相白一击刃元凶

作者:司马翎

厉斜左手握鞘,右手提刀,气势一下子便变得壮如山岳,脸上却不期而然地泛起了一层无比虔敬肃穆的神情,屹然而立,一动不动。

一般迫人的森森寒气,很快地自厉斜的身上散发而出,向四周扩张。

谢夫人嚣张的气焰忽然大减,情不自禁地连连向后退了几步,双目虽然仍旧通红似火,但此时却添了几分惊悸成份,一瞬不瞬地盯着厉斜手中的长刀。

厉斜忽然缓缓地举起了宝刀,开始一步一步跨向谢夫人,他每跨一步,大家都隐隐地感到一股无形的压力在迫向心胸,几乎要令人就地窒息。

厉斜向前跨了三四步的时候,身子突然向后一仰,跟着但见一道惊人的闪光,大家只感到眼前一花,莫不目眩心悸。

这只不过是眨眼间的事,等大家定过神来,却见厉斜在原地屹然而立,宝刀业已还鞘。

再看谢夫人,却是双目圆睁,盯着厉斜,张回想说什么,但却突然间倒落地上,竟拦腰一分为二。

厉斜这才纵身而上,一把从谢夫人手中抬起那把奇祸短剑。

“阿弥陀佛!”了尘大师忽然朗朗地叫了佛号,打破了惊人岑寂道:“罪过,罪过。”

无名氏却脱口叫道:“好残毒的杀人刀法。”

庄稼汉跟着道:“可不是?这种残忍恶毒的刀法,真是世上一大祸患,而沈宇竟借宝刀与他,存心为虎作怅,简直是罪无可怒。”

林峰冷笑一声,道:“我师傅借刀与厉先生,让他去消减一名已经毫无人性的妇人,又有什么不对?”

无名氏冷笑一声道:“厉斜也是毫无人性的人,你师傅何以不惜刀给谢夫人去杀他?”

沈宇忍不住道:“阁下可有什么凭据敢说厉斜是毫无人性的人么?”

无名氏道:“滥杀无辜,所到之处血腥遍地,这就是毫无人性的真凭实据。”

沈宇冷嗤道:“据我所知,厉斜固然好杀,但所杀的未见有过无辜的人,除非有人去惹他,那又另当别论。”

无名氏正想开口反驳,那庄稼汉却摆摆手抢先道:“何必跟这些人逞口舌之能?等会日观峰的决斗,把他也算在一起就是了。”

说罢仰头望望天色,已是艳阳高照,已快要到了中午时分。

厉斜好像一直并没有注意到沈宇等人的谈话,他右手提着那把沉重的光滑的宝刀,左手握着那把轻便精巧的奇祸短剑,正在低头品玩,爱不释手,此时忽然轻叹一声,大踏步向沈宇走过来,将双刀同时交给沈宇,道:“物归原主。”

沈宇微感一怔,道:“这口刀你留着不是还有用处么?”

厉斜摇摇头,道:“我的事已经办完,现在看你的了。”

沈宇正想说话,无名氏却冷嗤一声,抢先道:“听阁下的口气,好像日观峰之约,你有心要打退堂鼓了?”

厉斜道:“本人确实已不想再到日观峰。”

无名氏仰天哈哈一笑,笑声中充满揶揄讥讽的味道,然后笑声一收,满脸鄙夷道:“原来你也知道众怒难犯,怕起死来了。”

厉斜脸上倏然间罩满寒气,双目阴森森地盯着无名氏,但忽然却又转脸向着沈宇,将双刀一起递给沈宇,道:“你赶快收回去吧!”

沈宇迟疑了一下,道:“你不是很喜欢这口宝刀么?”

厉斜道:“这很难说,好像是有点儿喜欢,但也好像相当的失望。”

沈宇大为不解,道:“你怎讲此话?”

厉斜难得一见地浮起了一丝茫然神色,道:“我费了多少年的心血,历尽了千辛万苦,甚至不惜代价的钻研先师刀法中的最后一招,但想不到那一招只不过就是这四刀,你想我心中应该有那一种感觉?”

沈宇道:“你应该高兴才对。”

厉斜道:“不错,我高兴,但我这么多年来所花的心血又该如何?”

沈宇道:“话不是这么说,如果你没有这些年来所花的心血,有了这四刀仍是不管用的,比如我,虽然也已略懂了一些相当威猛的杀招,但刚才我在对敌之时始终没有用上这四刀,那就是因为我试过,它对我不但一无用处,反而只有碍事。”

厉斜忽然笑笑道:“话说得不错,但物各有主,这口刀毕竟还不是我厉斜的。”

沈宇也笑笑道:“君子不夺人所好,如果你喜欢,就算小弟一点儿意思,反正它对我毫无用处。”

厉斜脸上掠过一丝喜色,但想了想,却还是把刀塞还给沈宇,正色道:“我厉斜生平有一个最大的毛病,就是不平白接受人家的东西。”

沈宇笑道:“如果我把刀收下,那就是变成了沈宇平白接受人家的馈赠了。”

厉斜一怔道:“这日刀是你从黄金冢中寻到的,如何能说是平白接受馈赠?”

沈宇正色道:“宝刀确是我从黄金家中寻到的,不过……”微微一顿,指了指厉斜手中的奇祸短剑,续道:“这把剑已经不是我的了,如果我将宝刀与你交换短剑,不知你肯还是不肯?”

厉斜场了扬手中的短剑道:“这短剑我在西川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你佩在身上,它不是你的又是谁的?”

沈宇哑然一笑,然后正色道:“不错,这短剑原来也是我拾到的,但刚才大家都已看到,我已失落地上被谢夫人所得,而你又从谢夫人手上所得,没有你,这把刀仍在谢夫人的手上.成了为患无穷的不祥之物,所以它应该是你的不是我的。”

厉斜怔了怔,但随即爽朗一笑,道:“如此说来,咱们算是以物换物,一笔勾销。”

沈宇正容道:“正是如此。”

厉斜欣然道:“好,那我就把短剑给你,长刀我留下。”

说罢将短剑递给沈宇,自己则举起那把长刀,再次仔细地端详品玩,他那张一向冰冷严肃的脸孔,此刻有着非常复杂的表情。

无名氏似是忍无可忍,厉声责问沈宇道:“沈宇,你怎可以把杀人凶器赠给一个恶名昭彰的刽子手?”

沈宇冷冷一笑,道:“阁下既非聋子也不是瞎子,我跟厉斜只是互相交换罢了。他用他的短剑来换我的宝刀,刚才已说得清清楚楚,如果先前阁下有本事在谢夫人手中夺得这把短剑,我照样肯和你交换。”

无名氏一时被驳得语塞。

沈宇脸色一沉,又道:“再说,就算我沈宇高兴将刀赠与他,又跟阁下你有什么关系?”

这一下无名氏似是找到了借口,两眼一翻,大声道:“这岂止跟本人有关,这跟整个武林都大有关系。”

沈宇冷冷道:“我倒看不出有什么关系。”

无名氏大声道:“整个武林马上就要跟他在日观峰上作一场生死存亡之斗,你把宝刀给他,等于为虎添翼,武林同道到时候岂不是更要牺牲惨重?”

厉斜忽然呵呵大笑,然后脸色一沉,用刀指了指无名氏,冷冷道:“我刚才已经说过,我已决定不再到日观峰去,难道你这人果真是个聋子不成?”

无名氏听得一怔,他身旁的庄稼汉却冷哼一声,阴森森道:“事到如今,恐怕由不得你不去了呢!”

厉斜脸色一寒,道:“难道凭你俩人还能强迫我去不成?”

庄稼汉冷冷道:“请问重九之约可是你订的?”

厉斜道:“不错,但并非与你这人相订。”

庄稼汉道:“反正是你所订的就是了,现今天下武林各路人物,均已齐集在日观峰上,正在翘首等候,你如若胆怯不去也可以,只是要有一个明白的交代。”

厉斜冷笑道:“我为何要有交代?”

庄稼汉道:“如此轰动的武林大事岂可就此不了厂之?当然要有一个是非黑白的交代才行。”

无名氏接口道:“不错,除非七杀刀传人甘愿被天下武林同道讪笑,作一个虎头蛇尾,言而无信之徒。”

庄稼汉紧跟着又造:“让后世子子孙孙,都知道自认系刀法大家的魔刀门人,曾在泰山之上闹过这么一个窝囊透顶的笑话。”

这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如唱双簧,但所说的却不无道理,须知君子爱名,古今皆然,现今此事不但关系着后斜个人的荣辱,同时也关系到了大屠门的毁誉,万一此事真像俩人所说的在武林中流传下去,世世代代,变成了千古铁案,厉斜对大屠门岂不是罪孽深重?是以这一来沈宇倒不便再说话了。

厉斜似乎也被两人的话所动,只见他略为沉吟了一下,缓缓道:“你们要我如何才算有所交代?”

无名氏道:“现下可到日观峰去,当着各路朋友的面前说个明白。”

厉斜勃然怒道:“你要我说多少次才听得清楚?我说我不会再到回观峰去。”

无名氏冷冷道:“那你就自己作个交代好了,何必要问我们?”

厉斜想了想道:“如若我把我不到日观峰去的理由之~说出来,算不算是有了交代?”

沉默了很久的林峰立即抢先道:“那算是有交代了。”

无名氏瞪了林峰一眼,冷冷道:“不见得,那还要看他所说的理由是否能令大家信服?”

厉斜道:“只要我说出来了,你不信服也得信服。”

无名氏与庄稼汉齐声道:‘你倒说说着?”

厉斜脸色一沉,凌厉的目光盯着无名氏,缓缓道:“普天之下,除了传闻中的爱恨双仙之外,武林之中已无我的敌手,当初重九之约,现今对我已经是无意义和价值,所以我决定不再去日观峰。”

无名氏放哈哈大笑。厉斜沉声道:“你笑什么?”

无名氏收起笑声,却是满脸不屑道:“我笑你这老王卖瓜,目赞自夸,你还不曾和咱们交手,又如何知道咱们不是你的敌手?”

厉斜脸上杀气烧现,冷冷道:“你如不信,现在就可出手试试,又何必要等到日观峰?”说罢猛地往前跨上一步。

无名氏心中一紧,暗中全神戒备,表面上却缓和下来道:“单我们几人自然不是你的对手,但日观峰上此时却是高手云集,我不相信集中众人的力量,还应付不了你一个七杀刀厉斜。”

厉斜冷笑道:“井底之蛙,知道什么?你们虽然人多势众,但仍不过以胡一翼为首是瞻,何不问问你们的首领胡一翼?”说着,忽然提高嗓门,大声叫道:“胡一翼,你的意思作何打算?”

无名氏被叫得一怔,情不自禁地掉过头去看看胡一翼,这一看,心中不由大为发紧。

原来经过这一阵子的耽搁,胡一器已借机调息完毕,看上去脸色红润,似已完全恢复了正常。他不知何时已悄悄地起来,却幽灵似的始终不发一言,只拿一双神光凛凛的眼睛,全神贯注在无名氏和庄稼汉两人的身上。

此时经厉斜大声一叫他变得更为严肃,宛如罩上了一层寒霜,缓缓道:“他说得一点儿不错,刚才事实也已证明我们集三人之力,久经训练,不堪谢夫人一击,但他却能在一举手之间击败了谢夫人,这是因为他已经得到了七杀刀中至高无上的最后一招。”说到这里,目光忽然落在沈宇的脸上,经道:“世上除了传说中最近曾出现过的爱恨双仙之外,已无人能堪跟厉斜一比。”

无名氏急道:“道长怎能说出这种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话,俗语说宁可杀身成仁,不可输生毁义,我们即使拼他不过,也应该倾力一试。”

胡一翼摇头道:“你说错了,刚巧相反,我们就算拼得过他,此时也已失去了相拼的意义。”无名氏茫然适:“道长这话倒使在下大为不解。”

胡一翼道:“贫道也同样有不解的地方。”无名氏讶然道:“道长有何不解之处?”

胡一翼没有立即回答无名氏的话,却有意无意地用目光飞快地扫了全场一眼。

此时,谢夫人带来的四名护轿大汉,现已只剩三人,不知何时已聚在一块,俱都是神情愕然,一副不知身在何处的样子。了尘大师虽然止了伤口的血,但仍远远地坐在地上。陈若岚不知何时已动手将谢夫人、谢辰、胡玉真和黑衣女人等人的尸体移在一起,正面对着四具尸体呆呆出神。艾琳则不知何时亦已悄悄地站了起来,她一直就跟神剑胡一翼一样,像幽灵般始终不发一言,但却拿一双令人望而生畏的目光全神贯注地盯在无名氏和庄稼汉两人的身上。

神剑胡一翼匆匆一瞥之间,发觉场中尸体狼籍,血肉横飞,竟是死人比活人还多,而活人当中,除了了尘、陈若岚和三名茫然不知所措的黑衣大汉之外,厉斜、沈宇、林峰、艾琳、病丐,再加上自己,竟似是事先取得了默契,不约而同,各人所站的方位,恰好天衣无缝地将无名氏、庄稼汉和勾魂使者尹珊等三人包围在核心,而且包围得不露半点儿痕迹。

这不由得他心中不暗暗佩服道:“武林精英,尽在此矣。”当下心中更为笃定,但表面上却不露声色,淡淡对无名氏道:“贫道大为不解的地方,只不知兄台何以一直坚持要大家跟厉斜相拼?”

无名氏讶然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3章 真相白一击刃元凶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