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手》

第10章 臣服

作者:司马翎

万家愁道:“你们在说什么,我不大明白。”

周老二道:“假如万先生并无杀死我们之意,则这只信鸽惹起的麻烦,我们便须处理一下。”

万家愁道:“老梅是个好汉子,我不会杀死他。”

周老二脸色微见沉重,道:“万先生打算如何发落在下,便请示知。”

万家愁道:“我还没有决定。”

他转眼望向梅刚,又道:“吴芷玲等了这么久,定必很担心。你把她带过来如何?”

梅刚道:“在下这就去办。”

说罢,举步行去,走出寻丈,忽然停了下来。

万家愁道:“周老二,那老梅为何停了下来?”

周老二道:“梅大人乃是考虑到安全问题,目下即使是他亲自去陪吴姑娘过来,也大是可虑。”

万家愁哦了一声,道:“他亲自出马也不行?”

周老二道:“只因众手下当中,至少有一名是上头派来的监视人员.此人可能考虑到信鸽被发现了,我们会把他找出来,是以有机会的话,定将抢先下手。梅大人怕的就是这种情形。”

万家愁点点头,等梅刚回转来,问道:“老梅,周老二猜得可对?”

梅刚道:“正是如此,在下的性命不足惜,但有负万先生所托的话,九泉之下也难瞑目。”

他个性虽是凶悍,却不狡猾。

是以当他衷心感激佩服了万家愁之后,登时不知不觉中有一种忠心。

万家愁道:“那就叫周老二出个主意,瞧瞧怎样做法才安全。”

周老二忖道:“从开始至今,他好像一直在考我的智谋,这就奇了,我就算智计盖世,对他有何用处?”

但他不敢多想,立即把心思全都集中在眼前这件事上,他亦不敢寻思太久,生怕万家愁低估他的智力,当下说道:“解决这问题有软硬二种方式,若是使硬功,那就由海大人立刻下令,把所有的人撤到那边的一处平地,此时峭壁上全然无人把守,吴姑娘可安然通过。”

梅刚颔首道:“这法子我也考虑过,毫不拖泥带水,就这么办吧!”

周老二道:“但此法仍有一个缺点,那就是当您下令撤退之时,这条峭壁上的厌径仍然有被破坏的可能。您想想看,这只是一举手之劳,而且在行动之中,很难查得出是谁做的手脚。就算事后查得出,这条路已经崩坍不通,吴姑娘还是很难渡过。”

梅刚皱皱眉头,道:“咱们亲自监视他们撤离岗位,谅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周老二微微一笑,道:“这名监视人员不知是何来历,人数也不得而知。设若不只一个人,同时其中又有武功超卓之士的话,只怕咱们也无法镇压得住。”

梅刚露出急躁而又不能不相信的神色,道:“那么软的法子呢?行得通么?”

这会儿已轮到他不敢轻举妄动了,周老二说得好,若果上头派来监视之人武功竟不下于他们的话,人家凭什么乖乖听命?

在他的经验中,上头有可能派得出高手来监视一切行动的。

周老二立刻道:“软之方法,比较麻烦些,但好处甚多。”

梅刚道:“好,你快说出来听听。”

周老二道:“此法须得倚仗万先生帮忙才行得通,在下的意思是咱们假装偷袭万先生得手,把他擒下,然后下令全部人马出动揭捕吴姑娘,等他们都到了那一头,甚至当真先把吴姑娘抓住,此时咱们胜券在握,谁也无法回转来破坏厌径通路了。”

万家愁点头道:“就这样办。”

梅刚迟疑一下,道:“万先生,咱们若行此计,定须装得很像才行。”

万家愁哈哈一笑,道:“你怕我信不过你们么?”

梅刚道:“您对在下知之未深,对周老二也是初次相逢,是以在下心有疑虑,怕误了大事。”

万家愁道:“像你这等现死如归的硬汉,我绝对相信。但周老二的想法如何,我便不得而知了。”

他话说得坦白,连声音也给人以坦白诚挚之感,一听而知他当真不晓得信得过还是信不过周老二。

周老二道:“如果万先生认为在下是个聪明之人,就不妨加以信任。在下宁可日后想法子慢慢应付王府追诛之祸,也不愿结下万先生这种仇家。”

他察看一下双方的气氛,又道:“在下若有万先生做靠山,天下哪还有可怕的敌人!”

梅刚眼见万家愁颔首,便道:“行啦,周老二,咱们快动手。”

他们只须绕过一座高耸的岩石,便看见错落趴伏在峭壁边缘的二十名手下,但在峭壁另一端的五堆后,还有不少人手,准备轮流值班把守。

他们三人的出现,所有的人都看得见。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这三人演了一出戏。

先是用周老二卑恭地指手划脚说,然后由梅刚出手偷袭,一棍扫上万家愁身子,万家愁整个人随棍飞扑两丈余远,险险滚落悬崖。

那梅刚棍势使得极是凶毒威猛,这一根连大石也可以扫成粉碎,

他原先还不敢真施力量,但万家愁嘱他棍势发出一半时,连连收回内劲,只用阳刚之气,便可无妨。

梅刚依言做了,但觉金棍击中他身体之时,宛如无物,全不受力,这时方信真无妨碍。

这一幕甚是迫真,即使当代高手见了,也瞧不透其中古怪。

梅刚仰天大笑,接着大步向前,弯腰挟起了万家愁,沿着峭壁上面另一条路行去。

不一会,四十余名手下全部聚集在一块空地上。

梅刚把万家愁往地上一丢,把天火营统领徐高叫过来,道:“现下还有那妞儿,咱们务须生擒活捉回去。”

周老二道:“据说那妞儿的两绝剑法很不错,须得多加小心。”

梅刚道:“谅她一个妇道人家,也没有什么了不起。小雁那边有两个人,难道还抓不住她?”

周老二道:“梅大人若不见怪,在下倒是有个万全之计,定可生擒活捉了那个女孩子。”

梅刚哼了一声,道:“你说来听听!”

周老二道:“咱们先命小雁等两人潜伺在她附近,然后咱们大队人马全都过去追扫于她。她见这么大的阵仗,定必骇得躲起来。她却不晓得小雁他们早已在暗中跟踪监视,那时才由梅大人亲自出手,还怕不手到擒来?”

徐高道:“二爷这条计策小可不大明白,咱们为何要大举出动,白白把她骇走?在这等山野之地,小雁他们万一把人跟掉了怎么办?”

周老二道:“咱们大举出动之时,吴芷玲一害怕,注意力为之分散,便不易发现小雁他们。其次,咱们把这个神秘人物一齐带过去,她远远窥见,定想得知他是死是活,所以她绝不会逃得无影无踪。”

众手下听了周老二的分析,个个点头折服。

不过他们身份低微,都没有参加意见的资格。梅刚沉吟一下,道:“好吧,看来周老二此计甚是稳妥。万一那妞儿骇得乱跑,咱们人多些也方便满山搜索。”

他发出命令,那天火营一共四十四人,由统领徐高带着,现身沿危崖厌径过去。

另一方面周老二已用手势,命令小雁二人离开原地,前去钉吴芷玲的稍。

吴芷玲看见大队人马出现,果然像惊兔一般躲了起来。

又正如周老二所算计一般,注意力全部集中在沿崖奔过来的人,竟丝毫不知道有两个人在她后面分头跟踪监视。

当她远远窥见梅刚扛着还蒙着面的万家愁最后奔过危崖厌径之时,喉咙中不禁发出惊恐的呻吟声。

梅刚奔过来之后,又把万家愁丢在地上,然后下令众手下排成齐整的队伍。

梅刚四下打量了一阵,目光回到那一排四十四名手下那边,沉下面孔喝道:“孩儿们,全部双手向前直伸。”

众手下听了这命令,不明其故,但全都服从他伸出双手。梅刚又唱道:“两掌摊开,掌心向上。”

人人都依青做了,梅刚由排头第一个人开始,缓慢仔细地查看他的两只手掌。

最后还用鼻子嗅一下,使摆摆手,道:“站到一旁去。”

那名手下应声奔开一边,也不敢动问他原因。

梅刚又检查了三个人,他反复如一的动作,已经透露出用意。

敢请他是以极锐利的目光看每个人掌心,似是找寻什么线索,最后还用嗅觉来结束,可见得他要找的物事,必定会留下某些气味。他查到第五个手下之时,目光才问过他的双掌,立刻凌厉凶恶地瞪视着这个人,冷冷道:“叫什么名字?”

天火营统领徐高代答道:“他叫刘全,在天火营才效力了三个月左右,算是新来的人。”

刘全抬起眼睛,望着梅刚,道:“小的叫做刘全,梅大人不认识小的,小的却认识您。”

梅刚表情冰冷,看来凶悍可怕得很道:“刘全,你掌心中留下了少许极细的茸毛,从何而来?”

刘全道:“没有呀,小的看不见。”

话是这么说,其实他眼光竟不离梅刚,根本没有查看自己的手掌。

梅刚哼一声,道:“没有最好,你转过身子,我瞧瞧你背包里有什么物事。”

刘全大声应一声“是”,马上转回身子。

梅刚左掌一挥,扇出一阵微风,又用金棍在地上拭轻弄点声响。

接着把金棍在他背包轻一触碰。

这情形宛如有人走近刘全,动手解他的背包一般。

只见刘全上半身全然不动,底下忽然一脚向后撑出,一发便收,快逾闪电,风声强劲。

梅刚狞笑一声道:“刘全,这一脚劲疾如风,真是名家身手,怎的你竟在天火营干起这起码的差事,嗯?”

刘全猛然转回身子,道:“梅大人,咱们打开窗子说亮话,像兄弟这等情形,本会在所多有,梅大人也不是不知道的。”

他侃侃道来,对梅刚的凶悍气势竟自没有丝毫惧色。

“兄弟有一句话不知梅大人人肯不肯听一听?”

梅刚道:“我当然要听,你说。”

刘全适:“咱们目前到此为止,有什么话回到府里再说,好不好?”

梅刚颔首道:“这也使得。”

刘全想不到他这么容易就答应了,不禁泛起笑容,道:“梅大人既明智又识大体,兄弟甚感钦佩。”

梅刚道:“那也未必,我的话还未讲完。”

刘全面色一沉,道:“那就请梅大人指教。”

梅刚道:“咱们回府再说也使得,但你须得是五花大绑,我命人把你扛回去。”

刘全道:“梅大人咱们是自己人,最好别伤和气。”

梅刚叱道:“好小子,你敢抗命不成?”

他双手提起金根道:“你若敢抗命,本大人立即取你狗命。”

刘全迅快退了两步,双臂一振,背包卸缺地上。

同时顺手掣出长刀,冷冷地凝视梅刚。

他动作又快又稳,尤其是一刀在手,气度更见沉凝,显然刀法造诣极深,功力也甚是深厚。

“梅大人,咱们本是自己人,何必非动手拼搏不可!”

梅刚怒声道:“谁跟你小子是自己人,我梅刚今日若不取你性命,誓不为人。”

刘全又退开数步,厉声道:“好,日后看你梅刚能不能逃过本社制载。”

他将眼向天火营统领徐高望去,又道:“徐统领,本人乃是总社铁衣卫,奉王爷谕派到第十二行宫轮值半年。梅刚有叛乱之心,形迹败露,你即速率众弟兄助我揭下此人。”

徐高目瞪口呆,一时做声不得。

他并不是不知道常常有这等情事发生,但目下被称为叛乱者乃是武功地位都比他高的梅刚,他可就不敢造次了。

刘全自然也明白徐高的心理,万一他刘全反而为梅刚所杀,徐高如是帮他,势必也难活命。

“好吧,徐统领,你且率众退开,待本卫拿下梅刚,回社治罪。”

徐高对这一段话可听得入耳了,立即发令全部撤开数丈。

当众手下杂乱移动之际,蓦地发出一阵扑翅之声,原来又是一只信鸽刺空飞去。

梅刚冷冷瞥视众人那边一眼,道:“原来还不止你刘全一个人。叫他出来一并送死。”

刘全冷笑一声,道:“梅大人,你先对付了本人,再谈别的。若是你的金根银刀赢得了兄弟,那一位自然会出头的!”

听他的口气,另一名专门刺探人心防止离异的铁衣卫,武功似乎比他刘全还强些,地位也可能较高,否则他提起之时不必客气地称为‘那一位’了。

梅刚更不答话,大喝一声,抡棍便扫。

刘全侧身滑步,让开根势,长刀刷地劈出,光华耀目。

其快如风,梅刚用棍封架,长刀砍在棍上,发出当的一声震耳大响。

两人各自退开,作势互祝,但换了这一招之后,双方都大略掂出对手的斤两。

这厮刀法剽悍,腕力沉雄,哼,想不到铁衣卫中也有这等使刀高手。

梅刚浓眉锁皱,暗感惊异。

但他天性凶悍好斗,是以反而激起他的强大斗志。两人只对峙了一会儿,忽又齐齐出手,刀棍翻飞,霎时斗在一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臣服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摘星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