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劫》

第06章 缅往事情侣成仇敌

作者:司马翎

  陈掌柜眼中现出同情的光采,道:“以姑娘的才貌,到处有男人奉承爱慕,如何也

会感到寂寞?”

  艾琳轻叹一声,道:“虽是如此,但人贵相知,如若不是知心,身边纵然环绕着千

百人,仍然如同独处孤岛之中。”

  陈掌柜点头道:“啊,是的……是的……”

  但他随即又摇头道:“但是以你的年纪,实在不必想得这么多,这些想法,只该是

年纪老大,有了丰富的人生经验的人,才会有的。”

  艾琳道:“也许我想得太多了。”

  陈掌柜道:“姑娘,你正当青春年少,万万不可为了别的事情,虚度了光阴。小人

听一位老秀才说过,由于人死不能复生,是以生命才格外宝贵。他又说,青春一去不返,

所以也宝贵如生命。”

  艾琳泛起微笑,使她看起来既美丽而又亲切。

  她道:“想不到跟你谈了这许多话,使我感到受益不浅。”

  陈掌柜不好意思地笑笑道:‘个人只是个庸俗的生意人。”

  艾琳道:“不,你比那些负有文章今名的人,更有见地,更为高尚。或想,这一定

是你自己从生活中经验出来的观点。”

  陈掌柜道:“小人不值得一谈,倒是那位优势。”

  艾琳皱眉道:‘你休想劝我放弃复仇之念。”

  陈掌柜道:“如果你不放弃,如何能不浪费青春呢?”

  艾琳道:“那也是没有法子之事。”

  陈掌柜感到不便多说了,便默然不语。

  艾琳又道:“严格说起来,我复仇之举,也不是全无好处。”陈掌柜大为奇怪,问

道:‘有好处么?”

  艾琳道:“不错,你要知道,沈宇的家传武学,本来就十分精妙上乘,而他又拜在

一位高僧门下,是以他身兼两家之长。”

  陈掌柜似懂非懂地听着,连连点头。

  他已从艾琳和厉斜的对话中,得知她与沈家的深仇大恨,以及地目下处境的大概情

形。

  因此,他晓得像她的诉说,将对她很有益处。

  艾琳继续道:“我在先父遇害之前,对武功之道,虽说极有天份,但我却从来认真

修习。直到发生惨祸之后,我才刻苦自励,苦思冥索。”

  陈掌柜对于她如何修习武功,并不感到兴趣,可是对于她后来到底已有了多大的成

就,却很想知道。

  他问道:一现在你可以打赢他了么?”

  艾琳道:“我认为如此。”

  陈掌柜替沈宇担起心来,道:“但你说过,沈大爷身兼两家之长呀!”

  艾琳道:“我亦是身兼两家之长。”

  陈掌柜恍然遭:“原来如此。”

  艾琳道:“假如我不是怀着强烈无比的复仇之念,相信我一辈子,也不能有今日这

等成就。”

  陈掌柜道:“听起来就像做生意一般,定须是盼望发财之人,才能把生意做得好。”

  艾琳道:“是的,即使是很有天份之人,但如果没有某种原因,他也不易得到大成

就。你知道为什么?那是因为练武之举,实在是极苦之事。”

  陈掌柜一点儿也不反对与她多谈谈,因为以他想来,艾琳最好还是不要找到沈宇的

好,所以多花点儿时间,她大概就找不到沈字了。

  艾琳又道:“沈字的武功,现在一定比不上我,因为他只是听其自然的增进功力,

而且近年来,一直过着逃窜生涯,定然不会有什么进步。”

  陈掌柜听了这话,更感担心,问道:“刚才那一位厉大爷呢?他也要对付沈大爷

么?”

  艾琳道:“他的武功似乎更高明了,如果他不放过沈宇,沈宇休想活命。”

  陈掌柜发现沈字实是危机重重,而且如果艾琳之言可靠的话,则他面对的敌人,都

是有能力杀死他的,实在太可怕了。

  他突然问道:“艾姑娘,你找到沈大爷的话,可会杀死他?”

  艾琳道:“当然杀死他啦!”

  陈掌柜道:“你最好不要马上杀他。”

  艾琳讶道:“为什么?”

  陈掌柜道:“沈大爷一死,你已没有复仇的对象,那时你干什么好呢?你的武功,

也从此水不进步了。”

  艾琳征了一下,才道:“这也算得是理由么/

  陈掌柜反问道:“你看算不算理由呢?”

  艾琳道:“我还不能确定,等我找到他之时,才知道怎样做,最后我告诉你一件事,

那就是我最擅长追踪之术,不管你与我谈多久,我仍然可以找得到他。”

  陈掌柜至此已不须掩饰他拖延的企图了,道:“这真是想不到之事。”

  艾琳道:“我走啦,将来我如何发落沈宇,一定设法让你知道。”

  陈掌柜眼看着这位美貌少女,停停地走出去,心头泛起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生像

是他这一辈子都是白活,直到现在,他才发现自己的价值。

  艾琳骑着那匹通灵的神驹,驰过好些热闹的街道,不久,就在一条宁静的路上,勒

住坐骑。

  在她左前方,有一城隍庙似的建筑物。她跃下马驹,毫不迟疑的走过去。

  神庙相当陈;日,许多地方的粉刷都剥落了。

  门外有两个衣衫褴褛的小孩,满面鼻涕泥土,甚是肮脏。

  她走入神庙,转眼一望,但见角落里,有一个汉子,躺在一块木板上,呼呼大睡,

此人虽然入睡,但那形相一望而知是在这一带混的无赖地痞。艾琳走过去,用脚踢那汉

子一下。

  那个无赖没有惊醒,门口的一个小孩害怕地叫道:“别弄醒他,他会接你的。”

  艾琳回头笑一下,心中颇因这小孩的好心而感动,因而大为怜惜这小孩得不到教养

的境遇。

  当下从袋中取出一把铜钱,扬手丢到门外,道:“你们捡去买东西吃。”

  之后,她又用脚踢一踢那个汉子。

  这一回那汉子脉牙咧嘴的跳起来,还发生负痛的叫声。

  他一睁眼,见到一个美貌少女,站在旁边,登时晓得刚才腿上的一阵疼痛,定是她

弄出来的。

  这汉子睡眼一翻,怒道:“你干什么?”

  艾琳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汉子不怀好意地打量这名美女,口应道:“格老子,问我这个干吗?”

  艾琳手起鞭落,唰的一声,抽了他一记。虽然隔着衣服,然而那个汉子,已经痛得

高声惨叫起来。

  不过他叫了两三声,便感到羞愧起来,心想堂堂男子汉,岂能在女子面前失威?尤

其是这么美丽的少女?

  因而他咬紧牙关,忍住疼痛。

  艾琳道:“听着,你口中若带一句脏话,就赏你一鞭子。如若胆敢不听命令,就废

了你。”

  她自然不仅是空言恫吓,而是拿出一点儿手段,以使镇住此人。

  但见她玉手一动,鞭丝划风之际,发出德的一声劲响。

  那汉子还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之时,艾琳已道:“你瞧瞧地上的木板。”

  那汉子低头一看,顿时骇得魂不附体。

  原来地上那块厚达两寸的长形木板,已分为两截,如被刮刀切开似的。

  他心中叫声我的姥姥呀,便慌慌张张的跪在地上。

  要知那汉子虽然只是一名地痞无赖之徒,但成都武风甚盛,名家辈出。因此之故,

他也耳儒目染,听过不少有关武林中神异功夫的传说。

  现在他一瞧艾琳的手法,便知遇上了真真正正的武林高手了。他又听说过,这些武

林高手,向来对于杀死个把个人,全不当作一回事。

  是以他不但早先的色心全消,还尊敬畏缩得双膝点地。但求逃得一条性命。

  艾琳冷冷道:“现在你听不听我的命令?”

  那汉子叩头道:‘叫、人绝对听命。”

  艾琳道:“那么站起来。”

  那汉子不但服从,而且动作还真快。

  艾琳道:“报上名来。”

  汉子道:“小人张义。”

  艾琳道:“你做什么营生的?”

  张义道:“小人没干什么。”

  艾琳道:“不管你是干什么的,我且问你,你可愿意赚几两纹银?”

  张义道:“想呀广

  但他马上就露出犹疑之色,又道:“只不知这些银子,好赚不好赚?”

  艾琳道:“你放心好了,我若要杀人放火,一定自己动手,决不须找你这等没用之

人。”

  张义可不敢反驳,但心中暗道:“老子只是运气不好而已,岂是没用之人。”

  艾琳接下去道:“你只需到九龙巷去,替我暗中找一个人,若然发现了,马上回来

报告,可以得到十两纹银。”

  说时,打囊中取出好大一锭银子,托在掌中。

  那锭银子,在她掌中发出诱人的光华。

  张义见了如此大的一锭银子,眼都直了。

  艾琳道:“假如你找不到,我就只给你一两,作为跑腿酬劳。”

  张义道:“小人可要跟那人说话么?”艾琳道:“不但不要,而且你不要让他晓得

你在找寻。”

  张义一想,只要不须与那人正面接触,就没有什么危险了。

  当下道:“好,小人这就前去,只不知姑娘何以自己不走一起?”

  艾琳通:“我相当惹人注目,那个家伙机警得很,相信当我还没有看见他,他已躲

起来了。”

  张义道:“啊,是呀,你的确去不得。”

  艾琳道:“但你记住,如若找不到此人,便须多多问人打听他的去向下落。假如我

亲自去查之时,发现了他。则作一定没有用心的找,我就回来取你性命。”

  她说到末一句,声音变得十分冷酷。

  张义打个寒喀,双腿发软。

  艾琳道:“我找你之时,比找别人更容易,我只须悬赏访查,自然马上有人把你的

下落告诉我。”

  张义浑身冰冷,骇然道:“小人一定尽心尽力地去找。”

  艾琳当下将沈宇的形貌说了出来,便命他速速去访寻。

  她在张义走后,便趁这个时间,向那两个小孩打听本城的一些事情,以及张义平日

的行踪。

  过了相当长久~段时间,张义匆匆回到庙中,、道:“报告姑娘,找到那用啦!”

  艾琳道:“还在九龙巷么?”

  张义道:“不,不,他在一家馆子里吃饭。”

  艾琳道:“好,你前头带路。”

  她出了庙外,也不带马,远远民着张义,向前行去。

  绕过六七条街,张义在一家饭馆前停了下来,只略一张望,就走开了。

  艾琳远远见他打个手势,晓得沈手尚在里面,当下急步行去。

  她走近饭馆时,心情忽然变得紧张起来。此刻连他自己,亦不知面对那个青梅竹马

一块儿长大的青年时,将有什么行动。

  艾琳~踏入饭馆内,马上将拥挤的食客的目光,完全吸引过来。

  这位白衣飘飘,短靴带到的美女,两道明亮的目光在座中一扫,随即向楼梯口走去,

拾级而登。

  一个堂馆恰从楼上下来,一看见她,马上躬身哈腰,~面向后退。

  艾琳手中的金丝鞭,鞭梢宛如灵蛇晃动,疾飞出去,卷住了那堂馆的脖子,使他既

不能后退,亦来不及发声说话。

  这一幕是在楼梯当中演出,是以人人瞧得清楚,无不大感有趣。

  可是当众人看见那堂植的脸色马上就变得紫赤,眼睛突出,而又不出一点儿声音之

时,可就没有人觉得好笑了,而都转为惊异之倩。

  艾琳轻盈的走上去,经过那堂馆身边,才松开软鞭,冷冷道:“你最好别乱叫乱

跑。”

  那堂格一时喘不过气来,而又是直到此时,才能举手抚摸脖子。

  艾琳继续走上去,到了上面那一层,但见有二十多张桌子座位,大半都有客人在座。

  艾琳一眼就看见靠窗边一副座位上,坐着一个年轻人,正向街上眺望。

  这个青年一身黑色劲装,既破且旧,还有不少灰尘。可是他自有一种挺拔不群的气

概,使得他在美芙食客中,显得很突出。

  以他所占的位置来说,除非他毫不提防,否则他必能看见艾琳走入这间饭馆中。

  艾琳疑惑地皱皱眉头,向他那边行走。

  她当然已认出这个青年,正是与她青梅竹马,一块儿玩到大的好友沈宇。虽然后来

的几年,沈手离家学艺设有见面,而后又发生了奇异的惨祸,但她如何会认不出沈字呢?

  艾琳似乎觉得好过一些,因为她发现自己的心情,竟然麻木了,好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缅往事情侣成仇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胭脂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